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4日 星期五

Worth a thousand words《護理札記》 (弗羅倫絲‧南丁格爾); 張文亮《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

護理札記
台灣也有版本
北京:中國人民大學 2010
這本書很取巧 還收入 "傑出的維多利亞時代人物"一書中的 (原文充滿諷刺筆調) 的弗羅倫絲‧南丁格爾


應用統計的女先知-弗羅倫絲‧南丁格爾隨緣自在張貼於 隨緣趣味雅 
許多人都知道南丁格爾是現代護士鼻祖,卻不知道她不但是一位有使命感和深具愛心的女性,也是自修成功的應用統計學家。 弗羅倫絲.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 1820-1910)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傳奇人物,她生長在倫敦一個家世顯赫的上流家庭。 她不甘願容於父母和社會,毅然選擇了護士一行。她的母親寫道:「我和我先生是一對鴨子,卻生出這麼一隻野天鵝。」但是為南丁格爾作傳的作家卻說:「她母親...

From our archive: Florence Nightingale, who died 105 years ago today, was also an accomplished statistician http://econ.st/1DPh0jr

IT WAS at a dinner party in 1856 that Florence Nightingale met William Farr. The Lady of the Lamp was already famous for nursing British soldiers wounded in the...
ECON.ST




張文亮


南丁格爾與近代護理
Florence Nightingale


作者: 張文亮
原文作者:Wen-Lian Chang
出版社:校園書房 1999



與多倫斯─席談
南丁格爾
夜裡,我與多倫斯深談,她說:「提昇護理教育最關鍵的一步,是在收進『較好的學生』。較好的學生知道自己的職責,他們是有備而來的。這種學生進入學校後,最大的特點在『願意學習』。他們學習的動機,除了為得護理的知識,更為校正自己品格上的缺點。第一流的護理人員,常是來自這一批學生,他們的生命中有一種特質,就是『個性穩定』。只有個性穩定的人才能指導別人、影響別人。
個性不穩定的人,常會因自己情緒的好壞,給別人不同的評價。並且多做一點點事情,就誇大自己的受苦情操,懂一點點護理,就愛對別人吹毛求疵。
喜歡批評是三流學生的通病,喜好批評會使他們無法在學到什麼。這種學生以後從事護理,也沒有辦法背負責任。愛批評的人不會教導人,他們只會把自己不要的推開。這種人一多,前進的路上就會堆滿一堆障礙物,再熱的澡缸都會被她們泡冷,想做事的人不會留在冷澡缸裡。」
她又說:「一個喜好批評的人絕對不會成為一個好的管理者,好的管理者是經常願意服在別人手下,讓別人管理他。我的一生都是在別人的管理之下,小時候我媽媽管理我,結婚以後我丈夫替我管理大小事情,在醫院裡也有護理長為我管這管那的。」
我問她:「但是,妳如何讓別人為妳管理呢?」
她說:「首先,我挑選具有母親氣質的人做護理長,因為溫柔是最好的管理。我可以不計較別的條件,但堅持要具有這種特質的人才能當護理長。如果沒有這些優秀的護理長,我手邊有再好的計畫也沒有用。當我能留下好的護理長,就不用擔心管理推不動了。管理一個護理人員,絕對不是不管他,也不是控制他,而是影響他。」
我繼續問她:「那妳如何影響管理下的護理人員呢?」
多倫斯回答說:「對一個護理長而言,醫院與病人都不是他最優先的考慮。他最優先的思考,除了家庭以外,就是他底下的護士們。他根本不用特意去管理或督導護士……,很多女人認為只要孩子照她的話去做,她就是一個好母親,這是錯誤的想法。
真正的好母親,是一直把孩子放在自己思想的優先順序上,就能不斷地把孩子繼續帶向前,而且訓練孩子就像熬煉金子一樣,愈熬煉愈顯出光芒。即使有時孩子似乎處於與妳對立的狀態下,母親的心也是安然……。
有些護理長只是好人,但是懦弱得不敢說真話,他底下的護士就會彎曲著成長。有些護理長是很有愛心,但是太憂愁傷感,他底下的護士會看他的情緒來行事。一個人個性不穩定,就無法執行權柄、無法教導、無法影響人,太多情緒化的人是管理上的無能者……。」
我繼續問她:「那麼,護理長如何看出一名護士的優缺點呢?」
  多倫斯回答道:「許多護理長以為最好的護士是一聽到指示,就立刻去做的人,這是錯誤的看法。這種『公牛型』的護士,常是動作快,做事卻不用腦袋。最好的護士常會有一點遲延,需要護理長明確的指示與鼓勵。這種護士會在護理長或督導的指示下,在雙方正確的互動中,不斷的思索往前去。如果這種護士離職,將是醫院最大的損失。」
我問道:「如何培養護理長、督導與底下護士們的互動呢?」
多倫斯答道:「互動的基礎不是建立在職務上的高低,而是建立在道德與靈性上的幫助,為此資深護理人員帶領聖經班,增加與資淺護理人員靈性的團契,並使他們自己能得堅固。」
─1871年,南丁格爾與多倫斯交談後所作的筆記。多倫斯是南丁格爾護是學校第八屆畢業生,後擔任護理主任。南丁格爾認為多倫斯對事情的看法,經常切中問題核心。


