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Franz Kafka - The Blue Octavo Notebooks (1917-19)『審判』Der Process (Der Prozeß)は「訴訟」;林聰賢「灰色的靈魂─被害‧法律‧救贖」



“The meaning of life is that it stops.” 
― Franz Kafka





Franz Kafka - The Blue Octavo Notebooks (1917-19)


Franz Kafka - The Blue Octavo Notebooks (1917-19 ...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gD981HZ190BUJF...9gw/edit?...


AN EVERYDAY OCCURRENCE: the way he endures an everyday confusion. A has an important business deal to conclude with B, who lives in H. He goes to H ...


  1. Franz Kafka - The Blue Octavo Notebooks (1917-19 ...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gD981HZ190BUJF...9gw/edit?...

    AN EVERYDAY OCCURRENCE: the way he endures an everyday confusion. A has an important business deal to conclude with B, who lives in H. He goes to H ...

The Trial
TrialKafka.jpg
First edition dustjacket
Author Franz Kafka
Original title Der Process[1]
Language German
審判』(しんぱん、Der Process)は、フランツ・カフカの長編小説。1914年-1915年執筆。理由の分からないまま裁判を起こされた男ヨーゼフ・Kが、様々な立ち回りもむなしく無残に処刑されるまでを描いている。生前は発表されず、死後1927年マックス・ブロートによって編集・公刊された(ただし作中の一挿話のみ、生前に「掟の門前」のタイトルで独立して発表されている)。結末部分が書かれているものの、途中の章は断片に留まっており全体としては未完の作品である。
原題のDer Process (Der Prozeß)は「訴訟」「経緯」の意。

日本語訳


Selected publication histo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新增了 1 張相片。

評論

《審判》整部小說在一種不變的無情的令人不安的氣氛中進行,直到悲慘的結尾。小說表面上的主題是關於政治的—對法院的無能腐敗的抨擊。但小說主要用力在對這種環境對K的影響。它展示了人類的困境,K的努力沒有方向,也沒有結果。
嘗試分析一下《審判》——有必要指出小說的結局是卡夫卡最先寫出來的部分。所以K的審判和被處死是必然的,在小說中多處都有暗示。K從來都沒告知他 被起訴的罪名,並且他從頭到尾一直認為自己是清白的。而K被起訴的罪名恰恰是他的清白——做人就是有罪的。承認他的罪是做人,可能K就能從案子中解脫出 來。或者說,K的審判是因為他不承認他是有罪的,即他不承認他是人。
另外種說法是薩特在他的《關於猶太人問題的思考》(Réflexions sur la question juive) 一書中提出的。顧名思義,猶太人生來就是在一個充滿反猶主義的世界裡,似乎就像是K經歷的那樣,而卡夫卡本人也經歷過。薩特說:「《審判》可能是關於猶太 人的。就像小說的主人公K,猶太人陷入了一場漫長的審判。他不認識自己的法官,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認識自己的律師。他不知道自己的罪名是什麼,但他是 被認為有罪的。審訊在被不斷的拖延,他利用這段拖延不斷地找人說情幫忙,但每一步都把他推向罪的深淵。他的外表雖然依然正常,但出生一刻起他就陷入了審 判。終於有一天他被告知被捕了,最後被處死。」


 The Trial (original German title: Der Process,[1] later Der Prozess, Der Proceß and Der Prozeß) is a novel written by Franz Kafka in 1914 and 1915 but not published until 1925. One of Kafka's best-known works, it tells the story of a man arrested and prosecuted by a remote, inaccessible authority, with the nature of his crime revealed to neither him nor the reader.



