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Mahatma Gandhi

Gandhi athlète de la liberté




Gandhi athlète de la liberté (Mass Market Paperback)
by Catherine Clement (Author)


英文

Title :Gandhi : father of a nation / Catherine Clément ; [translated by Ruth Sharman]
Authors :Clément, Catherine, 1939-
Sharman, Ruth
Publisher :Thames and Hudson
Issue Date :c1996

甘地──神聖的騾子
書系:發現之旅
編號:XB0023
作者:Catherine Clement
   Catherine Clement

譯者:施康強
1995

80年的生命裡,甘地追求真理,探索未知,堅持信念。在印度人眼中,甘地是印度人的光榮;今日,舉世視他為人類歷史上難得的偉人。甘地以和平的方式對抗英國殖民政府,但性格頑強堅毅,如一頭騾,神聖的騾……。

在印度,大家起初喊他都「甘地先生」,後來尊他為「聖雄」,然後暱稱「老爺爺」。前英國首先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不喜歡他,笑他是「光膀子的苦行僧」。可是在法國,小說家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見他生性固執,便給他「神聖的騾子」封號。後來,世人把他與希臘哲學家戴奧真尼斯(Diogenes)、蘇格拉底,以及基督教創始人耶穌相提並論。

在他身後,直到今天,印度的小學生尊稱他「國父」。他的真名叫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1869年他出生時,祖國印度還是英國的殖民地。1948年他遇刺身亡,此時,印度已獨立建國。

甘地的童年幾乎無故事可言。他所敬重的父親,行止威嚴,體格建壯;所熱愛的母親,年輕溫順,信仰虔誠,是他成長過程中耳濡目染的印度教的化身。孩提時期, 甘地就對世間萬物懷有民胞物與的愛心,甚至爬上一顆芒果樹去照料芒果。未來的聖雄(Mahatma)是個乖孩子,像書上的小孩一樣聽話。

乖孩子……,難免會有些年少輕狂的行徑:與一個回教徒朋友一起偷抽菸;除了自己那位年紀尚輕的小妻子,他也曾被別的女孩吸引;他破戒吃肉,模仿英國人的舉止。總之,這個年少和你我一樣,在成長過程中都經歷過一段叛逆期。

然後甘地到了南非,成為一名初出茅廬的青年律師,獨立謀生。期間,他體驗到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換了一個人。他變成捍衛真理的人,獻身自由的戰士,全力實踐「真理的力量」。未來的聖雄已經嶄露頭角了。

歷經20年的流亡和鬥爭之後,甘地於1915年從南非回到印度,1948年遭暗殺。在祖國這段期間,他領導印度人民為自治而長期抗爭。幾乎衣不敝體的聖雄總有辦法出奇制勝。他細細的嗓音和慈暉般的微笑,喚起一個新的世界,印度終於靠自身的努力,重獲自由。


On January 30th 1948, Mahatma Gandhi was assassinated in Delhi, by a Hindu extremist opposed to his conciliatory policies towards the subcontinent's Muslims and overtures of peace to Pakistan. We have reproduced an article published shortly after his death

What Mahatma Gandhi's death meant for India
ECON.ST


作 者 介 紹
Catherine Clement

作家暨哲學家發表過《拉康的生平和傳說》等12部論著,以及《蘇丹妮》等4部小說。現居印度。

1869年,甘地出生,此時的印度是大不列顛帝國的殖民地。1948年,他遇刺身亡時,祖國已獨立。八十年生命裡,他追求真理,探索未知。甘地在南非嶄露 頭角,本是一名年輕有為的律師,深受種族歧視的刺激,毅然決定返國,為印度自治而奮鬥。他主張「非暴力」的抗爭方式,宣揚「真理的力量」理念,提倡「公民 不合作」運動,帶領同胞爭取自由。在印度人眼中,甘地是民族的光榮,今日,世人視他為印度的國父,人類歷史上難得的偉人。
目 錄
第一章:頑劣少年
第二章:追求真理
第三章:「老爺爺」的藝術
第四章:輝煌歲月
第五章:傷心年代
第六章:殉道成仁
見證與文獻
詞彙釋義
圖片目錄與出處
索引


HC短評

我特別注意到法(英)國版

美國版
The book Gandhi, The Power Of Pacifism, is a succinct and powerful portrayal of Gandhi's life. I found it very informing. It's filled with good pictures of Gandhi and of the land he fought to free, as well as many of the people he encountered during this struggle. It is an honest account of the Mahatma's life, complete with his victories and defeats, both personal and political. It focuses on Gandhi's two prominent forces; ultimate pacifism and self-sacrificing. In conclusion, Catherine Clement does a good job of both informing and inspiring the reader.

中文(羅曼羅蘭的話) 版本的副標題都不同。法文取善走乎?
Gandhi athlete freedom

印度教 祆教 混 p.110
印度河會不會是恆何河 p.115

2016年1月30日 星期六

Charles W. Le Gendre《 李仙得臺灣紀行》《福爾摩沙三族記》《傀儡花》The blue flower By Penelope Fitzgerald

書名李仙得臺灣紀行 / 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著 ; 費德廉, 蘇約翰主編 ; 羅效德, 費德廉中譯
主要作者LeGendre, Charles W
李仙得 (LeGendre, Charles W.)

臺南市 :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3[民102]

hc評:1.翻譯:160頁:"臺灣府與打狗間有大量的捕魚作業進行"...."進行"似乎衍文。

2.156頁圖2.32和全書的"撒拉森頭",沒注解,不容意懂。我建議查Google的Saracen's Head圖示,譬如說:http://parishes.lincolnshire.gov.uk/Whaplode/section.asp以及Saracen在西方國家的語意變遷。3. "陳醫師,前天在Wikipedia上看到的,請參考:^ 關於「琅( 𤩝 )」的地名,由於過去電腦中沒有內建「 𤩝 」字形,因此網路上多以「琅嶠」或「琅喬」代替。但當時的奏摺與公文書往來,均作「琅 𤩝 」;「 𤩝 」方為本字,不宜以其他文字表記。"
2013年的《 李仙得臺灣紀行》都採用「琅 𤩝 」,又有索引約17處。

 












Prof. Douglas Fix: Notes on Travel in Formosa | Reed ...
www.reed.edu/reed_magazine/june2014/articles/reediana/fix.html
Humanities at Reed, and John Shufelt of National Tunghai University. Hailed as a “monumental work” by the Taipei Times, the book provides “a much-needed ...

