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蔡瀾嘆世界;蔡瀾家族與失去靈魂的城市

2016.11.2

// 蔡瀾的「不回新加坡」論,也適用於我的服役同僚。他,新加坡籍馬來人,現在在香港的跨國零售集團,任職其公司亞太區視覺營銷總監。有一回和他在尖東的茶餐廳敘舊,問他有沒有考慮回來。他説,新加坡已經失去了她的靈魂,而在香港上班、生活,卻能在這座以華人爲主的城市,找到作爲亞洲第一都會的靈魂,一座生機蓬勃的城市。他的家族已經把在新加坡的產業給賣了,可以算是連根拔起,然後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落地生根。
蔡瀾家族的故事,可以視爲現代離散華人的篇章。蔡瀾對於新加坡的失望,是這座城市在保住經濟實力的當兒,消失的人情味是在所難免的啓示錄。香港要如何從蔡瀾家族的離散,以及蔡瀾的「不回家鄉」論,得出如何保留僅存的「香港魂魄」的方法。
一旦沒有了靈魂,無論是住新加坡,還是在香港打拼,那座城市都是空虛的。//
上周五的新加坡,蔡瀾和他的家族成員:前南洋女子中學校長蔡亮、前新加…
THESTANDNEWS.COM

2006/1/2

『蔡瀾嘆世界』幾篇
許久沒讀蔡瀾先生先生的專欄。不過最近買進:『蔡瀾嘆世界』(陳子善編,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 2005),讀了一下,也應該寫一下。
表面上,蔡瀾是「俗人」,對於享受生命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人,讓人想起法國的思湯達爾總結其一生的「生活、寫作、愛情」。他的書應該將近 70本餘本了。看來會一直寫下去。他很幸運,了不起。
最有意思的是,他的書之用字,對內地讀者應該有注解才好懂。不過,此書從缺。這是否表示香港許多字眼「征服」漢字圈?
這本書我最喜愛「頌椿」 -- 相對而言是「長篇」,寫他家人和他認識的椿樹 真巧,我想不出來前人將為什麼用椿萱表示父母。我自己了解它是從日本人的喜愛之展示開始的。前幾天到台大對面的一飲食街,看到一舊的嚐「椿麵」之廣告,可找不到,不知道品質如何?
你想不到書中題為「醉」的,寫的是他辦公室中的常設字畫。「能將忙事成閒事」等。對於導演張徹的喪禮之記載,令人一嘆。在這 internet 時代,或許可以循他的文章進一步了解許多事情。譬如說,「舊新聞片」(《蔡瀾嘆世界》)中介紹的「百代」,是 British Pathé (http://www.britishpathe.com/ 我一直沒勇氣,click (點一下),免費進去聽「時事/世界要聞」 ) ,它的企業創始人 Pathé, Charles 1873–1957, French photographer. )是20 世紀影響歐洲/世界的名人。我查一下 NEWSREEL(新聞影片: A short film dealing with recent or current events. ニュース映画)這字眼,是 1916年,不過簡傳上說,此種創新服務約為1907 年。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