Legality metaphors

In a study based on Kafka's office writings,[2] Reza Banakar points out that many of Kafka’s descriptions of law and legality are often treated as metaphors for things other than law, but also are worthy of examination as a particular concept of law and legality which operates paradoxically a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human condition under modernity.[3] Josef K. and his inexplicable experience of the law in The Trial were, for example, influenced by an actual legal case in which Kafka was involved.[3]




﹣﹣﹣﹣﹣﹣﹣﹣﹣﹣﹣﹣﹣
在《審判》迷霧的籠罩下——林聰賢X郭強生對談
2013年6月10日 14:13⋯⋯繼續閱讀




 Charles Wang 林 聰賢老師過去發表於《中原財經法學》的「灰色的靈魂─被害‧法律‧救贖」是一篇影響我個人重新看待法律很深的一篇文章(它從德國哲學家海德格的理論深刻的 檢討了法律世界中「被害」與「加害」的意涵。其觸動之深,至今仍難以忘懷)。「法律與文學」在20世紀中葉後的國外就已經逐步形成一門特殊的領域。國內較 少有這方面的文章(若有,絕大部分的論述方式是偏向於探討歷史文本上的公案(Law in Literature)。我記得張麗卿老師就曾開過這方面的課)。

來回於法律與文學(社會事實的藝術性詮釋)之間,真的可以構築出一個非常深邃且富有人味的法律世界。看到老師貼這篇,很有感悟。

在此,抒一己之發爾以,望諸君莫見笑。

PS:灰色的靈魂其實出自一部法國的小說,也有翻拍成電影(但小說比較好看)。

附上該文章,轉貼自網路:
http://cycu.lawbank.com.tw/Download/17/01310003.pdf





【我是一隻令人難以置信的鳥】
一一卡夫卡眼中的詩人
一九二一年五月,卡夫卡的小友,也就是「卡夫卡的故事」的作者古斯塔夫‧詹諾契(Gustav Janouch)寫了一首十四行詩刋登在「波希米亞報」的星期副刋上。卡夫卡看了之後對他說:
「你形容詩人是個偉大而神奇的人,兩腳著地,而頭腦隱失在雲霧裡。當然在中下階層的智力架構中,那是一個十分平常的印象,是願望受挫後的一種幻覺,和現實截然不同。事實上詩人一向比社會上一般人更渺小、更脆弱。因此人間生存的負擔,他覺得比別人更緊張,更強烈。於他個人而言,尖叫便是他的歌。他不是巨人,只不過是鳥籠裡一隻羽毛還算漂亮的鳥。」
「你也是一隻鳥囉?」詹諾契馬上反問。
「我是一隻令人難以置信的鳥。」卡夫卡回答說:「我是一隻穴鳥,一隻Kavka。靠近天恩(Tein)大教堂那個賣煤炭的人有一隻。」
「我見過,它在店舖那附近飛來飛去。」
「嗐!我的同類都比我好。當然,牠的羽翼被剪短了。我倒無這個必要,因為我的雙翼早就萎縮了。基於這個原因,於我而言是沒有所謂“高度”和“距離“的。我在同伴中混亂地跳動著,他們以極深重的懷疑看著我,而我確實是隻危險的鳥一一小偷,一隻穴鳥。但這只是一種錯覺罷了,事實上,我對任何發亮的東西己失去感覺,因此我甚至連光澤烏黑的羽毛都沒有。我混身灰暗,猶如一撮灰燼。我是一隻渴望隱藏在石縫間的穴鳥。不過這只是開玩笑而己,所以你不會注意到我今天的處境是多惡劣。」
按卡夫卡這個名字的原文Kafka,捷克文的正確拼法應是將第三個字母 f 改為 v,即Kavka,而此字即為捷克文的「穴鳥」之意,這種鳥頭特別大,還有一條美麗的尾巴。但有些版本把Kavka譯成「寒鴉」。當然卞夫卡把自己看成一隻「混身灰暗,猶如一撮灰燼,隱身在石縫間的穴鳥」是一種痛苦的自貶,也是一種絕不妄自尊大的自謙。首先他是出生於捷克的猶太人,由於中東歐地區反猶氣氛高張,他對人性的困惑,以及集體無預警的被廹害的置疑,造成他自幼即遭受心靈嚴重的衝擊。同時他與他巨人般的父親一直處於對立狀態、感到無助與焦慮,他也是一個極端反婚姻制度的人、他怕婚姻的枷鎖會影響她對抗這世界唯一的武噐「獨處」。
(本文取材自張伯權先生所譯《卡夫卡的故事》1983年自華書店出版。)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