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The Blue Bird: A Fairy Play in Six Acts by Maurice Maeterlinck


 The Blue Bird: A Fairy Play in Six Acts by Maurice Maeterlinck

莫里斯·梅特林克(Maurice Maeterlinck,1862—1949),比利時象徵派戲劇家。出生於公證人家庭,早年學習法律,畢業後隨即到巴黎小住,結識了一些崇尚象徵派詩歌的朋友,從此決定了他的文學生涯和創作傾向。 
他的第一部作品《溫室》(1889)是像徵派詩歌集。同年發表的劇本《瑪萊娜公主》得到了法國評論界的重視,這個劇本第一次把象徵主義手法運用到戲劇創作中。此後,梅特林克接二連三地發表劇作。 
九十年代是他創作的第一個時期,這時期最有名的作品《佩萊亞斯和梅麗桑德》(1892)是根據中世紀騎士故事改寫的一個愛情悲劇。從二十世紀初到他最後一個劇本(寫於1929),梅特林克進入一個創作新階段,除代表作《青鳥》(1908)外,較優秀的作品還有《莫娜·瓦娜》( 1902)、《聖安東的顯靈》(1919)等。《莫娜·瓦娜》描寫同名女主人公為避免生靈塗炭,毅然作出自我犧牲,《聖安東的顯靈》抨擊爭奪遺產的種種醜態。梅特林克寫過二十多個劇本,在二十世紀初已成為最重要的象徵派劇作家,1911年獲諾貝爾文學獎金。   

《青鳥》通過兩個小孩尋找青鳥的故事反映了作者對窮人生活的同情、對現實和未來的樂觀態度和幢憬。劇中運用了意味雋永的各種各樣的象徵手法。青鳥包含著幾層象徵意義,它是獨一無二的人類幸福的體現者,它又包含著大自然的奧秘,因此它既體現著人類精神上的幸福,同時又體現著人類物質上的幸福,既關係到現實生活,又關係到未來生活。作者用青鳥這樣具體的事物來表示抽象的觀念,他要說明,人類幸福是存在的,雖然我們總不能發現,以為離我們很遠,但經過千難萬險最終是可以找到的,即使會得而復失,也能再次找到。這種象徵手法似乎比正面的述說具有更強烈的藝術效果。在劇中各種有形和無形的物質、各種動植物、各種思想情感、各種社會現象、甚至抽象的概念和未來的事物都擬人化了,給人的啟發具體而形象。它具有童話劇的優美詩意,而一般的童話劇卻沒有它深邃的哲理意味。這些都是《青鳥》一劇成功的所在。

 梅特林克兒童劇《青鳥》,這個故事教給我們,幸福就在我們所在的地方,就在我們的家鄉。
 英文譯本
 http://www.gutenberg.org/cache/epub/8606/pg8606.html






梅特林克:青鳥
 
目錄




鑑古觀今/溫紳專欄

1949年5月6日

文章不是寫給自己看!



 以劇作「青鳥」而獲得一九一一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比裔詩人、小說家兼劇作家梅特林,一九四九年的今天逝世於法國尼斯,享年八十七 歲。 

 這位近代象徵派戲劇代表的文豪,早年是一位律師,直到二十七 歲時才轉向文壇發展,並且全身投入創作生涯,使得當時親朋好友都為他的轉變深感詫異;但他並不以為忤,因為梅特林認為寫文章能為更廣大的民眾服務,所以不惜毅然中止令人羨慕的律師職業。 

 影響這位律師執著於文學創作的人,說來可真傳奇,竟是帶養他十二載的保母。梅特林說:這位保母向他說了十二 年情節曲折的故事,每一則故事竟然都沒有雷同的地方。也許因為受到保母的影響太大了,以致梅特林在作品中甚且出現很多女性才有的細膩技巧,譬如:「年老的人,有時需要親吻女性的前額或小孩的臉頰,這才會使他重新感到生命的躍動!」 

 諸如此類細緻有加的詞句,恁誰也難以相信是出自一位大男人的手中,因而有部分人士抨擊他的作品「專以情節誘人而全無價值」。為此,梅特林寫了一本比普通書都厚的答辯狀,特別強調說:「文章是寫給人欣賞的,並非寫給自己看!」正因為如此,難怪他的作品會到處叫座!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