Dear Sir,
In Note on Travel in Formosa
http://www.reed.edu/reed_magazine/june2014/articles/reediana/fix.html
You mention "John Shufelt of National Tunghai University".

I like to tell that Tunghai University is a private university instead of a national one.
Thanks for your atention.


Notes on Travel in Formosa 
(Tainan’s national museum of Taiwan history, 2012)

Edited by Prof. Douglas Fix [history 1990–]

Notes on Travel in Formosa
The late 19th century was a pivotal time for the island of Taiwan. China was weakened by the Opium Wars. Colonial powers such as Britain, France, the United States, and Russia were eying new territory for trade and conquest. Japan, newly emboldened by the Meiji Restoration, was flexing its muscles in the East China Sea. Now this fascinating era is illuminated by a fascinating character, Charles W. Le Gendre, a Civil-War veteran who served as American Consul in Amoy and later as an adviser to the Meiji government. His epic Notes of Travel in Formosahave finally been published, thanks to editors Prof. Douglas Fix, Elizabeth C. Ducey Professor of Asian Studies
& Humanities at Reed, and John Shufelt of National Tunghai University.
Hailed as a “monumental work” by the Taipei Times, the book provides “a much-needed insight into the life of Charles W. Le Gendre and the larger mosaic of Taiwan history being shaped in the mid to late 19th century.” 
Unearthed fro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Le Gendre’s “Notes” are presented with 120 photographs, illustrative paintings Le Gendre commissioned by Japanese artist Kobayashi Eitaku, and maps that LeGendre collected or composed from his travels.
With observations on geology, natural history, and indigenous languages, customs, languages, and diplomatic intrigue, the “Notes” provide key insights into this turbulent time. The edition also includes a biography of Le Gendre (a naturalized Belgian American and Civil War veteran), and an essay by Fix about the agenda of paintings and photographs. 
Many Reedies were involved in the early phases of the project, including Teresa Freeman ’01, Ben Murphy ’01, and Tim Spivey ’01, who transcribed the handwritten manuscript copy. (Ben also checked the manuscript against Le Gendre’s reports to locate potential overlap in content.) Kyle Steinke ’00 photographed the illustrations in the original manuscript used for the publication. Trina Marmarelli,director of instructional technology services, and her student staff helped stitch together digital scans of several of Le Gendre’s maps. Two librarians, Sally Loomis,former interlibrary loan assistant, and Cynthia Hoff, electronic resources specialist, helped the editors obtain hundreds of books and articles from libraries in the U.S., the U.K., and Japan. The Chinese edition (Li Xiande Taiwan jixing, ‮'‬چ٪P‮١‬o؛OئW،ە&ن), was translated by Profs. Fix and Charlotte Hsiao-teh Lo [Chinese 2003–09] and released in October 2013.

【小的臺灣史】日本為何出兵臺灣?美國領事李仙得與恆春大頭目卓杞篤

1895年,清國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確定割讓台灣,這是台灣命運劇烈變動的一年,台灣人民在這場變局中,如何獲得被割讓的消息?對於新的外來統治者有哪些意識與行動?對日本人有什麼想像?而對於抵抗外來政權的領導者及參與者又有什麼評價?
作者:陳慧先

似曾相識,日人再臨

一八九五年日本依《馬關條約》接管台灣,五月二十九日日本軍從澳底登陸,引發台灣各地程度不一的抵抗。同年六月十四日日軍轉進台北,十月二十一日攻入台南,戰事持續五個月之久。當時日軍判斷,除台灣「蕃地」外,僅剩恆春、台東等地尚未歸順,濁水溪以南仍有殘餘清軍,其餘幾乎已經沒有大規模的反抗勢力,因此選在十一月十八日宣布「全台底定」。
為了征服台灣南部的恆春,日本派遣第二師團的一個大隊由海上登陸社寮(今屏東縣車城鄉射寮村)。日軍登陸社寮後,只見群眾議論紛紛,突然有人排開眾人遞上紙狀,上頭寫著:「溫厚篤質,能守我命,因此賜給銀三十兩及鹽三袋。」文末署名「台灣蕃地提督西鄉從道」。
此外,也有民眾帶來豬、雞等物品勞軍。之後還有民眾帶著「日之丸」旗前來,旗子上用片假名寫著:「妥善保存此旗者,皆歸順日本之人。」也有人拿來照片,從影中人所穿著的短外褂判斷,推測是明治初年留下來的影像。恆春半島上的民眾,對於日軍似乎並不全然陌生。而後,日軍在恆春設立台南民政支部恆春出張所,委任瑯嶠十八番社總頭目潘文杰(Jagarushi Guri Bunkiet)為「事務囑託」,調解南部各族歸附日本政府。
相較於戰事激烈的北台灣,台灣南部的局勢較為平和,除了小型的反抗外,並沒有出現大範圍的爭戰,特別是在台灣南端的恆春區域,相形之下更是平靜。恆春地區的居民為什麼會擁有日軍遺留下來的物品?這位被命為事務囑託的潘文杰又是何種來歷?這一切要從外人與台灣南端原住民的初相遇開始談起。

