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王陽明及其詩


2017.6.17 漢清講堂:問何懷碩先生葉公超送他的法書。
何先生說是王陽明的詩。他唸一段,李元璋兄接下去念完它--他的博士論文的"主角"是王陽明。  
  我們談他的【王道領導學】ㄧ書應加上王陽明事例。李兄說,可以寫專書。
我說漢清講堂當辦王陽明的討論會。


2017.6.20 李博士回我信

鍾老師好 :

[ 險夷原不滯胸中,何異浮雲過太空。夜靜海濤三萬里,月明飛錫下天風。]
這是王陽明貶謫時所作之詩,以明心志。
葉公受貶,題此詩給一後生年輕人( 何懷碩 ),當有深意焉。
這是做葉公超傳記或心態史之絕佳題材,真希望有幸能得以瞻仰此墨寶。

祝好!

晚 李元璋 上
----

王陽明  『伝習録』松岡正剛の千夜千冊
-----
2015-08-17 儒風大家
心學大師王陽明被稱為 「明第一流人物,立德、立功、立言皆居絕頂」。正因如此,我們在談論王陽明的時候更多的是注重其思想和人格,而忽略他的詩歌和書法。明朝的徐渭說王陽明是「因人掩其書」,王陽明在詩歌和書法上不是沒有成就,而是被他「立德、立功、立言」的名聲掩蓋了。小編精心為大家選擇了陽明先生的詩歌,配上其書法,希望大家可以知道一個更全面的陽明先生。
春行
冬盡西歸滿山雪,春初復來花滿山。
白鷗亂浴清溪上,黃鳥雙飛綠樹間。
物色變遷隨轉眼,人生豈得長朱顏。
好將吾道從吾黨,歸把魚竿東海灣。
這是一首哲理韻味非常濃厚的田園詩。前兩句寫初春的景色,很有田園詩的風格。詩句和意境非常的美,即便放在唐朝,也可以算作一首描寫田園風光的好詩了。
蘭亭次秦行人韻
十里紅塵踏淺沙,蘭亭何處是吾家?
茂林有竹啼殘鳥,曲水無觴見落花。
野老逢人談往事,山僧留客薦新茶。
臨風無限斯文感,回首天章隔紫霞。
這兩首詩都與蘭亭有關,從中似能體會到陽明生前自尋墓地於蘭亭鮮蝦山的悠悠情思。
喜雨(南贛作)
吹角峰頭曉散軍,橫空萬騎下氤氳。
前旌已賀洗兵雨,飛鳥猶驚卷陣雲。
南畝漸欣農事動,東山休共凱歌聞。
正思鋒鏑堪揮淚,一戰功成未足雲。
王陽明曾任南贛巡撫,他在南贛崇義縣打敗以謝志山為首的農民起義軍。王陽明就地勒石紀功,於茶寮石崖絕壁上刻石,取名為「茶寮碑」。這首詩寫的是戰勝以後,返迴路上遇雨的情景。可以看出詩人得志後的豪情,以及軍旅中依然關心農事的細心。
游靖興寺
老樹千年惟鶴住,
深潭百尺有龍蟠。
僧居卻在雲深處,
別作人間境界看。
靖興寺在湖南醴陵西山,相傳為唐代大將李靖所建。這首詩寫靖興寺「鶴住龍蟠」,仙靈之氣十足。前三句都是襯托最後一句的。
憶諸弟
久別龍山雲,時夢龍山雨。
覺來枕簟涼,諸弟在何許。
終年走風塵,何似山中住。
百歲如轉蓬,拂衣從此去。
這首詩的主旨是懷念自己的兄弟,他想念自己曾經居住過的龍山舊居。由此聯想到自己的辛苦的征程,「終年走風塵」,他懷念在山中居住的生活。「轉蓬」是古代做官人常用的比喻,自己做官無定所,隨命遷流諸地,就像飛蓬一樣,被風吹來吹去。「拂衣從此去」,最後一句筆鋒一轉,寫出了自己建功立業的決心。
謫仙樓
攬衣登採石,明月滿磯頭。
天礙烏紗帽,寒生紫綺裘。
江流詞客恨,風景謫仙樓。
安得騎黃鶴,隨公八極游。
謫仙樓又稱太白樓或採石樓,是蕪湖八景之一,後被焚,清康熙元年由太守胡念齋重修,今不存。從詩意分析,本詩作於正德十五年陽明因忠、泰之陷而被拒之蕪湖期間的可能性較大。
《詠良知四首》之一
個個人心有仲尼,
自將聞見苦遮迷。
而今指與真頭面,
只是良知更莫疑。
王陽明認為,人人心裡都有「良知」,人人都有成為聖賢的潛質。不過,世間大多數人的「良知」被自己的偏見妄見所遮蔽,自己並不知道。
《詠良知四首》之二
問君何事日憧憧?
煩惱場中錯用功。
莫道聖門無口訣,
良知兩字是參同。
大本大源是道是至善,良知是認知道和至善的功能,其一直在我們心中,未曾遠離,只是我們日用不知,有時甚至違背之。錯用功就是丟下良知,卻向外找尋善惡之判別依據。
《詠良知四首》之三
人人自有定盤針,
萬化根源總在心。
卻笑從前顛倒見,
枝枝葉葉外頭尋。
「萬化根源總在心」這句意思是說,時間紛繁萬物乃至萬物之間的變化、關係都在人的心中。陽明先生自己笑自己,以前沒有領悟這個道理,卻「枝枝葉葉外頭尋。」,向心外去求,結果只能是緣木求魚。
《詠良知四首》之四
無聲無臭獨知時,
此是乾坤萬有基。
拋卻自家無盡藏,
沿門持缽效貧兒。
這首詩寫得非常的形象。「拋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持缽效貧兒」這兩句刻畫了一幅有趣又略帶諷刺意味的畫面:一個乞丐拿著缽挨家挨戶地去要飯,卻不知道原來自己家裡有個無盡寶藏。這個無盡寶藏就在人的心裡,就是「良知」。這首詩還是在告訴我們,不要外求,要反求諸己。
羅舊驛(居夷作)
客行日日萬峰頭,山水南來亦勝游。
布穀鳥啼村雨暗,刺桐花暝石溪幽。
蠻煙喜過青楊瘴,鄉思愁經芳杜洲。
身在夜郎家萬里,五雲天北是神州。
這首詩描寫了作者被貶貴州龍場驛時的悽苦之調,也流露出了自己的思鄉之情。「布穀鳥啼村雨暗,刺桐花暝石溪幽。」這兩句寫景,有聲音(啼)、有顏色,有花有雨,不輸唐人詩歌。
儒風大家原創,轉載需註明
儒風大家
中國傳統文化當代價值傳承者
歡迎關注儒風大家微信公眾帳號(rufengdajia)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4dxBz4.html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