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巴壺天著《禪骨詩心集》林義正編;童元方 《為彼此的鄉愁》引詩

我的好友吳國精先生與童元方教授事舊識, 我很喜歡他輔仁大學註冊時,童元方代替感冒的妹妹來註冊.....好幾十年之後,吳先生在新竹請客:陳之藩和童元方。
2013年歲末,童教授的兒子要到我的住處附近的"女巫店"開唱,吳先生趁機來台北,請我們一群朋友大快朵頤;他知道我與東海的關係,託我辦事.......。
2016.12.3,我又有機會聽童元方教授主持的會議,共同參加大會的晚餐,她坐在我隔座,所以可以多談。
簡單地說說此次"會談"的部分故事:首先,談台中學者的交遊圈,必須包括孫立人將軍的部屬:東海的柳作梅教授、童元方的父親 (北京大學畢業) ......
童教授談與天下文化出版公司的緣分。
他也談五月初爾雅出版社的餐會:客人有白先勇和廖先生等。
他不認識的簡白兄邀她寫中國時報"三少四壯"專欄......
我與談談近日的開課和她的腰傷......
我在會議之後想起幾月前為了童元方 在《為彼此的鄉愁》引巴壺天的詩的"異文",忙了一陣,如今可以當面請教,她的答覆大出我意外
2016.12.3
鍾漢清: 請問童元方老師, 您在《為彼此的鄉愁》中引巴壺天的詩,根據的是哪一版本?

童元方 :這是陳之藩先生曾背給我聽的詩,我們都很喜歡。我請陳先生再背誦,我挑出"窗外薄陰非日暮,池邊吟詩與花開。"當《為彼此的鄉愁》的"部分"之引詩......。 (讀者或許知道童教授的第一本書:《一樣花開︰哈佛十年散記》,(台北:爾雅出版社,1996年);我認為這本書個章蘊釀久,都很可觀。同教授笑說:"你是說,我近年的書不夠好?",我說,冤枉啦,我迷信作家的第一本書!

!!!!!

2016.9.19
林老師:請問出處?
"窗外薄陰非日暮,池邊吟詩與花開。" --巴壺天的詩 出自童元方《為彼此的鄉愁》(香港:牛津,2005,頁126)。
~~~2016.9.19
林義正 此乃巴師早年詩稿《亦廬賸稿》中「辛卯上巳臺北賓館禊集得杯字」詩中的句子。原詩作於1951年,「萬變猶存此海隈,不然無地著吾哀;未孤氣類仍成世,已醉玄言那待杯;簾外輕陰非日暮,池邊吟思與花開;來年可有西流水,一為神州祓劫灰。」今收入《禪骨詩心集》(台北:東大1988.9 ),頁265。按童元方所引詩句與原稿有些出入,但「吟思」恐是「吟詩」之訛,出版時未校出,依詩意當作「吟詩」。
Hanching Chung 林老師,三民版《禪骨詩心集》只有181頁。何來265頁?......頁173找到!
林義正 我引用的是初版,直排大字版,全274頁。若橫排,則頁碼已改移了。
Hanching Chung 了解:還有薄陰與輕陰
林義正 簾外與窗外的差異。
Hanching Chung 童元方似乎特別注意"花開",他的第一本書書名似為"一樣花開"。


~~~~~

此次翻巴壺天著《禪骨詩心集》,注意到有《魯拜集》第29、第68兩首的翻譯和譯註 (略),頁175


XXIX 
Into this Universe, and Why not knowing 
Nor Whence, like Water willy-nilly flowing; 
And out of it, as Wind along the Waste, 
I know not Whither, willy-nilly blowing. 

墜地如水流,自家主難作;未知何從來,亦未悉何故。去時如風吹,欲住不得住;吹過荒漠間,知復向甚處?

LXVIII 
We are no other than a moving row 
Of Magic Shadow-shapes that come and go 
Round with the Sun-illumined Lantern held 
In Midnight by the Master of the Show; 

宇宙魔燈耳,其焰為晴曦;吾儕僅一隊,燈上幻影兒,憧憧來與往,但繞燈焰馳;而燈復有主,中夜持戲之。

http://classics.mit.edu/Khayyam/rubaiyat.html
The Rubaiyat 
By Omar Khayyam



2016.7.23
林義正:"師常言作品問世,在精不必多......." (頁180)
讀東海時1971-75,聽過巴壺天 (1905-1987)老師名字,也知道他教禪學相關科目。
今天CBETA會後,從台北中山堂附近走往二二八公園,我提議到桃源街吃牛肉麵,台大退休的林義正老師說,要將胃口留給家人,所以我們邊走邊物色商家......過重慶南路,聊許多買書的經驗、故事,提到三民書店,他堅持要過去那兒,買一本他為恩師編的書《骨詩心集》送我: (我們登了4樓層,一些協商,才買到):
巴壺天著《禪骨詩心集》林義正編,台北:東大圖書公司, 1988,1990再刷,2004年2版
這本書有意思,林老師說,從直排改成橫排,他不知道,有點生氣。
最有意思的是,我發現書內一張貼紙,蓋印,文曰:
"本書中任何違反一個中國原則
 的立場和內容詞句一律不予承認"

我跟林老師說,此書可能從中國旅行歸來。
林老師再扉頁提了:"漢清同道存念。"  真的非常感謝。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