大頭目卓杞篤

一百五十年前的恆春半島,是一個尚未受到「國家」統治的地區,越境拓墾的漢人向長居於此的原住民納稅,取得土地使用權。然而,這樣的關係,卻在十九世紀末短短二十多年間,因外人的涉入而瓦解。一八六七年美國商船羅妹號(Rover,又譯作探險者號)在台灣南部恆春半島觸礁沉沒,遇難的船員們遭到龜仔角社的原住民襲擊。這起船難事件為恆春半島日後的命運揭起序幕。
李先得
李先得
由於當時楓港(今屏東枋寮)以南的區域並不在清帝國的管轄之內,清廷官方無法也並不打算處理,遇難的船員家屬只好委託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Charles W. Le Gendre, 1830-1899)前往交涉。李仙得出生於法國,在娶了美國籍的妻子後歸化為美國人,並曾以北軍的身分參與美國南北戰爭,戰後轉任外交官員,在一八六六至一八七二年間擔任美國駐廈門領事。
為了處理上述的船難事件,促成李仙得有機會三度會見當時瑯嶠十八番社的總頭目卓杞篤。當時卓杞篤與他的族人控制了串聯恆春與台東的「瑯嶠、卑南道」一段的沿線,這是過去漢人與原住民往來兩地時的必經要道,往來客旅常需要尋求卓杞篤的保護。
一八六七年十月,兩人第一次碰面,李仙得描述卓杞篤是個年約五十歲的男子,
「他的舉止很從容,語言極為諧合。他的樣貌很討人喜歡,展現極強的意志力與不屈不饒的精神。他的性格樂觀。個子並不高大,甚至可算是矮小,但肩膀寬闊,體格結實。頭髮灰色,依漢人樣式剃掉前額部分,留著一條小髮辮」
「不過,他衣服的樣式是其種族所特有的,在各方面都與漢人不同」
在幾次會面後,李仙得取得卓杞篤的信任,獲得卓杞篤的允諾──往後外籍船難者只要以紅旗為信號表示友好,原住民將協助將船難者送至瑯嶠的漢人聚落,使船難者可以輾轉透過台灣官府重返家園。
一八六九年二月,李仙得再次拜訪卓杞篤,確認兩年前所締結的口頭協議;在卓杞篤一方的要求下,他們將先前口頭約定的內容,付諸文字製成文件。茲節錄該份記錄的一部分如下:
一八六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於射麻里村莊,卓杞篤統領下的領域。
在瑯嶠以南十八社頭目卓杞篤的要求下……。我,李仙得,美國駐廈門與福爾摩沙領事,以此作為我與前述的卓杞篤,在一八六七年所達成協定的備忘錄,並由美國政府批准,以及我相信駐北京的外國公使們亦一致贊同,此即為:
遭船難者將受到卓杞篤統領下十八社之任何一社的友善對待,如可能,他們(遭船難者)在登岸前應展開一面紅旗。有關壓艙物與水時:船隻想要補給,要派船員上岸,必須展開一面紅旗,且必須等到海岸上也展現同樣的旗幟,否則不得上岸。即使那時,亦僅侷限於指定地點。……在這些條件之外登岸的人士,則是自冒風險。我認為他們若被土著騷擾時,不得向其政府尋求保護。在那種情況下,其安危將無法受到保障。
李仙得,美國領事
見證人:福爾摩沙南部海關稅務司滿三德先生
見證人兼翻譯員:必麒麟
這份文件可以說是台灣原住民第一次與外國人簽訂的條約。在此次會面中,李仙得準備了一些禮物送給卓杞篤,包括一百八十碼(約一百六十四點六公尺)的紅色羽緞、一把小手槍、一支單管獵槍、一支矛、象牙小望遠鏡、玻璃珠、若干戒指、手鐲及一箱琴酒,這讓卓杞篤有些意外,也相當感動,他對李仙得說了段意味深長的話:
你們帶來這一切若是為了收買我,那是無謂的擔心,因你已有了我的承諾。不過,你若送我這些禮物,以作為友誼的紀念物,那我很樂意接受。當然,話我們都會說,但誰能見到各自的心呢?
透過卓杞篤的話語,除了可以看出這位瑯嶠十八社的總頭目相當重承諾外,也反映他對人情世故的觀察與感受。
一八七一年十月,琉球島人因船難遭高士佛社與牡丹社人殺害,一八七二年二月,李仙得再度前往台灣會見卓杞篤。在這次的會面中,卓杞篤對李仙得說:他很高興見到李仙得,自從一八六七年見面以來,他便盡力遵守彼此間的約定,他說該份協議是他最寶貴的財產,但在那之後,他轄下的海岸曾發生過兩次船難,船員卻沒有揮舞紅旗。他連同船上的漢人船員一體保護送交給李仙得,但遺憾的是他並不知道這些人最後是否平安被送至李仙得手中。
左為卓杞篤
左為卓杞篤
李仙得表示,他所保護的人雖然不是美國人,但同屬友好的盟國,他們很感激,也曾送禮物給他。卓杞篤說,沒關係,人平安就好,又說,他老得很快,隨時都可能死亡,希望和李仙得每年冬天都可以見一面,不然他的族人可能會忘了兩人之間的協議。
期間,李仙得的混血通譯(父親是漢人,母親是原住民)透露,幾次船難的救助,有關船難者生活所需的費用,都是卓杞篤自己出的,而他事後並未收到任何報償;雖然卓杞篤相當富有,並不在意酬金,但若他得知他所救的人都已安全到家,他會相當高興,不過卻始終未傳回任何訊息。
在這次的會面中,李仙得察覺到卓杞篤的難為與權威的下降。雖然卓杞篤是瑯嶠十八社的總頭目,但實質上比較像是各部落聯盟所推舉出來的總領袖,負責協調各部落事宜、仲裁糾紛,對於非直轄的其他部落,並沒有那麼強的約束力。
在雙方達成協議後,卓杞篤依約協助遭受船難的外籍人士,然而遭遇船難或行經台灣南端的船隻,經常不遵守先前的約定高舉紅旗,甚至擅自上岸走動,這些都讓卓杞篤在各部落間承受極大的壓力。
卓杞篤信守對李仙得的承諾,協助轄下海岸的船難者,也慷慨支應相關支出,雖然卓杞篤本人可能不介意,但相關的部落與社人因為無法獲得「預期」的禮物而心生不滿,而船難者也並未依約舉紅旗、不上岸,加上獲救後並未傳回口信,在在都對卓杞篤的威信造成損害。這次是李仙得與卓杞篤兩人最後一次碰面,卓杞篤在一八七三年過世,來不及見到之後南台灣的大變局。

