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感念 Prof. Anne Cochran文集》《東海大學勞作文化》《領航與傳承:東海工工50週年系慶專刊》

下午二點半鄧益裕學長來聊天,贈送三本書。
《東海名人錄系列 東海英語教學奠基者-柯安思教授 感念 Prof. Anne Cochran文集》(1996 緬懷東海大學外文系創系主任 Prof. Anne Cochran 柯安思教授,與您分享)
《東海大學勞作文化》2001
《領航與傳承:東海工工50週年系慶專刊》2013
謝謝

 補充:
Prof. Anne Cochran有許多著名的學生  其一是中研院院士孫康宜─參考"將生命體驗注入文學研究" (我的學思歷程 4 (台北: 臺大出版中心 2011)

又可參考我的兩篇
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1/04/kang-i-sun-chang.html

  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3/05/7.html


不同的人對這本《領航與傳承:東海工工50週年系慶專刊》可能會有不同的評價。翻讀的時候,才想起時忘記送花圈回去。
人家都說文章自己的好,我寫一篇,被刪編約十分之一,加了一段我很陶醉於大學IE的生活等,讓我有點臉紅。
我最喜歡的是:1977級某系友將其《畢業紀念冊》的師長頁Copied在章前 (我自己的1975級的則暫時找不到) ,讓我認出所有老師和助教的名字。






《東海大學勞作文化》(2001) 我最喜歡的是:訪問杭立武先生 (1983.10) 。那時東海8000人,早已是創校目標800人的10倍。杭先生開的一些藥方,可能校方都反其道而行,或無力為之。
最有意思的是,文末引一段胡適之先生的話,值得轉載:「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將來的收成。一粒一粒的種,必有滿倉滿屋的收。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不會白費。」
 (hc按:一粒一粒的種,不知是那作物?可能是`比喻?當然種子以粒來計算,不過我對這些農事不熟、下次請教專家。)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盧飛白詩文集







盧飛白詩文集
系列名:文學叢刊228
I S B N 13:9789575498788
作 者:王潤華
裝訂/頁數: 平裝 / 228頁
版次: 1
規格(高/寬): 21*15cm
出版社:文史哲
出版日:2009/

wikipedia

盧飛白(1920年—1972年),名呂經,山項盧家人。留美學人。

1935年考入杭州高級中學,後就讀西南聯合大學外文系。早期白馬社詩人,與唐德剛、心笛(浦麗琳)、艾山(林振述)、黃伯飛、周策縱等人時有詩唱和。1945年與楊振寧、何炳棣等考取庚子賠款赴美,任教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留美期間以艾略特為論文題目而享譽國際,專長是艾略特詩集研究,常同耶魯大學「新批評派」的教授筆戰。19518月與傅在紹結婚,傅是衣料圖案設計員,夏志清的兄長夏濟安曾是她的家教[1]1964年在芝加哥大學榮獲英國文學哲學博士學位。1969年定居長島鎮哈頓區,任教長島大學波斯德學院,潛心研究艾略特的詩論。1966年出版《艾略特:他的詩論的辯證式的結構》,全書170頁,其中有27頁是參考資料,在美國文學界引起反響。

盧飛白一生淡泊名利,潛心研究。1966年曾以李經為筆名在《文學雜誌》上發表過幾首「艾略特式」的詩作,還曾與艾略特見面。平時因煙酒過度。夏志清回憶見面時,二人都抽紙煙,一根一根不斷的抽[2]。視網膜曾經脫落,以雷射治癒,1972310日以食道癌去世,享年52歲。生前曾與吐溫出版社訂了合同,要寫一部《劉勰評傳》,未能如願[3]。唐德剛說:「就把他最有天才的一生,奉獻給艾略特,而死個最淒涼之死」。

夏志清;〈悼詩友盧飛白〉,《文學的前途》。
****

鍾玲的《赤足在草地上 寫在前面》(台北:志文,1970 pp.18-9)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台中市:日治時期建築與文化》/《上海老建築》

《台中市:日治時期建築與文化》 (東海建築叢書 20 ,羅時瑋主持,袁興言/廖英良撰稿) ,台中: 東海大學建築系編著,2008
東森傳播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九二一賑災捐款指定計畫及出版

目錄
序言
元考試堂 1
台中公園 9
台中市政府 17
水源地 25
柳源教會 33
台中酒廠 41
台中火車站 49
二市場 57
台中高農 65
台中師院 71
寶覺禪寺 79
台中州圖 89
三福大飯店 95
台中放送局 103
三和村 109
彰化銀行 119
何耳鼻喉科 123
吳眼科 131





上海老建築 同濟大學出版2002

婁承浩薛順生/ 同濟大學出版社/ 2002-1 / 18.00元
本書追憶了在上海歷史上曾經建造過的、後來由於各種原因而消失的建築:寺廟、園林建築,行政建築,洋行、銀行建築,商業建築,市政建築,社團、俱樂部建築,文化、醫院建築,禮堂、娛樂建築,體育建築,教育建築,住宅建築,紀念建築。

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鍾玲《赤足在草地上》

 待充實

 鍾玲《赤足在草地上》(台北:志文,1970)


《赤足在草地上》目次

《赤足在草地上》序  林衡哲
雨樹上的陽光            方瑜
寫在前面
一.旅美尷尬集.
二. 小石城之晨.
三. 陰影
四. 竹廈── 雪湖書簡之一
五.  恐懼── 雪湖書簡之二
六 .輪迴── 雪湖書簡之三
七. 夢斗塔湖畔
八. 黑詩人黎燈.
九.色飛雷斯的世界
十. 龐德的正名觀.
十一.余光中的火浴 (附火浴原文)
十二. 寒山在東方和西方文學界的地位

東海的人與書 (6)
鍾玲教授

忘不了的人和事
才是真生命
--- 齊邦媛《巨流河》,p. 433

時間飛逝1971年在東海讀鍾玲的赤足走在草地上(台北:志文,1970),衝擊很大鍾玲教授在Google Books173,可是我想這本書與東海的情緣最深,相當動人。然後,聽到她在美國與著名的導演胡金銓結婚,才子佳人……她回高雄教書,等老母過世後,轉到香港當講座教授,現在已榮休Emeritus Professor,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September 2012 - )

鍾玲年輕時或許可稱為才女。齊邦媛老師的著名回憶錄《巨流河》(台北:天下文化,2009) 曾為東海大學外文系抱不平,因為東海創校的前些年,社會對該系的期望之殷切。 (稍可安慰的是同學孫康宜老師等選上中央研究院院士) 。我最感興趣的是,當時鍾玲寫給她老師的詩,不知道那天可以有緣一覽。 (恰巧今天紐約時報的書訊有Robert Bly, the poet and critic, whose correspondence with the poet Tomas Transtromer, "Airmail," has just been published.) 在《東海風》等校史中,收有鍾教授追憶東海「夢谷」的詩。

我近年讀過鍾玲教授的幾本本土和美國詩人的評論,諸如鍾玲「女性主義與古典傳統:二十世紀後期臺灣女詩人的自我形象」,收入《臺灣及其脈絡》(台北: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2012)。希望以後有機會讀讀她的文學作品。有意思的是,網路上可以找到她的訪問稿《佛法與鍾玲的 - 小說極短篇》,《千佛山雜誌》:2007 6-7月刊。「…….我幾乎是不寫自己的故事,我很少寫自己,我覺得寫自己會過份地膨脹自己,人總是會把自己寫得比他人好;但我會用親自去過的地方做場景,來發展故事,加上自己的一些感受,比如:我去澎湖 的望安島,在清明節那一天,島上非常空曠、蒼涼,一個個無碑的土墳,墳上有石子壓住黃色的長紙條,在風中飄飛,給我非常強烈的感受,因此,用這種感受,構 想故事情節,寫成小說〈望安〉。……

根據九歌出版社的鍾玲介紹,稍加補充。
鍾玲,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威士康辛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曾任教紐約州立大學艾伯 尼校區、香港大學,中山大學外文系教授兼文學院院長香港浸會大學榮休教授。她不僅是研究中美文學關係、女性作家的學者,更是文學的多面手。曾獲國家文藝獎。創作有赤足走在草地上》,台北:志文,1970《大地春雨: 鍾玲自選集》 (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2004) 《生死黆家》等。評論有《現代中國謬司:台灣女詩人作品析論》(台北:聯經, 1989)《美國詩人史耐德與亞洲文化》(台北:聯經,2003)《美國詩與中國夢:美國現代詩中的中國文化模式》(麥田 /廣西師範 )等。小說集《鍾 玲極短篇》《生死冤家》;及詩集《芬芳的海》,散文集《愛玉的人》等書。《大輪迴》台北:九歌,1998鍾玲《日月同行》台北:九歌,2000

1972年,讀鍾玲的《赤足在草地上》(台北:志文,1970) ,喜愛得很,據書去竹廈訪那位老和尚,一見,非如故。201311月,訪鄧益裕學長,他借我許達然的《含淚的微笑》,這書,許老師補上簽名。今午,拿出《赤足在草地上》讀鍾玲的摯友方瑜老師的序言:《赤足在草地上雨樹上的陽光》,是我讀過『寫東海的情景』的文章中,最令人動容的。
鍾玲:『以後,這就是我們的樹』,『雨樹已經發芽了』…….
方瑜: ;『 就在它的面前,我們重新熱愛生命!
鍾玲:『雨樹是什麼?……不過是我們自己製造的象徵!』
方瑜: ;『……… 小玲,請在心中留一席地給那棵雨樹,還有,那年春日樹上的陽光!

 (接昨日) 方瑜提起鍾玲交卷老師所出的題:『試擬一篇最短的情書』。她交卷:
『霧:你使我迷惑了。相思林』

齊邦媛老師的回憶: 『翻譯課這班是大三,每年有二十多個人,最早的學生有鍾玲、孫康宜、郭志超等。 鍾玲曾寫一首詩《聽雨》送我。』----齊邦媛《巨流河》 台北:天下文化出版社 2009 370


1986年,鍾玲訪東海,作《大度山寫意》:
…….只有長天高曠如故
紫色的夜雲揮灑而過
就是這高曠,這空靈
浸潤今日的你啊
昨日的我。 
後記丙寅冬訪母校東海大學,偕光中先生夫人宿賓館,風撼長窗,一夜難寐。   後赴台北與摯友瑜論大度山今昔異同,因有是作。
鍾玲詩選


 Arthur Waley in Encounter 3:3 (1954): “Twenty-seven Poems by Han-shan”.

