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葛洛夫自傳--橫度生命湖 》《 葛洛夫傳》(Andy Grove: The Life and Times of an American By Richard S.Tedlow)


《葛洛夫自傳--橫度生命湖 》《 葛洛夫傳》(Andy Grove: The Life and Times of an American By Richard S.Tedlow)

對於資訊 -半導體業的人,Andy Grove:是重要的業界人物。他在80 年代出版過 High Output Management One-on-One With Andy Grove ,台灣都有翻譯。

接下來十年的兩本書,包括10 倍速時代 》和匈牙利成長回憶錄《葛洛夫自傳--橫度生命湖 》(Swimming Across: A Memoir 2001),台灣也都有出版: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提到 W. Edwards Deming 一處,「恐懼可以成為自滿的剋星。因自滿而受到傷害的,通常正是那些最成功的人。」 (10 倍速時代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p.151) ( 尋智書摘第1 )


 A. S. Grove (2001). Swimming Across: A Memoir. ISBN 0-446-67970-4.
 葛洛夫自傳--橫度生命湖  台北:天下  2001 前20年的青春自傳

2006年有一本授權的傳記: Andy Grove: The Life and Times of an American by Richard Tedlow, Porfolio, 2006(作者 Richard Tedlow is the Class of 1949 Professor of Business ) Administration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哈佛大學的電子刊物 Working Knowledge 有訪問稿】。隔年,2007年中國很快就有翻譯本 。

我買到書之後,在網路上讀到「前言」與「致謝」--因為知道作者說的哈佛大學商學院院長的故事(作者太太的故事則是第一次讀到),所以有些感慨。








2007年10月21日星期日


Andy Grove:The Life and Times of an American by Richard S. Tedlow

 兩岸翻譯問題重重

台北版本的一些問題;

   在You Tube上看Andy 在2008和2012的演講....

 

外部リンク [編集]

 

 


「活著就是贏家: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傳」,台北:知識流出版社
「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傳」錯誤:他是英特爾公司 第三號,創辦人是前兩號人物:

「作者:葛洛夫/口述」說法錯誤。根據作者理查.泰德羅, Richard S.Tedlow說法,葛洛夫根本不知道內容,只有在成稿之後才讀到它。(根據Richard S.Tedlow 接受哈佛商學Working Knowledge’訪談)

『第十章 內建英特爾』有些問題:


「三八六/四八六微處理器系列產品供不應求」,的確,英特爾已經贏得業界標準之戰。它的微處理器架構現在是電腦價值堆(value stack)中,其他公司經營業務依賴的平台,在這個行業要求的是「可相容、可升級、可連結」的能力,英特爾全辦到了,這是很不容易的。

VALUE STACK 值堆棧積存貨物的倉庫。如:年關將近,堆棧裡堆放著一年來的收成。
漏譯


一 九九○年的英特爾已經到達登峰造極之境,業內、相關行業、華爾街上,人人都知道有英特爾這家公司,但是在其他地方不見得如此。英特爾是一家企業對企業的行 銷商,不是消費性產品行銷商,由於先前麥克羅馬子公司的慘痛經驗銘記在心,英特爾高階主管深植心中的想法是,他們是由工程師組成的公司,賣產品給其他工程 師,而這些產品的技術複雜性,不是外行人所能理解的。」

 

-----

中國版本的一些問題

〔美〕理查·泰德羅著《安迪·格魯夫傳》 楊俊峰等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7【無索引】(Andy Grove: The Life and Times of an American by Richard Tedlow, 2006)

第一章 開始就將Grove說的在「共產黨國家」生活下的種種困難,改寫-簡化成「被納粹射殺的日子……..」(第1頁)

 

