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Jack David Zipes, fairy tales

Jack David Zipes (born 1937) is an American retired Professor of German at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who has published and lectured on the subject of fairy tales, their evolution, and their social and political role in civilizing processes. According to Zipes, fairy tales "serve a meaningful social function, not just for compensation but for revelation: the worlds projected by the best of our fairy tales reveal the gaps between truth and falsehood in our immediate society." His arguments are avowedly based on the critical theory of theFrankfurt School and more recently theories of cultural evolution.

Contents

Education and positions[edit]

Jack Zipes completed a B.A. in Political Science (1959), and an M.A. in English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1960). From there, Zipes studied at the University of Munich in 1962 and the University of Tübingen in 1963. He completed a PhD incomparative literatur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in 1965. Zipes taught at various institutions before heading the Department of German, Scandinavian, and Dutch at th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He has translated the complete 1857 edition of fairy tales of the Brothers Grimm. As of October 19, 2014, he has finished translating the first edition of 1812 and 1815.[1]

Books by Jack Zipes[edit]

  • Breaking the Magic Spell: Radical Theories of Folk and Fairy Tales, 1979
  • Fairy Tales and the Art of Subversion: The Classical Genre for Children and the Process of Civilization, 1985
  • The Complete Fairy Tales of Brothers Grimm, 1987, updated with additional tales in both 1992 and 2002
  • Beauties, Beasts and Enchantments: Classic French Fairy Tales, 1989
  • The Operated Jew, 1991
  • Fairy Tale As Myth Myth As Fairy Tale, 1994
  • Creative Storytelling: Building Community/Changing Lives, 1995
  • Happily Ever After: Fairy Tales, Children and the Culture Industry, 1997
  • Sticks and Stones: The Troublesome Success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from Slovenly Peter to Harry Potter, 2000
  • The Brothers Grimm: From Enchanted Forests to the Modern World, 2002
  • The Brothers Grimm: From Enchanted Forests to the Modern World, 2003
  • Speaking Out: Storytelling and Creative Drama for Children, 2004
  • Why Fairy Tales Stick: The Evolution and Relevance of a Genre, 2006
  • Literature and Literary Theory: Fairy Tales and the Art of Subversion, 2011
  • The Irresistible Fairy Tale: The Cultural and Social History of a Genre, 2012

Books Edited by Jack Zipes[edit]

  • Don't Bet on the Prince: Contemporary Feminist Fairy Tales in North America and England, 1987
  • Victorian Fairy Tales: The Revolt of the Fairies and Elves
  • Fairy Tales and Fables from Weimar Days, 1990
  • Spells of Enchantment: The Wondrous Fairy Tales of Western Culture, 1991
  •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of Little Red Riding Hood, 1993
  • Outspoken Princess and the Gentle Knight: A Treasury of Modern Fairy Tales, 1994
  • Yale Companion to Jewish Writing and Thought in German Culture, 1096-1996, 1997
  • When Dreams Come True, 1998
  •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Fairy Tales, 2000
  • The Great Fairy Tale Tradition: From Straparola and Basile to the Brothers Grimm, 2001
  • Italian Popular Tales, 2001
  • Unlikely History: The Changing German-Jewish Symbiosis, 1945-2000, 2002
  • Spells of Enchantment: The Wondrous Fairy Tales of Western Culture
  • Beautiful Angiola: The Great Treasury of Sicilian Folk and Fairy Tales / Collected by Laura Gonzenbach; Translated by Jack Zipes, 2004
  • Myth, Symbol, and Meaning in Mary Poppins Children's Literature and Culture, 2006
  • The Oxford Encyclopedia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4 Volume Set), 2006
  • Beauties, Beasts and Enchantments: Classic French Fairy Tales, 2009
  • The Enchanted Screen: The Unknown History of Fairy Tale Films, 2010
  • Aesop's Fables, 2004
  • The Golden Age of Folk and Fairy Tales: From the Brothers Grimm to Andrew Lang, [2]2013

References[edit]




畢生致力研究fairy tales的美國學者Jack Zipes (1937- ),長年任教於明尼蘇達大學德文系,大量編譯英國、德國、法國和阿拉伯世界的fairy tales為英文。去年,Zipes把俗稱《格林童話》的第一版翻譯成英文,令一直只有德文版故事首完整地在以英文出版,名為The Original Folk and Fairy Tales of the Brothers Grimm: The Complete First Edition。此書原名為《兒童與家居故事》(Kinder- und Hausmärchen, 英譯Children's and Household Tales),最初於1812年出版,但今天普遍流通的版本為1857年出版。Zipes長年研究初版和後來版本的差異,並指出格林兄弟原意為保存德語文化裡的口傳故事,但逐漸改寫收集得來的故事,以適應新興的資産階級教育兒童的品味。他同時撰寫了一本新作,全面地分析格林兄弟的故事至今天的改編所展現的文化變遷,名為Grimm Legacies: The Magic Spell of the Grimms' Folk and Fairy Tales。
相信不少Zipes的讀者都知道,他在2002年已出版過一本研究格林故事的專書,名為The Brothers Grimm: From Enchanted Forests to the Modern World。他之所以如此重視fairy tales的意義,其中一個原因是他深受德國哲學家Ernst Bloch影響,視幻想(fantasy)為社會改革的深層動力。他曾編譯Bloch關於文學藝術的作品集為英文,名為The Utopian Function of Art and Literature: Selected Essays。
The metaphors the Grimms used to describe their work are messianic and...
NYBOOKS.COM

《陳從周傳》《陳從周畫集》、《書帶集》、《梓室餘墨》、《說園》、《徐志摩年譜》

樂峰著《陳從周傳》貝聿銘序2003,上海文化出版社,2009.

    陳從周先生,中國園林藝術之一代宗師,仁人君子,吾之摯友。吾與從周初識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恨相知晚也。每每聆聽從周說園林、議建築、談評彈、論昆曲,甚為投機,暢須教益。得此知己,吾欣慰不已。

     從周先生對中國園林如癡如醉,造詣高深。七十年代,吾力薦從周來美協助紐約明軒之建造,後又特邀陳君北上出任香山飯店工程之園林顧問。從周對中國園林之理解肌擘理分,博大精深,非凡人所能及。從周著書多卷,其所著《說園》為中國園林之經典著作而享譽世界,並以此弘揚中國文化精髓,功德無量。

    從周待人誠懇,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吾旅居海外多年,彼此重神交而貴道合,不易也。從周幾次攜我重遊蘇州,與江南文人墨客談天說地,共敘鄉情,其情其景,至今難忘。今吾受蘇州老家特邀設計蘇州博物館,可惜從周已先我而去,每每以缺之教益為憾。


    從周弟子樂峰先生今著此書以紀念恩師,從周愛女勝吾請我為序。三言兩語,寄語陳君,聊表寸心。

                                                                                     貝聿銘

                                                                              二零零三年春寫於紐約


陳從周先生是我國著名學者、園林學家、建築學家、作家、書畫家。他學識宏富,其園林學說、書畫藝術和散文達到一代高峰,在建築、文學、藝術等領域都堪稱繼往開來的大家。其著作《說園》、《蘇州園林》、《園林談叢》等三十餘部,奠定了其在世界範圍內園林宗師的地位。本書是其最後的入室弟子樂峰先生遵其遺願,歷時十年完成的心血之作。作者遍訪陳從周先生生平足跡、親朋友好,並經陳從周先生女兒審閱,由世界著名建築大師貝聿銘先生作序,並附有陳先生年譜簡編,寫作嚴謹、史料翔實、細節感人,是中國第一本園林學家的傳記。


樂峰,字慧僧,號梁溪老農,祖籍江蘇無錫,1963年出生予上海。為陳從周先生最後的入室弟子,其書畫與園林諸藝術深得其真傳。 1984年,曾在上海成功舉辦個人書法作品展,此後又在全國各地及日本舉辦了十餘次個人書畫作品展,作品被海內外多家機構和個人收藏。 著有︰ 《墨林新境》 《樂峰書法作品集》 《書緣——樂峰書法作品與論文集》 《實用書法要義》等 近年來,主持設計了十餘處園林及景觀,且多次獲得國家級獎項。
 

目錄

序貝聿銘
[一]游湖少年
[二]故鄉情濃
[三]遨游書海
[四]結緣丹青
[五]負笈之江
[六]愛侶蔣定
[七]恩師張大干
[八]情系徐志摩
[九]任教與深造
[十]從師游學
[十一]艱辛踏勘
[十二]《蘇州園林》的問世
[十三]《蘇州舊住宅》的問世
[十四]拙政園及其修復
[十五]網師園情結
[十六]揚州攬勝
[十七]揚州園林與住宅
[十八]明軒——中國園林走向世界的里程碑
……

****

《書帶集》的書帶指"書帶草" ,請到Google 查其圖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陳從周

陳從周教授 1994年於同濟新村家中
本名 陳郁文
出生 1918年11月27日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1912-1928.svg 中華民國浙江省杭州市,
逝世 2000年3月15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上海市
陳從周(1918年11月27日-2000年3月15日),以字行世,原名郁文,晚年別號梓翁。原籍浙江紹興,生於杭州之江大學文學學士。同濟大學建築系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著名的古建築、古園林專家,散文家。
1944年,與海寧蔣定結婚,蔣定為徐志摩姻兄妹,得悉志摩軼事,1949年,發表處女作《徐志摩年譜》,為當今研究徐志摩和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寶貴資料。 師從張大千,攻山水人物花卉。1948年,在上海首開個人畫展。1951年,出版《陳從周畫集》。 1950年,任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副教授,教授中國美術史,結識古建築專家劉敦楨教授,開始了陳從周教授的古建築生涯。。同年秋,由聖約翰大學建築系主任黃作燊教授聘請,執教於聖約翰大學。後兼職之江大學建築系,正式教授中國建築史。1952年,院系調整,執教於同濟大學建築系,並籌建建築歷史教研室。60年代初,參與指導上海豫園嘉定孔廟、松江余山秀道者塔的修復、設計工作。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中陳從周受到了迫害,1971年,下放皖南幹校,1972年,開始參與連雲港海靖寺塔修理工程,1974年,指導阿爾巴尼亞進修教師。1978年,赴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設計園林"明軒"。1987年,設計並主持施工上海豫園東部園林的復園工程。1988年,寧波天一閣東園竣工。1991年冬,雲南安寧楠 園竣工。陳從周自評說「紐約的明軒,是有所新意的模仿;豫園東部是有所寓新的續筆,而安寧的楠園,則是平地起家,獨自設計的,是我的園林理論的具體體 現。」 畢生致力於保護和弘揚中國古建築尤其是園林建築文化,成果矚目,著作等身。著有《蘇州園林》、《揚州園林》、《園林談叢》、《說園》、《紹興石橋》、《春苔集》、《書帶集》、《簾青集》、《山湖處處》、《梓室餘墨》等。其中《說園》五篇為其最重要作品,前後有英文譯本、日文譯本,以及德文、法文、意文本。

[編輯] 年表

[編輯] 著作

  • 學術類 - 《蘇州園林》、《揚州園林》、《園林談叢》、《說園》、《紹興石橋》《中國建築史圖集》《漏窗》《窗修集錄》 《江浙磚刻選集》 《蘇州舊住宅參考圖錄》 《中國古代橋樑史》《紹興石橋》
  • 散文類 - 《春苔集》、《書帶集》、《簾青集》、《山湖處處》、《梓室餘墨》





书带集

作者: 陈从周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版年: 1984.4
北京:三聯 2002