 Around that time Snyder published his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poet Han-Shan’s Cold Mountain Poems in the sixth issue of the "Evergreen Review.”1956.8

 Cold Mountain: 100 Poems by the T'ang Poet Han-shan (1970), tr. Burton Wats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3年11月24日 星期日

《浮士德‧第一部》淦克超譯的緣



一本二手書的緣

哥德《浮士德第一部》淦克超譯,台北:水牛,1969/1972三刷
《浮士德第一部》我有4-5部漢譯,不過翻譯者淦先生是我學生時代的著名政治老師,所以想看看他的功力。
這本書有「藍家藏書」朱印,旁寫63.9.15,即1974年買入 (標價25)
先生最令我意外的是封底隔頁空白紙上草記19771126下午320分他登長壽山的鋼筆風景畫 (sketch)以及數百中文和日文字,多關於景色的描寫。
末行是日文,意思是:『啊!我的世()多美麗!』---似乎是書中海倫的話,待查。
我最大的願望是原收藏書者仍健在,仍讚嘆這美麗的人生與世界。

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袁芳榮《古書犀燭記》《黃裳自選集》 《山川‧曆史‧ 人物》

袁芳榮《古書犀燭記》杭州:浙江大學2013

古書犀燭記續編


  • 作者:袁芳榮
  • 出版社:浙江大學
作者介紹
袁芳榮
    袁芳榮,台灣古藏書家。生於南投縣水里鄉,雖于早年供職于公職機關,卻愛書成痴,尤嗜古書。在偶然買下明版《文心雕龍》后,從此走上漫漫藏書之路。自詡故紙堆中一條小小蠹魚,蓋因喜愛紙味書香,能如蠹魚一般穿梭其中便足矣。藏書多年,袁芳榮的收藏日益豐富,尤其在明代古書收藏方面獨領風騷,近年來多與博物館等機構合辦古書展覽,致力於宣傳古書。


目錄
自序
第一章  明版古籍
《洛陽伽藍記》
《耕餘剩技》
《金湯借箸十二籌》
《萬曆三大征考》
《帝鑒圖說》
《樂律全書》
《離騷圖》
《欣賞編》及《續編》
《牡丹亭還魂記》
名人題識本
澹生堂藏書的流散
第二章  清版古籍
周元文重修《台灣府志》
《淡水廳志》
《棉花圖》與欽定《授衣廣訓》
銅版《西清古鑒》
《西巡盛典》
《徐霞客遊記》
《平山堂圖志》
《峨山圖說》
《審音鑒古錄》
《意林》
《春燈謎》
《藏書紀要》
遊戲文字
《雙梅景暗叢書》
《六經圖考》與避諱
《鴻雪因緣圖記》
《晚笑堂畫傳》
姚華的蠅頭小楷
姚華《讀段氏注說文解字逐日札記》
第三章  民國古籍
《中田版畫史圖錄》
中華書局影印《古今圖書集成》
《文淵閣藏書全景》
《水竹?人集》
《章氏叢書續編》
李明仲《營造法式》
《咫同叢書》與合眾圖書館
《陳老蓮水滸葉子》


*****
The Economist
Cuba, Latin Ame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astro's legacy

The world economy

Japain

它的零售價每本 (約) 220 元 十年前約160


馬英九在天下遠見出書特價 99元/每本

陳舜臣的 成吉思汗 翻譯出來 新書79折


某家專賣大陸書3月起 4倍調高為4.2 另一家4.5條調高為4.8 倍


大陸翻譯Edgar Laurence Doctorow (born January 6, 1931, New York, New York) is the author of several critically acclaimed novels that blend history and social criticism. 2005年作品

Works

  • (1960) Welcome to Hard Times
  • (1966) Big As Life
  • (1968) The Songs of Billy Bathgate. [1] Short story; chronicling the career of a folk-rock musician, the tale is told in the form of liner notes. Doctorow would later recycle the protagonists' name for his PEN/Faulkner award-winning novel Billy Bathgate. In an interview published in a compendium of critical analysis of his work, Doctorow claimed that he'd been questioned as to whether or not the protagonist of "Songs" was the son of the protagonist from Billy Bathgate, since the dates of birth given for the protagonists's son in Billy Bathgate correlate to the age of the protagonist from "Songs." Doctorow states that, while he had not intended it as such, he has no objection to the character being viewed as one and the same.
  • (1971) The Book of Daniel. Nominated for a National Book Award, it fictionalized the story of Julius and Ethel Rosenberg, who were executed in 1953 for giving nuclear secrets to the Soviet Union.
  • (1975) Ragtime. After receiving the 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 for fiction and the Arts and Letters Award, it was transformed into a film in 1981 and a musical in 1998.
  • (1979) Drinks Before Dinner (play)
  • (1980) Loon Lake (novel)
  • (1982) American Anthem (novel)
  • (1984) Lives of the Poets: Six Stories and a Novella
  • (1985) World's Fair. Received the 1986 National Book Award.
  • (1989) Billy Bathgate. A finalist for the Pulitzer and won the PEN/Faulkner award. Made into a major motion picture in 1991, which Doctorow considered "a disappointment". [2]
  • (1994) The Waterworks
  • (2000) City of God
  • (2003) Reporting the Universe (nonfiction)
  • (2004) Sweet Land Stories
  • (2005) The March, ISBN 0-375-50671-3 Awarded the 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 for fiction and the PEN/Faulkner award. Also a finalist for the Pulitzer Prize and nominated for the National Book Award.
  • (2006) (Random House, 178 pages)

2008/2/27
hc買
費希特著作選集 第五卷
The Cantebury Puzzles 坎特伯雷 趣題




黃裳自選集黄裳自選集. 作者:黃裳, 出版社:人民文學, 出版日期:2008-
第一輯 讀書生活雜憶 江上雜記 茶館 《錦帆集》後記 昆明雜記 森林·雨季·山頭人 美國兵與女人第二輯 天津在回憶裡 閒 叫好 戰宛城 思春賈桂思想序《醉眼優孟》憶侯喜瑞 餞梅蘭芳關於“梅郎”第三輯 傷逝 憶施蟄存 跋永玉書一通 文字和畫筆的鮮活 關於王昭君 宿諾 答董橋第四輯 老闆 琉璃廠 品茶 讀《紅樓夢》札記 胡適的一首詩 答客問 冬日隨筆 寒柳堂詩 ……第五輯第一辑
 读书生活杂忆
 江上杂记
 茶馆
 《锦帆集》后记
 昆明杂记
 森林·雨季·山头人
 美国兵与女人
第二辑
 天津在回忆里
 闲
 叫好
 战宛城
 思春
贾桂思想
序《醉眼优孟》
忆侯喜瑞
 饯梅兰芳
关于“梅郎”
第三辑
 伤逝
 忆施蛰存
 跋永玉书一通
 文字和画笔的鲜活
 关于王昭君
 宿诺
 答董桥
第四辑
 老板
 琉璃厂
 品茶
 读《红楼梦》札记
 胡适的一首诗
 答客问
 冬日随笔
 寒柳堂诗
 ……
第五辑







 ****
 同名的小册子,上海文艺78年版,作者是师陀。

《山川‧曆史‧ 人物》香港:三聯1981




山川、历史、人物

 此書記蘇州和南京等地的山川‧曆史‧ 人物

 胡小石(1888年-1962年3月16日)的故事也很好  又可參考慮胡小石-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好水好山--黃裳自選集
香港天地 2007

分四輯散文:
江山如畫、往事如塵、前輩風範、人生雜感。談書、談江山勝景、談歷史人物、談文壇前輩。資料與見識均豐富,題材也吸引人。
寫歷史人物如:
"柳如是、陳圓圓、明太祖等,有故事有情趣。遊記均與名勝 古蹟相關,寫人物也周到中肯。文字老練、有韻味、學識淵博,大開眼界。

  黃裳,原名容鼎昌,著名散文家、記者、藏書家、學者。一九四五年進文匯報社,任重慶、南京特派員、編輯、編委等職。曾任 軍委總政文化部越劇團編劇、上海電影劇本創作所編劇。一九四。年開始散文創作後從事新聞記者工作,撰有大量散文、雜文、劇評、 遊記、讀書隨筆等。出版專集數十種,其中代表作有《榆下說書》、《榆下雜說》、《銀魚集》、《翠墨集》、《過去的足跡》等。
譯作有《獵人日記》、《一個平凡的故事》、《歌略夫裏奧夫家族》等。舉凡清雅書話、珍本題跋、山川風物、曆史人事等,兀不曆 曆如繪、情理交織、文采斐然,反映了作者作為當代華語文壇一流散文大家的豐厚學養、卓著才識和燦然妙筆。


 
內容簡介
黃裳,原名容鼎昌。中國作家協會榮譽委員。交通大學肄業。一九四五年進文匯報社,任重慶、南京特派員、編輯、編委等職。
曾 任軍委總政文化部越劇團編劇、上海電影劇本創作所編劇。一九四○年開始散文創作,後從事新聞記者工作,撰有大量散文、雜文、 劇評、遊記、讀書隨筆等。迄今出版著述四十餘種。有《錦帆集》、《錦帆集外》、《關於美國兵》、《舊戲新談》、《山川‧曆史‧ 人物》、《榆下說書》、《黃裳論劇雜文》、《銀魚集》、《翠墨集》、《晚春的行旅》、《過去的足跡》、《驚弦集》、《花步集》、 《彩色的花雨》、《榆下雜說》、《清代版刻一隅》等。譯文有《獵人日記》、《一個平凡的故事》、《歌略夫裏奧夫家族》等。本 書收錄了他的江上雜記、茶館、美國兵與女人、賈桂思想、跋永玉書一通、琉璃廠、傷逝、憶施蟄存、讀《紅樓夢》劄記、龔自珍二 三事、蕭恩的教訓、陳寅恪寫雜文、“看不懂”論、好水好山、常熟之秋等文章。



目錄
第一輯
讀書生活雜憶
江上雜記
茶館
《錦帆集》後記
昆明雜記
森林‧雨季‧山頭人
美國兵與女人
第二輯
天津在回憶裏

叫好
戰宛城
思春
賈桂思想
序《醉眼優孟》
憶侯喜瑞
餞梅蘭芳
關於“梅郎”
第三輯
傷逝
憶施蟄存
跋永玉書一通
文字和畫筆的鮮活
關於王昭君
宿諾
答董橋
第四輯
老板
琉璃廠
品茶
讀《紅樓夢》劄記
胡適的一首詩
答客問
冬日隨筆
寒柳堂詩
龔自珍二三事
陳寅恪寫雜文
解密種種
零感
蕭恩的教訓
“看不懂”論
第五輯
前門箭樓的燕子
過灌縣‧上青城
采石‧當塗‧青山
富春
釣台
諸暨
好水好山
敦煌
雨湖
錢柳的遺跡
常熟之秋