《安迪·格魯夫傳》前言


安迪·格魯夫,英特爾公司前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他是美國平民成功的偶像。

作者泰德羅將一個完整、魅力無限、色彩斑斕、才華橫溢的商界天才格魯夫呈現在讀者面前。這是一本與眾不同的傳記,包含了格魯夫的人生經歷、英特爾的發展歷史,以及矽穀的崛起興盛。
本書講述的是一個創造了歷史的人。說他"創造 " 歷史,也許不完全準確,因為他還在創造歷史。安迪·格魯夫在商界是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對別人嚴格,對自己近乎苛刻。目前,格魯夫正致力於衛生保健領 域的改革。凡是瞭解他的人,幾乎沒有人會懷疑,他今天所做的和他今後要做的,將會改變現行的美國衛生保健制度。
安迪可謂是個"移動靶"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在他70年的生命歷程中,已經歷若干種不同的生活。本書在講述他的早年經歷時,採取了一種歷史研究的態度,因為我們已經有自己的觀 點。然而,在描述格魯夫近年生活時,我們採用的是新聞報導的手法。人們常說,新聞報導是記述歷史的初稿。而本書的新聞報導將帶領我們一直走過 2006年。
從安迪·格魯夫的一生,我們可以獲取些什麼 ?答案有許多,如果一一道來,反而會削減這個問題的深刻含義。這些答案就隱藏在本書中。他的一生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商業案例。
在格魯夫的性格中,有一點的確與眾不同,那就是對生活的激情。他對生命的挑戰有著不可磨滅的熱情。常言道,選擇你所熱愛的生活,並熱愛你所選擇的生活。這句話用來描述格魯夫再合適不過。
這是一本關於安迪·格魯夫的書。然而,在總結他的一生時,不可避免地,會牽扯到英代爾和矽谷。
英代爾究竟是什麼?它是矽谷的支柱之一,是它為硬體產業制定了規矩和標準。它雖是一個跨國公司,卻清晰地刻著美國的烙印。
英代爾曾經 "第二次誕生"。它最初的主業是記憶體業務,後來才成為微處理器的生產王國。從這個意義而言,它曾誕生過兩次。在今天,英代爾所面臨的問題是:還會有第三次誕生嗎?
那麼,矽谷又是什麼?它雖然是一個地理方位,但也是一種概念。那裏充斥著最強烈的賺錢欲望,而且,誰也不可否認,這種強烈的欲望將會" 給世界留下深深的印記"


《安迪·格魯夫傳》致謝
2007-8-6 9:21:00 理查·泰德羅   來源:易文網
謹向所有為這本書的出版伸出援助之手的人表示衷心的感謝。我要感謝的第一個人就是安迪·格魯夫。
本書的撰寫始於2003年,對本書的編寫過程和本書的出版給安迪的生活帶來的影響,他表示深深的體諒。讀者們應該知道,這本書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才得以完成。
在本書出版之前,安迪並沒有看過任何手稿,除了一些對他的直接引用之外。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保持著密切的聯繫,經常互通郵件。我們還經常見面,相談甚歡。
是我向安迪建議,希望他在本書出版之前看一看我在書中所引用的他說過的一些話。之所以這樣做,是希望安迪在和我交往的過程中可以輕鬆自在。我們在這一點上達成了共識。
除此之外,安迪沒有閱讀過本書的任何其他內容。他與本書也沒有任何經濟上的牽連。

我 是一個歷史研究者,畢生都在致力於研究事實的"真相"。我竭盡所能地向大家描繪這位企業界人物的非凡一生,力圖做到客觀、真實。哪怕只是部分地做到了這一 點,我也就心滿意足了。我所講述的都是我親眼所見。然而,為達到全面真實的目的,讀者們需謹記這一點:安迪·格魯夫是一個有著巨大吸引力的人。我因為此書 的緣故,幾乎全身心滲透進他的生活,從而也不由得生出對他的敬佩之意和喜愛之情。因此,如果要想完全不摻雜任何一絲感情地還原格魯夫的真實生活,幾乎是不 可能的一件事,至少對於我是如此。

此外,我從伊娃·格魯夫那裏也獲益良多。我們之間有過正式的採訪,但更多的是非常隨意的交談。在很多方面她都對我有過莫大的幫助,也許她並不自知,因為她的熱情和慷慨是與生俱來的。

格魯夫的密友丹妮絲·阿曼蒂對本書的編寫也提供了巨大幫助。她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也是與安迪和伊娃關係親密的好友。她以自己獨特的視覺角度,向我描述了她眼中的格魯夫。丹尼絲的友情奉獻和對本書的巨大幫助是我所不曾意料到的。

