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胡志強的晚秋:《向塔尖尋夢---我在牛津 (Balliol College) 的日子》

Balliol College, Oxford, UK
The Bursary and Porters Lodge in the Front Quad
Copyright © Oxford University Images / Greg Smolonski -- All rights reserved. 
⋯⋯更多


東海實在沒有理由不請胡志強市場到校演講/當顧問,參考他的牛津等校求學/教學回憶錄《向塔尖尋夢---我在牛津 (Balliol College) 的日子》(台北:先覺,2001)。(這是幾年前寫的。胡市長下台幾天,2014年12月初,逢甲大學馬上奉上"講座教授"......)
這本書是胡的問政之書。之後的13年會是怎樣的"地方書"呢?

2014前天,參加汪浩博士《冷戰中的兩面派—英國的台灣政策(1949~1958)》的新書發表座談會,第一次見到這對夫婦及其互動。查胡志強Wikipedia資料,知道他很會鑽營,是牛津另外一個學院的Fellow。


司馬觀點:老胡的紀念碑(江春男)



連續執政13年,民心早已厭倦,一定要換人做做看,何況他自己身體不太好,太太健康無法復元。幾年前,他發誓要全力照顧大難不死的邵曉鈴,後來很快忘了誓言,又連續投入選舉,現在選民強迫他信守自己的諾言。
他的市政建設受到不少批評,尤其是交通和舊巿區的改建,備受詬病,但平心而論,他提升了台中巿的整體形象,他留下七期重劃區、秋紅谷公園、歌劇院和市政廣場等,他熱心文化活動,有人批評他愛作秀,這當然也是事實,但作秀也需要本領。
古根漢博物館胎死腹中,被許多人嘲笑,歌劇院未完工就盛大公演,作秀太大。但是,歌劇院超乎地方政府的力量,如果不是他以遠見和毅力,排除一切困難,根本造不起來,他留下歌劇院給台中,算是一種紀念碑。
胡志強擔任新聞局長、駐美代表和外交部長時,都以機智幽默見長,在巿長任內更是如此,對議員沒大小眼,對反對黨相當友善,在國民黨執政的地方,他的政績不是最好,但是風度口才用人施政,整體表現最佳,馬政府最需要這種人才。 

鄉鎮邊緣化成挑戰

他出身普通眷村,沒有一點權貴背景,求學工作不太順利,待人親切平等,不僅毫無架子,而且特別有同理心。重劃區的利益龐大,建商的謠言很多,但到現在未發生弊案。台中合併後,許多鄉鎮被邊緣化,今後都是林佳龍的挑戰,老胡應該如釋重負。
政治是風雲際會,時間到了就要離去,老胡如看得開,就不必受此多餘的折磨。 

蘋論:胡志強出馬與國民黨老化


胡志強拗不過黨(馬)的意志,終於答應再度出馬參選大台中市長。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國民黨和民進黨面對同樣的困局,就是老化和僵化。

當13年已成老笑話

胡 擔任台中市長經13年,若再當選,將創下台灣唯一連任4屆17年的民選市長紀錄。這紀錄很光采嗎?與蔣中正、趙麗蓮、吳三連、趙元任、于右任、伍子胥的老 笑話差不多,具有高度被嘲諷的趣味。當然,在民主社會只要合法,連任100次都可以;只是選民可能看膩了老市長那張臉,想換張臉看看。喜新厭舊是民主機制 的特質,也是人性。
一個政黨讓一個人當13年的市長,還想要他當17年,這個黨必有問題。可能的因素有:沒培養接班的人才。為了阻擋他搶中央的位子,就把他釘死在地 方首長任上。敵軍太強,認為只有他才有勝算。經營13年,當地的金脈、人脈、行政資源都在掌握中,他選即如臂使指,順暢有效;換人選則這些優勢都須打折。 這些如意算盤今年是否有效,在未定之天。可以確定的是老胡這次選舉比上次艱難,慘遭滑鐵盧的可能性是具體存在的。國民黨若愛惜老胡,就不該強迫他出馬。須 知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
從國民黨迄今的候選人陣容來看,不是老派、守舊,就是官二代、富二代,找不到活力十足,熱情積極,精明能幹、器識遠大的候選人。這同時也是民進黨 的問題。民主政治的核心就是政黨政治,政黨孱弱,出馬的多屬平庸之輩,政治怎可能厲精圖治?又怎可能帶動經濟發展?政治的能力決定經濟制度的效能,沒有好 的政治革新和能幹的人才,經濟也受牽連而欲振乏力。

綠可用修憲做號召

政治經驗告訴我們,可良好運作的廣納型政治制度,不需要太多人的因素即可自動良性運作,就像精準的飛機使用自動駕駛即可安全飛行,官員平庸問題不大;但若制度缺陷百出,官員再能幹勤勞,都事倍功半。
台灣政府制度很遜,權力分配的安排混亂互擾,加上官員平庸,進入惡性迴圈,難以脫身。民進黨可以把修憲(制度部份)當作訴求,提出精闢的論述,肯定具有相當號召力。今年不論老胡勝負,都已顯示出國民黨的老化。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