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7日 星期五

《錢君匋論藝》《書衣翩翩》


書衣翩翩

 本書收錄36位作者的82篇文章。作者大多是與書為伍,嗜書如狂的愛書人,既有曹辛之、錢君句、邱陵、張守義、呂敬人等書籍裝幀藝術名家和莫志恆,徐雁平 等書裝研究者,也有範用這樣的出版人,姜德明、倪墨炎等藏書家以及葉靈風、唐歿、孫犁、張中行等作家……更不乏魯迅這樣身跨數界者。

本書以書衣為切入點,以現代、當代書刊為關照對象,文章依細分話題編作五輯,依次為“封面畫趣味”,“書衣的風景”、“書裝書之話”、“書裝人物志”、 “裝幀藝術談”,隨文插配170幀精品書衣黑白圖像,希望感性直觀的書衣形象配上詩意文字,不唯對書業人士、專家學者有參考之助,而且為都市愛書人提供一 份簡明鑒賞圖錄。



目录  · · · · · ·

书籍装帧之我见(代前言)
辑一 封面画趣味
谈封面画
文学期刊的封面
照片入封面
封面画丛谈
卞之琳与封面装帧
华君武的封面画
封面画三题
杂志封面艺术谈
章西压的封面画
封面上的书卷气
现代化中国风格的封面张慈中
辑二 书衣的风景
《秋》装
从郭沫若的《百花齐放》装帧谈起
曹辛之的《最初的蜜》的装帧艺术
《鲁迅与书籍装帧》的设计和构思
闲话《彷徨》封面
《忆》的“双美”
《围城》的封面
《堂吉诃德》珍藏本的整体设计
《白朗宁夫人抒情十四行诗集》装帧鉴赏
《辞源》装帧谈及其他
《红楼梦》的全新设计语言
《敬人书籍设计》的“吕氏风格”
“双叶”胜于二月花洪帆
辑三 书装书之话
《装帧的话与画》序
附:长白山上拜但丁
《鲁迅与书籍装帧》序
《钱君匐装帧艺术》后记
《君匀书籍装帧艺术选》介绍
《世界书籍艺术流派》读后
《新中国书籍装帧艺术精萃》读后
《安今生装帧艺术》读后
《曹辛之装帧艺术》读后
《书衣集》品趣
《书衣百影》两序
《邱陵的装帧艺术》读后
《2001国外书籍封面226帧》小引
《书装书话》读后
辑四 书装人物志
鲁迅与书籍装帧艺术
鲁迅与书刊设计
关于陶元庆
陶元庆和我
钱君匋书装三话
钱君匋与曹辛之
怀念曹辛之先生
书籍装帧艺术家章桂征
闻一多的书籍装帧艺术
怀陈之佛及其装帧艺术
叶灵凤的装帧艺术
冰兄的风格
致丁聪
朋弟小记
任意的书籍装帧
张守义其人
张慈中与他的书籍装帧设计
柳成荫的书籍装帧
速泰熙的书籍设计
寻梦于书装方寸间的陶雪华
“书籍装帧学”的积极响应者邓中和
辑五 装帧艺术谈
画册的装帧
书籍装帧
书籍装帧艺术简论
书籍装帧的艺术魅力
书的艺术
书叶之美
我怎样“打扮”书
日本书装两题
我与电脑设计(外一篇)
从装帧到书籍设计概念的过渡
二三十年代的书籍装帧艺术漫谈
文人与中国现代书籍装帧艺术
书籍装帧优秀作品展览观后
谈全国期刊封面设计展览
历届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展览回眸(1959—1999)
关于“半个装帧家”(代编后记)



  • 書衣翩翩入夢來——《書衣翩翩》品讀

  • 作者:浦清蓮 李海燕  來源:中國圖書評論  整理日期:2007/8/12  
  •   《書衣翩翩》是三聯書店“閑趣坊”書系中,繼范用先生所編《買書瑣記》和秋禾、少莉所編《舊時書坊》之后,又一種有關書的書。

      關于“書衣”,歷來是有一些不同說法的。在孫犁先生那里,書衣是包書皮的代稱。孫犁先生不僅給書包上書皮,還在書衣上寫文章。上世紀70年代初期,孫先生利用廢舊紙張來包發還的舊書,在書衣上標注書名、作者、卷數,并寫些隨筆,以“消磨時日,排遣積郁”。

      在日本,“書衣”亦是指包書紙。書店店員會征求顧客意見,是否需要包上“書衣”。而在歐美及臺灣,書衣卻是指代封面上的活動書皮。鐘芳玲女士在《書天 堂》中說:“歐美書業的出版習慣,一般都是先出精裝本(hard cover),再出平裝本(paperback)。而精裝本的硬殼封面外,往往還要加上一件活動的防塵紙封套,英文名之為‘dust jacket’或‘dust wrapper’,臺灣出版業俗稱為‘書衣’。這件書衣,其實可視為‘封面的封面’。”

