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讀孫康宜的《走出白色恐怖》

Hanching Chung 康老師:".......在她的回憶錄《走出白色恐怖》中,康宜有專章敘及她與Gram相處的往事,並譯介了Gram的詩作。......",章名是"紅豆的啟示","紅豆"是Paul Sun(孫裕光,孫康宜之父,在綠島監獄撿到的,並手織袋子珍藏之 (正面用藍字寫著:1952,V23,孫裕光;反面則有"綠島紀念"四字。"1952,V23" (1952年5月23,是Paul 結婚9周年紀念。)
"據媽媽說,爸爸是那天在綠島的一個水池邊撿到那顆紅豆的。爸爸當初很難適應牢獄的生活,有一天想不開,曾跳到水池裡自殺,幸而沒淹死......."
這顆紅豆,从王維的《相思》,到陳寅恪的《柳如是別傳 緣起》,到 Paul 在1978年在普林斯頓交給小紅 (康宜),到Gram將紅豆"翻譯為Ivy(常春藤有常青豆),從綠島到種是通才教育的普林斯頓的"高等研究院"之群英。.....
這次讓我有機會再次翻《走出白色恐怖》 (因書無索引,卻有許多意外之喜)。讀完相關部分之後,才想起初讀時對"對岸湖中倒影"印象深。.....
⋯⋯更多

功能介绍 敖学院主要用于诗歌写作教学和公共教育。王敖,旅美诗人学者,2016年与张尔(飞地传媒)共同发起诗公社计划。
MP.WEIXIN.QQ.COM



重(略)讀孫康宜的《走出白色恐怖》,有許多相關的教育議題,如她最感激有機會到高雄讀書;她讀的女中,在高三,班上就演Romeo and Juliet,她演她最喜歡的腳色:Friar Laurence (你不會料到,全劇,他的話最長.....);東海大學畢業論文Moby Dick中的宗教 (姑且這樣說),當時有人到校開【宗教與文學】(書中說美國八零年代才開這種課).....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