本书是已故中国著名古建筑学家、园林艺术家陈从 周先生的第一本随笔集。叶圣陶题书名,俞平伯作序,配以作者古色古香之文字,人称三绝。作者倾数十年之力在国内外访古探奇,调查研究古建筑与园林艺术,胞 中自有丘壑,故落笔为文,亦古雅道劲,通达博识,他对旅游开发与保护、古建重修与复原的诸多意见,至今犹觉珍贵。是至情至性的散文,又是见才见学的学者随 笔。《书事集》序
目录
《书带集》序 俞平伯
泰山新议
杭绍行脚
水乡南浔
桐江行
满身云雾上狼山
烟花过了上扬州
双环城绕水绘园
十里槐香过大连
上海塔琐谈
沪郊古塔话龙华
谈西湖雷峰塔的重建
水乡的桥
绍兴秋瑾的老家
衍芬草堂藏书楼
说园(三)
说园(四)
说园(五)
说游
闽游记胜
鲁苏记游
湘游散记
宣城志古
端州天下闻
蜀道连云别梦长——忆张大千师
在美国朋友家做客
卓荦还须弱冠争——记上海市松江方塔公园大殿作者
含泪中的微笑——记陆小曼画山水卷
法源今古多诗人
记徐志摩
往事迷风絮——怀叶恭绰先生
永康访师记
寻师得师记
马叙伦先生论书法
《豫园图集》序
《西湖古今谈》序
《姚承祖营造法原图》序
《长物志·注释》序
《守愚轩所藏古画集》序
《杨宝森唱腔选》序
跋唐云竹卷
也谈闻一多的封面画
园林美与昆曲美
梓室谈美
弦歌绕绿荫
旅游杂感二则
一样爱鱼心各异
留园小记
恭王府小记
作者后记
说园
续说园

《书带集》陈从周 三联精选

序 俞平伯
《书带集》

文章之道千丝万缕,谈文之书汗牛充栋。言其根原有二:天趣与学力。天趣者会以寸心,学力者通乎一切:所谓“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虽古今事异,雅俗情殊, 变幻多方,总不外乎是。如车之两轮不可或离,而其运用非无轻重。逞天趣者情辞奔放,重学力者规矩谨严。文之初生本无定法,及其积句、成章,必屡经修改始臻 完善,则学力尚已。盖其所包者广,耳目所接无一非学。此古人所以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说也。
陈教授从周,多才好学,博识能文,与予相知垂二十年。中历海桑,顷始重聚,获观其近编散文集者,其间山川奇伟,人物彬雅,楼阁参差,园林清宴,恍若卧游,如闻謦咳,知其会心于文艺,所得良非浅已。
尝谓艺苑多门,根柢是一。君建筑名家也。请即以之为喻。建章宫千门万户,目眩神迷,而其中必虚明洞达,始见匠心。文艺之各别相通,无乃类是。君题所居曰 “梓室”,于焉撰述诗文,挥洒兰竹,得手应心,无往而非适矣。及其出行也,访奇考古,有济胜具,足迹几遍天下;其治事也,勤恳孜矻,不避艰阻。凡云窗雾 阁,断井颓垣,皆立体之图绘也;朝晖暮霭,秋月春花,皆大块之文章也。天赋慧心与躬行实践,既已相得益彰,而命笔遣辞又俊得江山之助,吾观于斯编而益信。
君深知园林之美,更能辨其得失。兹集多载杂文,名以“书带”者,盖取义于书带草云。此草江南庭院中多有之,傍砌沿阶,因风披拂,楚楚有致。余昔吴下废园亦曾栽之。今不取兰蕙嘉名顾乃寄兴于斯小草者,弥见冲挹之素怀,君文章之业必将与年俱进矣。

一九八O年十二月一日于北京


****

陈从周随笔-梓室余墨

作者: 陈从周
出版社: 三联书店
出版年: 1999-5-1
页数: 501
定价: 24
装帧: 平装
ISBN: 9787108012722

内容简介 · · · · · ·

  梓室余墨》是中国古建筑学家陈从周教
  授的最后一部文集 书名来自作者室名。本书
  倾注了作者近二十年的心力采用的是乾嘉朴
  学家学术札记的传统形式一事一题,长短不
  拘487题以古建、园林为主 兼及书画、文
  物 古迹 以及近代学人、文士、教育、民
  俗等诸多领域侧面 看似天马行空、信笔拈来
  随手挥洒 实则扎实丰硕 言之有物 有史可
  征 而且大多是作者亲身经历、寻访、考察、
  探究所得 备见其胸贮万卷 足行千里的过人
  之处 不惟极具文史资料价值 而且因其文字
  清逸 隽雅 少学究气 多文人味 允为上乘
  学术小品。
  

  

目录 · · · · · ·

卷一
淮安文通塔考
北京芥子园图记
徽州明代建筑
歙石与歙砚
淮安金钟铭文
茶与扇
恭王府的建筑
太原天龙寺东西两塔题名
上海龙华古塔的塔基
梁任公的两幅对联
新华门
杭州雷峰塔
留园假山的设计师周秉忠
上海现存最古老的两座桥
杭州假山纪略
杭州遗存的古建筑
三碑亭
去鸱吻、礼贤馆与瓦官寺
杭州叠石
龙华苗圃之假山
造园有法而无式
园林与诗词之关系
叠山首重选石
浙江今存湘式建筑
浙中匠师
浙中、扬州建筑用材
游圆明园废墟
忆朱师启钤
马叙伦的著述与书法
《中国近代建筑史参考图录》编
就未刊
中国近代著名建筑师
中国近代建筑学教育
满人改姓
津浦铁路南北两段形式迥异
彰德袁世凯陵墓
南京朝天宫
杭州保�塔、西湖博览会及湖
滨铜像
文房四宝――宣纸
裱画三帮,各有特点
叠石名家戈裕良
上海近代建筑史资料
造园与诗画同理
包壮行善叠石
明季叠山家高倪修
中堂、板对、匾额
漳州印泥,声名藉藉
袁枚与龚自珍旧居
洪钧所书匾额
诗情画意与造园境界
拙政园园主考
日本研究中国建筑史两权威
惊燕
苏州怡园
苏州园林――徐园
清代送客之礼
杭州织锦
著名之中药铺
太古琴弦
旧式商业经营
轿厅即茶厅
乾隆姓陈吗?
叠石名家
复园即拙政园
姚承祖与《营造法原》
苏州缂丝艺人
罗汉院双塔之修缮
海棠亭
文房四宝――湖笔
旧式商贩
钱学森、钱三强均书香世家
传统建筑――打井
传统建筑――砌墙
访嵩山古建筑之所得
过云楼藏画
苏州古宅
一柱亭与三角亭
石柱线刻
上海豫园
海宁蒋氏衍芬草堂藏书史与藏
书楼调查记
卷二
刘士能与梁思成
研究杭州古建筑参考书目
袁枚论园林
广陵是扬州还是杭州?
杭州近代新式学校
杭州之书院
绘像
忆汪心叔
忆朱余清
忆马一浮
忆张宗祥
重修东昌楼的工匠
明代造园之由
片石山房与燕园名称的由来
古建筑中的柱础
明代的房价、物价及利率
园林张灯
叠山名匠
古代明器
熙花园
北京怡园
传统工艺――杭扇
古墓做凝固剂
六和塔与龙华塔的高度
制笔、制茶与制扇
《识小录》中有关园林的记载
画匠刘文通
彩画
陈湖 沉湖
姚承祖与《营造法原》
郑逸梅说假山
袁枚《随园图》
绉云峰
董其昌之柱颊山房
怀仁堂建于何时
叠山之诀
叠山名匠
湖石
唐代经幢
叠石之诀
动静适时 相辅相成
园林之道
浑厚与空灵
曝书亭屡废屡修
黄山名胜
后乐堂
鉴定古物必先观其气
明代建筑之特征
松江明代石桥
石狮的来历
三角亭
松江范氏啸园
江南园林叠石所本乃皖南山

园中有园
苏南园林渊源相承
陈章侯(老莲)
古城之改造
歙县古城
苏州北寺塔
明代主要工艺
古代砖价
张之洞软事
杭州书家
浙江体育学校之创设
海青寺阿育王塔
考证研究不可轻下结论
钱江大桥之设计者
清华毕业留美之著名建筑学

五亭桥仿自北海
印泥
碑帖不宜装裱
徽州住宅
“改园更比改诗难”
老虎窗始于汉代
郁达夫笔中的日本建筑
庐山栖贤桥
明孝陵之营建
装修各有特点
叶恭绰与网师园

卷三
中国近代建筑教育之发展
传统建筑选址
造园密易疏难
俞平伯诗寓乡思
叠石重拙难
石壁、步石等之极致
借景之二
借景筑园
南北园林色彩
苏锡园林风格迥异
园林与花木搭配相得益彰
朱元璋之像
应县木塔
扬州文峰塔
苏南民居之大门
左腕画与舌画
近代杭州之画家
画家用笔各异
忆张大千师
传统漆法
柿漆
坊门
杭州名店
杭州药店
杭州近代新式工业
苏杭二州之徽菜馆
西湖醋鱼
杭州之会馆
杭州城内有水田
鲁、苏二省游记
新市游相园
园林装修 内外有别
民初修建崇陵及光绪奉安
俞平伯所见雷峰塔倒圮的情

清朝皇宫及守灵与“走筹’
之制
泰戈尔何时来华
徐志摩与杨杏佛之死
朱启钤与中国营造学社
弥罗阁毁于民国元年
古为今用、古今结合的建筑大

潘天寿作画善用黑白
近代浙江省省立中学
园林叠石与云林画息息相关
“婉漪”究为何人?
张大千画取人之长且超之
《人间词话》融康德、叔本华哲
学于其中
鲁迅的早年友人蒋抑卮
诗中见景
词学权威夏承焘
近世汉学诸大师
北京名胜资料数则
忆梁思成
广州海山仙馆
《辛亥广州光复记》
柳亚子为廖仲恺撰写碑文
绘画须掌握纸、色、笔之性能
观武�斋作画
书画同源
压舱之物
清华学制之变迁
黄侃日记失于战乱
杭州造墓及葬法
商务、中华卷首题字出何人之

章太炎杭州旧居
马叙伦论书法
马叙伦论高丽笔
多种用途的陶公柜
林臣开创杭州新式教育
北京饭店建于何年
女红所用诸色
光绪与慈禧驾崩之时间
袁氏窃国
墨以旧为贵
浅刻牙竹
研究豫园的二则重要资料
许氏家族
毛边、毛太纸之名始于明
西式建筑加大屋顶
克林德碑与公理战胜牌坊
重修古建筑必须注意维持原

“式”与“法’
北京怡园
杭州首家私立中学
四库全书与文澜阁
浙江大学工学院之渊源
豫园九狮轩前巨池设计修筑
经过
旧时量木之制
视差与实用
叠石假山之翘楚
洛阳名园
文史杂志题款者皆为名家
董大酉先生生平
关于袁世凯墓的补证资料
西泠印社内的营建布置
京师译学馆
郁达夫早年经历
悬挂书画 因时而异
清代科举考试
卷四
郁达夫轶事
当铺溯源
民国初年北京的格言碑
保圣寺塑像之发现及保护经

