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古代藝術與儀式》《古希臘宗教的社會起源》 E. H. Gombrich, Review of Dora and Erwin Panofsky, Pandora's Box

Autodidacticism (also autodidactism) or self-education is the act of self-directed learning about a subject or subjects in which one has had little to no formal education. Many notable contributions have been made by autodidacts.

"There is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classical scholarship – the history of many individuals, brave, stubborn, naive, or all three – who, in the face of every kind of obstruction did succeed in “entering Minerva’s temple”, as the working-class imagination often framed the project of autodidacticism."

The dazzling thought-world of the Greeks gave us our ideas of democracy...
THEGUARDIAN.COM



古代的艺术与仪式

作者: [英]哈里森
译者: 吴晓群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
出版年: 2011-

作者简介   · · · · · · 

  简·艾伦·哈里森(Jane Ellen Harrison,1850-1928),西方古典学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剑桥学派“神话一仪式”学说的创立者;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坛女杰,同时也是 现代女权主义的学术奠基人之。她广涉古典学、考古学、人类学、语言学、美学、神话学、历史学等诸多学科,掌握了包括德语、拉丁语、希腊语、希伯来语、波斯 语、俄语等在内的十六种语言。著述宏富,已翻译成中文的有:《希腊宗教研究导论》(Prolegomena to the Study of Greek Religion,1903)、《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Themis:A Study of the Social Origins of the Greek Religion,1912)等。

目录  · · · · · ·

前言
第一章 艺术与仪式
第二章 原始仪式:哑剧舞蹈
第三章 周期性的庆典:春季庆典
第四章 希腊远古的春季舞蹈或酒神颂
第五章 从仪式到艺术的转变:“已完成的事情”与戏剧
第六章 希腊的雕塑:泛雅典娜节的饰带与贝尔维德尔的阿波罗
第七章 仪式、艺术与生活
参考书目
索引
译后记

古代藝術與儀式 Ancient Art and Ritual


英文:

Harrison, Jane Ellen, 1850-1928


哈里森是西方神話學史上劍橋學派的代表人物,她提出的“神話一儀式”學說主要關注對于古希臘藝術和神話的宗教與民俗淵源的探索,認為所有神話部源于對民俗 儀式的敘述和解釋;而原始儀式在褪卻了巫術的魔力和宗教的莊嚴之後,就演變為戲劇,古希臘悲劇就是由旨在促進農作物增殖的春天慶典儀式(即所謂酒神節祭 典)演變而來的。

簡‧艾倫‧哈里森(Jane Ellen Harrison,1850-1928),西方古典學歷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劍橋學派“神話一儀式”學說的創立者;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文壇女杰,同時也是 現代女權主義的學術奠基人之。她廣涉古典學、考古學、人類學、語言學、美學、神話學、歷史學等諸多學科,掌握了包括德語、拉丁語、希臘語、希伯來語、波斯 語、俄語等在內的十六種語言。著述宏富,已翻譯成中文的有︰《希臘宗教研究導論》(Prolegomena to the Study of Greek Religion,1903)、Themis: A Study of the Social Origins of the Greek Religion,1912/謝世堅譯《古希臘宗教的社會起源》,桂林:廣西師範,2004等。



譯序
前言
第一章 藝術和儀式
第二章 原始儀式︰啞劇舞蹈
第三章 歲時儀式︰春天的慶典
第四章 希臘的春天慶典
第五章 從儀式到藝術︰行事與戲劇
第六章 希臘雕塑︰帕特農神廟浮雕和貝爾福德的阿波羅
第七章 儀式、藝術和生活
附錄 希臘神話一(周作人)

簡‧艾倫‧哈里森(Jane Ellen Harrison,1850—1928)是西方古典學歷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文壇女杰之一,西方大學學術圈中第一位女學者,布盧姆茲伯里文人圈中的活躍人物,意識流寫作的創始人、才女伍爾夫對她充滿景仰之情,是她晚年親近的年輕友人之一。