琉球人船難與牡丹社事件

一八七一年的琉球人船難事件,導致日本在一八七四年派兵征討台灣南部原住民,也就是後來所謂的「牡丹社事件」,不僅對台灣近代史的意義重大,也對日後整個東亞世界的發展影響深遠。
一八七一年,四艘分屬宮古島與八重山島的朝貢船,在由琉球那霸港返航的途中遭遇颱風,其中一艘漂流至台灣屏東。當時船上有六十九名乘客,其中三名在上岸的途中溺斃,其餘的琉球人在登陸後遇到了兩名漢人,經詢問後,兩名漢人告訴他們:「往西方有大耳人,會砍頭,應往南方走。」
但這兩名漢人雖然一面帶著琉球人南行,卻又一面搶奪琉球人身上珍貴的衣物,使得琉球人對這兩名漢人產生戒心,認為他們恐怕是盜賊之類,要他們往南方恐怕有詐,便與兩人分道揚鑣,改往先前漢人警告有大耳人的西方走去。
不久,琉球人見遠方似有人煙便向前走去,進入一個有十五、六戶人家的聚落,有男有女,耳朵幾乎垂至肩膀。這些居民提供一行人食宿,並在晚上以芋頭與米煮了兩鍋飯給他們當作宵夜享用。然而,到了半夜,突然有人拿著火把、握著刀進入屋內,奪走了他們身上剩餘的物品。第二天早上,部落裡的五、六名男子帶著武器,向琉球人表示他們要上山打獵,要琉球人在他們回部落前千萬不能離開。琉球人心想又遇上了壞人,因此決定兩人一組分散逃離。
逃了大約四、五公里,遇到一名七十多歲的老翁,似乎可以辨別他們是琉球人,還問他們是從首里還是那霸來的,琉球人因此感到親切,便前往老翁家休息。然而,不久部落的居民追了上來,從屋內抓了幾個人在院中斬首,而部分琉球人則在山中被殺害,最後只有十二人在老翁的協助下,逃往老翁的女婿家暫住四十多日。
後來在這對翁婿的協助下,走陸路、搭小船,花了四天的時間來到鳳山縣境,後在官員的護送下前往台灣府城,清朝官員並協助他們搭大輪船前往福建進入琉球館,歷經一番周折終於返回琉球。根據後人推測,琉球人的某些舉動,如私自離開等,可能觸犯了大耳族人(高士佛社人)的禁忌,或對琉球人的行動不解產生疑慮,因而先下手為強地殺害琉球人。
後來日本鹿兒島縣參事請求天皇為此事出兵問罪。「日本為琉球人向台灣原住民出兵問罪」這件事,涉及的層面相當複雜。
首先,當時琉球與日本、中國的關係相當曖昧,雖然琉球在一六○九年被日本薩摩藩征服,成為薩摩藩的藩屬,但琉球仍同時是明國的藩屬,後來也仍為清國藩屬,這種「兩屬」的情況一直沒有解決;其次,此時清廷在台灣的勢力僅止於枋寮以北,船難的發生地點與肇事的排灣族,並不屬於清廷的管轄;再者,日本在明治維新後,內部有藩閥競爭問題,此時出兵台灣,正好可以成為宣洩舊中下士族不滿的管道。
這些層層交織的複雜因素,促成日本出兵,在台灣史上稱此事件為「牡丹社事件」,在日本則稱為「台灣事件」。而先前所提到的李仙得,其南台灣經驗,正是影響這次日本決定出兵台灣的關鍵。(待續)

¤pªº¥xÆW¥v¥¿本文選自玉山社出版《「小的」與1895》(2015/05/27)
本書特色:
1.1895年,這台灣命運劇烈變動的一年,看台灣人民在當時「宰相有權能割地」的時空背景下,如何因應時代的變局。
2.從仕紳、文人的詩文,以及庶民社會流傳的歌謠、俗諺等,拼組出台灣人民在面對時局遽變時的各種面向。
3.繼《「小的」台灣史》之後,再次以尋常百姓的角度書寫台灣歷史。
策畫者簡介
戴寶村
一九五四年出生在北海岸,現在新北市三芝區、舊名「番社後」的地方。濱海生長的背景,鄰近的淡水又是山河海交會與歷史元素豐富之地,促使他鑽研於海洋史領域的探究,著有《清季淡水開港之研究》、〈近代台灣港口市鎮發展〉(博士學位論文)、《近代台灣海運發展——戎克船到長榮巨舶》、《台灣的海洋歷史文化》等專著。另著有政治史通史類書籍、淡水河流域史、高雄陳家家族史、客家族群史、縣市鄉鎮志書、諺語歷史文化、北台灣歷史文化,乃至中學教科書等。
撰文者簡介
潘繼道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任國立東華大學台灣文化學系副教授。研究領域為東台灣原住民族史、東台灣歷史文化。著有《國家、區域與族群—―台灣後山奇萊地區原住民族群的歷史變遷(1874-1945)》、《清代台灣後山平埔族移民之研究》、〈近代東台灣木瓜番歷史變遷之研究〉、〈花蓮地區日治時期慰靈碑遺跡初探〉等。
蔡承豪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文學博士(歷史學),現為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副研究員,主要擔任台灣史研究及展覽規劃。
李進億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文學博士(歷史學),現為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人員。研究領域為台灣環境史、台灣區域史與歷史GIS。
蔡蕙頻
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現為國立台灣圖書館編輯。著有《不純情羅曼史:日治時期台灣人的婚戀愛欲》、《沒有電視的年代:阿公阿嬤的生活娛樂史》(合著)、《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等書。
陳慧先
現為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研究領域為日治時代台灣史、台灣原住民史。著有《丈量台灣――日治時代度量衡制度化之歷程》等。

『青い花』/{憂傷藍花} The blue flower By Penelope Fitzgerald的漢譯

http://hctranslations.blogspot.tw/2015/12/blue-flower-by-penelope-fitzgerald.html
*****