黃裳,著名作家,曾長期從事新聞工作,並熟於版本目錄之學。其文得古文之精髓,含今文之韻致,談古論今,令人回味。著有《錦帆集》、《舊戲新談》、《音塵集》、《黃裳書話》等。

黄裳,生于一九一九年,原名容鼎昌。中 国作家协会荣誉委员。交通大学肄业。一九四五年进文汇报社,任重庆、南京特派员、编辑、编委等职。曾任军委总政文化部越剧团编剧、上海电影剧本创作所编 剧。一九四○年开始散文创作,后从事新闻记者工作,撰有大量散文、杂文、剧评、游记、读书随笔等。迄今出版著述四十余种。有《锦帆集》、《锦帆集外》、 《关于美国兵》、《旧戏新谈》、《山川·历史·人物》、《榆下说书》、《黄裳论剧杂文》、《银鱼集》、《翠墨集》、《晚春的行旅》、《过去的足迹》、《惊 弦集》、《花步集》、《彩色的花雨》、《榆下杂说》、《清代版刻一隅》等。译文有《猎人日记》、《一个平凡的故事》、《歌略夫里奥夫家族》等。

讀書生活雜憶現在已經很難記起自己最早讀的是些什麼書了。 “讀書”似乎也有種種不同,有被動的,有的則出於自願。無論是私塾或學校,在那裡讀的都是老師指定的課本,沒有自己挑選的餘地。我是由大伯父(他是清朝最後一科舉人)開蒙的,用的課本是上海出版的澄衷學堂《字課圖說》,這是“看圖識字”一類的識字課本,每半頁三個字,左圖右文,編輯得很不錯,圖畫得也好,恐怕比識字卡片的歷史還要早得多。識得若干字以後就開始讀“四書”。如此說來我最早讀的應該是朱熹編輯的孔孟的教條。

父親是學採礦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他從德國回來時,帶回了兩大箱德文書,不過這與我沒有關係。此外家裡的中國書好像就只有《紅樓夢》、《封神演義》、《兒女英雄傳》和一部《聊齋誌異》,都是清末上海點石齋的本子,前面附有精緻的插圖的。不過除了《聊齋》以外,一律律被父親宣佈為“禁書”,不許小孩接觸。但禁令收效甚微,我總是有辦法一一取出翻看。這總是在父親上班的時候,坐在面向花園的樓下迴廊裡,可以放心地閱讀。中午父親回來吃飯,遠遠就能望見,這時只要隨手把書向捲起的竹簾裡一塞。就平安無事,不露馬腳,沒有出過一次紕漏。


這樣說來,我自覺自願讀的第一部書是《紅樓夢》。不過除了插圖以外,正文卻毫無興趣。第一次記得讀到“賈雨村風塵懷閨秀”就廢然而止了。但《封神》就不同,那可有意思得多。土行孫真是值得羨慕的人物,他能一頓腳就從地面鑽到地下,而且通行無阻,可以到想去的任何地方去。但即使是土行孫也會碰上指地成鋼法,真是值得遺憾的事。我對《封神》發生興趣,還因為當時正熱心地收集著一種《封神》人物香煙畫片。家裡用的是“大聯珠”香煙,每包附有一張彩色畫片,一起大約有一百張。但收來收去只缺一張女媧。畫片總是收不齊,小說也就反复地讀下去了。


《聊齋誌異》雖然不是“禁書”,但開始讀它卻在許久以後了。我覺得這是第一部使我獲得閱讀古文本領的最好的課本。我沒有讀過《古書疑義舉例》、《助字辨略》……更不必說高郵王氏的著作。古文的語法、句法,差不多都是從《聊齋》裡猜出來的,而且以後讀更古些的書困難也不多。當然,再古上去就不行了,還是得請教訓詁學家。

2013年11月21日 星期四

一些舊書店《單聲道:城市的聲音與記憶》【李志銘】/木下諄一《隨筆台灣日子》,。


李志銘《單聲道:城市的聲音與記憶》台北:聯經 2013
這本書第129頁有路思義教堂 (今年50周年慶) 的相關信息 寫有點神秘和莫測高深 文筆形容詞用的多

........每逢周日禮拜儀式都會固定鳴鐘39響,銅鐘上有英國銘刻: Lord Him That Heareth Say, Come.,彷彿和煦地召喚人們投向宗教懷抱
.....追問顧盼昔日路思義教堂到底是貝聿銘還是陳其寬設計之爭?僅以外觀視覺造形來看都是殘缺不足的,你必須還得要領略那奇妙的鐘聲。

【愛讀書】 《單聲道》

《單聲道》
李志銘著,聯經出版
《單 聲道——城巿的聲音與記憶》雖以聲音做為詮釋城巿的面貌,其實是鉅細靡遺地為我們翻弄城巿的身世和點點滴滴人文風景,宛如深掘泥土探勘,挖出了一座繁複多 華的城磻,而此城磻仍流水嘩嘩,鳥鳴啁啁,歌舞流洩,過去的歷史與現代的姿影交織成一幅繁麗多姿的生活圖像。從城巿的聲音,聲音的速度,到聲音的季節與風 景,中西歷史與社會對照,旁徵博引追溯聲音的身世,作者善用歷史資料和社會學的研究角度,將讀者帶入不同時代的時空,而回歸於凝視當代。我們所經之地所在 之處,遍歷各種聲音,從這些聲音組構時代的流行文化和生活內容,雖是時代影像的配樂,卻是個人與社會的命運交響曲。以聲音引入繁複的歷史縱橫和社會肌理, 溫馨的微聲出發,航向的是大氣魄的領域。 (魯雅)
****
0514 2013
今天七點到九點半參加"李志銘《單聲道:城市的聲音與記憶》新書分享會"盛會. 我因為之前就在舊香居買了志銘的簽名書了. 所以多少知道他的淵博......這也是我第一次和畢老師認識並聊聊天. 謝謝這對朋友.
(我兩三周前與志銘在facebook談聲音 很可以參考).....

*****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20幾年前,因緣際會文字工作者木下諄一來到台灣,以翻譯維生,他雖然是日本人,但他從小到大最怕吃又臭又黏的納豆,但超愛台灣的臭豆腐;喜歡台灣萬里無雲的夏日早晨、活力滿滿的市場、水煮花生,也習慣台灣的生活,新作《隨筆台灣日子》正是他在台灣快樂生活的寫照。
2011 年,木下諄一首次嘗試以中文寫「蒲公英之絮」小說,獲得第11屆台灣文學獎,開啟了他的中文創作道路,現在一家三口定居台灣,持續展開他的中文寫作生涯。 在木下諄一的細心觀察之下,台灣有許多跟日本想像大不同的地方,比如說「新年快樂」在日本後面應該要接「來年請多照顧」,但在台灣,後面接的卻是「恭喜發 財!」木下諄一說,這真是完全在日本人的想像之外,等於是「天外飛來的意外感,聽了之後心情挺好的。」
木下諄一說,一般在日本,迎接新年必 備的不是年糕配橘子就是和服跟壓歲錢,但絕對不會想到「老婆」這個答案,「但在台灣,就是有錢沒錢討個老婆好過年,順著這個意外去想像,要是家裏有個新媳 婦的話,一定有很多新意。」木下諄一認為台灣人真的很有趣,「比如說,台灣人好愛搶著付錢,感覺好帥氣;提辭職的目的,不是真的要走,而是為了希望加薪, 這些都跟日本很不一樣。」從木下諄一的生活隨筆,可以窺見一個外國人對於台灣土地的長期觀察。


隨筆台灣日子

隨筆台灣日子


  《自由副刊》專欄連載;知名插畫家吳怡欣繪圖
  台北文學獎創辦至今唯一日籍得主木下諄一散文集
  比「奇怪ㄋㄟ」更深入的台灣觀察情報
  看國台語攏嘛通的外國人,如何從日常生活用語分析台日文化大不同
「新年快樂」後面應該是「來年請多照顧」吧,怎麼會是「恭喜發財」!

  「你的房租多少錢?」「你一個月賺多少錢?」這麼直接真令人害羞

  「這次給你請」台灣人好愛搶著付錢好帥氣,但「提辭職其實是為了要加薪」,對日本人來說,這這又是哪招……

  原來「阿搭阿搭嘛控古力」「小確幸」這些「日本話」只有台灣會這樣用!
  
   這不是一本翻譯書,這是一位居台二十年的日本人,用中文寫成的台灣觀察筆記,在國外生活的人,心中都有「這裡」與「那裡」兩個世界。住在台北的日本人也 不例外。誠如旅日導演郭亮吟對本書所讚:日本人木下諄一的台灣生活隨筆,除了可以看見一位外國人對台灣土地的長期凝視,並不時反身對自己/母國的提問,字 裡行間中,並可窺見其出身背景、文化素養和語言能力。
  人們讀旅行文學或是異國體驗書寫,如生活中的我們總是在盯著別人的臉看,而讀到外國人筆下所寫的台灣面貌,才難得有機會從別人的眼裡看見對方瞳孔映照著自己的臉。有趣的是,和我們面對面相看的那個人,還懂得我們的語言。
  《隨筆台灣日子》收錄的四十餘篇文章,並不是初初來台時,對大小事物都感到新鮮、對衝突感受強烈,那麼多「奇怪ㄋㄟ」的獵奇,反而是更多「原來如此」的釋懷。不是台灣人、也不是剛到台灣的外國人,而是在這片土地歷經長時間的粹釀,才能描繪出的世界。
作者簡介
木下 諄一
  我沒有夜夜在林森北路流連酒家。 
  我對日劇、「野球」比賽沒啥興趣。
  我從小到大,最怕吃又臭又黏的納豆;但臭豆腐我超愛的。
  別懷疑,我是個道道地地的日本人。
  二十幾年前,一陣風把我從名古屋吹來台灣。
   在台灣定居後,主要是靠寫稿與翻譯為生,也曾做過觀光雜誌總編、空中機上雜誌文字記者、國際會議口譯、大學教育推廣中心日語教師、電視連續劇臨時演員、 電影配音、公司老闆等等五花八門的工作。2011年首次嘗試以中文寫「蒲公英之絮」小說,獲得第11屆台灣文學獎,開啟了我的中文創作道路。喜歡的台灣作 家是鄭清文和白先勇。曾經以鄭清文的短篇小說「春雨」參加「第二屆文建會文學翻譯獎」,獲得譯文類(小說翻譯)中譯日組第一名。
  我喜歡台灣生活中的:萬里無雲的夏日早晨、活力滿滿的市場、水煮花生、每逢節日必定播放的老掉牙電視特別節目、大安森林公園……。
  不喜歡台灣生活裡的:溼冷刺骨的寒冬、事先毫無通知的裝潢施工、把馬路當成越野賽車場的摩托車、不砍價心裡不痛快的顧客。
  左擁日本老婆、右抱小狗TOTO,我們一家三口快樂地在台北生活。
繪者簡介
吳怡欣
  自由插畫家,歐洲知名《廣告檔案》雜誌票選的「全球插畫師200佳」,作品曾入選 2005年 國際出版社塔森Taschen出版的”Illustration Now” 150位插畫家之一。畢業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插畫系紐約及普瑞特藝術學院研究所藝術系專攻版畫。