《瘦西湖漫谈》
《西湖园林风格漫谈》
调查山西民居
画之三忌与三难
如何欣赏园林
日本黄檗山乃仿明建筑
参观天一阁与河姆渡
发现河姆渡古文化遗址之第
一人
豫园假山出自张南阳之手
玉玲珑的来历
江南园林甲天下 苏州园林
甲江南
李品仙盗寿县楚墓始末
园林中的瀑布
旱假山与水假山
假山布局妙在开合
园林中之松
园林用树 南北异趣
沿池置桥
明中叶后私家园林增多
豫园规模 甲于海上
鉴定假山之诀
山顶建筑之顶 水际建筑之

“升拱”应为“升�”
痴妙与瘦妙
以疏救塞 以密补旷
明清两代构洞之异同
旱船 船厅 石舫
布达拉宫的建造年代
锦川石或谓产于辽东
新月社究竟成立于何年
伊斯兰教的教派
“孤山”石刻与世重见
“钩儿”即“小工”
杭州旗营
研究古建筑不可生搬硬套
《苏州旧住宅》
住宅举例
建筑构造、装饰及其他
鸳鸯厅施工经过
鸳鸯厅正贴式(图可参考《营
造法原》图版四)
清代县官出行仪仗
清儒俞樾与曲园
曹寅石像被当作石料埋嵌
李壬叔因误饮冯了性药酒
逝世
清代各个时期建筑均有不同
特色
乡村便桥为何只有一面栏
杆?
《听雪轩诗存》不知下落
明以前牌坊皆木制
圣约翰大学
清代王府多倾家荡产
重修天安门
新喻程宅
古塔分布
蓝袍黑褂
鉴定古物须结合文献
宣城勘察记
兴国寺毁于宋
金鸡相斗人井 罗松随泉涌

传统商店包装
旧式市招
俞樾弟子及后人
西湖许庄
卷五
上海今存之古塔
轿杠
古建筑中的“太平门”
江南大宅之布局
苏南建筑之特征
我国古塔的高度
玉泉山周围诸塔
京师十塔
古代双塔
洛阳刘园
古塔年代的考证
台门之称的来历
留园、网师园之修缮
苏州博物馆内银杏木�扇
吴大�论拓墨
《明史》中修建故宫的记载
清廷宫廷开支
苏州雕花匠师
清代纸价
咏景之句可作造园之诀
拙政园的演变及掌故
杭州古墓
古法造纸
王烟客与乐郊园
园林选石
裘文达赐第
各行皆有其祖
北宋营建取太湖峰石
古代防火与救火
开封�国寺铁塔并非出自喻
皓之手
封禅碑毁于地震
师子林涧中铁函
拙政园明末曾为镇将所据
戈裕良为环秀山庄叠山史料
种石
纳兰性德善制器
繁以简表,简以繁出
西域留存之汉画
天庆观石柱题字
三清殿石柱题字位置图
网师园碑记
李福寿精制狼毫
漆砂砚
恽南田论画
清末民初演出剧目
童�七律一首
岭南诗画大家黎二樵
明清聊城六大书坊
晚清工料之价格
工匠题名
海清寺阿欲王塔发现石函
瑞光塔石刻图
无梁殿
苏州贡式厅的格式
古印
清代即有植皮之术
旧式记账的数码及账册
王安石曾见齐梁旧构
宣城广教寺双塔鉴定书
保圣寺塑像出宋人之手
别下斋旧址考
福禄寿砖为明代物
仪銮殿、正阳门被毁及重建
时间
中国最早兴建的铁路
石灰的种类
中兴煤矿创立于光绪六年
古画乃研究古建筑之重要资

何谓“小头三寸”?
《世载堂杂忆》可补正史之
不足
大理三塔寺裂后缝合
有关瑞光塔的重要史料
维修古建筑要尽量维持原貌
擅写词的古生物学家
古建名匠及营建设计
叠石高手
元代园林布局
古代建筑的地下基础
磨墨须亲为
画论一二
《营造法式》非法家著作
北京惠园有瀑布
画家兼长造园者石涛、王石谷
瘦西湖园林非损于太平军
造园如作诗文
片石山房为石涛手笔
明清金银价格及米价、田价
蒋楫曾居环秀山庄
潘元绍好治园
古代的水车
画论
神仙庙斗拱非常例
古建筑用竹钉不用铁钉
吴之翰善古体诗
如皋文园
仪征朴园
前清贝勒载涛
庙宇外墙之粉刷
湘中游记及勘查鉴定
整理改编《苏州园林》
周氏废园
古印
留园原名寒碧山庄
园林之树、池、石及旱船
选石如选才
苏州耦园黄石山
访吴江同里
唐代即有金齿
浅葬法
盔顶
北方工匠分类细致
彩画用腻子的最早记录
修建颐和园的一段史料
卖地券屋
俞樾对联一幅
松江宋桥
“水随山转,山因水活”
《桐桥倚棹录》中有关苏州园
林的记载
《郑叔问年谱》中关于苏州园
林的记载
《水乡的桥》
造园之辩证法
以诗咏桥
歙县园林今何在
建桥之法――石下托木
有关留园的一则史料
上方山塔砖题记
涟水宋塔毁于战争
龟头屋即抱厦
哈拉墙
叶圣陶咏园林诗
园林之亭不能过大
忆少年时游普陀山
阳山大石
龚自珍在扬州的故居
有关扬州园林的几则资料
金陵随园之格局
以天然山水造园
游阳山大石
洪宪御窑瓷器
张大千作画
读《养自然斋诗话》札记
卷六
江西贵溪的道教建筑
庐山的宋元明石构建筑
泰州乔君园
闽中游记
扬州园林与住宅
园林
住宅

****

《徐志摩年譜》表弟陳從周歷經十六載完成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0-21  
1949年九十月間,一本薄薄僅一百餘頁的 小書在上海悄悄問世了。此書12.8×18.5cm開本,平裝,單一的淡灰色封面封底,無版權頁,不是正式出版物,系作者自印分贈親朋好友和圖書館,只印 500冊。當時正值政權更替,社會巨變,翻天覆地,誰也沒有注意到這本有點落寞的小書。直到整整三十二年之後,上海書店重新影印推出此書修訂版,才引起中 國現代文學研究界的重視。這本小書就是陳從周編撰、張閬聲(宗祥)題簽的《徐志摩年譜》
陳從周(1918-2000) 是馳名中外的古建築學家、園林藝術家、近現代文史掌故專家、散文家和書畫家。陳從周是徐志摩表弟。年輕的陳從周敬愛表兄,徐志摩不幸飛機失事,他在悲痛之 餘立下為其作傳的宏願,開始“更廣泛的收集資料”。“集腋成裘,掌握了許多第一手資料,想寫傳記難於下筆,於是改換了我的方式,將這些資料排比成年譜。” 這就是《徐志摩年譜》誕生的背景。明乎此,也就進一步認識了此書的價值,正如沈從文後來對陳從周所指出的:“沒有你的書,志摩的家世與前半生弄不清了”。
大致可以推斷,《徐志摩年譜》斷斷續續歷經 十五、六載,方始大功告成。然而,結集出書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阻力。當然,這阻力並非不可預見。既然徐志摩不是左翼作家,早已被判定為“一步一步走入懷疑悲 觀頹唐”的“末代的詩人”(引自茅盾《徐志摩論》),那麼,在上海已經改朝換代的1949年九、十月間,印行《徐志摩年譜》確實有點不合時宜。但陳從周不 顧朋友們“不要幹這蠢事了”的勸告,他後來感慨地回憶道:“請趙景深先生作序,他不肯寫,徐悲鴻先生要我搞魯迅,但都扭轉不了我這顆‘無緣無故的愛’的 心,硬著頭皮幹下去了。當然有些只好不明言了。”陳從周執意印出《徐志摩年譜》。他自認這是一次“感情的衝動”。謝天謝地,幸好有了這次“衝動”,否則這 部《徐志摩年譜》命運未蔔,到了五十年代以後就極有可能無法與世人見面了。
《徐志摩年譜》“內容力求有據,以存其真” (引自陳從周《〈徐志摩年譜〉編者自序》)。此書爬梳剔抉,編排得當,對譜主的家族、求學、婚姻、交遊、作品的創作、發表和評論等等,都有較為翔實的反 映。像徐志摩早期的《論哥舒翰潼關之敗》(片斷)、《民國七年八月十四日徐志摩啟行赴美文》、1918和1928年的日記片斷、1926年家書片斷等等, 如不是《年譜》中保存,恐怕都要失傳了。限於條件,《年譜》也有一些疏漏。1981年11月,上海書店出版《年譜》影印本時,作者就作了必要的修訂。譬如 在1915年“夏畢業于杭州第一中學”條下,添加“即考入北京大學預科,居錫拉胡同蔣 百里宅”兩句,相應的刪去了“秋肄于上海滬江大學。12月29日去天津北洋大學”等內容。也有作者已掌握史料而未及增補的,如初版本1918年“夏入贄新 會梁任公(啟超)門”條,影印本未作充實,陳從周後來特地作了說明:“志摩拜梁啟超為師,是其前妻張幼儀之兄君勱介紹的,他是梁的弟子,當時由志摩父出贄 金銀元一千元,是一筆相當大的禮金。”還有影印本仍保留錯訛的,如徐志摩1930年11月發起成立國際筆會中國分會,但《年譜》初版本和影印本均作 1931年“三月組織筆會中國分會,志摩當選為理事”,顯為錯引《遐庵年譜》之誤。然而,瑕不掩瑜,《徐志摩年譜》的史料價值應該充分肯定。
筆者收藏了《徐志摩年譜》初版本和影印本,兩書均有作者的題簽。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中期,筆者與陳從周先生多次交往請益,得到他題贈的《書帶集》、《簾青集》等散文集,《徐志摩年譜》影印本卻是他應筆者之請而題字,在扉頁右側用鋼筆所書:“子善學人吾兄正陳從周 九四、七、二十四”。筆者還清楚地記得最後一次拜訪陳從周先生,與他筆談徐志摩,他因腦梗不能言語,老淚縱橫、痛苦萬狀的情景。陳從周先生駕鶴西行後,筆者又有幸得到《徐志摩年譜》初版簽名本,扉頁右側用毛筆所書:
郁風苗子同志賜正從周呈原來這是黃苗子、郁風伉儷的舊藏。有意思的是,題簽稱他倆為“同志”,想必是作者五十年代的饋贈。從陳從周關於梁思成、林徽因的回憶錄中可以得知,五十年代為保護文物和古建築,他有多次北京之行。因此,與黃苗子、鬱風在京見面贈書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而今當事人中只有苗子先生健在,下次見到他老人家,一定要求證此事。
值得注意的是,這冊《徐志摩年譜》初版簽名本中有多處陳從周的毛筆修改。且舉一例。初版本1915年有“三月中與寶山羅店鎮張幼儀女士(嘉鈖)結婚于硤石商會”條,簽名本劃去“三月中”改為秋”。後來影印本又改作更為確切具體的“十月二十九日”。這就產生了一個頗為緊要的疑問,《徐志摩年譜》到底有幾次修改?初版本之後,有題贈黃、郁伉儷簽名本的修改,有1981年上海書店影印本的修改,還有別的嗎?答案是肯定的。至少還有兩種不可忽視的修改本,一為陳從周贈北京圖書館增補本,已知書內抄有徐志摩19311118日致楊銓絕筆信和楊銓跋,陳從周後來雖過錄于《〈憶徐志摩〉附記》,惜影印本未錄;另一為沈從文眉批本,“對志摩臨死前幾年有一些補充”(以上未注明出處均引自陳從周《〈徐志摩年譜〉談往》),史料價值更不待言,此本現存大洋彼岸的美國。筆者認為,這兩種修改本對《徐志摩年譜》的訂正補充或許更為重要。
年譜是“知人論世”的學問。徐志摩逝世時,五四”新文學運動絕大部分代表作家均健在,作家年譜的編撰沒有必要提上議事日程。魯迅逝世以後,許壽裳編撰的《魯迅先生年譜》成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部新文學作家年譜,但這只是五千餘字的“簡譜”,稱其為“魯迅年表”也未嘗不可,而且它不是以單行本形式出現的。陳從周編撰的《徐志摩年譜》才是第一部以單行本面世的較為完整意義上的中國新文學作家年譜,不僅對徐志摩研究具有重要價值,更在中國現代作家年譜編撰史上開了先河,功不可沒。
文章來源: 文彙讀書週報