Tan Jackson 新頭殼newtalk 報導有幾點不正確處:(1)卓杞篤早在《東瀛識略》(1848)即有記載;(2)卓杞篤與李仙得第一次會晤(1867)時,據李仙得之記載,只訂下口頭之約;第二次會晤(1869),依李仙得云,係卓杞篤甚通漢語的弟弟之建議,應以書面擬妥約定,以便遵循,李仙得乃以英文寫好兩份盟約,他與卓杞篤各得保留一份。(3)李仙得(當時叫李讓禮)曾參與美國內戰,屬北軍,1867年已是美駐廈門領事;(4)內文提到,沈葆楨的「開山撫番」及取消海禁,引來大量客家移民,應該不限客家移民,也包括福佬、潮州等地區移民。至於吳密察教授所說,「歷史學家常常因為學術的矜持,着作只能敝帚自珍,而歷史小說家的創作,卻每每成為暢銷書,真正影響國民的歷史認知。」這就見仁見智,個人認為非事實。大眾偏好少花腦力的小說,自古皆然,至少比學術著作暢銷,那是自然;但假使歷史小說亂掰,也馬上會遭受匡正,經不起考驗。而真正夠水準的歷史小說,都是大量參考學術著作而成,司馬遼太郎《宛如飛翔》;陳舜臣的《太平天國》、《琉球之風》;井上靖《敦煌》;高陽《慈禧全傳》等作品,無不如此。


傀儡花:陳耀昌又一部台灣史小說力作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陳耀昌是國內最知名的跨界作家之一。   圖:鄭惠君/攝

西元1867年(清同治六年),對現代台灣人來說,是很陌生的一年,台灣歷史教科書幾乎都不會提到這一年。可是對台灣史小說家陳耀昌而言,1867這年發生在昔日瑯嶠(即今日恆春地區)的故事,不僅讓台灣登上國際舞台,也改變了台灣歷史,甚至還改變了台灣人的族群結構。

1867年,台灣南角的偶發船難與美國船長夫人之死,引來將近二百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台灣展開軍事行動,戰場則是現在國際級的墾丁國家公園。這次軍事行動,老美被台灣原住民搞得灰頭土臉。

1867年,台灣人第一次和外國簽訂了國際條約。簽約的雙方,台灣這邊不是當時佔領台灣的滿清官員,而是西方列強熟悉東方事務者頗為尊敬的一位傀儡山生番頭目Tou-ke-tok (卓杞篤是後來才出現的中文名字),他們稱他為「下瑯嶠十八社聯盟大頭目」。代表美方簽約的,則是參與美軍的法國人李仙得(或叫李讓禮Charles W. Le Gendre)。

李仙得可說是十九世紀對台灣最瞭解、影響台灣命運最長遠的洋人。他在1867年首次來台,此後五年,他八次造訪台灣,走遍全台,還繪製了台灣地圖。後來更為了台灣而跳船日本。他的這個決定,讓台灣終於走向被日本佔領的命運。

1867年在墾丁發生的事件,促成沈葆楨後來的「開山撫番」及取消海禁,引來大量客家移民,進而打破原來的漢番界線,混血加速,台灣平埔族迅速消失,高山原住民也無法再維持過去千年的部落自治,形成台灣新的族群結構。

和他的前一本台灣史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相同,陳耀昌都是以統治者故意忽略的史實作為敘事的基底,然後在歷史空白之處適度發揮想像空間,並且讓小說人物「有情、有愛、有憾」,讓讀者感動,以增加小說的可讀性。

出席《傀儡花》的前文建會副主委吳密察,固然強調研究歷史不能欠缺想像力,但也不免概歎 (sic),歷史學家常常因為學術的矜持,着作只能敝帚自珍,而歷史小說家的創作,卻每每成為暢銷書,真正影響國民的歷史認知。。

陳耀昌是國內最知名的跨界作家之一。他本身是台大名醫,因宗族爭論究竟是陳澤,還是陳永華才是台南陳氏祖先,一頭鑽進台灣史研究。他所寫的第一部台灣史小說《福爾摩沙三族記》,即入圍文化部「2012台灣文學獎」,同時也入圍2013台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2015年之《島嶼DNA》發行後即成暢銷書,目前並擔任東華大學原住民學院駐校作家。


傀儡花是陳耀昌又一部台灣史小說力作。   圖:鄭惠君/攝

Novalis, 《諾瓦利斯作品選集》



《諾瓦利斯作品選集》
版權頁說根據 1961年版WERKE UND BRIEFE (《作品與書信》 ),不過本譯作無書信。本書將原書的各部分《導讀》譯出,讓人可以了解這200年德國對作者的一些解釋。
作者 : (德)諾瓦利斯
出版社:重慶大學出版社/楚塵文化譯者 : 林克出版年: 2012-9 頁數: 396 定價: 68.00元裝幀:精裝

內容簡介  · · · · · ·

作者簡介  · · · · · ·

諾瓦利斯(Novalis,1772—1800)是著名的“藍花詩人”,是德國浪漫派的代表人物。未婚妻索菲的離世讓他悲痛萬分,從此他走上了一條通往內心的道路,在內省中他觸到了天籟。作為當之無愧的天才,諾瓦利斯以其深邃的歷史眼光和對人類未來的準確預言,以其政治上的穩健、哲學上的睿智和宗教上的感悟,也以其優異的藝術才華顯得格外耀眼。

