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周策縱 文集》《棄園文粹》《周策縱舊詩存 》《古巫醫與[六詩]考中國浪漫文學探源》《五四運動史》《致向陽》



曹永洋學長來訪未遇。他除了還【旁觀者】,更送了一本【周策縱 文集*】(下,648頁)(香港:商務,2010, (扉頁:

摯友洪銘水教授贈書:周策縱先生乃銘水兄在威斯康辛攻讀比較文學博士之恩師;妻子陳增文均同時受教於作者。.....作者代表作{五四運動史}中譯本由其門生合譯出版。.......p.282起(屈原 "哀郢"新譯"、" "哀郢"譯記" (1960),pp.282-88)、p.386、p.390。)

(*本文集共上下兩冊,收錄其各類論文及散文等作品70餘篇。上冊包括三大部分:(1) 自傳與人事憶記、(2)《紅樓夢》研釋,及(3)五四與近代思潮。下冊亦有三大部分:(1)經典與訓詁、(2)詩詞歌賦類,與(3)文史宗哲研究。)







周策縱舊詩存
作者: 周策縱   陳致(編)
香港:匯智出版, 2006



Results 1-3 of 3
Page 84
風定高花薄,煙消宿鳥驚。年年有新意,不見歲華更。^一九五八年六月九日 無情對《有
小序及跋)楊聯陞 84 
Page 85
無情對《有小序及跋)楊聯陞兄席上,劉子健兄以「太空時代擺搖舞」()命作無情對。因即席成此詩以應。子健命作無情對,姑且生湊沒趣談:太空時代擺搖舞,月色分明別散關。二句中以「子」對「姑」-至為明顯。古人有為「
 ...
Page 224
... 去國之年,撰一説部,乃颠倒「四八」二字,署其書名為《一九八四》,亦兩皆鼠年,且書中
迷苛政最可怖之刑為以鼠嚙人,謂傳自中國。而《詩,魏風》有《碩鼠》:「無食我苗」之作。
可謂巧合矣。^一九八三年十二月 附:楊聯陞敎授和作接來片 224 

Results 1-3 of 12
Page 157
周策縱戲墨一九七二年十月三十日於陌地生之棄園古问寒(有序及跋)蕭公權先生寄示
《迹園詩稿》-有「一從心識高寒境,入眼珉巒總覺低」之句,無比摯情,型於峻藻,雅過於西
人所謂新古典主義之作。吳雨僧(宓)、鄭因百(審)、朱佩弦(自清一、潘伯麾(飛聲一 ...
Page 158
附:蕭公權敎授答詩玉宇何曾勝境慳,高寒刻骨且須還。一身落落歸塵界,兩手空空出
寶山。久矣枯腸虛酒德,悠哉冷眼看雲閒。鈎天到耳猶能聽,未擬燒丹學驻顏。一九七二
年十一月十三日於西雅圖此意一章答蕭公權先生論新舊體詩仍用慳颜韻蕭條此意説
尤 ...

Page 173
蕭公權先生公和予殘冬詩有「閑舆早己驰先路,積雪終難阻上春」句。潮漲潮平見道
新,嬌花婀娜忽然春。合招海畔尋詩叟,來證無冬不去因。^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日重啞
訪問祖國,即將歸來。詩以迎之,君去國在一九三三年四十一一年尋故國,八千里路溯前
Page 352
本書收入周策縱教授一生的舊詩作品千餘篇。周先生的舊詩創作始於少年時,其少作頗鄉先輩激賞。後入中央政治大學,就職侍從室,又負笈西遊,執教於哈佛大學、威斯康辛大學等校。先生閱歷豐富,交遊廣闊,課讀之餘,吟詠不輟。贈答酬酢,皆一時高才碩彥。詩筒往還,如洪煨蓮、唐德剛、瞿同祖、傅吾康、劉子健、楊聯陞、蔣彝、田龍、蕭公權、饒宗頤、謝扶雅、徐復觀、蘇文擢、葉嘉瑩、夏承燾、俞平伯、周汝昌、程千帆、黃苗子、啟功、辛笛、馮其庸、勞思光、宋謀瑒、端木蕻良、潘受、吳宏一、王晉光、黃坤堯、鄭子瑜等(以詩集中先後為序),皆當代著名學者詩人。《周策縱舊詩存》不啻為當代的一部詩史。
Page 100
1 八百多逢八一難,不知取得是何經? ^一九六二年六月二十七日 洪煨蓮先生贈詩四首
並序 100 周策縱舊詩存.
Page 220
... 洪煨蓮《一八九三—一九八零)、顧颉剛(一八九三—一九八零)、袁同禮(一八九七—
一九八一)、蔣#^一九零三—一九七七)、徐復觀一一九零三 I 一九八二一、羅香林《一
九零六—一九七八) , 220 周策縱舊詩存.
Page 107
周策縱, 陳致. 自題畫枇杷初日黃金果,汪汪照眼明。汁多脹欲裂,辛苦戀枯籐。一九六
四年夏於波士頓之棄園謝啞行者蔣彝贈畫鳥及詩葉落空山一鳥鳴,不平鳴後更無聲。
偷閒差比幫閒好,不為朱門頌太平。一九六四年八月附:蔣彝原贈詩一首啞子戲墨五
分鐘 ...
Page 139
一九六七年元月寄重&蔣彝)平生未傾蓋,白首仍相期;東京失交臂,乃覺富士稀。予旅
東京時小病逾旬,未嘗一瞻. ^士山,而與重啞同寓國際文化招待所,臨去前猶不相知,
能一晤。^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廿五日於陌地生星島紀遊用字字迴文體(寄王醉六先生) ...