為楊惠之塑象問題題陳從周君所繪甪直閑吟圖》……………………顧頡剛



書  名: 陳從周畫集
書  號: 9787807254232 出版社 : 上海書畫
作  者: 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 頁  數: 151頁
譯  者:
ISBN: 9787807254232
系列名稱: 商品條碼: 9787807254232
書目分類: 中國藝術(特) 初版時間: 2007/5/1



作者/譯者/編者.簡介
陳 從周,浙江紹興人,1918年生於杭州,2000年卒於上海。早年畢業於之江大學,獲文學學士學位。曾任 蘇州美術專科學校副教 授、之江大學建築系副教授、聖約翰大學建築系教員、1952年秋開始執教於同濟大學建築系,先後任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導師。主 講中國建築史、園林史、中國營造法、造園學等等。曾擔任中國園林學會顧問、中國建築學會建築史學術委員會副主任、上海市文物 保管委員會委員、美國貝聿銘建築師事務所顧問等職。先後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國作家協會及日本造園學會並參與工作。對中國 古代建築和園林,曾作大量鑒定與維修設計指導。曾參照蘇州網師園殿春移設計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之中國庭院“明軒”,設計並 重建上海豫園東部和水上遊廊及寧波天一閣東園等工程。著有《蘇州園林》、《蘇州舊住宅》、《漏窗》、《裝修集錄》、《江浙磚 刻選集》、《揚州園林》、《紹興石橋》、《園林談叢》、《說園》、《中國名園》、《中國民居》、《中國廳堂》、《園綜》、 《上海近代建築史稿》、《中國園林鑒賞辭典》等大量古建築園林專著和論文,出版有《書帶集》、《春苔集》、《簾青集》、《隨 宜集》、《世緣集》、《山湖處處》、《詩詞集》、《徐志摩年譜》、《梓室餘墨》等文學著作。陳從周先生以“詩情畫意”為研究 中國園林的著眼點,中國畫造詣尤深,為張大千先生的入室弟子,1949年曾在上海舉辦個人畫展。其作品自然瀟灑,格調高雅,強調 神韻意境,講究筆墨情趣,堪稱當代中國文人畫的代表。


 
內容簡介
陳 從周教授是我國當代著名古建築學家、中國園林學家、散文家、畫家,是中國園林建築學的一代宗師。先生一生 摯愛中國文化, 融建築園林藝術與文學、書畫、戲曲文化為一體,登融會貫通之境界;先生一生鑽研中國文化,繼承中求新,碩果累累,著作等身; 先生終身傳授文化,桃李天下,國內外學者近悅遠來,為發展建築和教育事業,為弘揚傳統文化奉獻了畢生的精力。
陳從周先生是浙江杭州人,祖籍 紹興, 生於1918年,卒於2000年。父陳清榮,母曹守貞。其兄弟七人,排行最末。原名鬱文,字 從周,出自《論語》“周監於二代,鬱鬱乎文哉,吾從周”,後以字行。晚年號梓翁,室名“梓室”,園名“梓園”。他1942年畢業 於之江大學文學院,先後任教於聖約翰高級中學、聖約翰大學、蘇州美術專科學校、蘇南工業專門學校、之江大學,1952年後,在同 濟大學建築系執教直至退休。
陳先生自幼受國學熏陶,其後又受訓於美國教會學校,身處東西教育,卻以西方研究推進國學傳統。他師從夏承燾、王 蘧常先 生, 詩詞自成風格,所撰園林散文,更堪稱絕響,馮其庸盛贊“陳氏文章如晚明小品,清麗有深味”,錢仲聯贊其詞作“雅音落落,驚為 詞苑之射雕手”,更稱其為“雜文家之雄傑”。在繪畫方面,他是張大千先生的入室弟子,得大風堂真傳,仕女花鳥兼工,幽蘭修竹 齊名,尤以墨荷著稱。
先 生對中國古建築及園林情有獨鐘。早年刻苦學習中國營造法式,受業於中國營造學社創始人朱啟鈐,後受教於中國古建築學 家劉敦楨先生。在其厚實的文史和繪畫基礎上,先生在中國古典園林的學術研究領域登上了一個新的曆史高峰。20世紀50年代初,他 出版了《蘇州園林》一書,引起了國內外專業界的重視,其後四十餘年成果豐碩。1984年出版的《說園》一書,代表了先生學術思想 之巔峰。半個世紀中,他出版了重要古建築園林專著和文學著作近三十部,堪稱著作等身,對中國園林研究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先生一生遍訪名家學 士,全 國各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也曾多次出訪歐美和東瀛。他調查勘測大量古建築和園林,呼籲修複大 批名勝古跡,他為呼籲“還我自然”、保護生態環境而不遺餘力,四處奔波。20世紀50年代,他為保護蘇州城牆、梁思成為保護北京 城牆而於南北兩地同受批判;20世紀70年代,他與葉聖陶、俞平伯等人聯名上書修複蘇州名園;他也為杭州郭莊修複、為保護嘉興南 北湖的環境、為保護上海徐家匯藏書樓古建築、為重建杭州西湖雷峰塔等等,作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真可謂“半生湖海,未了柔情。
陳從周先生被稱 為中國 園林界的碩學泰鬥。他曾任中國建築學會建築史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園林學會顧問等學術職務,他又是中國作 家協會會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文學和書畫是他學術和藝術造詣的源泉。他把中國傳統的詩情畫意,融八了園林建築之中。他主 持建造及修複的有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之“明軒”、上海豫園東部、雲南昆明楠園、江蘇如皋水繪園、上海龍華塔影園、松江方塔 園寺廟、杭州西湖郭莊、紹興東湖景點等。這些都是先生為我們留下的極為寶貴的遺產。
今在此所呈獻的雖然只是陳從周先生繪畫和書法作品中的一 小部 分,但從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先生的才情和智慧,體會到先生對藝 術和生活的熱愛,可以借此理解先生看待中國園林的深意。2007年適逢同濟大學建校一百年華誕,按照中國傳統算法,也是陳從周教 授九十歲誕辰。我們同濟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謹以此書作為獻給同濟大學百年校慶的禮物,也是對陳從周教授最好的紀念。



目錄
繪畫
 蘭石圖
 黃山雲煙圖(張大千題款)
 山水
 山茶禽鳥
 臨宋畫(張大幹題款)
 仕女
 秋葉霜禽(陳從周謝稚柳合作)
 墨荷
 苔枝綴玉
 仿宋人花烏圖
 柳禽
 擬元人竹石圖
 同登壽域
 墨荷
 芍藥
 梅竹雙禽(陳從周鬱文華唐雲合作)
 玉峰凝翠
 蘭竹
 水木清華圖(俞平伯、吳玉如題)
 芙蓉
 牡丹
 墨菊
 水仙
 園林小景
 甪直閑吟圖(顧廷龍題)
 芙蓉
 前程無量
 苔枝綴玉
 墨荷圖
 雙幹淩雲
 彩梅圖
 蘭竹石
 竹梅
 芋香
 水仙
 蘭
 新篁得意圖
 墨竹
 芭蕉
 風篁成筠圖
 梅
 蘭
 竹
 菊
 葡萄(俞振飛跋)
 墨竹
 黃花晚節香
 桐橋倚棹圖(啟功題)
 墨竹
 墨竹(為香山飯店賦)
 墨梅(應貝聿銘之邀,宿香山飯店而作)
 雙松永壽友誼長青(贈德國總統卡斯滕斯)
 華德同輝(贈德國總理科爾)
 墨竹
 寒香
 葫蘆要小糊塗要少
 竹石圖(贈豫園)
 出穀芬芳
 春朝三安
 清芬遠播
 有竹是吾家
 幽篁圖
 石秀竹清
 松筠圖
 寒梅
 墨荷
 ……
書法

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何凡、林海音著譯《窗》

何凡、林海音 著譯《窗》台北:純文學,1972
(20年來的散文小品共76篇。 何凡的翻譯作品,....各報通常也不愛排英文 (題目、作者),因此只好從略。....命名為《窗》,.....只因為剛好有3篇以《窗》為名的著譯湊在一起,因此就"從眾"了。)

近半世紀之後,我們可以比著譯者了解更多嗎?
何凡翻譯的短篇小說《窗》是記一位躺在加州某醫院十年的老先生,他唯一的刺激是叫電話接線生接墨西哥某公寓 (此舉讓醫院明天要將電話機取走.......),要求對方打開窗,讓他聽窗外的街頭音響,聲聲思華年.....

"他聽見有千百人在另一處陽光中,一隻手風琴演奏著La Marmba 的細弱叮噹之聲---呵,這是一隻可愛的舞曲。"
現在,YouTube自動更正,曲名為 la marimba.......用手風琴演奏著marimba琴音,要想像一下:
馬林巴英語Marimba)為打擊樂器的一種。是木琴的一種,將木製琴鍵置於共鳴管之上,以琴槌敲打以產生旋律,但琴鍵較木琴闊,音域較廣,音色圓潤,也有較多特殊打法。目前已知的鍵數有49鍵、52鍵、56鍵、61鍵、66鍵、69鍵。



-----
林海音《莫里哀的靈感源泉》1953.4.4
介紹 My Cousin Rachel (1951),說大家認為它比1938年的《蝴蝶夢》更好,靈感來自修屋時某鉛管上的刻名。另外介紹短篇小說集:《再吻我,陌生人》 The Apple Tree (1952) (short story collection, AKA Kiss Me Again, Stranger)。
可見當時台北的文人消息尚靈通。
HCBOOKS.BLOGSPOT.COM|由 HANCHING CHUNG 上傳

A Natural History of Gardening 1650–1800


  • Jun 16, 2015 
    440 p., 10 1/4 x 11 1/2 
    300 color + 100 b/w illus.
    ISBN: 9780300196368
    Cloth: $75.00 

A Natural History of English Gardening

1650–1800

  • Mark Laird
Winner of the 2013 David R. Coffin Publication Grant, given by the Foundation for Landscape Studies.
Inspired by the pioneering naturalist Gilbert White, who viewed natural history as the common study of cultural and natural communities, Mark Laird unearths forgotten historical data to reveal the complex visual cultures of early modern gardening. Ranging from climate studies to the study of a butterfly’s life cycle, this original and fascinating book examines the scientific quest for order in nature as an offshoot of ordering the garden and field. Laird follows a broad series of chronological events—from the Little Ice Age winter of 1683 to the drought summer of the volcanic 1783—to probe the nature of gardening and husbandry, the role of amateurs in scientific disciplines, and the contribution of women as gardener-naturalists. Illustrated by a stunning wealth of visual and literary materials—paintings, engravings, poetry, essays, and letters, as well as prosaic household accounts and nursery bills—Laird fundamentally transforms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English landscape garden as a powerful cultural expression.
Mark Laird is a historic landscape consultant and garden conservator and teaches landscape history at the 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 Harvard University. Previous books include The Flowering of the Landscape Garden: English Pleasure Grounds, 1720–1800 and Mrs. Delany and Her Circle (Yale).