目錄  · · · · · ·

卷一詩
詩歌
1.認識你自己_043
2.頌歌_045
3.死者之歌_049
4.致蒂克_057
5.如果數字和圖形不再是……_062
6.異鄉人_063
7.疲倦的異鄉人已經消失……_067
8.草地又染出一片新綠……_069
9.酒神啊,你把我灌滿後拽我去何方?_073
虔敬之歌
10.第一首歌_081
11.第二首歌_087
12.第三首歌_090
13.第四首歌_093
14.第五首歌_095
15.第六首歌_098
16.第七首歌_101
17.第八首歌_104
18.第九首歌_108
19.第十首歌_111
20.第十一首歌_115
21.第十二首歌_118
22.第十三首歌_119
23.第十四首歌_123
夜頌
24.第一首頌歌_129
25.第二首頌歌_132
26.第三首頌歌_133
27.第四首頌歌_135
28.第五首頌歌_139
29.第六首頌歌_149
卷二日記摘錄
30.1797年4月7日_159
31.1797年5月3日_161
32.1800年4月至10月_165
卷三斷片
33.花粉_173
34.補遺_218
35.信仰與愛_227
36.新斷片(節選)_252
37.百科全書(節選)_320 
38.斷片補遺_368
譯後記_382
諾瓦利斯生平和創作年表_388 

《諾瓦利斯作品選集》試讀:選摘

《斷片》導讀[德文版編者按]倘不考慮作者編輯的兩個篇幅較小的版本,同時代的人就未必能讀到諾瓦利斯的斷片作品。諾瓦利斯著作的歷史—考訂版全集出版以後,我們才對這位青年思想家的各種層次和思想寶藏有所認識。作者逝世後的出版物對解讀諾瓦利斯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我們對這位詩人和思想家的閱讀物、思想活動、計劃和草稿已有深入的了解。宗教題材在此堪稱主角。可是它不能隨意脫離其他思想活動;因為“我們的內在世界必須同外在世界徹底取得一致,直到最細微的部分”(《全集》Ⅱ,653,以下僅注卷數和頁碼)。這實際意味著,我們不能在生存之外去關注基督之信仰和基督之認識。所以,僅限於編訂諾瓦利斯那些研究宗教對象的斷片,這是絕不允許的,這樣勢必簡化他那種無所不包的、涵蓋整個真實之宇宙的基督觀。因此,借助於一小部分精選的本文至少可以表明,在他那裡宗教是怎樣與人性、與藝術和自然、與哲學和自然科學相吻合的,他又是怎樣提出與此相應的、必須給予解答的認識問題。例如在費希特研究中就有一處寫道:“物質與精神的對應極其嚴格。一個如同是另一個。二者只在對方之中具有純粹的因果關係。”(Ⅱ,225)又如: “科學只是一半;信仰則是另一半。”(Ⅱ,490) 諾瓦利斯的筆記只有一部分經過他修改,或作為加工過的材料被收入整部著作之中。他如何看待這些筆記呢?——他的答復是:“這種斷片就是文學種子。當然其中可能有些空殼;但只要有幾粒發芽!”(Ⅳ,114)誰能這樣自我批評,就不會不考慮到讀者,他想將他們引上“正道”並以此引上個人的發展軌道。所以這不足為奇,如果諾瓦利斯交給讀者一個簡直對等的任務:“真正的讀者必須是眼界更高的作者。他是上級法庭,受理下級法庭預審過的案件。”(Ⅳ, 125) 對於基督教和福音,這條原則相當重要。如果一個人一直期待著引發靈感和導向真理的聖靈的蒞臨,就不能死守一條僵滯不變的教規。如此看來,福音中隱藏著“未來的、更高的福音的基本特徵”。像一種秘傳的、汲取活潑的宗教經驗的基督教的所有代表一樣,諾瓦利斯意識到啟示,而啟示綿延不絕:“人們必須從基督教本身去探索永恆。人們會覺得這種探索越來越崇高、莊嚴和多樣化。”(Ⅻ,604) 花粉朋友,這是一片貧瘠的土地,我們必須廣撒種子,卻只有平常的收穫。001 我們到處尋找絕對物(das Unbedingte), 卻始終只找到常物(Dinge)。002 用聲音和筆劃命名是一種令人驚嘆的抽象。四個字母為我標明上帝(Gott);幾筆就能表示百萬事物。以此駕馭宇宙何等容易,靈的世界的同心性又何等直觀!語法乃是靈的王國的動力學。一個祈使語可以調動千軍萬馬;“自由”一詞可以驅策各個民族。003 世界之國是軀體,美的世界、愉悅的世界賦予它靈魂。前者是後者的必要的器官。004 學徒期適合於詩的學子,研修期則適合於哲學的學子。科學院應該是一個純哲學機構:只有一個學科;整個機構的功能在於激活並有目的地訓練思維能力。005 在首要意義上,學徒期就是學習生活的藝術。人們通過循序漸進的嘗試去了解這門藝術的原則,掌握按這些原則隨意操作的技巧。006 我們永遠不會完全相互理解,但是我們將會並能夠遠遠超過相互理解。007 某些阻礙好比吹笛者的指法,他時而按住這個笛孔,時而按住那個笛孔,以便奏出不同的音符,他彷彿隨心所欲地串通了發音和不發音的笛孔。008 幻想與真理的區別在於二者生命功能的差異。幻想靠真理存活;真理則存活於自身之中。人們像消除疾病一樣消除幻想,所以,幻想無非是邏輯上的失火或熄火、狂熱或平庸。前者通常導致思維能力的明顯欠缺,只有靠一系列強度遞減的興奮劑(Inzitamente)和強製手段,才能彌補這種欠缺。後者則往往轉化為一種虛張聲勢,其危險的革命傾向只能用一系列越來越強硬的暴力手段加以扼制。只有經過長期的、嚴格的治療才能改變這兩種症狀。009 我們的整個感知能力類似於眼睛。客體必須通過完全不同的媒質,才能完好地出現在眼球上。010 經驗是對理性的檢驗,反之亦然。實踐家常常批評純理論在應用上的不足,但這種不足反而出現在對純經驗的理性應用上,對此,真正的哲學家已有足夠清楚的認識,不過他們明白這種結果的必然性。實踐家因此全面抨擊純粹的理論,卻未料到下面這個問題恐怕絞盡腦汁也難以回答:“是理論為了應用,還是應用為了理論?” 011 最高的即最易懂的、最近的、最必要的。012 奇蹟與自然規律的作用是相互交替的:它們互相制約並共同構成一個整體。它們通過相互取消而合而為一。沒有自然事件就沒有奇蹟,反之亦然。013 自然是永久佔有之敵。它按既定的法則摧毀一切產權標記,消除一切所屬記號。地球屬於每一代人;每個人都擁有對一切的權利。先輩不能因這種偶然的長子繼承權而享受優先——所有權將在特定的時代消失。導致改良和惡化的條件是不可改變的。但如果身體是一種財產,我只能靠它獲得做一個積極的地球公民的權利,那我就不能以損失這個財產來損害自己。現在我不過失去了這所貴族學校的學籍,我將進入一個更高的團體,我喜愛的同學會隨我而去。014 生命是死亡的開端。生命是為著死亡的。死亡同時是終結和開端,同時是分離及更親近的與自我結合。還原靠死亡來完成。015 【哲學也會開花,那便是思想,人們從不知道,思想該稱作美還是機智】 016 想像將未來世界要么置入高處,要么置入深處,要么在靈魂轉生中置向我們。我們夢想著穿越宇宙:宇宙不就在我們身內嗎?我們不了解我們的精神的深度。這條神秘的路通向內心。永恆連同其世界——過去和未來——要么在我們身內,要么不在任何地方。外部世界是個影子世界。它把自己的陰影投入光之王國。現在我們自然覺得內心如此黑暗、孤獨、渾無形象。可是一旦這種投影過去了,影體移走了,我們就會發覺內心完全不一樣。我們會比從前享有得更多,因為我們的精神不再貧乏。