19、20世紀之交的西方古典學界,正與其研究的對象一樣,古板、沉悶而繁瑣,而哈里森的出現,則為這個暮氣沉沉的學術殿堂吹進了一股新風。她率先運用現 代考古學的發現結合古典文獻解釋古希臘宗教、藝術和神話,開闢了古典學研究的全新範式,這種“雙重證據法”如今早已成為古典學術界的常規做法,但在當時, 哈里森的研究卻引起了一班一味鑽故紙堆的保守學者尤其是她的一些劍橋男同事的劇烈反應,更加之她的女權主義傾向和終生未嫁、不拘小節的生活風格甚至同性戀 的嫌疑而授人以柄,因此,她盡管在英國的上流文化圈中名動一時,但終其一生,在她賴以安身立命的古典學術圈中,卻一直郁郁不得志,深受劍橋男性同事的排擠 和構陷。但是,盡管其學術生涯備受打壓,從她的時代起,她的學說就對包括古典學、人類學、神話學、民俗學、藝術學、美學、文學史、戲劇學、考古學等在內的 許多重要人文學科產生了深遠而廣泛的影響,以她為代表的劍橋學派或曰“神話一儀式學派”在20世紀上半葉的西方學術界盛行一時,引發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上 個世紀後半葉,隨著哈里森那些在當時被視為離經叛道、驚世駭俗的新發現廣為傳播並成為西方學術界的常識,哈里森的名字反倒逐漸失去光彩而被人遺忘了。那本被視為現代知識淵府的《大英百科全書》,甚至都不肯給哈里森這個曾經名動學界的名字保留哪怕一個簡單的詞條,哈里森這個曾經讓劍橋學堂的男人們極端尷尬的 名字,被有計劃地抹殺了。不過,風水輪流轉, 世紀後期,當年劍橋學術圈中那些對哈里森橫豎看不慣的須眉濁物們早已無人理會,哈里森的名字卻憑借著女性主義的風潮和人文學術研究的轉型而重新被人記起, 這位歐洲學術圈中有史以來第一位女學者獲得了全新的意義。

哈里森深受尼采的“酒神精神”學說和弗雷澤(JamesGeorge Frazer,1854—1941)《金枝》一書的影響,尤其關注對古希臘藝術和神話的宗教與民俗淵源的探索。她認為所有神話都源于對民俗儀式的敘述和解 釋,所有原始儀式,都包括兩個層面,即作為表演的行事層面和作為敘事的話語層面,動作先于語言,敘事源于儀式,敘事是用以敘述和說明儀式表演的,而關于宗 教祭祀儀式的敘事,就是所謂神話。至于神,並非如以前的學者所相信的那樣是古人出于無知和恐懼的憑空想象,而是由儀式中的祭司演變而來的,儀式的精神內涵 憑借儀式主持者或表演者的肉身得以擬人化和具象化,這就是神的原型。另一方面,原始儀式的行事層面,在祛除了巫術的魔力和宗教的莊嚴之後,就演變為戲劇, 古希臘悲劇就是從旨在促進農作物增殖的春天慶典儀式(即所謂酒神節祭典)演變而來的。通過將神話和戲劇追溯到其原始儀式源頭,哈里森對神和神話的起源、藝 術和宗教的起源做出了極具新意的解釋。受她的啟發,當時劍橋的幾位學者如穆雷(Gilbert Murray,1866—195〕)、康福德(Frand Macdonald Cornford,1874—1943)等等對近東、希伯來、埃及、中世紀乃至“野蠻民族”的神話和宗教的儀式原型進行了全面深入的研 究,這就是學術史上有名的劍橋學派。劍橋學派的學說可以說是西方神話學史上第一個真正科學的學說。從此以後,盡管後來的學者對神話一儀式學說提出了種種批 評和修正,但迄今為止,還沒有一個神話學家能夠真正擺脫神話一儀式學派所奠定的學科基礎及其提出的問題。