Temple Flower Garden of Richard Bateman’s Grove House, Old Windsor, Berkshire, 1730s, Anonymous.
Photo: Courtesy of Yale University Press




Mark Laird’s A Natural History of Gardening (Yale University Press, $75) is one of those books that would look swell on a cocktail table: impressively hefty, eye-catchingly colorful. Its cover is a romantic enticement par excellence, all spotted moths, butterflies, and Sweet Williams the color of raspberry jam, a bit like the chintz pattern you’ve been looking for your entire life but have been unable to find.

Actually, the enticing flora and fauna come from a 1769 English watercolor that takes up the whole of page 208, and they are joined by hundreds of other period illustrations that explore gardening as it was done, pondered, examined, painted, recorded, and scientifically advanced in the 17th and 18th centuries, a time when England was flooded with explorers bringing back exotic plants from distant shores.





Interior of the Leverian Museum: View As It Appeared in the 1780s, Sarah Stone.
Photo: Courtesy of the British Museum


A mournful-looking moose in a wooded landscape—painted by George Stubbs in 1770, more famous for his portraits of champion horses—finds a home here, recalling the menagerie assembled by a duke. So does a 1665 engraving of a dissected blue fly (an example of what Laird calls the “wonderment of nature’s microscopic construction”), an early 18th-century depiction of convolvulus sturdily staked with bamboo (the image “shows how exotics were used in flower borders”), landscape plans of country estates, an 1808 aquatint illustrating garden staff at their labors (including pulling a lawn roller), and collages by Mrs. Delany, an infernally active 18th-century widow whose paper flower collages fascinated a generation of aristocrats.




Citron with a Moth and Harlequin Beetle, circa 1701–02, Maria Sibylla Merian.
Photo: Courtesy of the British Museum


For people who might have little interest in the subject, the absorbing illustrations support an unexpectedly engrossing text. Laird divertingly explores the dramatic lives of the great and often pioneering gardeners of the day, from the prickly Dowager Duchess of Beaufort, an important patron of the horticultural arts, to amateur entomologist Eleanor Glanville, whose her family attempted to steal her fortune by equating her passion for butterflies with mental illness. Artists are illuminated, as are the publishers who answered the public’s hunger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most extraordinary flowers and their cultivators; so too the rise of the landscape gardener as a profession and the inevitable competitions between noblemen that were sparked as gardens became prideful trophies rather than merely escapist pleasances.




Mark Laird’s A Natural History of Gardening.
Photo: Courtesy of Yale University Press


A Natural History of English Gardening is not a how-do guide though it is filled with inspiration. I, for one, dream of building a lidded “seed trough” (basically a bird feeder) like the fetching elevated one John Evelyn created for his magical and now vanished garden at Sayes Court in Deptford—and I’m fully in accord with Mary Beaufort in her passion for striped flowers, like the beloved auriculas she nurtured along with a staggering number of other species from around the world (she was hugely fond of American plants). Laird’s book is filled with the kind of information that will blossom in your mind as you deadhead or weed, linking your own speck of the planet to the long ago and the far away.

Becoming Yellow: A Short History of Racial Thinking






成為黃種人:一部東亞人由白變黃的歷史
Becoming Yellow: A Short History of Racial Thinking

作者: 奇邁可
原文作者:Michael Keevak
譯者:吳緯疆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5/04/01


  為什麼中國人接受成為「黃種人」,日本人卻始終抗拒?
  而更大的問題是:東亞人真的是「黃色」的嗎?


  種族思維領域的不凡貢獻!

  原來,我們的「黃皮膚」不是天生如此,而是始於西方科學的建構,又被自身文化所認同的結果。

  「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一曲《龍的傳人》唱遍華人地區,而我們也被教育認知自身的「黃種人」屬性,並認同自身的「黃皮膚」,這似乎已是一種常識。

  不過,你有所不知的是,我們從來就不是「黃色」巨龍的傳人。至少,中國古代文獻並沒有「黃種人」的記載,也沒有種族學上的膚色概念,反而,中國人區分自己和外國人(胡人)的標準是毛髮和眼睛。甚至,在前近代的西方文獻與遊記中,中國人與日本人還被西方人形容是「白皮膚」,用以描述中國與日本國家富足、文化昌盛、願意與西方貿易且接受西方基督教義並成為教徒。

  然而,至十八世紀時,「白種人」卻已是屬於西方人的專有名詞,而東亞人也逐漸染黃。對此,學者奇邁可深入探究了,在西方人的描繪之中,東亞人究竟是從何時開始變「黃」?又是經由哪些科學理論,東亞人成為了「黃種人」?

  原來,十八世紀的自然學家卡爾.林奈與十九世紀的科學家和人類學家,藉由種種科學探測,逐步建立起將不同人種以顏色區分的標準,當東亞人被西方人歸類於「蒙古人種」時,同時也成為了「黃種人」。這一種族思維,也日漸成為東亞人——尤其是中國人——的一種身分認同。更在二十世紀初,出現「黃禍」一詞,暗示東亞人即將對西方產生威脅。

  一切都是近代西方科學的把戲!時至今日,儘管種族思維已不再是主流,在西方的學術著作與公眾媒體上,也已很難再找到「蒙古人種」、「黃種人」等人種區分,但這樣的種族意識,在當代東亞地區卻還仍未消逝!

  《成為黃種人》實是解構種族思維的一部極為有趣、卻又無比沉重的歷史。原來,東亞人從來就不是「黃種人」!

名人推薦

  ★政治大學歷史系楊瑞松副教授專文推薦


  所有種族類別都是人為建構的,但沒有任何一個類別的建構過程像東亞人所屬的「黃種人」那般,如此大費周章。這本博學又啟迪人心的著作梳理了橫跨六個世紀的相關文獻,訴說了東亞人由「白」變「黃」(以及許多介於中間的顏色)和他們被歸類為「蒙古人種」的故事。奇邁可利用旅行見聞、醫學文獻以及地理學、人類學與自然史著作,揭露出關於亞洲與亞洲人形象發展,一段複雜且令人驚奇的歷史。《成為黃種人》一書為種族思想領域做出了一番不凡貢獻。 ——大衛.豪威爾(David L. Howell),哈佛大學日本史教授

  《成為黃種人》是一則引人入勝的故事,講述了科學如何受到人為操作,以將一個不適當的顏色套在亞洲民族身上。奇邁可考察了數世紀的歐洲文獻,證明學者的偏見根本左右搖擺,種族理論的科學論據受到偶發事件影響的程度也大於事實的呈現。——邁可.拉方(Michael Laffan),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教授

  《成為黃種人》一書將在後殖民、種族與文化研究等領域中立下難以抹滅且深具啟發性的模範,也將吸引極為多樣化的龐大讀者。在廣大的當代後殖民研究中,本書在文學與歷史學術領域中取得了一席之地。——唐.懷亞特(Don J. Wyatt),米德爾伯里學院歷史系教授

  組織架構清晰且引人入勝,這本有趣且獨特的著作對於許多領域做出了無法忽視的貢獻,其研究焦點與方法均屬創新。我想不到有哪一本書曾經探討過同樣主題。——韓依薇(Larissa Heinrich),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文學系教授

  本書針對東亞人民被稱為「黃種人」之概念,進行考古學式的檔案整理,順時性地爬梳此一概念從埃及時代到二十世紀的演化過程與形成歷史,從埃及古墓壁畫、十八世紀以前的旅行書寫、十八世紀自然科學分類法、十九世紀的考古學與科學理論、以及「黃禍」觀念的冒現等等角度,分析其中的種族主義論述,為亞洲研究之專論,其中也涉及科學史的跨領域研究。作者具有文藝復興研究的背景,熟悉各種歐陸語言,因此在檔案資料的整理閱讀上游刃有餘,而且論點清晰,對於專業讀者與一般讀者都具有極大的可讀性。——第二屆中央研究院人文及社會科學學術性專書獎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奇邁可 (Michael Keevak)


  美國耶魯大學文藝復興系博士。其研究領域為文藝復興與巴洛克時代比較文學,目前任教於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其著作包括Sexual Shakespeare: Forgery, Authorship, Portraiture (2001)、The Pretended Asian: George Psalmanazar's Eighteenth-Century Formosan Hoax (2004)與The Story of a Stele: China's Nestorian Monument and Its Reception in the West, 1625-1916 (2008)等。

譯者簡介

吳緯疆


  世新大學傳播研究所碩士,自由譯者。譯有《自戀時代》、《設計解剖全書》、《時尚的力量》、《地球與人》、《旅行的異義》等書。
 

目錄

推薦序_楊瑞松_〈「黃種人」的前世今生〉

中文版序

導言_不復白皙:誕生於十九世紀的「黃種人」

1、撒旦的黃色臉孔
2、黃色的古埃及人

Chapter1_在被染黃之前:早期遊記與傳教士報告中的東亞人
1、白色東亞人
2、「色」繁不及備載
3、不復白皙
4、為什麼是黃色?

Chapter2_「黃色」分類學:林奈、布魯門巴赫及十八世紀「蒙古人種」的演進
1、黃色印度
2、「智人」的四種膚色
3、從Fuscus到Luridus
4、好黃與壞黃
5、從四大種族到五大種族
6、黃色蒙古人種
7、來自東方的黃色男子

Chapter3_十九世紀人類學與「蒙古人種」膚色的測量
1、「蒙古人種」與韃靼人
2、「蒙古人種」東亞人
3、測量膚色
4、彩色陀螺

Chapter4_十九世紀醫學中東亞人的身體:蒙古眼、蒙古斑與蒙古症
1、蒙古眼
2、蒙古斑
3、蒙古症
4、「蒙古人種」身體

Chapter5_「黃禍」:自遠東而來的「蒙古人種」威脅,1895-1920
1、「黃色」在中國的反應
2、「黃色」在日本的反應
3、不滅的「黃色」

參考書目

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

Peter Gay 簡單年譜、自述和評論

Peter Gay 簡單年譜


Peter Gay (born Peter Joachim Fröhlich; June 20, 1923 – May 12, 2015) 
彼得·蓋伊是史學家,著作風行、暢銷,屢獲要獎。他從啟蒙運動史到弗洛伊德傳記,認真追查西方世俗思想的興起。512他在曼哈頓的家中去世,得年91
蓋伊博士出生於德國柏林,出書超過25本,其中包括5部探討19世紀系列書*和兩冊探討啟蒙運動的書**。他長期在耶魯大學任教。他還寫過莫扎特,探討19世紀的小說,20世紀的電影,1968年出版的《魏瑪文化 :外來精英化成內部功臣》***研究,探討希特勒的崛起之前德國的知識份子圈和藝術,受到高度重視。
*《布爾喬亞經驗:從維多利亞到弗洛伊德》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 5 vols., 1984-1998
《感官的教育》"The Education of the Senses" (1984), 中文版2015
《溫柔的熱情》The Tender Passion" (1986)  我可以用一句話來總結:「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其實並非如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維多利亞’」。
《仇恨的滋生》"The Cultivation of Hatred" (1993),
《赤子之心》"The Naked Heart" (1995)

《樂趣之戰》"Pleasure Wars" (1998)