      在魯迅先生那里,書衣說的是封皮。謝其章先生在《雜志封面藝術談》一文中說:“書衣就是俗稱書皮,是為保護書用的,因為它如書的衣服,故稱書衣。”由 孫艷、童翠萍所編選的《書衣翩翩》之“書衣”,便是沿用這最后一種說法。雖名為“書衣”,書中選用的文章并不只局限于封面,還涉及整體的裝幀設計。

      喜歡一部書的理由,還應該包括與它的內容相和諧的“嫁衣”——一件大方而得體的書裝。

      記得上世紀80年代,唐弢先生在給西安雍廬主人梁永所藏《生命冊上》(浙江文藝出版社,1984.6)題詞云:“《生命冊上》為余之散文集。此書封面畫得極好,我很喜歡。可惜書出后即已售完……”此書初版印行了18000冊。

      本書封面為池長堯先生設計,特大號宋體書名下,是作者本人的簽名手跡:在象征懸崖的黑黝黝巖石的夾縫中,一株翠綠色的幼株已經茁壯長成,似與峭壁試比 高……我想,作者之所以喜歡這幅封面畫,可能是因為它藝術地表現出了其心底對生命的那種感悟吧,因為他在本書序言中說過:“《生命冊上》,意思無非是說, 盡管不是全部,這些卻都是我生命的經歷,是我題在人生這個冊子上的淡到欲無的名字。”

      ——“淡到欲無”該不是作者的追求,而是他內心深處隱藏已久的人生遺憾。因此,見到封面上那棵洋溢著青春的生命氣息的植株,它罔顧貧瘠的土壤和嚴酷的 夾縫,始終不屈其追求光明之志,努力生長,不斷進取……其藝術感染力使得作者忍不住對人發出“此書封面畫得極好”的贊辭。

      《書衣翩翩》所選用的文章,就是從“封面畫趣味”說起的,依話題分為五輯,還有四輯為“書衣的風景”、“書裝書之話”、“書裝人物志”、“裝幀藝術 談”。封面、扉頁、版式、開本、插畫等原本為讀者可能忽略的書籍形式美學方面的東西,如今在這廂卻做了“主角”。在該書的前勒口上,編者扼要推介道:“一 本休閑而有趣的小書”,“以書衣為切入點,以現代、當代書刊為關照對象”,并且“隨文插配170幀精品書衣黑白圖像”。全書收錄36位作者的82篇文章, 作者大多是“與書為伍、嗜書如狂的愛書人”。
      
      浦清蓮:從“封面畫趣味”說起

       多年來,一直有包書的習慣,最近又迷上了用報紙的彩頁來做包書紙,每次拿到新書,總要在一堆報紙里細細翻尋合適的彩頁,圖案漂亮自然是一個選擇標 準,另外也是在找彩頁內容與圖書內容的契合點,即使有時候這種契合比較牽強。譬如說前不久買了一本自助游的書,我就挑了一張介紹新西蘭風景的彩頁來包裝。 作為一個愛書人,這些于我而言完全是下意識的舉動,有點“本該這樣做”的意思。直到看完《書衣翩翩》后,才知自己的行為是由一種懵懂的書衣審美意識所驅動 的。

       談到書籍裝幀,除了讀者,恐怕連有些從事此業的設計家最先想到的也大多是“封面設計”。一本書在被翻閱之前,以其獨有的面貌“魅力”吸引著讀者,因此,編者在編這本《書衣翩翩》時,把“封面畫趣味”放在了全部五個話題的首位。

       從大家熟悉的作家唐弢、孫犁,到知名的書話家姜德明,以及藏書家謝其章等,編者把他們散見于各處的有關封面的文章集中在一起,再加上文中穿插的封面 圖像,在初入此門、尚屬于門外漢的讀者眼前慢慢展開了一幅美麗畫卷:魯迅喜用文字,專注于吸取民族風格;廖冰兄喜用粗線條,用色塊組成畫面;丁聰的畫“線 條流利和裝飾味強”,極具雕塑感;豐子愷的畫“充滿了濃郁的民族風格”,他“第一個把漫畫引入封面”;葉靈鳳喜歡模仿英國畫家比亞茲萊,在裝幀方面向有爭 議……就連向來被裝幀設計家所詬病、在新文化運動之前濫用的“美人封面”,編者也選了兩幅放在這里,和那些“大家”作品兩相比較,高下立現。
      
      封面固然重要,但是書籍裝幀并不僅僅是指封面設計。之所以長期以來讀者、作者,甚至編者、設計者把書籍裝幀等同于封面設計,一方面是由于封面設計本身 在書籍裝幀整體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對書籍裝幀的重視在我國起步較晚,一開始大家就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最直觀的封面,長此以往就形成了只重視封 面的風氣。
      