200412 18日至2006210日,我在英代爾擁有了自己的一間辦公室。在此期間,格魯夫的行政助理墨菲給了我莫大的幫助。英代爾是一個複雜的機構,是墨菲幫助我一一解答難題。她和她的侄子艾裏克斯·諾姆拉(Alex Nomura) 為本書的完成分擔了許多工作,查找相關文件,並和格魯夫一家人一起,準備了大量圖片。

英代爾的現任和前任員工也都非常合作,這是我之前根本不敢奢望的。我並不是一個工程師,因此有時候,我的某些問題顯得相當業餘。但公司那些充滿智慧的工程師們,如克雷格·基尼,在回答我這種愚蠢問題的時候,卻總是彬彬有禮,沒有一絲的傲慢和不耐煩。
在 此,我還要特別感謝格魯夫的兩位前技術助理和他現在的技術助理:鄧尼斯·卡特,肖恩·馬婁尼,以及朱利·考珀諾。他們不僅對本書提供了巨大幫助,而且有他 們在身邊,我的工作也變得快樂無比。在此,也向英代爾公司的兩位前首席執行官——摩爾先生和巴雷特先生——表示誠摯的感謝,同時也將這份感謝送給英代爾的 現任首席執行官——保羅·S.奧特裏尼。

如果在此對英代爾的每一位現任或前任員工表示謝意,讀者們一定會很不耐煩。但每當我想到自己給他們帶來的種種麻煩,就會感到深深的不安。這些人曾給予我莫大的支持,他們的名字將會在後面的參考文獻中出現。

我 採訪過的人的名字大多也出現在後面的書目中,但有些人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透露。每位被採訪者都加深了我對格魯夫及其生活、工作的瞭解。我想,不僅僅只是讀 者應該知道這一點,每位被採訪者也有權知曉。即使有些採訪並未直接在注解中提到,但這些被採訪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我對格魯夫的認識和理解。在此,我向 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還有很多人(及其配偶 )也非常慷慨地向我提供了他們對矽谷世界的看法和理解。在此,我謹向這些人表示感謝:約翰· 巴拉(John Bara)、邁克爾·迪爾靈 (Michael Dearing)、蘇·戴克爾(Sue Decker)、金·馬龍(Kim Malone) 、克利夫·雷德(Cliff Reid)和妻子達裏妮·曼尼(Darlene Mann) 、以及綺麗兒·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和她的丈夫大衛·戈登柏格 (David Goldberg)
在學術領域,我要感謝以下這五位人士:斯坦福名譽教授安德里斯·阿克利沃斯、斯坦福教授萊斯利·伯林、斯坦福教授羅伯特·伯格曼、哥倫比亞名譽教授伊斯特萬·戴克(Istvan Deak),以及紐約市立大學名譽教授莫瑞斯·克羅德內。

我在布達佩斯的導遊也對我提供了許多幫助,他的名字叫塔馬斯·卡曼(Tamas Karman)。是他帶我參觀了安迪小時候就讀的學校,並想方設法令我得以參觀安迪在基拉裏街上的住所。

在哈佛商學院,我要感謝的人也有很多。第一個要感謝的就是金·B.克拉克教授 (Kim B.Clark),他是商學院的院長,後於2005630日退休。20053月,我向克拉克教授提出,我想暫停東部的教學任務,因為我打算長間留在矽谷,以準備本書的編寫工作。
對於院長來說,這絕不是一個好消息,因此,我提出,在我離開學院的這段時間裏,不需要學院支付給我任何薪水。然而,克拉克教授知道安迪·格魯夫這本傳記的重要性。他慷慨地同意了我離開的要求,而且自掏腰包給我支付薪水。 