哈里森才華橫溢,學識淵博,平生游歷八方,足跡幾乎遍及歐洲所有古代文化遺址,涉獵古典學、考古學、人類學、語言學、美學、神話學、歷史學等諸多學科,掌 握了包括德語、拉丁語、希臘語、希伯來語、波斯語、俄語等在內的十六種語言,平生著述宏富,既有大部頭的考據著作,如《希臘宗教導論》、《古希臘宗教的社 會起源》、《再論希臘宗教》等,也有文字典雅流麗、頗具維多利亞時代散文風格的學術隨筆,本書就屬于後者。本書原為當時幾位英國學者編輯的《現代學術‧家 庭大學叢書》中的一種,由于書的讀者對象是一般的知識大眾,故作者在本書中深入淺出、娓娓動听地對其關于古希臘宗教、儀式、慶典、神話、美術的見解做了深 人淺出的闡釋,使本書成為一般讀者了解神話一儀式學說的最好的人門性和概論性讀物,因此,出版以來多次再版。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作者的研究對象是古希臘, 因此,本書在引領讀者深入古典學堂奧對古希臘文化尋根究底、追本溯源的同時,也用敘事化的筆調,向讀者展現了古希臘多姿多彩、風情萬種的宗教和風俗文化, 尤其是她所刻意再現的古希臘春天慶典和酒神祭典的狂歡光景,更令人情不自禁地流連低回、心向神往。





********
http://www.scribd.com/neoplatonist/d/93359943/8-JAMES-BARRY-Creation-of-Pandora

Pandora's box:

the changing aspects of a mythical symbol
封面



圖像學過去是,現在或許還是,藝術史的補充學問。它可使用藝術作品作為論說的證據,而且的確半採用這方式,然而它其實也可使用文學,演講或宣傳等類的作品。因此,藝術愛好者面對這本討論某一神話符號的變遷諸相的書,附錄中完全沒有複製的名畫,並不該失望。六十張附屬圖像中的半數,藝術價值見仁見智,包括藝術家的印章和一張十九世紀的兒童讀物的插圖。可惜的是,在採用的半色調下,許多蝕刻版畫顯得有點污跡,對於繪畫而言,效果也更為不好。本書的利·霍華德在索恩博物館的天花板裝飾的複製(屬於第一次亮相),詹姆斯·巴里雄心勃勃的潘多拉的創生,以及Etty或羅塞蒂等人對於蛇蠍美人的異象等,視覺效果都比原作差得很多。
但如果插圖有點缺乏光澤,內文卻有不少智慧光芒。儘管插圖平凡,作者們的博學機智,卻讓該想像的圖畫的歷史和思想背景生輝,讓被遺忘的宮廷的華麗畫面與象徵,與插話的故事作品群和舞台作品等的脈絡,躍然紙上; 各頁的內文下有種種不同學科的主題的註腳,Flaxman的線性風格的起源,普羅提諾的手稿的傳統,以及曼哈頓市區的電話簿中的潘多拉等等。因為,本書基本是博通宇宙的輕鬆笑言錄。對扉頁上的名字瞄一下,可知對作者們而言,潘多拉猶如紋章學的述語暗語裝置“。作者之所以將他們私人的古代嘉言圖(impresa)公之於世, 讓人評評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這一驚人的事實(這簡·哈里森*已強調過): 格言中潘多拉的的'盒子'也者,在古世界,乃是不為人所知的東西。因此,此一神話成為潘諾夫斯基教授過去經常聰明地加以探討的現象的一個實例,即,異教被基督教消亡之後的許久,這神話仍繼續地被創造下去。
 *
Jane Ellen Harrison (9 September 1850–15 April 1928) was a British classical scholar, linguist and feminist. Harrison is one of the founders, with Karl Kerenyi and Walter Burkert, of modern studies in Greek mythology. She applied 19th century archaeological discoveries to the interpretation of Greek religion in ways that have become standard. Contemporary classics scholar Mary Beard, Harrison's biographer, has described her as "in a way ... [Britain's] first female professional 'career academic'".[1]

E. H. Gombrich, Review of Dora and Erwin Panofsky, Pandora's Box ...

gombricharchive.files.wordpress.com/.../showrev25.pd... - 翻譯這個網頁
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快速檢視
E. H. Gombrich, Review of Dora and Erwin Panofsky, Pandora's Box: The. Changing Aspects of a Mythical Symbol, Burlington Magazine, Vol. 99,. 1957, pp.280 ...



1
2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