書名Novalis, signs of revolution / Wm. Arctander O'Brien
主要作者O'Brien, William Arctander
ImprintDurham : Duke University Press, 1995
Google Book Preview

師門五年記 胡適瑣

Curious investigations: 19th-century American and European impressions of Taiwan

Prof. Douglas Fix: Notes on Travel in Formosa | Reed ...

www.reed.edu/reed_magazine/june2014/articles/reediana/fix.html
Humanities at Reed, and John Shufelt of National Tunghai University. Hailed as a “monumental work” by the Taipei Times, the book provides “a much-needed  ...

看見十九世紀台灣: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

Curious investigations: 19th-century American and European impressions of Taiwan

  • 譯者:羅效德
  •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2006
  • 內容簡介

      很難想像,遠在一百五十年前的清朝,就有那麼多西方人到過台灣。這些各行各業的人士,有些是牧師,有些是收稅員,有些是探險家,也有軍人和商人;他們有些在台灣長達數十年的時間,為台灣竭心盡力,有些只是路過,甚或只在台灣待了短短幾天的時間,但這些人,都基於各種各樣的理由,留下了許多精彩的台灣故事。
      這本書選錄並註解了十九世紀期間,台灣港口正式開埠前,十四個西方人留下的二十篇台灣遊記、書信或調查報告,這是當時歐美人士對台灣人民、景物、資源各方面極基本,卻很獨特的調查。
      這十四個西方人所留下的文字,有相當的部份是從未在台灣發表過的,也有已出現過的重要人物,但本書選輯過去被遺漏的重要文章。他們旅行的地點遍佈全台,連當時極少人去的東台灣及中央山脈原住民部落都留下他們的足跡。記錄的範圍包括原住民的神話、傳統習俗,台灣的地質調查,婦女教育狀況,都是現今較少留下記錄的部份。甚或還收錄了當時大英百科全書記載的福爾摩沙詞條,足以瞭解當時西方人對台灣最基本的背景瞭解。
      本書中尤為難能可貴的是,當時遊記中所有提到的地名,都經調查,復原目前的地理位置,並附有地圖標示。當時的記錄中,對各地點的記錄多半只有當時當地的發音,要復原地點,是一項非常浩大的工程,而此書做到了,這讓它的閱讀價值,更提高了一層。
      這些早期來福爾摩沙訪問的旅行家中,許多很可能都是非常敏銳且仔細的觀察者。他們應用其時代所獨有的思考模式、專業,或訓練,來瞭解那對他們來說是很陌生的福爾摩沙現象。瞭解他們的認知,會是對自己的一種挑戰,同時亦可使我們得到啟發。
    作者簡介
    費德廉(Douglas L. Fix)

    Douglas L. Fix

    Professor of History and Humanities
    Email
    Modern China and Japan.
    B.A. 1977 University of Colorado/Boulder. M.A., 1983 Ph.D. 1993,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 Reed College 1990-.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歷史博士,現為理德學院(Reed College)歷史系教授,主要教授東亞史與人類學。費德廉大學時期在台灣留學,曾就讀於台灣大學歷史系,對台灣的歷史及地理環境有深刻的理解,自十餘年前即開始系統性地搜集並研究十九世紀末西洋人對台灣的記載,並經營「福爾摩沙:十九世紀的圖像」(academic.read.edu/formosa)網站,目前已達一百多篇,可說是目前研究十九世紀後半葉西洋人對台灣描述最完整且詳盡的人。http://cdm.reed.edu/cdm4/formosa/
    羅效德(Charlotte Lo)
      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語言學博士候選人,曾譯有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書,《藝術的故事》(聯經)、《二十世紀偉大的藝術家》(前六章)(聯經)、《精神成長之路》(遠流)、《愛、醫藥、奇蹟》(遠流)等。

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御宅族”的精神史: 1980年代論

“御宅族”的精神史: 1980年代論
作者: (日) 大塚英志
出版社: 北京大學出版社
原作名: 「おたく」の精神史:一九八〇年代論
譯者: 周以量
出版年: 2015-11
頁數: 360
定價: 56.00元
ISBN: 9787301265642
“御宅族”是日本當代文化中頗具代表性的文化現象之一,它的出現與當代的網路、娛樂等大眾傳媒有著密切的聯繫,在大眾傳媒的影響下,“御宅族”的影響波及世界,在我們關注世界上“御宅族”的同時,更加重要的是對產生這種文化的大本營—日本—有所瞭解,大塚英志的這部書以“御宅族”為中心,通過對一系列相關文化現象的考察,為我們提供了認知日本當代社會文化發生、發展的動因。

Guardian to cut £54m of costs and introduce paid-for content;日經新聞 Nikkei 將收買英國金融時報(FT)。日本報紙將何去何從?

