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

大江健三郎 口述《作家自語》、安部公房

廖志峰夜讀偶感
讀安部公房的《燃盡的地圖》時,很奇怪地,一直想起蒙迪安諾的《在青春迷失的咖啡館》,日法不同的小說,一開始都是請私家偵探尋人,太太找突然失蹤的先生:先生找突然失蹤的太太。而失蹤的這兩個人,都在一家咖啡館留下了多次進出的紀錄,咖啡館的角色,前者扮演更重要的位置,一直引生出新事端,翻攪著敘述:後者就指提供一個棲身和邂逅的場所。我自問這樣的比對有意義嗎?但真是沒道理,這種對比一直干擾我的閱讀進行,真對不起安部公房。我突然想,難道這本《燃盡的地圖》會是蒙迪安諾寫作《在青春迷失的咖啡館》的靈感來源嗎?如果不是,又何以起頭如此神似?而且,兩本書中的偵探,都在都市的地圖上跑來跑去,不同的是,安部公房的地圖更像個深淵,充滿逼命的窒息感。這本傑作到底怎麼寫出來的,實在令人好奇,不止在懸疑部分的情節塑造,本身寫作的寫實功力,同樣讓人佩服不已。一再翻轉的敘述,沒有止盡的探索,或許,小說本身只是說明了敘述的不可靠性,真假難辨。有空要再來請教譯者振瑞君,為我解惑了。



Hanching Chung 我似乎讀過大江與他的通信。他誤以為安部的小說是大江的作品。待查。
Hanching Chung 大江健三郎的{作家自語} (台北:遠流,頁205),馬奎斯跟他說,日本最廣為人知的作家是安部公房。誤以為安部公房的某篇短篇小說是大江的,是法國另外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Jean-Marie Gustav Le Clezio.

為了回答廖社長的一個兩本日、法小說起頭的"似曾相識",我去查書:大江健三郎的{作家自語} (台北:遠流,頁205),馬奎斯跟他說,日本最廣為人知的作家是安部公房。誤以為安部公房的某篇短篇小說是大江的,是法國另外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Jean-Marie Gustav Le Clezio.~~~當然這本書我沒全讀。放回書架前,翻了書末的"大江健三郎面對106個提問 (原文:疑問)"一章,有許多感觸,例如對"憲法維護"、燒毀用過的筆記、日記,對於小說藝術的堅持、辭典的喜愛....等等。這可能是少數的Facebook互動的優點。


大江健三郎有其世界作家聯絡的網絡。他的交情廣、學識淵博都可以從許多訪談得知。譬如說 《作家自語》第195頁介紹 Dante: The Poetics of Conversion By John Freccero 

 《作家自語》第205頁談到與勒克萊齊奧法語Jean-Marie Gustave Le Clézio,1940年4月13日)的通信,當時勒克萊齊奧還沒得諾貝爾文學獎.....。 我查《當代法國文學辭典》江蘇人民,1983,將他說是1943年生,只介紹2本著作。
Wikipedia 是這方面的好的參考處。勒克萊齊奧作品的漢譯,還可以分列台灣的與中國的。



2008-07-01

大江健三郎口述,尾崎真理子採訪整理,許金龍譯,遠流出版,2008

不願寫自傳的大江健三郎,以口述的方式接受記者提問,歷經漫長的訪談,終有此書的誕生,雖不是大江健三郎親筆書寫,卻是類自傳,詳盡地述說了從事寫作五十年來的所思所想,溯及孩童時代對語言世界的體悟,及青年時期對知識追求與創作欲望的自我認知,對自己為何成為一名作家,誠摯地回顧了一番。並對浸淫文壇多年間,對文學的觀感和體會,提出獨到的見解,也為當前日本文學在世界的定位提出解釋,肯定村上春樹及吉本芭娜娜享譽國際的現象,從中放寬看待日本文學的視野。大江以回顧的角度坦蕩剖析創作歷程與心路歷程,涉及政治與藝術討論,及他與世界文壇名人的交往情誼,侃侃談論,均見其嚴謹的寫作態度與赤誠的創作姿態。 (魯雅)


《作家自語》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