Dear HC: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12/blog-post_6466.htmlHC 猛力推薦我閱讀周策縱的「棄園文存」,希望我就「歸去來」一詞作個回應。我卻對書中的對聯與特別感興趣。周策縱曾任蔣介石秘書(1945~1948),1948年辭職赴美留學,在密西根大學獲得博士。他 的最重要著作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 五四運動史》,這本英文書大受歡迎,在美國再版七次,卻雙雙被蔣介石與毛澤東列為禁書。台灣到1972年解禁,中國則到1996年解禁。一本學術書籍,同 時在中國與台灣被禁,真是一大奇書。
我要談的是書中69則到78則(共48頁)所談的對聯與「對對子」。Ken Su

11/09周策縱先生大博學家
胡適等的專家

棄園文粹 或許不錯啦
無交待出處和刪除處
棄園文粹
作  者:周策纵
出 版 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1998-2-1


2007/06/11 15:39
我今天才知道周策縱(Chow, Tse-Tsung)先生過世。我只是他的學問、文章、做人的佩服者。上網一查,都是些零星的作品和消息,不過,倒知道先生是200759日過逝的。
或許有點巧,5/12我還引他的作品「古代中文【扶桑】即是榕樹。詳見周策縱先生之考據如【棄園文粹】 【固庵詩詞選】有詠印度巨榕之詩 *****僅以此筆記贈昔日同遊夏威夷之侔先生《詳全文》」。


[PDF]

周策縱教授著述目錄 - Uno, T

檔案類型: PDF/Adobe Acrobat - 快速檢視
棄園文粹》(錢文忠編選)。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7 年11 月。「學苑英華」叢書. 之一。458 頁。 Qiyuan wencui (The Best Writings from Qiyuan). ...

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Love in a Life by Robert Browning
http://www.answers.com/topic/robert-browning

改1999年(1999/04)之舊作:雖然忠樸過世多年。我們這些世人繼續尋覓…..
(1998)十月十日,從永和出來,秋高氣爽。…走經台大校園,與一些樹打招呼。從新生南路側門出校園。有一少年騎一輛新機車;他的同伴,新車造型、設計,極盡"疼愛、撫摸" 、"品評"之能事。這,讓我知道自已不年青了,因為我已沒有騎美車雲遊天下之志。
進 辦公室,寫點東西,從網路上知道到你的網站周年慶,並有「承諾的樂趣」。由於台大校內海報故意把「五四」戲寫成「舞肆」,想起名著《五四運動史》作者周策 縱先生,他才富五車,在文選《棄園文粹》中第九九則,談王靜安的「…頻摸索,且攀躋,千門萬戶是耶非?人問總是堪疑處,唯有茲疑不可疑。」
周先生說,此《鷓鴣天》甚莊嚴深遠。「此種無盡追求之意境,比 靜安 自己新云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須之三種境界,皆更高深。」
(鷓鴣天
閣道風飄五丈旗,層樓突兀與雲齊,空餘明月連錢列,不照紅葩倒井批。
頻摸索,且攀躋,千門萬戶是耶非?人間總是堪疑處,唯有茲疑不可疑。)
周先生並以白郎寧(Robert Browning , 1812-83)《有終生的愛》(Love in a Life)──詩和之。我轉錄來作為我們這些中文網站開拓者的賀禮:

一間房又一間房,
我找遍了這院子,
我們同住在這裡。
心啊,一點也別怕,因為,心,你會找到她,
下次,會找到她本人!──不是她所留下來的
簾內的煩惱,床上的芳香!
那壁上的花環,經她拂拭後又開花了:
那兒明鏡對著她翠翹的搖顫也閃光了。

但是日子不斷消磨,
還是一條門又一條門?
我永遠摸索著新的命運──
從廂房到正廳,找遍了這大廈。
老是這麼個緣法!我進來時她偏出去了。
我尋了一整天,──別管吧!
可是你知道,天快黑了,──還有那麼多的房間要探索,
那麼多的私屋要尋找,那麼多的幽室要瀆求!
----
Love in a Life
by Robert Browning
I
Room after room,
I hunt the house through
We inhabit together.
Heart, fear nothing, for, heart, thou shalt find her,
Next time, herself! -not the trouble behind her
Left in the curtain, the couch's perfume!
As she brushed it, the cornice-wreath blossomed anew, -
Yon looking-glass gleamed at the wave of her feather.
II
Yet the day wears,
And door succeeds door;
I try the fresh fortune -
Range the wide house from the wing to the centre.
Still the same chance! she goes out as I enter.
Spend my whole day in the quest, -who cares?
But 'tis twilight, you see, -with such suites to explore,
Such closets to search, such alcoves to importune!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周策縱1916年1月7日2007年5月7日)出生於湖南祁陽,逝世於美國三藩市,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東方語言系和歷史系終身教授,國際著名紅學家和歷史學家(特別是中國五四運動)。

目录

[隐藏]

[编辑] 生平

湖南省祁陽縣(今祁東縣)人,1916年出生於祁陽縣。父親周鵬翥生前是詩人、書法家,行俠仗義,望重一時,舊學深厚而思想維新,以至於傾家襄助辛亥革命。周策縱先生幼承庭訓,兼長新舊學,與弟周策橫皆長於書藝詩文。中學畢業於長沙市第一中學(今長沙市一中),與毛澤東為相差十五年的校友。該校主編的校刊《長高學生》四字,就出自周策縱的手筆。
1942年,周策縱於中央政治大學行政系畢業後,曾先後主編《新認識月刊》、《市政月刊》、《新批評》等刊物,並一度供職於重慶市政府。1945年始,任國民政府主席侍從室編審(秘書),與陳佈雷陶希聖徐複觀等聞人共事。蔣介石在臺灣二二八事件後的發表的《告臺灣同胞書》就是由周所執筆。 1948年辭職後即赴美國留學,開始潛心研究中國五四運動歷史,獲美國密西根大學博士學位。
棄園文粹 的序文 有更多旅美經歷 如1954年 哈佛大學訪問學者 1956年起哈佛大學研究員5-6年

[编辑] 学术

其巨作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in Modern China(五四運動史),1960年由哈佛大學出版社以英文出版,為第一步全面深入對五四運動描述分析的英文著作,為西方對中國五四運動的研究提供了寶貴的指導。其影響甚大,再版達七次之多。
然而,其文中對五四運動中的文化啓蒙運動對傳統文化的反駁以及對國共兩黨的反應的客觀描述與分析使得此書在他校友毛澤東的中國和他前上司蔣介石的臺灣被視爲禁書不得發行。臺灣直到1972年才獲准其中譯本發行,中國則在1996年才對本書解禁。
周策縱先生在研究紅樓夢上亦有很高造詣。1980年6月,他在威斯康辛州首府主持召開了首屆國際《紅樓夢》學術研討會,並任會議召集人和大會主席。此後,還促成了在哈爾濱揚州臺北北京舉行了二、三、四、五屆國際《紅樓夢》研討會,為研究和宣傳《紅樓夢》作出了貢獻。他還是國際中國現代文學討論會主席。著有《玉璽·婚姻·紅樓夢——曹雪芹家世政治關係溯源》、《論紅樓夢研究的基本態度》等系列紅學論文和《破斧新詁一一詩經研究之一》、《中國浪漫文學探源》等古典文學研究論文,出版了新詩集《海燕》,翻譯了泰戈爾的《螢》、《失群的鳥》等作品。1981年以後,他多次於臺灣中國講學和進行學術交流,努力加強中國學術界與國際學術界的交流。

[编辑] 參考文獻

  • 周策縱曾為周汝昌的《曹雪芹小傳》(1980年4月,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撰有序文。