摘要 大刪過

舊香居師大店 嶄新登場 2 」中的 4 張相片

一頁台北.書店之城

  • 2010-10-21
  • 中國時報
  • 【李志銘】
 ▲台北龍泉街「舊香居」古書店。(攝影/林佳瑩)
 ▲台北龍泉街「舊香居」古書店。(攝影/林佳瑩)

 

 ....當一處城市空間充滿了喜新厭舊,那便是「誰也不記得誰」。偶然翻閱六年前(2004)晨星出版社彙編《台灣書店地圖》所刊載全台書店名 錄,訝然驚覺其中就有不少特色書店如今已是不存在了。我幾乎可以扳著手指數出許多名字:桂冠書局、FNAC法雅客書店、東海書苑、木心書屋、草葉集概念書 店,多少年來這些書店隱身在台灣城鎮大街小巷默默地守候著寂寞散播著書香,直到有一天它們突然宣告消失,只來得及在幾個熟悉的讀者心頭留下一個悵然的背 影。
 

 三年前(2007),我從重新橋跳蚤書市友人Booker口中得知北投地區將要新開一家舊書店,位在鄰近陽明大學、地處天母北投兩地往來 捷徑的立農街上,名曰「蘭臺藝廊」。女主人May自云從事稅務及地政工作多年,卻因始終忘情不了童年時在父親引領下遨遊書海的甜蜜舊夢,所以才開設了這家 夢想中的書店,除以鬻書生活為樂之外還不時兼作藝文展覽。室內約莫只十來坪的書店雖小,卻有著難得一見整面明亮精緻的大片臨街櫥窗。後來我陸續幾度造訪了 「蘭臺」,也確實在這兒淘到了不少寶,記得包括蔡琴的絕版黑膠唱片《火舞》、廖未林設計封面的舊版小說《多色的雲》,以及台北縣文化中心未曾對外發行的 《江文也紀念音樂會》全套錄音專輯等幾乎都是從「蘭臺」得來的收獲。

 及至去年(2009)秋天,嗔愛戀書之人在台北開書店的「美事」又再增添一樁,城南青田街巷弄裡靠近「蠹行古書店」不遠處從此多了一間 「青康藏書房」。每當提起開店的初衷因緣,書房主人何新興大抵也是為了將來從媒體工作退休之後準備好好「賺它一筆美好的生活」,並以盡情實踐年輕時未能完 成的文化理想,因而選擇在人生後半階段與書為伍,品茗話書、其樂悠悠,至於「開書店究竟賠不賠錢」這等掃興問題,我想最終也就只得交由香港抗世詩人吾友陳 智德最新出版發表的一部詩集名稱來回應了:
 《市場去死吧》!讓我們從此理直氣壯地宣稱。

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錢復回憶錄


2013.11.20
巧遇 錢復

Dear Daniel
推薦你讀讀錢復回憶錄



 錢復 談「退出」聯合國42年


綜合類:錢復先生(1956年政治系畢) 錢復先生現任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臺大政治學系1956 年畢業,隨後赴美深造,取得耶魯大學國際關係文學碩士(1959)及國際關係哲學博士(1962)之學位。幼年時目睹列強蹂躪,決心從事外交工作以維護國 家權益。素有「外交才子」之譽,是蔣中正「舌人」;蔣經國「駐美代表」王牌;為李登輝掌舵外交、經建;為陳水扁總理柏臺。曾任第7任行政院新聞局局長、駐 美代表、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第11任外交部部長、首任國民大會議長暨第7任監察院院長等職,並參與中山高的汐止-五股高架路的推動,對全民健保、高速鐵路、北宜快速道路等進行規劃。其回憶錄不僅見證個人40年公職生涯,也是一部臺灣外交、經濟與民主發展的縮影。 在年屆70時退休轉而投身公益活動,和社福團體合作如國泰慈善基金會,以回饋社會造福人群,促進社會祥和美滿為己任。

圖3:錢復博士對臺灣外交與政治發展貢獻卓著,退而不休,投身公益。(提供/錢復)






錢復回憶錄
(卷一/卷二 )2005
定價1100 二手書350元
這可能是近年來最優的中文回憶錄
然而有爭議的編書法是將書的各章當成報紙內文章
加進許多小標題
這是幫助或阻礙讀者的閱讀 很難說


作  者 | 錢復
出 版 日 | 2005/2/24 出 版 社 | 天下文化
裝  訂 | 平裝 I S B N | 9864174177
開  本 | 20.5cm×14.8cm 頁  數 | 514
錢復回憶錄【卷二】-華府路崎嶇 / GB214



素有「外交才子」之譽的錢復,是蔣中正「舌人」;蔣經國「駐美代表」王牌;為李登輝掌舵外交、經建;為陳水 扁總理柏臺。他的四十年公職回憶錄,就是一部台灣開拓外交、發展經濟、實施民主的關鍵歷史。

承繼父親錢思亮的家學,錢復自幼受大師胡適、 傅斯年等人親炙勉勵,學貫中西。台大畢業後,負笈美國耶魯大學取得國際關係碩、博士學位。返國後自外交部科員基層做起,歷任外交部、新聞局、經建會、國民 大會、監察院等首長要職。走過中華民國四位總統的年代,錢復擔起多項台灣與國際社會接軌的歷史任務,他的舞台構築在國際;從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八一七 公報、軍購、中美貿易失衡、江南案、修憲之種種,在國際現實下忍辱負重,臨政治危境時絕處逢生。本書由錢復親筆撰寫,以國際觀點回望台灣四十年政治發展, 並披露諸多重要史料(如中美斷交時我方因應方案、歐美各國軍購協商等),以第一手史料呈現大時代變革下的應變之鑰。


錢復

一九三五年出生,浙江省杭縣人。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美國耶魯大學國際關係碩士、國際關係哲學博士。大學時代當選台大代聯會主席,創辦校園刊物,入選青年友好訪問團至歐亞各國訪問。 自美學成歸國後,歷任行政院秘書、國立政治大學兼任副教授、外交部北美司司長、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行政院新聞局局長及政府發言人、外交部常務次長及政 務次長、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代表、行政院政務委員、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外交部部長、國民大會議長、監察院院長。曾獲首 屆十大傑出青年,並先後為陳誠副總統、蔣中正總統擔任外賓傳譯工作。 四十餘年公職生涯,錢復歷任政、經、外交要職,對中美外交參與尤深,見證我國在國際舞台求存圖強之血淚史。


錢復回憶錄(卷一)~外交風雲動 目錄
出版者的話     高希均
自序

第一篇 1935~1962
第 一章 溯源
第二章 抗戰中的少年時代
第三章 建中與台大歲月
第四章 負笈美國耶魯

第二篇 1963~1971
第五章 外交啼聲初試
第六章 「在華美軍地位協定」
第七章 蔣公與我
第八章 接任北美司司長
第九章 釣魚台事件
第十章 退出聯合國
第十一章  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

第三篇 1972~1974
第十二章 擔任新聞局長
第十三章 行銷中華民國 
第十四章 整頓廣電出版 
第十五章  七次國外訪問 
第十六章 蔣公逝世 
第十七章 尼克森訪問大陸之後 
第十八章 蔣夫人評尼克森的一篇文章

第 四篇 1975~1979
第十九章 東南亞外交變局
第二十章 母親逝世
第二十一章 美與海峽兩岸的關係
第 二十二章 打開歐洲外交大門
第二十三章 中美斷交
第二十四章 軍援北葉門

附錄一:錢復履歷
附錄二:錢復英 文著作
附錄三:錢復獲國內外授勳獎章
附錄四:人名索引


錢復
當我在初中二年級讀書時,經常有機會隨同父母親去國立北京大學胡適校長的家中作客。胡府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一排五大間的書房,我總在那裡飽覽各種歷史及傳 記的書籍。胡校長時時誇獎我,讓我盡量的閱讀。

十一年後我去美國耶魯大學研究院求學,每逢假期常到紐約市東八十一街胡府為胡夫人做些家事 服務,稍有閒暇就在書房看書。最初胡先生還未回台北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每次見到我就會和我談在耶魯讀書的情形。他對我有意在外交史方面多做研究甚為嘉 許,並且指導我如何蒐集資料。他認為大家都該勤寫日記,這是最珍貴的史料。至於自己的寫作必須保存底稿;再就是適當的時候要寫回憶錄,忠實記下自己一生的 工作和想法。

(胡先生要他寫外祖父傳 胡先生引的 為者常成 行者常至 成為他的座右銘)

胡先生對我的教誨經過將近半世紀始終牢記在我心中。我很認真地遵循這位大師給我的指導—記日記、保存資料、寫回憶錄,雖然四 十多年的公職生涯一直相當忙碌,我仍是鍥而不舍。可是過去三十年中我曾六次搬家,每次搬家總會失去一些文件;而二○○一年九月十七日納莉颱風,我的住所積 水三呎以上,許多重要的照片和信件都被損毀。這很使我痛心,因為在寫作時需要的文件往往找不到。我寫作這本回憶錄的過程,是依照我在研究院所受的訓練方 式,先將所有的文件依年代順序逐一整理。在寫某一章節時一定先將當時的日記重閱一遍,做卡片;再將相關文件檔案詳細閱讀,做卡片,然後決定寫作方向。因此 我所寫的,都是根據文件檔案。由於我的文件檔案並不必然是完整的,所以我不敢說我寫的是事實的全部真相,但它至少是根據事實而寫的。

這本 書得以完成,首先要感謝內人,因為她不斷督促鼓勵,並且容忍我在書房內弄得亂七八糟。對於一位性嗜整潔的家庭主婦而言,每天要面對資料東堆西放,不能清 理,的確是要有無比的包容心。

我也要感謝多年的老同事李宗義先生,他為這本書投入無限心血,特別是將我的手稿轉為電子檔案。另外徐啟明大 使曾閱讀本書的部分原稿,並提供修正建議,也要一併致謝。

當然,這本書中必然仍有缺失和謬誤,那是我的能力不足,還祈讀者惠予指正。
****
錢復回憶錄(卷二)~華府路崎嶇 目錄
出版者的話 高希均
自序

第五篇 1979~1982
第 二十五 章 接任外交部政務次長
第二十六 章 「台灣關係法」下的中美關係
第二十七 章 拓展東南亞國家關係
第二十八 章 發展歐洲關係
第二十九 章 初訪中美洲
第三十 章 參與對日工作
第三十一 章 「八一七公報」風暴始末