蓋伊博士的著作多以西歐為研究背景*,一再探討弗洛伊德相關的主題。他就像弗洛伊德,是位沒信教的、溫文爾雅的猶太人。蓋伊認為弗洛伊德的一生和全套的著作、思想都很可觀,可作為歷史研究的方法。蓋伊博士曾在西新英格蘭研究所研究過心理分析,提倡以弗洛伊德技術來研究歷史,他也認為,該領域會被化約為關於童年期的慾望和神經官能症的公式,乃是無稽之談。

*受電視訪問時坦承:不敢將其研究外推到其他文化。
“弗洛伊德不是歷史學家,但他知道人類的心思夢想,甚至知道其潛意識之所思會隨時間的變化,各階級也會有所不同,”蓋伊博士寫道。 “歷史學家的標誌是對於個性的關注,而這在弗洛伊德的著作中,乃是處處可見。”

蓋伊博士寫了幾本弗洛伊德相關的書,將其發現總結於最暢銷的《弗洛伊德:為我們時代寫的傳記》(1988年)。有人質疑弗洛伊德的一貫性,其理論受到挑戰,但蓋伊博士則稱讚他“弗洛伊德作為心靈的考古學家,其生涯既長期而又是無與倫比。”
蓋伊博士2007年出版的《現代主義:異端的誘惑》中認為,弗洛伊德對上世紀最重要的一些藝術家的影響是看不見的。
“如果對現在和過去之人類動物的弗洛伊德式觀點,今天看來大部分是相當平常的,乃是因為近百年來,這一重要的世界有許多的進展都是趨向弗洛伊德的,” 蓋伊博士在書中的序言寫道。.
蓋伊博士的功勞在下述:通過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一系列文章和書籍,將啟蒙思想家的形象改變,譬如說,將伏爾泰的形象,從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者轉為能在系統內工作者 (他們又協助將其推翻掉),精明而有遠見。雖然蓋伊博士被批評為焦點過窄,只限於西歐,但他幫助人們界定啟蒙時代實為源於古希臘文化,文藝復興時期繼續努力的接棒。
蓋伊博士的《啟蒙運動:一種解讀:現代異教精神的崛起》(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ism , 1966)榮獲1967年的國家圖書獎。2004年,美國歷史學會授他終生成就獎,讚揚他是位讓人類心靈的一生活龍活現的學者。
蓋伊博士小時喜讀德國作家Karl May*的作品,之後讀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和E.B. White的散文,驚為神筆,頗受影響。他12歲左右時,一位反猶太的老師宣稱”猶太人總是誇張”的,這無意間讓他想多去研究猶太人與歐洲文化。

“我經常懷疑這輩子不懈地追求精確的書寫,是否受到這偶然事件的影響,”蓋伊博士在1998年的《我的德國問題:在納粹柏林長大的故事》這樣寫道。


The Enlightenment:  A Book for Our Time (仿Freud: A Life for Our Time )

金溟若 《金溟若散文選》的一則"打官司"故事:(1923年日本政府不肯取消21條條約激怒了全國的民氣......學聯會最後決議焚燬仇貨和懲處奸商。.....那些被遊街,盡是大布店和洋貨號的老板,有八九人.....同學們不分好歹......把那家洋布號打得落花流水......"不裝傷是不會成立的。" ......官司的結果是我們贏了.......原來打官司並不專憑正理,那個"打"字,是同"打賭人"的打字同義,只是一種詭道,也像賭博,需要技術加上運氣。.....)


在教學法的第一堂課,教授就問我們,什麼是老師?什麼是教育?他問到我的時候,我馬上運用以前背得滾瓜爛熟的韓愈師說回答:「老師就是傳授學問的人。」這時候教授又問我,什麼是學問,學問在哪裡?我搖搖頭,答不上來。
上完這門課,我得到最大的體悟是,在傳統的教學理念中,教學是老師把學問灌輸給學生的過程,老師先把客觀世界都吸收轉化成了特定的知識,然後喂給嗷嗷待哺的學子,目的是讓學生更博學多聞。而啟蒙時代以後的教育理念裡,老師並不是學問的載體,而更像是一個引導人,老師和學生們一起站在客觀世界的前面,引導學生去和世界接觸,產生激盪,藉以養成學生自主探索新事物的習慣,和培養能理性分析資訊的批判力。這個引導的過程看似放任輕鬆,其實需要很強的專業和教育知識為後盾,加上精心的設計和安排才能實現。



Peter Gay obituary

Historian who focused on the Enlightenment and the world of ideas in modern Europe


Peter Gay in 1999.
 Peter Gay was born in Berlin and had to flee with his family to the US when the Nazis came to power. Photograph: Alamy



1923
620Peter Gay 出生於柏林。猶太人。原姓名為Peter Joachim Fröhlich。父親從是玻璃製品業。母親受過音樂教育,這方面對Peter 有潛移默化之功。





關於他的家族、魏瑪時代、納粹執政初期的柏林、他在柏林的童年和中學生活,請參考
My German Question: Growing Up in Nazi Berlin 1923-39 By Peter Gay.1998 Yale University Press
 My German Question: Growing Up in Nazi Berlin


1935
舅舅Max  (無常業,a drifter) 多次被納粹打,移民巴勒斯坦。



1941
英文gay指同性戀,最先是1933年,不過這到1953~1960年代,還只是圈內人的用法。到80年代才成為"標準語"。
所以1941年 Peter Gay舉家逃亡美國歸化時1946 (一說1941),將自己姓名Peter Joachim Fröhlich意譯成Peter Gay,沒有特別意思。

 Peter Gay舉家逃亡美國歸化時1946 (一說1941),將自己姓名Peter Joachim Fröhlich意譯成Peter Gay
說一下,gay是德國文化圈常用的英繹,2例:
The Gay Science (1882 (German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Literally "The Happy Science") ) By 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Hermann Broch 說1880年代的維也納:"圍繞在
1880年代的歡愉的啟示錄 (the gay apocalypse)。" --Peter Gay的Freud: A Life for Our Time, 1988 




1943
循道宗教派的牧師,哈維·普托夫(Harvey Potthoff19112002,美國神學家,任教於位於丹佛的伊利夫神學院)。雖然他僅比我年長幾歲,但卻是我的一位重要老師。他在我於1943年初到美國之時,介紹一群和我志趣相投、多就讀於丹佛大學的學生與我認識。後來,他還引領我們進入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作品(the late Beethoven Quarters,貝多芬於18251826所創作的六部弦樂四重奏作品,這也是貝多芬一生最後的作品)的曲弦之中。

1946
歸化美國 (一說1941)時,將姓名意譯成Peter Gay
University of Denver 大學---學士
學校刊物有專欄Gay

1947
Columbia University 歷史碩士

我的第一份教職教授的是公共法律和行政,這是在我展開博士研究期間,修課之餘所擔任的教學工作。那一年是1947年,我正在著手進行一項關於美國政府的研究,這研究讓人記住了不少有趣的事物。



1951

平常和藹可親,爭論起來可以很兇悍:“He had a tough hide,” said Robert Weil, his editor at W. W. Norton. “He could engage in academic debate with a ferocity that was most impressive.”

Gay worked as political science professor at Columbia between 1948–1955 and as history professor from 1955-1969.


1952
The Dilemma of Democratic Socialism: Eduard Bernstein's Challenge to Marx, 1952/1970
博士論文
我的第一本書於1952年出版,《民主社會主義的困境》(The Dilemma of Democratic Socialism),這是我博士論文的增訂本。這本書獲得了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的一個獎項,也收到不少好評。......《泰晤士報文學增刊》〔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還存在匿名評審的那個年代),書評作者想當然便為理查·東尼(R. H. Tawney18801962,英國著名的經濟學、歷史學家。曾任教於格拉斯哥大學、牛津大學並擔任倫敦大學經濟史教授)。

 Product Details

1953~1954


1953年我發表了一篇討論哲學家政治思想的文章。這篇文章實際上於1954年發表在《政治科學季刊》(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第69卷的第3期。篇名為「政治理論史中的啟蒙運動」(The Enlightenment in the History of Political Theory)。我必須承認,這篇文章是在相當有限的實證基礎上作論述的。但我認為,當時人們對於啟蒙運動政治的普遍性認知,太過偏頗,總而言之,是完全不夠的。
1955~56
第二次的難民經驗,發生在1955—1956年的冬天,這次我欲逃離的地點則是哥倫比亞大學。自從博士畢業後,我便留在這間學校任教,長達八年之久。那一年,我從當時的公共法律和行政系轉至歷史系 (hc:Richard Hofstadter邀請)。當然,對我來說,這個轉變並不如前次攸關性命,但它卻是我生命中的第二次「放逐」——如果這對我是個恰當的詞匯。


19551956年,就像是命運早已安排好般,我獲得了霍德獎學金(Hodder Fellowship,瑪麗·霍德 [Mary MacKall Gwinn Hodder, 18601940] 為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這份獎學金使我不需擔負任何外務,只需要發表一場演講,讓聽眾了解我那段時間的研究概況。這一年,我的知識興趣從德國的社會民主問題,轉移到啟蒙運動上。我有一個從未做到的計劃,就是要寫一部以「次要」政治思想家的政治理論為主題的三部曲。所謂的「次要」政治思想家,並非指洛克或盧梭,而是如康德、伏爾泰、萊辛與休謨等作家。之所以稱他們為「次要」,只是因為他們並不是「純粹的」政治理論家。.....我在普林斯頓的那一年展開關於伏爾泰的研究,這或多或少有些意外。但我十分明白,關於伏爾泰的思想,需要用一部完整的專著來闡明。


當我獲得哥大教職事宜確定之時,我個人所關心的議題,也不再僅限於伏爾泰政治思想的范疇。當時的普林斯頓大學歷史系,擁有幾位著名的成員,尤其是帕爾默(Robert. Roswell Palmer),那時,他已經是位享譽國際的歐洲學研究專家,正在替他那本著名的歐洲史教科書(A History of Modern World)的第二版作修訂。這段時間,我和他走得很近。但在此我必須稍作補充一下,幾年後,當我於1969年,從哥大轉至耶魯大學,我們雖然在同一個系,見面的次數卻越來越少。畢竟,帕爾默不大欣賞我不斷宣揚與實踐的弗洛伊德主義(Freudianism),這對他而言是十分古怪的。回到19551956年,那段期間,除去對弗洛伊德的看法外,從其他許多方面來看,帕默爾還真是個反傳統的人,他甚至不會介意在午餐時間談論公事。他的這些特殊之處在那個時代成為一個話題,那些高尚的普林斯頓學者,以其不夠體面為由而排斥他。於是,我遂利用許多非正式的用餐時間來打擾他,我對他說:「鮑伯(即帕爾默),告訴我一些與歷史有關的事情吧。」確實,對於史學,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而帕爾默則非常願意引領我進入18世紀歐洲的謎題之中。