[编辑] 外部連結





 古巫醫與[六詩]考中國浪漫文學探源 (周策縱 )2011

正文約290頁 (含英文摘要) 索引 73頁 (採 Wade Giles 拼音): 由於本書不避假設 多據文獻及文字求融會貫通 故索然無味特詳 期便於作進一步之考核與探索



書  名: 古 巫醫與[六詩]考 副標題 : 浪漫文學探源
書  號: 82010 出版社 : 聯經出版公司
作  者: 周策縱 頁  數: 364頁
譯  者:
印刷方式: 直排2
版  式: 25 ISBN:
裝訂方式: 平裝 商品條碼:
系列名稱: 詩詞 初版時間: 1986/4/30


內容簡介 本書從人的求生意志出發,根據並重新解釋古典著作、古文字、和新的地下發掘資料,深入探討古巫對醫藥和詩的貢獻,首次把這中國文明中的大成就聯繫了起來, 並說明古祭祀如高臺、畤、郊、社等的意義,和巫在古史上的重要地位。

就醫藥方面說,本書首次揭發出古巫曾使用針灸,證明至遲在商代針刺術就已流行。「巫」字和巫咸、扁鵲等神醫命名的用意,及其對針砭的應用。神醫持螰與棒與古希臘相似。更從所有的古巫名推論他們與醫藥、求生產等魔力的關連。

就詩和詩論來說,本書闡釋了巫提倡兩性自由,對齊、陳、鄭、衛、和楚國文化及浪漫文學的重大影響。並指出所謂「六詩」或「六義」原指六種詩體,進而說明賦、比、興、風、雅、韻的原始意義,其體製的實況,及如何發展成不同的詩歌原理。
總的說來,本書對古代醫藥史、思想史、文學史、文學理論批評史,尤其是針灸的早期使用,詩體與詩論、歌舞與戲劇的演變等做出深入淺出的探討。



-----
 http://tea.ntue.edu.tw/~xiangyang/hiongyong/letter3.htm
 
周策縱先生致向陽
[ 1984年12月01日‧美國威斯康辛 ]
這是國際著名紅學家和歷史學家,《五四運動史》著者周策縱教授 ( 1916年1月7日-2007年5月7日 ) 於1984年12月1日給向陽的信, 回應向陽寄奉詩集《十行集》, 對於「定型新詩體」有殷切期盼。信文如下:
向陽先生:
謝謝你寄來大著十行集。這就我看來的確有劃時代的意義。三四十年前我就覺得,「定型新詩體」是新詩人可能發展的一個領域,可是總無法推動優秀的詩人去嘗 試。許多人還不能了解,我們要嘗試發展定型詩,並不意味著要全部用定型或不定型的格律詩來取代自由詩,我們中國人太容易落進非此即彼、只有兩個取捨的思想 模式了。一九六二年我在紐約的海外論壇月刊發表一篇「定型新詩的提議」後,有人就在香港一個刊物上非常感情衝動地反對,好像我是在企圖推翻自由新詩ㄧ般, 真有點像無的放矢。我那篇文章後來給瘂弦和梅新轉載在他們所編的詩學弟三輯裡,希望台灣的新詩人們能夠注意到。我那篇( 以上第一頁,以下第二頁 ) 文章裡舉的例子五、三「八行體」,格律自然太嚴,我不過是用一個最嚴的例子去說明許多可能的規律,實際上當然還有更多的格律不太嚴的定型詩體,所以我在第 二節裡說:「這也可包括一些格律較寬的詩體,所以它發展的範圍可能很大。」這就是說,只規定行數的定型詩體,也該算在內。目前恐怕還只能做到這種最寬的定 型體。所以你的嘗試是很富 于實際價值的。我們還不妨去試試各種行數,如五行詩、七行詩、九行詩、十二行詩,或十五行詩等等。也就是我在那篇文章的末了說的:「尤其希望大家用多種不 同的方式,來創造更多的定型詩體。」
你這詩集裡,好詩和好句很多,前言和附錄中,他們已指出和徵引過了,用不著我再說。我還喜歡其中關于「雨」和「水」,以及季節與自然現象的幾首 ,以至於「閨怨」的數首。句子像「人類雙腳所踏,都是故鄉。「甚至連風也不敢咳嗽。」「所謂心事是楊柳繞著小湖徘徊。」都非常好。我也很欣賞「楚漢」,以前淡瑩寫有一首「西楚霸王」,也很好。
來不及多寫了。特此致謝。陽光小集還繼續出版嗎?祝
近好              周策縱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一日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