第 六篇 1983~1988(上)
第三十二 章 履任駐美代表
第三十三 章 父親逝世
第三十四 章 經營中美外交
第 三十五 章 駐美的最後一年
第三十六 章 江南命案
第三十七 章 援尼游案

第七篇 1983~1988(下)
第 三十八章 軍品採購
第三十九章 經貿問題
第四十 章 亞洲開發銀行案
第四十一章 台幣匯率案 
第四十二章 蔣總統逝世 
第 四十三章 返國接長經建會

附錄一:錢復履歷
附錄二:錢復英文著作
附錄三:錢復獲國內外授勳獎章
附錄四:人名索引







第十章 退出聯合國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協約國於一九四五年四至六月間,在舊金山舉行聯合國國際組織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U. N. C. I. O.),有五十一國參加,制定聯合國憲章,成立聯合國以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並促進國際合作以解決國際經濟社會文化等問題。憲章於同年十月二十四日生效, 並於次年一月十日在倫敦舉行第一屆大會。

我國是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在憲章第二十三條第一項明列為安全理事會常任理事國,自肇始就 積極參加聯合國的各項活動。

可惜聯合國成立後,由於國際冷戰關係,常任理事國中的美國和蘇聯在議事上常有不同立場,在安理會中行使否決 權,導致聯合國不能順利運作。而聯合國祕書處組織龐大,人員甚多,行政經費甚巨,需各會員國分擔。因此,一開始各會員國的國會和輿論就經常批評這個組織功 能不彰。

一九四九年大陸淪陷,中共政權成立,其支持者就要將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畀予中共。從一九五○年第五屆聯合國大會起,每年都有這類 提案。時值韓戰伊始,聯合國會員國中反共的多、親共的少,所以每年在大會的總務委員會中以不列入議程方式處理,一般稱為「緩議」案 (Moratorium)。最初幾年,緩議案的支持票都在百分之六十五到八十;到了一九六○年,會員國已增加到九十八個,緩議案的表決是四十二票贊成、三 十四票反對、二十二票棄權。

形勢比人強

一九六一年第十六屆大會開始,支持我國的友邦改變了策略,不再使用 緩議案,而是依憲章第十八條第二項的規定,提出一項「重要問題」案(Important Question Resolution),也就是說,任何有關代表權爭執的議案應視為重要問題,要以到會投票的會員國三分之二的多數決定之;不過重要問題案本身是一項程序 問題,因此只是以簡單多數決定。

一九六一年的重要問題案順利通過,以後兩年並未使用,只是正面擊敗親中共的提案。一九六四年的聯合國大 會,則根本沒有和代表權有關的議案提出。一九六五年和一九六六年又使用重要問題案,作為保護代表權的策略。到一九六七年和一九六八年策略仍同,但義大利、 比利時、加拿大等五國提出了研究委員會案,此案主旨是中共在大陸有數億人口,被排斥在聯合國之外並非合宜,聯合國應設立一個研究委員會,來探討如何使其加 入又不妨害中華民國的會籍。

這項提案,當時我政府是堅決反對的,因此兩年都只有三十幾國支持,只是全體會員國的四分之一;到一九六九年就 未再提出。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大會處理重要問題案時,是以六十六票對五十二票優勢通過;但在阿爾及利亞所提「排我納中共」案時贊成的五十一票,反對的 四十九票,棄權的二十五票,倘若事先沒有重要問題案的保障,當年我們的代表權就要發生問題。無論如何,情勢已非常明顯,支持我們的國家在大會中已成少數。 正如前所提,重要問題案本身是以簡單多數決定,支持我國的票數不到半數,第二年的重要問題案能否通過,將是嚴重考驗。

尋找可行的出 路

一九七○年,聯大表決對我不利的原因很多:第一、當年九月八日至十日在桑比亞(Zambia)首都魯沙卡(Lusaka)舉行 第三屆不結盟國家高峰會,有五十四國參加,會議宣言重申聯合國應早日實現會籍普遍化(Universality of U. N. membership),要使中共在該組織中有合法地位。會後,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和衣索比亞(Ethiopia)先後與中共建交。

第二、聯合國大會處理代表權問題前,加拿大和義大利先後於一九七○年十月 十三日、十一月六日宣布與中共建交,發生所謂連鎖效應。

第三、聯合國於一九七○年十月十四日至二十四日期間舉行二十五週年慶,有八十六國 的元首、副元首或重要首長在大會中發表政策演說,提到代表權問題者有四十七國,其中專提會籍普遍化者有十三國,包括與我有邦交的七國;而積極為中共捧場者 有三十三國,包括與我有邦交的九國。

第四、重要問題案的提出通過固然對我有益,但也因為有了這層保障,支持我們的國家有恃無恐,沒有積極 爭取游離票;當「排我納中共案」表決結果後,有十一國代表發言解釋其投票並非贊成排我,而是由於重要問題案已通過,我們的會籍不會發生問題,他們才會根據 其他政治考量,投棄權票或贊成「排我納中共」案。

美國駐華大使馬康衛多年來,每逢聯大對代表權案表決結束後,都在中山北路官舍舉行小型酒 會慶祝,這年並未辦理。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他來外交部,對於投票結果表示「失望、悲痛、煩惱、憤怒」,並和我們針對每一變更投票立場的國家,檢 討其改變的原因。

外交部由魏部長召集了三位次長、劉鍇大使、陳質平大使、許紹昌大使、薛毓麒大使、鄭寶南大使及相關單位主管,於一九七○ 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舉行檢討會,研究來年除使用過去的策略外,還有何可採用的新策略。我們必須有了可採用的策略,才能洽請友邦支助。

在以後 的兩個月間,外交部也訓令相關駐外使館探詢有無適當方案,經國際組織司於一九七一年二月底整理成許多方案,其中較具可行性的有以下數案:

一、 「兩個中國」案,認定中國有兩個政治實體,各有主權及領土,聯合國視為兩個國家,而使其均為會員(美、日兩國均有此擬議)。二、分別代表個體方案,為比利 時於一九七○年草擬但未提出,由大會決定雙方分別代表其管轄領土,均為聯合國之會員國,但安理會由中共取代。三、分裂國家整批入會案,在提案中聲明聯合國 依照會籍普遍化原則,廣納所有國家,一個國家即使分裂為兩個或數個,只要具有國家形式,就應獲准加入聯合國,這是日本外務省思考的案子。四、突尼西亞政府 建議,請聯合國祕書長將中共入會案列入大會下屆常會臨時議程,負責探求如何解決此項問題,並向大會提出。五、荷蘭政府建議將我代表權案改由安理會討論,由 安理會先通過我為新會員國代表台灣,再通過中共入會代表中國。

一九七一年二月初,外交部請最嫻熟聯合國業務的薛毓麒大使赴東京一行,與日 本外務省重要幹部討論如何處理代表權案。二月十一日晨,薛大使約我在「小欣欣」早餐,談到訪日觀感。他將訪日觀感做透徹分析,表示日方對運用重要問題案仍 擬維持,並未放棄,外務省國連局西崛局長態度相當積極,但地域單位亞洲局須之部量三局長的立場則甚為悲觀。外務省主持本案的審議官法眼晉作,則未明確表示 其觀點。

美密使提「雙重代表案」

一九七一年三月中旬,魏部長曾對我密示有關代表權案,美方認為單以重要問 題案,本年難以過關,必須配合「雙重代表案」(Dual Representation Resolution),我方不以為然,建議美政府派重要人士來華討論。魏部長告知他已辭職獲准,但不知何人將接替。稍後由周書楷大使繼任,他於四月十四 日返國接事。在此前一週,我曾奉召赴日月潭,於七日上午十時半晉見蔣公。他對代表權問題明白指示勿需過度介意,萬一中共被接受加入聯合國,我宜停止出席, 並聲明中共為聯合國宣布的侵略者,依聯合國憲章,我國的地位不容更動。回台北後,我曾將這項指示分別報告了魏部長和三位次長。

美國政府在 四月下旬派退休資深大使墨菲(Amb. Robert Murphy)專程來華與我政府洽商代表權案,他是以尼克森總統私人代表身分來訪,蔣公於一九七一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四時在陽明山中山樓接見,談話一個半 小時,在座只有周部長,馬康衛大使沒有參加。墨菲大使表示,此項談話內容只能讓最少數人知悉,因此他將不會利用美國駐華大使館的電報做書面報告,而是擬於 回華府後,以書面報告面呈尼克森。

墨菲首先表示,由於國際情勢急速變化,如仍堅持使用過去保護我代表權的方案,兩年之內必遭全面失敗,美 方在與蔣公諮商前尚無新方案,但一般看法為以「雙重代表」方式替代重要問題案,以雙重代表方式代表中國,而不明確規定何方為中國之唯一代表。此一方式將避 免觸及安理會席位,俾使我國仍能維持原有的席位。

蔣公指出此實為法律問題,重要問題案應為阻止中共進入聯合國的主要工具,因中共業經聯合 國裁定為聯合國的敵人,任何試圖使其入會之舉,自應視為一項重要問題。蔣公認為此一議案必須再予提出,如需另提新案,則該案必須確保我國在大會及安理會的 席位。

墨菲大使透露根據美方最新估票,如僅提重要問題案,該案可能以四十八票對五十六票遭受擊敗。

蔣公會晤中亦坦誠表 示,他認為華府對中共所做之示好姿態已達其最大極限,如再進一步示好,將引起災禍;他又聞尼克森總統建議女公子翠西亞(Tricia Nixon)及其夫婿赴中國大陸度蜜月,並謂尼氏本人亦有意訪大陸,實不勝詫異。美國如不中止對中共的讓步,則中共必將進入聯合國。

最 後,蔣公告訴墨菲大使,美方可依其建議草擬新案,俟有結果再與我駐聯合國的劉鍇大使及駐美沈劍虹大使聯繫。

尼克森宣布訪問大陸

但 是墨菲大使返美後一個月,美方無任何舉動。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周部長指示我擬一電報給沈劍虹大使,請他向美方催洽。我們研判美國的拖延有三個可能: 一、尼克森總統過於忙碌,無暇研究此問題;二、美方在此一時間,一再向我方建議,在土耳其、伊朗與中共建交時切勿輕言撤退,美方似期待我能接受「兩個中 國」的安排,因此對代表權的處理方案也要我方自行提出雙重代表案的建議;三、美方可能靜待中、蘇共關係的變化,以決定對中共做何種程度的讓步。一九七一年 七月一日,駐聯合國代表團副常任代表張純明大使返國述職,周部長邀了他及國際組織司翟因壽司長和我研商代表權問題。張大使表示對於雙重代表案,如不將安理 會席位給予中共,通過的可能性不大。周部長則認為美方始終不採取行動,其態度至為可慮。我提供了三點看法:一、我國不宜輕言自行退出;二、我不宜接受美、 日提出較雙重代表案對我國更不利的提案;三、美、日要求我方讓步的程度,一定較實際所需要為多,我們宜步步為營。

