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4日 星期六

文革五十週年:李振盛 影像系列;唯一的民間博物館「全都遮」;「文化大革命」藏語成了「人類殺劫」

觀念座標新增了 2 張相片
※ 2016.05.14 中國—《泰晤士報》Calum MacLeod ※
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唯一的民間博物館「全都遮」
毛澤東於 1966 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到下週一(5 月 16 日)剛好滿五十週年。但是中國唯一的文革博物館,所有指稱文革往事的東西,全都被巨型的看板、鐵皮、貼紙、海報遮起來。
北京政府也不允許民眾公開對五十年前、死了大約兩百萬人的政治運動致哀。雖然官方文獻形容它是「十年浩刼」,這個話題依然是禁忌,因為始作俑者目前仍然還在執政。
在官方的不滿之中,唯一還在公開紀念文革的,是汕頭市澄海區蓮上鎮的塔山森林公園,此座森林公園中的文革紀念館在 2005 年開放。
博物館主要的特色之一,是數百個石雕,銘刻著當年的場景、口號、紅衛兵折磨人的方法。這裡也有二十幾座墳塋,埋葬著文革的死者。
現在,這些石碑、紀念門、佛塔,全部都用大紅大黃的新口號遮起來了,吠叫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中國夢」等等習近平過去三年推動的政治運動。
目前,整座公園在無數的監視錄影機以及公安嚴密監視之中。在我進入園區時,公安訊問我一個小時,我遊覽的期間,五名官員跟在我後面全程盯人。
附近村裡一個店家告訴我:「黨的臉丟大了,文革跟這個博物館讓他們很尷尬。」
1968 年 7 月各個造反派鬥爭的高潮時,各派人馬都自稱自己最遵循毛主席的教條,塗城村遭到鄰村攻擊,中國軍隊不得不介入進行「軍事管理」,至少有 24 人死亡。
塔山文革博物館的展覽品,現在被特意掩蓋,顯示當前執政者想要永遠埋葬痛苦的歷史真相。這座民間的博物館呼籲「反思」,並且寫著「要以史為鑑,不要讓文化大革命的悲劇重演」,現在這些字句全都被巨型文宣看板遮住。
博物館的發起人是彭啟安,他本人在文革中差點被槍決;他的哥哥是一位老師,在文革中被暴民殺死。
在汕頭的博物館中,一位二十歲的地理系學生,Atlas Wu,表示,中國年輕人對文化大革命所知有限,卻很想知道:「我們只被告知那是內部動亂,電影跟其他媒體中這個話題也是禁忌,其實應該開放,讓大家可以反省。」
Fifty years ago the Great Proletarian Cultural Revolution, as it was officially known, plunged China into Maoist madness. It left well over 1m people dead and wrecked the lives of millions of others



How Mao’s call for “disorder under heaven” tore China asunder
ECON.ST


DW (中文) 分享了 1 條連結

文化大革命主要是为了什么?这场革命和文化有多大关系?它是怎么进行的…
DW.COM|由 DEUTSCHE WELLE (WWW.DW.COM) 上傳





文革五十週年李振盛:48年前,他在地板裏藏下兩萬張文革底片
文革中,黨報記者鋸開斗室地板藏下可致命的秘密,生死受託的同事守口37年,顛覆的年代,倖存一點真實。https://theinitium.com/…/20160513-mainland-LiZhenshengCult…/
Initium Media 端傳媒
【每日instagram: 文革50週年影像系列】http://bit.ly/1T2sEtj
1966年8月25日,哈爾濱黑龍江日報的工作人員批鬥駱子程,就他走資本主義道路,反對群眾運動,他頭戴的高帽上寫著他的罪行。
關注小端instagram,留住每個重要瞬間:instagram.com/initiumphoto
攝:李振盛 Li Zhen Sheng
【文革50年系列文章】http://bit.ly/1Tat4TI

西藏自治区一位副主席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承认,对西藏破坏行为的90%发生在文革之前。文革只是对西藏的致命一击。

五十年前,毛泽东的红卫兵小将也在西藏掀起了极具破坏性的革命。今天北…
DW.COM|由 DEUTSCHE WELLE (WWW.DW.COM) 上傳

作者:唯色 / 澤仁多吉‧攝影
譯者:
出版社: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1-21
官方網址:

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
Forbidden Memory: Tibet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
文革依然是禁區,《殺劫》依然是禁書
傳統藏語並無「革命」一辭。半個多世紀前,中共解放軍進駐西藏,刻意結合原先藏文的「新」與「更換」才造出這一個全新的辭彙。藏語「革命」的漢語發音近似「殺劫」,
不可碰觸的記憶禁區,鏡頭下的西藏文革,第一次披露
Forbidden Memory: Tibet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
文革依然是禁區,《殺劫》依然是禁書
傳統藏語並無「革命」一辭。半個多世紀前,中共解放軍進駐西藏,刻意結合原先藏文的「新」與「更換」才造出這一個全新的辭彙。藏語「革命」的漢語發音近似「殺劫」,恰恰表明二十世紀五○年代以來,「革命」為西藏帶來的種種劫難。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席捲西藏。「殺劫」之前於是再被加上「文化」一辭。藏語的「文化」與漢語的「人類」發音近似。對西藏民族而言,這場「文化大革命」無疑成了「人類殺劫」。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的烈火開始燎原,作家唯色出生於西藏軍區總醫院。當時她的父親是中國駐藏解放軍的一名軍官,也是一位熱心的攝影愛好者。透過鏡頭,這位軍官記錄了迄今為止關於西藏文革最全面的一批影像。「與強權的鬥爭就是與遺忘的鬥爭」,在世界面前,文革是中共的一個尷尬,西藏則是另一個尷尬,因而西藏的文革就成了雙重禁區,愈加不可觸碰。
這本書的原版,因藏語「革命」的諧音而得名《殺劫》,十年前的二○○六年由大塊文化出版。那時恰逢文化大革命四十週年,儘管已經過了四十年,但文革在中國仍被列為不可碰觸的禁區,而發生在西藏的文革更是禁區中的禁區。也因此,在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的今天,在霧霾日益濃重卻堪稱強大的中國,《殺劫》依然是禁書,文革依然是禁區。
這期間,唯色嘗試使用他父親在文革當年拍照片的蔡司伊康相機,站在他父親當年同一角度,拍攝今日拉薩圖景,兩個時代照片的對比,顯示出歷史的無常……《殺劫》文革五十週年紀念新版,除了全書修訂外,還追加了更多文字與影像的記錄。透過唯色父親的照片,讀者可以進入歷史中的拉薩,去認識曾經有過卻已消失的風景,曾歷盡滄桑卻已輪迴的人們,傾聽曾經發生的故事以及故事中的悲歡離合…..當然也可以跟著唯色,一起追索著他父親當年行蹤,透過他們的文字與影像記錄,見證著更多西藏的生與死。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