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再談 房龍的《人類的故事》



在台灣,1960~1970年代,許多人被房龍的《人類的故事》之懷舊故鄉教堂頂樓極目遠眺回憶所感動。其實房龍的書在30~40年代就有翻譯 (台灣商務印書館翻印《發明的故事》等)。
十幾年前 (約2000?),中國興起房龍 的著作集的出版,有些書可能是湊出來的,譬如說,《名人的故事》北京:東方,2006; 《房龍音樂的故事》成都:時代,2003。
在美國,房龍被看作著名作家、歷史學家和記者,其影響主要來自於他的著作。但在學術界房龍的影響則不大。儘管中國公眾可能對房龍缺乏了解,但在中國的知識界,房龍卻擁有相當的認知度。早在1927年,其著作《古人類》就已由中國作家林微音(非林徽因)翻譯出版(書名《古代的人》[2])。《人類的故事》在1930年代出現中文版。中國當代作家郁達夫曾評價說:「范龍(即房龍)的這一種方法,實在巧妙不過,乾燥無味的科學常識,經他那麼一寫,無論大人小孩,讀他的書的人,都覺得娓娓忘倦了」。「……范龍的筆,有這一種魔力。但這也不是他的特創,這不過是將文學家的手法,拿來用以講述科學而已。」[3]1950年代以後,房龍的著作在中國大陸長期遭禁。1980年代中後期起,中國大陸的大學生開始重新傳看房龍的著作。到2000年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實際上掀起了房龍著作的出版熱潮,市面上同時存在著同一部著作的多種翻譯版本。部分中國知識分子把閱讀房龍著作作為了解西方歷史、接受人文主義啟蒙教育的捷徑。房龍作品的通俗性、趣味性和傾向於自由主義的思想也相當程度上滿足了中國讀書界的需求,有人認為他是「人文主義大師」[來源請求]。房龍在歐洲幾乎不享有知名度,即使在他的故鄉荷蘭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房龍或者不認為他是知名人士。



 My School Books was a chapter from the unpublished autobiography of Hendrik Willem van Loon made by the DuPont chemical company to demonstrate their new 'PX Cloth' on school books, and distributed free at the New York Worlds Fair in 1939



人類的故事  (The Story of Mankind)亨德里克.房龍 著 / 1921


吳奚貞 譯 協志工業叢書出版公司 2006年?
志文出版社,譯者:劉緣子等,出版日期:1993好讀出版  ; 日期:2002
聯經出版公司:2016
當代歷史家亨德里克.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以他一貫淺顯的語言,輕鬆流暢的筆法,為我們敘述人類五十萬年歷史的演變和大事,全書洋溢著作者的智慧,人情味和幽默感,配上作者親自繪製的精 美插圖,讓讀者讀來趣味盎然,印象深刻而對歷史有初步的認識。這是一部信史,是學習歷史的入門書;但讀起來卻像一部迷人的小說。


~~~~~



房龍的『人類的故事』,我不知讀過說少次?也拿它當過在大學開歷史通識課的指定學生閱讀教材.可是,台灣出版的中譯本,沒有原書的最美妙序文.我直到剛剛才讀到大陸的中譯本,才讀到這篇陌生的序文,但我立刻肯定,這是全書中,寫得最優美最有啓發性的一章.但,為何我會這樣慢才會讀到它呢?為何?

Tony Liu 江教授:聯經新版與米娜貝爾版的《人類的故事》都有房龍的原序。志文岀版社的則無。

HC:Tony Liu 關於志文出版社版本的說法有誤,"原書序"見其頁11-15。 房龍的《人類的故事》插圖本,新潮文庫 351 (新版1993,有翻譯版權:2000.12 新版7刷。) 


~~~~~
關於此書的中文版本及其出版史,曹永洋先生有一篇短文說明,我有空再打出。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