那年冬天,我仍於普大潛心學習,鮑伯幫了我一個連他或我都無法想像的大忙。1956年,紐約歷史協會(The 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決定在該年年會上,利用一至二天的時間,專門討論一本美國史家的歐洲啟蒙運動之論著,那年恰為它出版的第25周年。當然,我所指的就是: 卡爾·貝克爾(Carl Lotus Becker)的《十八世紀哲學家的天城》。這本書自1932年問世以來,便不斷再版,至今我們所使用的應該是第1213版了。此書的用字遣詞既精煉又詼諧風趣,交織出許多天才洋溢的文段,提出了一個鮮明有力的論點 (hc:the philosophes as emotionally arid, blindly optimistic rationalists)。 我對啟蒙運動的興趣,經過與帕爾默的往復討論,從未減退。此外,我還談及自己對於貝克爾該書論點的不滿。對我而言,那本書是一篇漫不經心的文字,充滿了錯誤,甚至,在我看來,其論點更是錯的徹底。貝克爾宣稱,那些啟蒙哲士的理性主義,其實與經院哲學的理性主義相去不遠。他進一步據此斷言,啟蒙運動其實只是對托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中世紀經院哲學的哲學家和神學家)時代的一種缺乏原創性且無意識的仿效。對此,我不客氣地指出,真是一派胡言。而我這番堅決的批評則引起了帕爾默的興趣。他就和美國大多數的歐洲學研究者一樣,不是曾經就學於貝克爾,就是深受其影響。而貝克爾的學術聲望,以及他那種獨具個人寫作風格的翩翩魅力,均意味著該年的會議主辦人,很難找到一位能對貝克爾那細致優美、聰慧的論述,提出絲毫質疑的學者。於是,他們遂尋求帕爾默的協助,而他便將我的名字遞交出去。


那年春天,我來到伊卡薩(Ithaca),在會議的上午場次提交論文。這篇文章引起了全場轟動,但說實在的,對這樣的結果我並不感到意外。午餐會議的主持人批評我的文章,下午場次的論文發表人,則花了三至四個小時來抨擊我,直到晚餐會議,那位主持人也和前人一樣,持續地批評我。現在,我猜你們可能想像的到,當時的這些評語,真是搞的我頭昏眼花。批評我論點者,各個都是學有專精,年歲長於我的學者。而我,畢竟只不過是一名史學的初學者。我必須承認,那些鋒銳言辭確實讓我感到些許緊張。盡管如此,當天深夜,我回想這些密集、激烈且異口同聲的批評,反倒增強了自己的信心。我提出的「異說」所招致的諸般輕蔑,其激發出的能量,只是讓我更加堅信自己正循著一條正確的道路前進。會議結束後,我帶著這種「不勞而獲」的自信心離開伊卡薩,而這股力量便足以支持我投入新的研究工作。 之後,我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投入啟蒙運動的研究中。在那本《伏爾泰的政治觀》出版後,我認為自己還未能做到一位18世紀思想研究者所該談的問題。這次,我計劃寫一篇長篇論文,大概有一百餘頁。在不受註腳或參考書目的限制下,我得以完成自己在伏爾泰研究中才開始認真思考的一些修正性論點。但是,當我開始動筆後,遂發現了伏爾泰一些隱蔽、神秘的動機,這使我明白,此研究主題仍存有許多空白,若無近十年的時間來處理,我一個人絕對是分身乏術的。然而,當時在我的思緒裡,流動著另一條智識細流,它與我當時正反復思索的那所謂的——「理性的時代」(Age of Reason),一前一後地串聯起來。那就是: 精神分析學(psychoanalysis)。




此後,一位歷史系的朋友,替我找到一個現代歐洲研究的空缺,邀請我加入他們。其後,當我進入歷史系工作時,認識了系上兩位成員: 理查·霍夫斯塔德(Richard Hofstadter19161970,美國歷史學家)。亨利·羅勃茲(Henry Roberts19161972,美國歷史學家,專長為東歐史)。我很喜歡與他們相處的六年時光,兩位教授對於我的所著所言,影響至深。我深深覺得自己非常幸運,總是能夠結識益友。.....我與狄克·霍夫斯塔德(就是理查·霍夫斯塔德)走得特別近,與狄克及他的家人度過了一整個夏天。我觀察他的著作風格,特別是《改革的年代*》(The Age of Reform, 1955)這本由演講集結成冊的書籍。《改革的年代》一書曾獲1955年的普利策獎。在我所熟識的史學同行中,狄克極為出眾的個人寫作風格,於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有一項特別的天賦,那就是詼諧風趣且意有所指的言辭。那些無法領略此般優雅言談的人,便沒能感受他這番本領。此外,他還能善用那些取自社會學的專業觀念術語,更甚者則如精神分析學。他在運用時,也能避免落入賣弄學問或無法與同仁溝通的窘境。在踏入歷史系前,我已從霍夫斯塔德以及其他史家身上,學到了很多。


*《宗教改革的年代》


我從1950年代開始對弗洛伊德產生興趣,那時我認識一位年紀較長的同事: 諾伊曼(Franz Neumann19001954,德國政治學家,專長為國家社會主義研究,一般被認為是聯龐德國現代政治科學的奠基者之一)他是一位納粹德國的難民。他在一門三個人的小型討論課上,集中深入地閱讀精神分析學。其成員包括他的太太英吉(Inge Werner),與他們一位很親近的朋友赫伯特·馬庫色(Herbert Marcuse),他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最有趣的一位。馬庫色從華盛頓來到哥大,講授幾堂社會學,然後與他的朋友見面,一起閱讀、討論弗洛伊德。當然,我知道馬庫色及幾位思想較激進的同事都十分推崇弗洛伊德。畢竟,像西奧多·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與馬克思·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這些在智識上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壞男孩」們,也是對弗洛伊德持正面評價的。而且,我也了解,他們和諾伊曼這位還稍顯年輕的朋友,在對現代資本主義的批判當中,運用了不少我們可能會認為過於激進的精神分析學。然而,大家在諾伊曼位於裡弗岱爾(Riverdale)的家中,言談間對弗洛伊德學說所展現的關注,則是相當不同的。對我而言,倘若諾伊曼如此嚴肅地研讀弗洛伊德,那麼,這就意味著,此人的觀點必定具有某種程度的重要性,這種重要性是我不能忽略的。 我必須承認,起初我以為如果想要了解弗洛伊德的觀念,僅需仰賴艾利希·弗洛姆(Erich Fromm)的研究就足夠了。弗洛姆將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應用到他關於社會現象的討論上,一篇篇通達曉暢的論文,令我印象深刻。那時我甚至規劃了一個關於情愛和政治的寫作計劃。只是,這本書從未付諸做到(現在我甚至無法想起,我究竟想通過那本書來論證什麼)。當時,馬庫色發表了一篇重要的且極具批判性、以弗洛姆為主體的回顧性文章。該文為: Herbert Marcuse, 「‘The Social Implications of Freudian Revisionism, in Dissent, 2: 3 1955, pp. 221240。文章指出,弗洛姆是一位「身披革命外衣的自由主義者」,他並不是位意志堅定的評論者,只是個將自己偽裝成激進派的溫和主義者。弗洛姆的基本論點是: 人類之天性極易適應任何環境,原先信奉民主社會主義的人,會因循著更好的選擇而急遽轉變。生活在資本主義下的現代男女,人人身上那隨著資本羅網而來,又隨其消逝的典型平庸樣貌如: 貪婪、自私、庸俗……等,將會在弗洛姆自己所想像的制度變遷下,逐漸凋零。當然,馬庫色並非否定資本主義崩毀的可能。然而,馬氏所欲強調的是,弗洛姆對人類天性的看法,太過膚淺、幼稚。對此,我也深有同感。弗洛伊德對於人性,存有許多更為有力的論據。顯然,馬庫色無法認同弗洛姆對人性隨波逐流的悲觀看法。 從那時起,我便轉而直接閱讀弗洛伊德的學說。弗洛伊德對我的影響,還沒出現在我任何關於啟蒙運動的研究中,反倒是我在1968年出版的一本小書《魏瑪文化》(Weimar Culture)中,明顯流露出這位心理學大師對我的影響。這本書的其中一章,我稱之為「兒子的反叛」,次章則為「父親的復仇」。簡單來說,這是在威瑪共和底下的俄狄浦斯情結(Oedipus complex)。此時,我已準備好要認真看待弗洛伊德的學說,看我能從他身上獲得怎樣的資源。1970年間,我在這方面獲得長足的進步。我前往西新英格蘭精神分析協會,接受他們完整且正式的精神分析課程的訓練。這對我來說,是一段很重要的經驗,諸如: 像我的老師一樣作精神分析;參加個案研討(這其實是你們所能想像的,形式最為「高貴」的八卦);以及學習正統的面對分析材料之態度,亦即未受到弗洛姆所影響的態度。




1959
Voltaire's Politics: The Poet as Realist, 1959
伏爾太作為政治家及對他寫作的影響。


1959年出版的書,書名簡單卻充滿自信:《伏爾泰的政治觀:現實主義詩人》(Voltaire's Politics: The Poet as Realist)。我必須承認,我還蠻喜歡自己所有的出版品,不過,對於這本書,我還懷有一種特殊情感。因為這本書是在修正,或嘗試去修正時人對伏爾泰這位思想家的見解;再者,此書之撰述也讓我以最直接的方式,來熟習歷史研究的方法: 將自己「嵌入」歷史中。批評:
“He said he wanted to do social history, but he really was not equipped for it,” Ms. Jacob said. “You read ‘Voltaire’s Politics’ and at the end you don’t really know what his politics were, in the sense of his year-to-year responses and changing ideas under the pressure of events.”


Product Details



Gay was married to Ruth Slotkin (died 2006) in 1959 and has three stepchildren.

1961
·                    "Rhetoric and Politics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66, No. 3, April 1961
  • "An Age of Crisis: A Critical View," The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Vol. 33, No. 2, June 1961

1964
The Party of Humanity: Essays in the French Enlightenment, 1964

1966

“His range of interests was extraordinary,” Ms. Jacob said. “He was all over the European map, in both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Everybody had been entrenched in national histories of the Enlightenment, but he stood out by saying, ‘Hey, take a look across the border.’ ”


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ism, 1966 — winner of the National Book Award

 《啟蒙運動:一種解讀:現代異教精神的崛起》《啟蒙運動:一種解讀:自由之科學》

Enlightenment brought political modernization to the West, in terms of introducing democratic valu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he creation of modern, liberal democracies. 
親英派Anglophone 學者
 The Enlightenment: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ism (Vol. 1)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v. 1)

David Hume: The Giants of Philosophy
The first volume, subtitled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sim, of Peter Gay’s massive study, was widely acclaimed far beyond the academic world




The Loss of Mastery: Puritan Historians in Colonial America, 1966


Age of Enlightenment (Great Ages of Man) [Peter Gay]

Peter Gay《啟蒙時代》北京:中國言實,2005


1章:實踐哲學家
2章:理性的宗教
3章:尋找理想的社會
4章:感傷的時尚
5章:人的科學
6章:音樂家們
7章:德國的啟蒙運動
8章:一個嶄新的時代



*讓我們借用阿諾德湯恩比著名的攀岩者形像來說,在啟蒙運動時代,西方文明的確開始不牢靠地向上摸索一個新的立足點,而今天它仍在那裡。

--- Peter Gay《啟蒙時代》前言 (克蘭 布林頓)1966



1968

Weimar Culture: The Outsider as Insider, 1968
 《威瑪文化 : 一則短暫而璀璨的文化傳奇》,劉森堯譯,台北:立緒,2003。

Gropius 所要傳達的,正是培根和笛卡爾以及啟蒙運動所注重的觀念:人必須和世界對抗並加以宰制,所以要治療現代的疾病乃是尋求更多更正確形式的現代化。 (《魏瑪文化》p.171)


Deism: An Anthology, 1968

[MASS NOUN]
Belief in the existence of a supreme beingspecificallyof a creator who does not intervene in the universe.Compare with theism.



1969
轉到Yale University 教書至1993退休
·                    The Enlightenment: An Interpretation: The Science of Freedom, 1969.