今天才知道有Guardian US...

Guardian US

Robert Reich: "What about the 'pragmatic' Hillary Clinton? I have worked closely with her and have nothing but respect for her. In my view, she’s clearly the mo⋯⋯

In my nearly 50 years in Washington I’ve learned that real change…
THEGUARDIAN.COM|由 ROBERT REICH 上傳


It's been a torrid year for the UK newspaper industry.
(Picture by Reuters)


The Guardian will cut costs by 20 per cent, and could make some of its…
ON.FT.COM





日經新聞 Nikkei 將收買英國金融時報(FT)。日本報紙將何去何從? 

Pearson Inks Deal to Sell FT to Nikkei



剛剛收到日經新聞將收買英國金融時報(FT)。日本報紙將何去何從?
日本報紙的前景:由「紙」締造的巨型綜合產業|http://www.nippon.com/hk/currents/d00097/


美國報業近來破產、收購、重組的新聞不斷,而日本卻未出現這種動向。這是為什麼呢?請看東京大學教授林香里從日本新聞獨自的商業模式和「文化」這兩個方面展開的分析。
NIPPON.COM






















根據《衛報》(The Guardian)23日的報導,英國培生出版集團(Pearson plc)23日的聲明,在全球財經新聞執牛耳的《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將出售,並未透露買主身分,目前僅得知為一「全球數位新聞公司」(global digital news company),培生集團聲明中強調,「所有細節仍將討論」。據悉,這場交易的金額為10億英鎊(約新台幣480億元),其實,《金融時報》自2013年即傳聞將出售,但在前高層史卡迪諾(Marjorie Scardino)不惜說出「想都別想」(over my dead body)的強力反對之下,傳言暫告停歇。史卡迪諾2年前交棒給法倫(John Fallon),法倫當時也信誓旦旦的說不會出售《金融時報》,「是培生集團極具價值的公司」,言猶在耳,23日即傳出拋售的消息。

聲明中還說,僅管與有意購入的買家目前仍在協商階段,「也無法確定拋售的交易就此成立」,不過,「一旦達成協議,將在適當的時機對外公布」。

《金融時報》創立於1888年1月9日,1945年成為培生集團的旗下出版品,目前還擁有《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50%的股份,聲明出爐後,培生集團的股價23日上揚3%。培生集團表示未來將全心專注教育事業,不再經營媒體事業。培生23日將發布上半年財報。






Financial Times sale: Pearson in 'advanced discussions' with buyer
Publisher could earn as much as £1bn from sale of business newspaper






Financial Times
 Financial Times: Pearson has confirmed it is holding talks on a sale. Photograph: Richard Levine/Demotix/Corbis

Pearson is in “advanced discussions” over a sale of the Financial Times, it said on Thursday.
Reuters said the London-based FTSE 100 company had decided to sell FT Group to an unnamed global digital news company, according to a person familiar with the deal.
The sale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newspaper, which was first published in 1888, could net Pearson as much as £1bn.
In a statement, Pearson said: “Pearson notes recent press speculation and confirms that it is in advanced discussions regarding the potential disposal of FT Group although there is no certainty that the discussions will lead to a transaction.
“A further announcement will be made if and when appropriate.”






Potential buyers previously linked to a move for the Financial Times include Axel Springer, Thomson Reuters and Bloomberg.
On his return to running his eponymous financial information company Mike Bloomberg replaced his long-time editorial chief Matt Winckler with John Micklethwait, the erudite former editor of the Economist. The appointment immediately revived rumours of a bid for the FT.

Media companies are notoriously difficult to value especially when they are part of larger organisations. One senior banker said speculation that the FT Group could be worth as much as £1.5bn was due to the fact that “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Rupert Murdoch paid well above expectations, twice as much as its estimated worth at the time, when he bought Dow Jones and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or $5bn in 2007.Other potential buyers could include a billionaire keen to own a global brand such as the Financial Times.
A recent note valued the FT at between £750m and £1bn, with the FT worth £500m and the biggest unknown the worth of the 50% stake in the Economist. One media executive called it “the real prize”. A sale of the whole unit might not trigger a change of ownership clause in the Economist. 
A bid by Bloomberg and Thomson Reuters would be likely to result in significant cost cuts, especially among editorial. Axel Springer employs 14,000 staff across several digital platforms with its biggest newspaper the flagship German tabloid Bild. Last year it made €3bn in revenues and earnings of €507m.
One possibility would be for Pearson to negotiate a three-year joint venture which would result in the eventual sale of the FT Group.
Pearson has long been said to have been considering a sale of the title, which is edited by Lionel Barber.
Its former chief executive Marjorie Scardino once said the paper would be sold “over my dead body”. But she has since been succeeded by John Fallon, who took up the post two years ago.

The FT Group also includes a 50% stake in the Economist.After the last round of sale rumours in 2013, Fallon said the paper was “not for sale” and described the FT as a “valued and valuable part of Pearson”.
Pearson is a world leader in educational publishing, from which it makes the bulk of its revenues. It has owned the Financial Times for nearly 60 years.
Its shares were up 3% in early trading on Thursday to 1,237p.
The FT has a global print and digital circulation of 720,000, according to the company’s latest interim results in February this year, with digital readers accounting for 70% of the paper’s total paying audience.
Pearson said FT profits had tripled year on year, but the group does not break out the paper’s earnings from the wider FT Group.
The FT Group is part of Pearson Professional which recorded adjusted operating profit of £106m last year on turnover of £1.2bn.
In the last decade its print circulation has halved but its digital subscriber base has grown exponentially, up 21% year on year to 504,000 in the latest figures.
Barber, an FT veteran of 30 years’ standing, has been the paper’s editor since 2005.
A digital pioneer since he introduced a metered paywall on the paper’s website, he has nevertheless said there is plenty of life in the print product, unveiling a new-look paper last year.
In an interview last September Barber said: “I’ve got probably one of the most privileged positions in journalism and I don’t plan to give that up any time soon.”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