      魯迅是開重視書籍裝幀設計風氣的第一人。從封面到開本,從版式到插畫,他以開拓進取的精神,進行了多方面的嘗試,并且始終都在研究如何更好地將民族風 格融入到書籍的裝幀設計中。在他的影響下,當時一大批青年也加入了書籍裝幀設計的隊伍,并且有了不俗的成績,如陶元慶、錢君匋等。
      從看似散淡的“封面畫”中抽身出來,讀者又進入“書衣的風景”中。或者不能說已經“抽身出來”,而應該說更進一步,通過對各種書籍的實例描述,讀者可 以看到除封面之外其他各方面的設計,護封、紙張、書脊、頁碼等,各種平時容易忽略的細節,在每一位作者的筆下,卻是不能被輕視、和封面共同構成書籍裝幀整 體的關鍵因素。很多在前一輯里提到的設計,在這一輯里因為單獨被列出而有了更直觀的感官體驗,如魯迅說“看了使人感動”的陶元慶設計的《彷徨》的封面。
      
      “書裝書之話”的標題讀起來頗為拗口,但是看了這一輯里的文章就很容易理解這個文雅的標題,其實就是書話,只不過這些被收錄的書話所評的對象都是和書 籍裝幀有關的書籍。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知名裝幀設計家的作品集。如《錢君匋裝幀藝術》、《君匋書籍裝幀藝術選》、《安今生裝幀藝術》、《曹辛之裝幀藝 術》、《邱陵的裝幀藝術》等。即使讀者不看文章,或只是信手翻閱,光從標題就已經得到了大量的信息資源,即關于書籍裝幀設計,有哪些業內行家,又有哪些可 供參考的專業書籍。
      對于領略過封面之美,又體會到書籍裝幀設計整體性的讀者來說,這一額外的信息資源是非常必需的:有興趣的讀者,則自可根據書話作者的介紹點評,有重點地選擇自己想看的書籍,而興趣只是一般的讀者也能通過各篇書話對書籍裝幀業有一個大體了解。


     ****
    钱君匋论艺 【作 者】:钱君匋著 【丛编项】:无 【装帧项】:20cm / 344页 【出版项】:西泠印社 / 1990

    本书收入作者论艺文章88篇,其中有《装帧琐谈》、《略谈浙版书籍装帧》、《漫谈篆刻》、《略论吴昌硕》等。



    錢君匋(1907~1998)

    現代裝幀藝術家、書畫家、篆刻家、音樂出版家。原名玉棠,更名涵,亦作安,又更名瑭,亦作唐,學名錦堂,以字行,筆名白蕊先、程朔青等,別署午齋、豫堂等。

    丙午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生,公曆為1907年2月11日。
    浙江桐鄉人,世居上海。早年攻讀於上海藝術專科師範學校,學習美術、音樂,1925年畢業後入開明書店任音樂美術編輯,並從事裝幀設計,自學書法、篆刻、中國畫。

    後創辦萬葉書店,出版文藝類書籍,側重音樂類。
    抗日戰爭上海“孤島”時期主編《文藝新潮》雜誌。

    新中國成立後,歷任人民音樂出版社副總編輯、上海音樂出版社副總編輯、上海文藝出版社編審兼華東師範大學教授,為上海市政協第三、四、五、六屆委員,上海市
    文聯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上海分會名譽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常務理事,上海出版工作者協會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長及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

    畢生裝幀設計書籍期刊千餘件,代表作有《白雪遺音選》、《新生》、《獻給孩子們》、《曲藝論集》、《聶耳冼星海獨唱曲選》、《中國民歌》
    、《新女性》雜誌、《文藝月報》等。裝幀風格渾厚莊重,富書卷氣,有“錢封面”之稱。

    出版有《君匋裝幀藝術選》。
    長於書畫篆刻。畫以寫意花卉為主,出自徐渭、趙之謙、吳昌碩,筆墨酣暢重氣勢。書精諸體,以漢簡書體流暢灑脫為世所重。篆刻爽利雄勁,並擅作巨印長跋。出版有《錢君匋印存》、《錢刻魯迅筆名印集》、《長征印譜》、《海月庵印剩》等。富收藏,有趙之謙印石105方、黃士陵印石156方、吳昌碩印石200方等,相應編拓藏印集《豫堂藏印甲集》、《豫堂藏印乙集》、《叢翠堂藏印》等。亦致力於藝術理論著述,出版有《西洋古代美術史》、《西洋近代美術史》,論文集《錢君匋論藝》、書籍裝幀藝術論集《書衣集》,古璽印研究專著《中國璽印源流》(與葉潞淵合著,並在日本有日文版)等。

    另出版有散文集《春日》、《戰地行腳》,詩詞集《水晶座》、《君匋詩集》、《冰壺韻墨》,歌曲集《摘花》、《金夢》、《夜曲》等。
    曾在上海、杭州、長沙、濟南等地舉行個人書畫篆刻作品展覽,1988年應邀赴日本大阪、新加坡等地舉行個人作品展,1986年和1988年兩度應邀赴美國講學。 1986年將其收藏的明清、近代、現代等書畫、印章、陶瓷、銅石等文物共四千餘件,捐獻給浙江桐鄉故里,當地為此專門建造了君匋藝術院。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