1970
The Bridge of Criticism: Dialogues on the Enlightenment, 1970

1972
Historians at Work - 4 vols., 1972-5


我可以證實,其中一種創新並不為他們接受,即弗洛伊德的洞見。不過,史學的發展過程也顯示,不少史家樂於吸收值得重視的學問,並邁向新的方向。自從那些偉大的啟蒙運動史家實踐了用世俗的方式來解釋歷史原因,歷史學對於證據的精致度,就變得更為講究,而這也深化了歷史解釋的深度。特別是,對於我也入列其中的「文化史家」來說,研究主題的範圍亦被大幅度地拓展。我覺得,能走入伏爾泰、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布洛克(Marc Bloch)、伍德沃德(C. Van Woodward)、霍夫斯塔德等人的世界,不只是一種特別的榮幸,更是一種純然的樂趣。
1973

·                    Modern Europe: Since 1815, co-written with Robert Kiefer Webb, 1973.
Product Details

·                    The Enlightenment; A Comprehensive Anthology, 1973

1974
Style in History, 1974

1975
Historians at Work - 4 vols., 1972-5

1976
Art and Act: On Causes in History— Manet, Gropius, Mondrian, 1976
當我的研究工作持續進展時,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愈趨仰賴精神分析的方法來理解歷史,這時候我才了解了前面所講的「自信心」的功效。1976年,我將自己一系列發表於紐約市科柏聯盟學院上關於歷史因果論的演講出版,題名為《藝術與行為》(Art and Act,該書討論了馬奈(Edouard Manet)、格羅佩斯(Walter Gropius)、蒙特裡安(Piet Mondrain)三位藝術家。我在這本書提出: 史學家的職志是,尋找發生在個人、團體、國家或軍隊之中的各種動機,因為,諸般動機實是源發於生命中的三個主要范疇: 文化教養(culture)、職業技藝(craft)、性格(character),三者都是歷史學者應該予以關注的。這三個范疇相當容易理解,我想就不必再詳加說明。一個人是在接受獎勵與懲罰的文化教養中成長,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他將會繼續遵循父母所服從的教養方式。同時,一個人是帶著他的天賦本性進入這世界,通常,這些天性原先是潛藏於心,爾後逐漸顯露於外;又或者是因為父母、手足、教師、朋友、牧師的影響而改變。至於一個人的職業或技藝,則是當個人企圓追求更高層次的文化教養時,如詩人、畫家、建築師、作曲家,便會受到更顯而易見的影響。這就誠如眾多的學徒,他們走入個別之專業,接觸到各種獨特、不可替代的風格。這需要他們耐心地養成,而無法倚仗其天生之精神、能力及天賦。總之,我始終主張,誠如這本《藝術與行為》所嘗試揭示的,歷史的環境與事件,不論大或小,都是在個人性格、職業訓練,以及世界運行之方式,三者的交織與衝突中所形塑而成,並導致各種事件的發生。而現實世界所提供給每一個個人的,就是上述這些「資源」。 我想花一些時間來談論這個三環體系(three fold scheme),因為這是我引以為傲的觀點,此外,它也激起了廣泛且持續不斷的爭議。個別而言,三環體系中的任何一個動因,皆僅提供了部分性的解釋。事實上,即使這三個環節結合在一起,也很難發揮各自全面的功效。它們仍十分仰賴社會現實,以及人們所賦予的想像。借用蘭克(Leopold von Ranke)著名的見解,一位史學研究者所欲了解的是(當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歷史的事實究竟是什麼。不過,史家所欲了解的,實遠遠超越蘭克所言,亦即: 歷史如何被當時的人所認識。這個特別的課題,便必須仰賴史學家對個人的詮釋來解決。感知的歷史(history of perception),或是無意識接收某種觀念的歷史,兩者都很重要。它們能回答許多史學難題,也能解決許多現實世界的問題,但是,這種詮釋也伴隨著誤解過去的風險。
我認為,這便代表與心理學相關的問題,會出現在歷史研究中的兩個方面: 第一,當歷史行動者受到外在事物的刺激,進而作出反應時,性格便是這時刻的決定性因素。第二,當史家在追索當時文化中各種可資利用的可能性,借以研究歷史行動者之所以如此作為的時候。這二者絕非總是相似。當然,對心理史家來說,這是歷史研究中最為關鍵的所在,而史家其餘的工作只是一些機械性的操作。不過,像我這樣的歷史學者則認為,再從社會與職業技藝兩個面向,尋找對整體更為寬闊、復雜維度的理解,是至關重要的。在這個喜好使用標語口號的年代,我沒有替自己數十年所經營的這種史學取一個吸引人的名稱,或許有點可惜。我姑且用一個稍顯奇特的說法來稱呼它: 受精神分析啟發的歷史。這個稱呼,重申了我的兩個基本論旨: 第一,心理史家的歷史化約論,雖然有趣且有其重要性,但單靠它是無法揭開覆蓋在歷史上的神秘面紗。第二,史學家若對於人類潛意識中關於品味、性愛情欲、抉擇等范疇,以及它們在人類有意識生活中所留下的痕跡投入相當的關注,便有可能觸及人類心中那些本質性的力量,而這些力量顯然能以一般性的解釋(general interpretation)來理解。 我想補充的是,加入這種思考元素的史學研究,在提供解答或是在提出問題的方式上,都將更具有啟發性。此外,這種思考方式也讓我能有條不紊地進行當時剛開始的研究計劃。1980年代初期,當我將研究重點放在維多利亞時代的布爾喬亞議題上時(稍後我將會再談及這主題),我很清楚自己不會選擇傳統的研究課題,再次詳述19世紀這群早已飽受惡評的城市居民。這項研究的頭兩卷,題名為愛(love)與性欲(sexuality),而第三卷則處理侵略性(aggression)。這些不符傳統慣例的主題安排,對我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我很早以前就很清楚,用這種視角來研究歷史可能會引起的難題。受精神分析啟發的史學家,很可能能夠找到許多重要的材料,但這些材料,卻無助於史家做出更深入理解過去的歷史解釋。


1978



Product Details




1984
·                    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 5 vols., 1984-1998,[35] including "The Education of the Senses" (1984), "The Tender Passion" (1986), "The Cultivation of Hatred" (1993), "The Naked Heart" (1995), and "Pleasure Wars" (1998).

此套德國全譯;日本譯第1和第4;中國譯第1


1985
The Enlightenment: A comprehensive anthology (A Touchstone book)
Freud for Historians, 1985
Psychohistory, he later wrote in “Freud for Historians” (1985), “simply turns inward my old program to grasp ideas in all their contexts.”


1986
·                    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 5 vols., 1984-1998,[35] including "The Education of the Senses" (1984), "The Tender Passion" (1986), "The Cultivation of Hatred" (1993), "The Naked Heart" (1995), and "Pleasure Wars" (1998).

·                    The Tender Passion 1986.

1987
A Godless Jew: Freud, Atheism, and the Making of Psychoanalysis, 1987

 Product Details

1988


 We must rely more on the unconscious, inspirational side of man. 
Leonard Bernstein http://thisibelieve.org/essay/16368/

1989

Editor The Freud Reader, 1989


1990
Reading Freud: Explorations & Entertainments, 1990

Product Details
1991


1993

Sigmund Freud and Art: His Personal Collection of Antiquities, 1993

1995
·                    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 5 vols., 1984-1998,[35] including "The Education of the Senses" (1984), "The Tender Passion" (1986), "The Cultivation of Hatred" (1993), "The Naked Heart" (1995), and "Pleasure Wars" (1998).

Product Details


The Enlightenment and the Rise of Modern Paganism revised edition, 1995



1998
·                    The Bourgeois Experience: Victoria to Freud, 5 vols., 1984-1998,[35] including "The Education of the Senses" (1984), "The Tender Passion" (1986), "The Cultivation of Hatred" (1993), "The Naked Heart" (1995), and "Pleasure Wars" (1998).
 Product Details
My German Question: Growing Up in Nazi Berlin, 1998 (autobiography)




1999
Mozart, 1999

Product Details

2002



Schnitzler's Century, 2002
     《史尼勒的世紀:中產階級文化的形成,1815-1914 》,梁永安譯,台北:立緒,2004

Product Details

這不表示本書只是一部《讀者文摘》性質的讀物,只是《布爾喬亞經驗》大部頭之作的濃縮它的結論的份量卻未必有所不如。我引進了相當多的新材料與新課題,其中之一是工作與宗教――儘管它們在《布爾喬亞經驗》裡被討論到,但在本書卻受到更恰如其分的深入檢視。《布爾喬亞經驗》中對維多利亞時代布爾喬亞所作的一些很根本的重新詮釋――他們對侵略性品味隱私的態度,都會以顯著的份量再次見於本書。即便如此,它們並不是裝到新瓶裡的舊酒。我曾經把它們重新思考了一遍,而且自認為把問題的複雜程度更往前推。



2003

Product Details
Savage Reprisals: Bleak House, Madame Bovary, Buddenbrooks
Focusing on three literary masterpieces―Charles Dickens's Bleak House (1853), Gustave Flaubert'sMadame Bovary (1857), and Thomas Mann's Buddenbrooks (1901)―Peter Gay, a leading cultural historian, demonstrates that there is more than one way to read a novel.

《歷史學家的三堂小說課》(Savage Reprisals 此英文書名有深意,翻譯者從沒說過),專門談論十九世紀寫實主義小說的創作方法,他特別從歷史學家的眼光去探索寫實主義小說的寫作風格,依創作年代順序他列舉了三本著名作品:狄更斯的《荒涼屋》(Bleak House)、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以及湯瑪斯.曼的《布頓柏魯克世家》(Buddenbrooks)。

 Peter Gay 對Thomas Mann 的2本大著詳讀,心得寫在《布頓柏魯克世家》(Buddenbrooks)中的湯瑪斯.曼 (特別是對於死亡的恐懼);《魔山》的分析寫在《威瑪文化》一書。


2004


2004年5月7日,彼得·蓋伊榮任第22屆哈斯金講座的講者,對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的成員及朋友發表《我的學思歷程》演說。


最後,我想用自己的故事來替這場演講作結。有時,人們會指責我是一位工作狂。我必須承認這項指控,但是,在那不受干擾的工作時光中,我卻感到相當快樂。一般,那種將工作與娛樂區分開來的說法,並不完全適用於我。當然,我現在要做的,以及未來將要進行的研究工作,有時的確會強迫我去做一些「瑣事」(poor things*)。例如,看看馬內,聆聽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走過由格羅佩斯(Walter Adolph Georg Gropius)所設計的建築物,反復閱讀著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與伍爾芙(Virginia Woolf)的作品。有時候,我會這樣問自己:「這些算是工作嗎?」歌德在其自傳中,對讀者說了一段著名的警語: 「一個人年輕時許下的願望,將有可能在成年時做到。」這對我來說,從未是一個「問題」。在我有記憶的歲月裡,我總希望自己能終其一生不斷地學習。而我也十分感激,因為命運替我做的所有安排,恰恰就是如此。

*翻譯有問題:poor things 應指一些可愛的事情。
2006
Ruth Slotkin


2007

Product Details


 explores the modernist movement in the arts from the 1840s to the 1960s, from its beginnings in Paris to its spread to Berlin and New York City, ending with its death in 1960s pop art.

《現代主義:異端的誘惑:從波特萊爾到貝克特及其他人》




Peter Gay 2007.jpg
Gay in 2007


2015
5月12日過世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