護理的尊貴與榮耀(五) 南丁格爾的護理對普世醫院建築的改革
護理的英文是nursing,
源自古老的拉丁字源nutrire,
代表從事護理工作的人,有三種身份:
對疾病與弱勢的人,是「照顧者」
對錯誤的制度,是「改革者」,
對不明的人,是「教育者」。
1865年1月11日,是近代醫療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倫敦東南方的烏里芝(Woolwich)鎮,成立普世第一間的「分棟醫院」(pavilion hospital)。這間醫院的配置,能讓不同的科別,處於不同的分棟。每一棟之間有迴廊相通,各棟有絕佳的視野,能看到醫院週遭7.6 公頃的花園,建築內也有良好的通風與採光。這醫院的設計者是南丁格爾,施工者是皇家首席的工程師高爾頓爵士(Sir Douglas Strut Galton, 1822-1899)。
這醫院的成立,是英國皇家與議會支持南丁格爾改革醫療的理念,感謝她在克里米亞之戰的貢獻。第一批收容的病人,全是克里米亞之戰的傷兵。這醫院名叫「皇家赫伯特軍醫院」(Royal Herbert Military Hospital),由於是普世第一間分棟式的醫院,又稱為「赫伯特分棟醫院」(Herbert pavilion hospital)。
在此之前,醫院有二種款式,醫生在家裡所開的診所,與許多門診組成的醫院。後者像是一個菜市場,不同的分科都放在同一建築內。看病要走錯綜複雜的通道,病房像是迷宮式的小格。病房通風不良,常有腐臭味;採光不佳,病人如同躺在死蔭。不同類型的病人放在一起,也易引發傳染。
南丁格爾認為醫療改革從建築環境切入,而且護理人員在醫院必須有專屬的空間—「護理站」(nursing station),用來幫助護理功能與看護效率的地方。護理人員,不能坐在病床邊,分棟醫院可以提供這空間。
1858年,南丁格爾向英國「社會研究委員會」(Social Science Congress)提出分棟醫院的理念,她認為醫院建築愈大環境會愈差,疾病的感染率將大增。她在建言中提到:「分棟醫院才能增加醫療效率,減少擁擠與感染,增加採光與通風,建築人性化,提昇分工管理,給病人更多視覺的空間,與容易保持乾淨。」。但是反對的聲浪很大,主要是分棟建築將增加用地空間,不易集權管理,與傳統的醫院建築不符。南丁格爾的設計理念,一時被譏為「南丁格爾的堡壘」(Nightingale’s wards)。南丁格爾寫道:「人類的管理,很容易落入自我滿意的陷阱,而非自我更新。因此每一個時代,都需要改革。」又寫道:「護理的專業,在知道危害生命的是什麼?影響健康的是什麼?人類忽視週遭的環境,生命卻能一代又一代的傳遞,實在是神蹟。」
當時,大力支持南丁格爾的人,消弭反對聲浪的是「愛丁堡皇家外科學院」(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of Edinburgh)教授,婦產學與小兒醫學的權威羅伯頓(John Roberton, 1797-1876),與「建築家」(Builders)雜誌的主編戈德溫(George Godwin, 1815-1888)。
羅伯頓推動照顧病人也要兼顧病人的心理,提倡給貧窮的母親免費的牛奶,與醫院「義工制」的開啟者。他是個熱心的基督徒,經常招聚街道上的孩子,為他們上課,並提供免費的麵包。他也推動「乾淨城市」(clean city),提出都市內不得設立工業區。他認為醫院不要選在交通道路的中心,醫院環境將變喧雜,醫院的選址應隨著道路的動線,分散出去。他與南丁格爾一起推動分棟醫院,讚揚南丁格爾對新式醫院的設計,是:「不斷的溝通,仔細的規劃,與護理的創意。」
戈德溫專攻古典建築學,是當時最著名的建築藝術鑑賞家,他以傑出的文學才華,編撰周刊,介紹建築之美。他認為:「乾淨的房子最美,乾淨的社區才能襯托美麗的房子。」,他大力推動在貧民區建造「公共澡堂」、「洗衣房」、「低價勞工住宅」,與「無息貧民購屋基金」。他支持南丁格爾分棟醫院的理念,並用雜誌廣為宣揚。
南丁格爾設計的分棟醫院不是一線排列的建築,而是在空間上形成不同鑲塊體,鑲塊體間互相串聯,使建築之間能夠自動產生熱對流與引風果效。南丁格爾寫道:「醫院要有合適的通風,必須要有合宜的溫度;要有合適的溫度,就要有合宜的通風。」。此外她也設計醫院建築內的中央溫控、抽風排氣、牆壁防潮、自然採光、輸水與儲水、管線配置、排污、防火、排煙、避難通道等,連大門位置、窗戶方位全都考慮。她用建築內上下的溫差,屋頂內外的風壓來調排氣、散熱。後來皇家赫伯特軍醫院,被稱為歐洲最佳醫院的建築。
後來在1871年,英國最負盛名的聖‧湯瑪斯醫院(St. Thomas Hospital)也改成分棟醫院。1877年,約翰‧霍浦金斯醫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成為美國第一間分棟醫院。分棟醫院漸為普世醫院所仿效,造福無數的病人。
※參考文獻
1. Sloane, D.C., 1984. Scientific paragon to hospital mall: The evolving design of the hospital, 1885-1994. Journal of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Vol. 48, No. 2, pp. 82-98.
2. Prior, L., 1988. The architecture of the hospital: A study of spatial organization and medical knowledge. The British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39, No. 1, pp. 86-113.
3. Bruegmann, R., 1978. Central heating and forced ventilation: Origins and effects on architectural design.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Vol. 37, No. 3, pp. 143-160.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