《安迪·格魯夫傳》致謝
2007-8-6 9:21:00 理查·泰德羅   來源:易文網
下列商學院的同事也在我要感謝的人之列:卡裏斯·鮑德溫(Carliss Baldwin) 、傑奧夫·鐘斯(Geoff Jones)、托姆·邁克勞(Tome McCraw)、湯姆·尼古拉斯(Tom Nicholas) 、胡裏奧·羅特伯格(Julio Rotemberg)、比爾·薩爾曼(Bill Sahlman),以及大衛·尤菲。令我感到十分幸運的是,大衛·尤菲也是一位對安迪·格魯夫素有研究的專家,而且自 1989年起就在英代爾擔任董事。此外,商學院的一位訪問學者蜜雪兒·克萊格·邁克唐納(Michelle Craig McDonald)也為本書提供了幫助。
在職員方面,我要感謝全美商學院中最好的幾位圖書館管理員,他們是:莎拉·艾裏克森(Sara Ericksen) 、克利斯·艾倫(Charis Allen)、傑夫·克羅林(Jeff Cronin)、艾瑞卡·邁卡福瑞(Erika McCaffrey) ,以及凱薩琳·瑞恩(Kathleen Ryan)。我的研究助理大衛·魯本(David Ruben) 也十分辛苦,是他將我那複雜的原稿一一整理,為本書的出版作好一切準備。
本書原稿並非由我親自打字。賈桂琳·阿徹爾(Jacqueline Archer) 不辭辛苦地為我列印了數版原稿。她是最辛苦的人,連週末都在工作。此外,埃米·海默爾(Aimee Hamel)也幫助我列印了一部分原稿。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幫助我完成文章的列印工作。
很多友人也伸出了他們的援助之手。我妻子的同事、在麻塞諸塞州綜合醫院精神科工作的醫生、醫學博士莫里奇奧·法瓦(Mautizio Fava)和他的妻子絲黛芬尼亞·拉莫 -法瓦(Stefania Lamon-Fava)博士、喬納森·阿珀特(Jonathan Alpert) 博士、艾米·法拉巴(Amy Farabaugh)博士、以及安迪·納伊倫勃格(Andy Nierenberg)博士和他的妻子凱倫·布魯曼菲爾德 (Karen Blumenfeld)都給予過我們莫大的幫助,在本書的編寫過程中,ABRY合夥人事務所的行政總裁羅伊斯·約得考夫(Royce Yudkoff) 和他的妻子朱蒂帶著我到地中海享受了13天的美好假期。
裏德· E.亨特是本書的一個特殊人物,他不僅為我提供了豐富的資料,也為我提供了莫大的精神支援。裏德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也是英代爾董事會的一名成員。
我的經理人海倫·裏斯(Helen Rees)自始至終給予了我堅定的支持,難怪她會被人稱為"偉大波士頓的偉大市民"。能與埃德里恩·紮克漢姆 (Adrian Zackheim)和他的企鵝出版社團隊再次合作,我也深感榮幸。埃德里恩一直非常希望能夠出一本關於安迪·格魯夫的著作。
* * *
對我的妻子,喬伊絲,我要致以最深的歉意。我們的婚姻完美之極。不幸的是, 2003102日淩晨358分,她因為卵巢癌發而永遠離開了我。
喬伊絲彌留之際,我們曾經談到,如果沒有她,我不知該如何維繫自己的餘生。她知道,我需要做點事情才能彌補失去她的空虛。但該做點什麼呢 ?
1990年代中期,在大衛·尤菲舉辦的一次晚宴上,喬伊絲遇見了格魯夫夫婦。她被安迪深深地吸引,當然,所有人都會這樣。 2003年早期,她看到了格魯夫新著《游向彼岸》。她說,這本書的作者絕不是一個普通的首席執行官,這個人經歷了很多的事情。並且,她還力薦我寫一本關於安迪的書。於是,200318 日,我和喬伊絲飛往加利福尼亞,開始與安迪和伊娃探出版一部傳記的可能性。喬伊絲是一個精神病醫生,在那個週末,她讀到了很多東西。在回家的旅途中,她對我說,這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在我還沒有動筆之前,喬伊絲就已經過世了。但她的心血和精神始終貫穿著本書。她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會好好活下去的,是嗎?"
我說,是的。然而,這是一句謊言,是我多年婚姻生活中對她所說的惟一謊言。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