同一天在華府,美國主管 國家安全事務總統助理季辛吉會晤沈劍虹大使說,美方對代表權的立場與我國相當接近,仍擬依照四月下旬墨菲大使來華所洽商的方式。

過了二 天,馬康衛大使由美述職返回台北,在七月三日上午與周部長會晤。他說曾在六月三十日晉謁尼克森總統,所得訊息與季辛吉告知沈大使內容相同,但是馬大使表 示,我方對於聯合國萬一通過將安理會席位畀予中共,應有所準備。美方盼我屆時要固守聯合國陣地,切勿輕言退出。周部長對這點未予置評,只是指出現在距大會 開議已為時不多,吾人必須及早致力。

一九七一年七月中旬,尼克森在華府宣布將於一九七二年五月前訪問大陸,並謂季辛吉已於七月十一日訪問 北平返美。此時周部長正在漢城參加亞太理事會,乃由代理部務的楊西崑次長約見馬康衛大使,提出嚴重抗議,指此為最不友好的行為。我亦對馬大使表示,此舉將 使我維護代表權的努力遭受重大損害。

果然,一九七一年七月二十日沈大使見了羅吉斯國務卿,他對季辛吉去大陸事,完全未做說明,只是說我如 擬保全安理會席位,本屆聯大必將失敗;倘我願放棄該席位,美方或可助我一臂之力。至此,我們明瞭過去三個月美方完全沒動作,主要是迫使我們將安理會席位讓 給中共。墨菲四月的來訪和季辛吉七月一日與沈大使的談話,完全是敷衍我們;季氏和沈大使談話時,美方早已安排了密訪大陸。

我方態度 趨於緩和

政府受到尼克森將訪大陸以及美將不支持我保留安理會席位兩項衝擊,經過多次會商,逐漸改變過去態度,採取較和緩的立場。 我依照各位大員多次會商結論草擬了一份致沈大使電報,一九七一年七月二十五日由蔣公親自核定,主要內容是:一、政府已修正過去若干年使用重要問題案保護代 表權的主張;二、同意美國與日本以「一半的重要問題案」,亦即任何排除一個創始會員國的提案是聯合國憲章的重要問題;三、美國應運用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擊 敗阿爾巴尼亞的提案。這項電報中另有以下三點供沈大使個人密參:一、如為使「一半的重要問題案」得以通過而必須配以雙重代表案時,務期不涉及安理會席位; 二、如有其他國家提雙重代表案之修正意見,將安理會席位畀予中共,盼美、日兩國勿連署修正案;三、我方對任何形式的雙重代表案,必須發言並投票反對。蔣公 在核定時將上句「並投票」三字刪除。

次日(一九七一年七月二十六日),羅吉斯國務卿約見沈大使及劉鍇大使,對於我方上述電報的內容有較正 面的反應。羅氏問道,倘若聯大通過「複雜的雙重代表案」(Dual Representation Complex, D. R. C.)(即將安理會席位畀予中共),我方立場將如何?劉大使答覆:「我方將奮鬥不懈,只要環境許可。」(We shall fight on as long as the circumstances permit.)以後日方也有同樣的問題,我方以相同的答案回覆。

八月二日,羅吉 斯國務卿正式宣布美方對我代表權的立場:一、將提「變化的重要問題案」(Important Question Variation, I. Q.V.,即排除我國為重要問題,關於中共入會則不在案中);二、另提雙重代表案,使中共得以入會;三、至於安理會席位將由何方擔任,由大會多數意見決 定。

美國人的真面目

一九七一年八月六日,外交部召集駐亞太地區的使節舉行半天會議,將代表權案詳細告知, 並盼各使節返任後能全力推動。當日午後,蔣公及夫人在陽明山舉行茶會款待各使節,聽取大家對代表權的意見,勉勵大家努力奮鬥捍衛國家權益。在茶會即將結束 時,蔣夫人突然發言,表示我們處理外交事務,立場不能過於軟弱,「國有國格,人有人格」,這八個字一講出來,我的心頭有如受到錘擊,以後問到其他與會同 仁,也均感日後工作上似乎不易有彈性了。

關於「雙重代表案」,美方最初計畫不包含安理會問題,但是八月三十一日馬康衛大使請見周部長,報 告美國務院曾徵詢九十三個可能支助的國家,過半數以上均認為應在提案中敘明安理會席位將畀予中共。馬大使辭出後,我曾向周部長報告,美方態度是有跡可循 的。前不久義大利、土耳其、伊朗與中共建交時,美均力主我不能撤退,但最後仍被迫離開,現在聯大又是逐步要我國退讓,這實在是為美國未來與中共交往開路。

一 九七一年九月十一日上午,蔣經國副院長召我去談代表權案,談話中他有三點指示:一、應探明美方是否有助我誠意;二、對於蘇俄動向要密切注意;三、我方的立 場是,如美方提案通過,中共因我在聯合國而拒絕前來,我應堅守陣地;但倘阿爾巴尼亞提案有通過跡象時,應先主動退會。蔣副院長明確指示,我應盡量爭取留於 聯合國內,因國際情勢多變,一年之內中蘇共關係可能有劇烈變化,吾人必須充分利用留在聯合國內的機會。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周部長 率我及黃傳禮、張炳南兩位祕書搭日航班機,由東京轉舊金山,再換環球班機飛華府,下榻修翰旅館(Shoreham Hotel)。九月十六日上午十一時半,我們去國務院會晤羅吉斯國務卿,羅氏態度甚為惡劣。周部長提到美國常告訴我方:「本案勝負關鍵在於日本的態度。」 有人認為這是美國推卸責任,羅卿立即惱羞成怒,談話盛氣凌人,幾乎失去外交禮儀應有的風度。

當日午後我們轉往紐約,我和翟因壽司長住進了 喬治王子旅館(Prince George Hotel)。這家旅館現已被拆了,在我們住的時候已老舊不堪,房間裡老鼠蟑螂橫行,我們會選擇住在那裡,是因為價格便宜。當時我們出差,每天日支二十四 美元,其中十三元是旅館費,十一元是膳什費。這家旅館給我代表團特別優惠折扣,每日只要十一元二角。大家為了省錢,每晚回旅館都帶些麵包飲料,以備第二天 早餐食用,食品必須放在房頂燈上吊著的一個小籃子裡面,防止老鼠和蟑螂先行享用。一個星期後,翟司長夫人在東三十九街一四九號十一樓 B 座找到了有兩間臥室的公寓,清潔又安靜,於是我們搬過去,直到十月底離開紐約。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七日上午舉行團務會議,我被指定為本團發言人,並且負責與主要友邦代表團聯繫。九月二十一日下午,第二十六屆大會開始集會,選舉印尼馬立 克外長為大會主席。次日上午續選委員會主席及大會副主席,我國獲七十三票當選副主席。二十二日晚總務委員會集會,其成員為大會主席,十七位副主席及七主要 委員會主席共二十五席。有關我代表權的提案有兩個:一是阿爾巴尼亞提案,以十七比二,四票棄權,通過列入議程;一是美國提案,以十一比九,四票棄權,亦通 過列入議程。美國布希大使(Amb. George Bush)臨時動議,將上述兩案合併為一大項下之兩小項,即一、「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之合法權利」,二、「中國在聯合國之代表權」,表決結果九比 十二,三票棄權,未獲通過。這次表決,英、法兩國均投反對票。以後在大會審議代表權案,每次投票均對我不利。

九月二十四日上午,大會審議 總務委員會議程項目報告,阿案未有異議,美案則遭受阿爾巴尼亞反對,最後唱名表決,以六十五對四十七,十五票棄權,通過列入議程。

羅 吉斯國務卿言不由衷

稍後兩週大會進行總辯論,我們代表團利用時間與各友邦聯繫固票,並不斷估票,最初尚稱樂觀,一九七一年十月二 日初估「變化的重要問題案」投票情形是六十三比六十一,三票棄權,而新入會的四國因代表剛到,動向不明。這一年新入會的國家有三個中東國家:阿曼、卡達和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另有不丹。我政府代表團中,陳質平代表、田寶岱副代表、王世明顧問三位專責和這三個代表團聯絡。其中王世明顧問是駐科威特大使,信奉回 教,熟諳阿拉伯語,短期內與三國建立極好的關係。

在總辯論過程中,十月四日美國羅吉斯國務卿發言指出:「美國認為不應將世界一大部分人口 及重要強權久摒會外,處於孤立,故尼克森總統在兩年前即圖以改變美國對華政策,尋求改善與中共之關係以期正常化,……至最近始有眉目,乃決定接受中共邀請 在明年五月一日前訪問北平,並決定支持中共進入聯合國取得安理會之常任理事國席位,深盼中共入席之後,即負擔此席位之一切責任與權利義務。」

接 著十月五日,墨西哥艾契伐利亞(Luis Echevarria)總統發言,此時墨仍與我國維持外交關係,他卻表示墨國自一九四五年以來,即主張本組織普遍化,盼本屆聯大可歡迎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 中共入會,並取得其在本組織,尤其是安理會應有的地位。墨國認為,中國的主權及領土完整,在法理上不可分割。當天的上午十時,白宮宣布季辛吉將於十月中旬 訪問中共,此時我們仍在大會會場,獲悉後立即趕返代表團,由我替周部長緊急約見羅吉斯國務卿。

下午五時,周部長率我去美國代表團見羅卿, 指出十月中旬正是代表權案將開始審議之時,季辛吉選擇這個時間點去大陸訪問,必然會傷害我們的共同努力,不知美國政府為何要在此時做此一宣布?羅卿答覆他 也認為這是重要的事,也想先向我們告知,但不知是什麼原因未於事先告知,他保證季氏此行對我國代表權案不會有任何影響。他因事忙無法多談,整個談話只有二 十五分鐘。任何人聽到這段談話,一定會同意他是「言不由衷」,而他所保證的此行與代表權案不會有任何影響,事後證明完全相反。羅卿的說詞若不是確證他被排 斥在美國決策核心之外,就是他蓄意做極不高明的欺騙。

這一連串的發展,我代表團十月八日上午估票發生逆轉,贊成「變化的重要問題案」的變 成六十票,反對的增為六十三票,六票棄權。

廢寢忘食爭取支持

期間,我奉命每天都到美國代表團,與美、日、 澳、泰、紐等國重要幹部會商。每次會商,美國代表團的估票都較我們樂觀。直到十月九日,美方的估計也變為五十八比六十,九票棄權,四票動向不明。美方要求 我們檢查正反逆轉是何時發生,我回到團部與同仁檢討確定是十月四日,也就是羅吉斯國務卿做總辯論演說以後。美方對於這項說法無任何反應,卻反過來安慰我不 要太擔心,因為聯合國內有走廊上普遍口語相傳的謠言,說由於中蘇共間的衝突矛盾日益升高,華沙公約集團在表決時可能棄權或不出席,使反對票大幅下降。我很 嚴正告訴他們,共產國家內部是會有爭議,但是他們對付首要敵人資本主義的自由世界,仍是一致的,美國與其把希望寄託在謠言的幻想上,不如以具體行動來證明 對我代表權的堅定支持。

一九七一年十月十四日中午,周部長、劉鍇代表和我再度與羅吉斯國務卿會晤,建議由尼克森總統出面發表談話,表示積 極支持我國在聯合國席位,羅卿表示同意。雙方又討論萬一美方的提案票數不夠,美方有沒有退一步的方案,羅卿表示最高層正在研究中。

大會於 十八日展開審議代表權案,由七十四國代表先後就本案表示意見,持續進行到二十五日。期間,二十日上午十一時半,我去美國代表團與紐林(Michael Newlin)參事、日本代表團大鷹正(Tadachi Otaka)參事(李香蘭夫婿,後曾任駐緬甸大使)對票。美方最樂觀,認為是五十八比五十七,十五票棄權;日方認為是五十七比六十,七票棄權,七票動向不 明;我方是五十八比六十,十二票棄權。這三者之間,日本的估算比我們多出一票是馬爾地夫,因為這年馬國始終沒有派員參加大會,因此當時聯合國雖有一百三十 一個會員國,我們的計票都是一百三十國。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二日,羅吉斯國務卿在華府約見沈劍虹大使,告以尼克森總統將於下午令白宮新聞 祕書齊格勒(Ron Zeigler)代表尼氏發言,表示對我代表權維護的關心。沈大使指出,季辛吉此時赴大陸訪問對本案可能有不利影響,羅卿答以季氏返美時為星期一(二十五 日)晚間,屆時代表權案已投票有所決定。沈大使又問美方對「變化的重要問題案」倘無法通過,是否有任何補救方案,羅卿表示無法找到完善的補救方案。

次 日為週末,一連二日代表團同仁為爭取支持票,幾乎已到了廢寢忘食。二十四日是週日,上午在團部獲悉阿根廷可能支持我們,如此則估票為五十八比五十八平票, 大會主席馬立克(Adam Malik)將做決定,而本團馬樹禮顧問已與他有默契,屆時將助我。

--------(摘錄自本書書摘,全文 請見本書)
*****
第三十一章  「八一七公報」風暴始末

本書第二十六章為行文便利,有數處提及軍售問題,然於中美斷交後的軍售事務,本章將 做一個概略的全面敘述。

斷交後的第一年也就是一九七九年,因為那年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仍然有效,所以全年沒有軍售。一九八○年開始條約自動 失效,美國政府於一九八○年一月三日在華府正式通知我國代表處,就一九七九年十一月我國防部代表向美方提出的採購清單,予以答覆。美方表示這是經過詳盡考 量並由最高階層批准的。這次答覆對於未在同意清單上的軍品,未來仍可能再予同意;至於已同意的則可能要分年度購買。美方所同意的軍售包括一營改良型鷹式防 空飛彈、改良型海欉樹飛彈、MK75-76戰車砲、拖式飛彈發射器、H930射控系統等。至於我國期盼獲得F-4、F-16及F-18L戰鬥機,美方認為 與卡特總統武器供應政策不符。另外我國有意獲得F-5G,則由於該型雷根政 府新任國務卿海格

雷根新政府的國務卿是海格。在雷根當選後不久,海格就透過北卡羅林納州以保守著稱的赫姆斯參議員大力爭取國務卿 的職務。《華府明星報》在一九八○年十二月十日報導,海格為討好赫姆斯,曾向他保證一旦取得國務卿的職位後,他將全力整頓國務院內的媚共份子,也將安排保 守派人士出任該院重要職務。因為如此,高華德和田納西州的貝克參議員也對海格全力支持。一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正式宣布海格出任國務卿。可是他就職以後的 表現,完全使他的支持者失望。新政府上台後不過三星期,美國企業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主任普倫格(Dr. Robert Pranger)就對我們駐美同仁指出,海格和他任命的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何志立是一面倒地傾向中共,中共指稱美「中」建交公報中聲稱美「中」雙方都願以 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美國就不應該以高性能戰機售與我國。而海格則認為美國主要敵人為蘇聯,中共對美國具有戰略價值,因此美國不能有任何開罪中共的行 動。

一九八一年三月十六日出版的《時代》周刊載有對海格的訪問,他表示以高性能戰機售予我國不是迫切的事,他也將盡量避免處理此事。

此 時我政府決定更動駐美代表,由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主任委員兼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蔡維屏繼任。國防部在蔡代表赴任前,於四月七日為他做簡報。關於 軍售事務,國防部指出台灣海峽的制空和制海是防衛台澎的關鍵,所以高性能戰機和魚叉飛彈對我方而言,有極迫切的需求。軍方曾於一九八一年二月底在華府正式 向美方提出請求,希望美方能及早批准允售。

蔡代表抵達任所後,就託高華德參議員代向海格國務卿和艾倫國家安全助理洽詢。高氏於六月一日會 晤艾倫,他表示雷根總統有決心貫徹競選時有關以高性能戰機售予我國的諾言,只是剛接重任,待處理的問題太多,俟時機到來即可供售。第二天高氏和海格見面, 他說美國基於全球戰略的考慮,必須與中共合作,因此任何售機決定,必先使海峽兩岸有平行的進展。

海格兩岸觀點

海 格接著就去大陸訪問,一九八一年六月十六日他在北京舉行記者會宣布美國將向中共出售武器,中共副總參謀長劉華清將於八月間赴華府商討此事。之後海格返美, 蔡代表由隨行官員處獲悉,中共曾要求美國全面停止向我出售武器,海格曾予拒絕。中共即表示其自行發展的西安一號戰機,遭遇困難,五年內無法完成,其現有戰 機均非我國F-5E型戰機的對手,美國無需售我高性能戰機。海格因此認定:一、我國無對高性能戰機的需求。二、美倘以高性能戰機售我,中共將不單單提抗 議,美「中」雙邊關係將遭受重大損害。

一九八一年八月二十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扎布勞基率團來華訪問。次日上午政府在國防部為該 團做外交和軍事簡報,我就中美關係做全面的說明,接著宋長志總長提出軍事簡報,關於軍售問題,特別指出自雷根總統就任以來,雖然一再公開表示美國將忠實履 行「台灣關係法」,但是有關我方為維持台灣海峽海空優勢所需要的軍品,始終未曾核准售予,期盼該團能協助推動。

同年十月二十二及二十三 日,在墨西哥的觀光勝地坎昆(Cancun)舉行二十二國的「南北高峰會議」,主要是討論先進國家對落後國家的援助問題、能源問題、外債、糧食和貿易等問 題,個別國家的領袖也藉機舉行雙邊會談。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晚間電視新聞於二十一日晚報導,雷根總統曾在當天與中共總理趙紫陽舉行會談,其間趙一再提 起美國與台北的關係,以及美可能以高性能戰機售予我國的問題。二十二日的《巴爾的摩太陽報》報導指出雙方辯論相當激烈;事後傳聞趙紫陽曾以手敲茶几,使雷 根頗為受窘。雙方因時間有限,無法詳談,所以會議結束後,中共外長黃華於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八、二十九兩天訪問華府,繼續討論該項問題。

由 於參加黃華會談的何志立助理國務卿赴國外訪問,蔡代表到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才和他會面,何氏稱黃華談話認為美國任何軍品售予我國都是干涉「中國內 政」,如美國執意進行,將使美「中」關係惡化,態度甚差。海格答以美對我國關係是依照「台灣關係法」處理,也按照對待多年老友的態度處理。雷根在接見黃華 時表示美國將以審慎態度做應該做的事。兩天的談話雙方均感極不愉快,最後勉強同意雙方將繼續就此問題磋商,但是並未確定時間地點。

與 雷根的國家安全顧問會面

過了兩天我去華府訪問,十一月十九日晚間國務院邀我晚宴,修斯密副助卿對我一再表示我方不宜堅持採購高性 能戰機,由於我方的首長多次公開表示要購買新戰機,所謂FX已成為具有象徵性的指標。他並指出解決我國戰機需求有其他可行的辦法。

我在華 府時,國家安全顧問艾倫約我在水門旅館的餐廳午餐。我們是多年老友,所以可以坦率地交談。我表示據聞當時行政部門中的國務院、國防部、中央情報局就FX案 曾向雷根總統提出建議,內容對我國並不有利,因此我方非常關切。我方向美政府提出的軍購申請,是早在美國尚未與中共關係正常化前;現在竟有人指責我國欲藉 軍售破壞美國與中共的關係,實在不合邏輯。中共對美售我武器事,明顯有雙重標準。在卡特政府時,美方堅持繼續予我軍售,一九八○年開始即宣布大批軍售,中 共均未強烈反應;而雷根總統執政後,卻不斷做全面而激烈的反對。雷根政府對此切不可逆來順受,應明白批評其態度的前後迥異。

我強調軍售不 僅關係我國安全,更與我經濟發展攸切相關。最近由於軍售問題,特別是高性能戰機案懸而不決,中外廠商在台灣投資的意願已顯著降低。

艾倫說 明對於各部門的建議,他在呈送給雷根總統時保證將是一項持平的文件,請我釋念。雷根對我國的友誼以及堅決執行「台灣關係法」的立場毫無改變。他對於我所提 的投資意願降低非常注意,認為是有利於售我高性能戰機的合理因素。

白宮的態度顯然較行政部門對我國友好,只是很可惜艾倫沒有幾天就辭職離 任了。

一九八二年初,我們獲悉在一九八一年秋季美國國防部和中情局做成一項共同研究,認定我國並不需要高性能戰機,這項研究報告由白宮發 交各有關部會簽具意見。國務院的意見是由亞太局副助卿修斯密主稿,經海格國務卿核可,內容是:一、同意國防部及中央情報局的研究結論。二、如向我國提供高 性能戰機將使美「中」關係惡化,中共可能與美國斷交。三、建議對我國延長共同生產F-5E的計畫。一九八二年一月七日雷根召集布希副總統、米斯 (Edwin Messe)白宮顧問和國家安全顧問克拉克(William Clark)三人討論此案,只有米斯一人主張以FX戰機售我,因此會議決定採用修斯密的意見。

雷根的口頭訊息

一 月十日晚修斯密和丁大衛將此項決定告知蔡代表,並附一項雷根總統致蔣總統的口頭訊息,說隔天(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一日)中午白宮記者會將宣布此一決定的內 容。蔡代表立即給我打電話,我正在行政院參加早餐會,他就找了北美司程建人司長,程司長立即轉告我,我就向在座的各位長官報告,決定由我約剛到任的美在台 協會新任處長李潔明,設法瞭解原因。

李潔明雖然剛由華府來台北,他對這項決定並不知悉,因此深感困擾。他說剛接到電報何志立助卿又去了大 陸,相信中共和我們一樣,對於雷根總統的決定極為不滿。當天我也替蔣總統草擬了一封函件答覆雷根總統的口頭訊息。這封信措詞盡量委婉,沒有絲毫指責,但是 指出:「鑑於中共從未放棄以武力併吞台灣之意圖,本人切盼貴國政府繼續評估我國合理的防衛需要,以使中華民國保持足夠的自衛能力,並使我國人民之安全與福 祉獲得保障。」

國務院稍後表示何志立助卿去大陸,主要目的是因為波蘭局勢的演變,美國需要中共協助對抗蘇俄。有關軍售問題只是去告知,並 非去談判。

何志立於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五日返華府,他在二十七日和蔡代表會晤說明在大陸與中共當局交談,關於波蘭問題無功而返,但是中共對 美國繼續延長F-5E的合作生產線,有極強烈的反應,因此美國勢須再與中共洽談對我軍售事。何氏亦密告中共官員私下表示美國對我軍售如能設定結束期限以及 限制軍售數量,則中共尚可容忍。但是何氏指出美國對這種要求不能接受,他也聲述今後美對我軍售的性能愈高,中共的反應必將愈激烈。言下之意,我方取得高性 能戰機的可能性極為渺茫。

第二天(一月二十八日)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由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波西(Charles Percy)主持,出席者包括葛倫、派爾、早川、赫姆斯、陶德(Christopher Dodd)等兩黨重要參議員;主要證人是何志立助卿。會議是祕密進行,與會議員除陶德一位以外,一致以極憤怒的語氣指責何氏未事先將拒售FX戰機案事先與 外委會諮商。會議氣氛極為火爆,尤其是何氏辯稱,美國由於波蘭事件不能觸怒中共一節,更使議員們不能接受,認為只是一種藉口而已。有的議員要求國務院與外 委會定期會談,俾國會能對全盤情況掌握。主席波西特別指責海格國務卿利用國會休會做此宣布,是一項有計畫的陰謀。

三月間我方獲美國政府友 人告知,何志立訪問大陸後,美國與中共仍繼續在北京就軍售問題進行談判。美方原以為不對我出售FX可以換取中共的默許軍售,卻沒有料到中共變本加厲,認為 美國不得對我軍售。談判時中共提出三條件:一、美方今後對我國的軍售價值不能超過卡特最後一年,也就是一九八○年的額度。二、今後對我軍售應逐年減少。 三、美必須提出一個最後結束軍售的日期。中共方面的談判者並暗示,這些嚴苛的條件是由最高當局,也就是鄧小平所決定的最後立場。美國政府必須接受,否則美 「中」關係將降低。

美國政府此時處境十分尷尬。美方由於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中旬波蘭團結工聯公開反抗波蘭政府,為了想要中共能協助美國支持 團結工聯,因而有一九八二年一月公開宣布拒售FX之舉。不料中共非但沒有支持團結工聯,反而公開讚揚波蘭政府壓制的舉動,同時對美國提出十分難堪的要求。

此 時美國眾議院的黑人議員由戴麥雷議員(Mervyn Dymally)領銜於四月一日函雷根總統,對他拒以FX售我表示不滿,說明我國是美的忠實盟邦,而且是全球反對被迫害民眾的象徵,要求雷根基於維護「台 灣關係法」的精神,對他年初的決定重新加以考慮。事實上國會兩院、兩黨的議員都有類似的函件給雷根,唯一的例外是一向自稱支持台灣的索拉茲(Steve Solarz)眾議員,他致函雷根讚揚他維護與中共關係的作法。

一九八二年四月十三日,美國國務院在拖延了兩個月後,才將擬售予我國一批 價值六千萬美元零件的請求送請國會核可。由於通知國會必須公開為之,中共獲悉後立即表示強烈反對。

四月下旬我們獲悉布希副總統將赴大陸訪 問,我在一九八二年五月六日中午約李潔明處長在家中午餐,表達我方憂心這次訪問是否可能造成對我不利。他表示布希本人原無意往訪,是國務院要他去的,他認 為布希返美後,軍售案及其他美國對我方的作法將逐漸開始。不過李氏表示中共不久前公布憲法草案,美駐北京的大使館和當地的美國記者都解讀為中共內部已日趨 安定,開明的務實派已掌權,而保守的過激份子都失勢;但是「台灣問題」及「軍售問題」可能是保守派對開明派反撲的課題。因此李氏說,他擔心國務院方面亦將 贊同此種論調,因而在此二項問題上對中共讓步。李氏特別指出,雷根總統一向認為共產主義在走下坡路,不久將化為灰燼,亦可能接受此種論點。

我 方對布希訪中共的應變

布希訪問大陸時,除發生雷根三信函事(見本書第二十六章)外,他在五月七日接受中共趙紫陽總理宴時曾稱: 「雷根總統要我來,是因為他極為重視美『中』關係,他本人強烈地表示要建立一種以平等、互信及諒解為基礎之持久關係。」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一日下午我約見李 潔明,對三信函表示極度嚴重的關切,並且提出五項具體要求:一、美應立即逐項履行對我軍售承諾(本書第二十六章:即上年八月二十五日史泰索國務次卿對蔡維 屏代表所提的)。二、美國無權損害我國的主權和管轄權。三、盡速就布希大陸之行對我提供簡報。四、明確向我保證不對中共再做讓步,不同意中共所提就軍售的 時間、數量與種類設限的要求。五、盼美方切勿再做任何與中共對台統戰相唱和的措施。

稍後美方對我們所做的簡報表示,趙紫陽只是和布希談美 國對中共的技術轉移;軍售問題是由軍委會主席鄧小平和外長黃華提出,美方將於六月開始與中共就此問題展開諮商。

李潔明於一九八二年五月下 旬返回華府述職,他見到布希、白宮國安會亞洲主任席格爾(Gaston Sigur)、副主任葛來格、國務院亞太助卿何志立與副助卿修斯密,詳細地向他們反映我國的關懷、憂慮甚至於不耐,使華府的官員在處理問題時亦能顧及我方 立場。他瞭解國務院已為與中共的諮商準備了一個聯合公報稿,其內容不違反雷根對我國的保證,亦盼能獲中共的接受,一俟雷根總統由歐洲訪問回來,即將呈核。 六月十四日的《新聞周刊》也透露了有這樣一份聯合公報稿。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高華德看到此項報告非常關切,就在雷根返美後於六月二十一日去白宮訪晤,當 時布希亦在座。高氏表達了他的關切,雷布兩人都矢口否認將與中共簽署有關軍售的聯合公報。雷根甚至說,如果有公報稿呈上來,他也不會核可。

我 政府也分別在台北和華府向美方嚴正表示,聯合公報涉及我國權益,我必須先看到並表示意見,不能在公布前數小時才通知我國。兩地的美國官員—李潔明與何志立 都表示目前提供尚有困難,但是不會再在數小時前才告知我方。

初次接觸「八一七公報內容」

我整個六月都在歐 洲地區訪問,六月二十二日晚沈錡代表在波昂美國俱樂部邀我餐敘,進餐時侍者遞了一張英文紙條上面寫著:「你是否錢復?若是,請出來一敘。」下面署名只有史 蒂夫。我不知何人所寫,由於這次赴西德,中共多方阻撓,我也有點聯想,是否有人想整我。不過我認為在俱樂部內應該沒有問題,所以出到外面,原來是老友克萊 恩的女婿海普勒(Steve Hapler),他當時是國務院政治軍事局的代理局長,正率領一個軍方訪問團在歐洲訪問。他說沈代表和我進來時匆匆一見不敢確定是我,所以寫了那張紙條。 他見我是要提供一些機密資訊:美國務院所擬的上海二號公報稿原有:「視中國和平統一問題漸獲進展將減少並最後終止對台軍售」語句,在呈雷根核閱時遭退回。 經修改的公報稿已無此句,但仍有「美對台軍售將在質與量方面逐漸減少」語句。這是我方初次接觸到公報內容。我當晚草擬了電報,次日一早就請代表處密譯報 部。

我在一九八二年七月四日返回台北,五日蔣總統在府內約見我,我將訪歐情形稍做報告,沒有太久他就打斷我說:「你要去美國。」我以為他 要我再去訪問,就答稱:「去年(一九八一)十一月才去,現在再去是否太密集了?」他說:「不是,是要你去接蔡維屏。」我說那有兩個困難,一是美方已有兩次 不願我去華府的紀錄,現在能否改變?一是父親已年邁身體不好,需要我夫婦照顧。他說,「不要緊,美國會同意的。令尊方面我已同他談過,他同意要你去。」我 只能說一切由總統決定。

七月八日朱撫松部長告訴我,外交人事將有大更動,我去華府,蔡代表調沙烏地阿拉伯,薛毓麒大使調韓國,丁懋時大使 回來接我的工作。但是這些調動雖然已由總統核定,何時進行並未決定,希望我保密。因此我連家人也未告知。

一週後,七月十四日李潔明處長要 我安排去見蔣總統,經我聯絡後,我和他同車於下午五時到七海官邸。坐定後李即取出雷根總統的書面訊息宣讀,有關軍售問題有三項:一、美方已準備於華府在台 協會與我軍方代表在適當時間檢討台灣當前軍事需求,並將就上年八月二十五日所決定的整批軍品售予是否與我國當前軍事需要相符問題進行檢討,會期為二至三日 (李氏口頭補充時間可能在七月底、八月初)。二、在一九八二年八月底以前,美將正式通知國會有關與我延長合作生產F-5E戰機案,俾使合作生產不致中斷。 三、美國由西德所購的六十六架F-104G戰機中,二十三架將於八月底前運交我方。

--------(摘錄自本書書摘,全文請見本書)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