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夏多布里昂 從巴黎到耶路撒冷










TRAVELS IN GREECE, PALESTINE, EGYPT, -AND BARBARY, DURING THE YEAJRS 1806 AND 1807. BY P. A, DE CHATEAUBRIAND.
https://archive.org/stream/travelsingreece00chatgoog/travelsingreece00chatgoog_djvu.txt



從巴黎到耶路撒冷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譯者 : 曹德明 / 徐波 / 楊玉平
出版年: 2002-05 頁數: 409 



译者王亚君 

作者從希臘出發回到法國,沿著作者游歷的路線將《從巴黎到耶路撒冷》全書分為七個部分,在參觀古跡遺址時,讀者仿佛和他一起瞻仰那已經沒落的文明,並了解到作者希望通過追溯歷史去尋覓現代文明之源的真實願望。這部作品的魅力就在于作者優美的語言、淵博的知識、深邃的思想和精準的描寫,相信會得到廣大讀者的認同和喜歡!



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nd,1768-1848),法國作家,法國浪漫主義文學的代表之一。出身貴族,法國大革命期間參加保皇軍,後逃亡英國。王政復闢期間曾任內政大臣、駐外使節、外交大臣等職。1797年發表《革命論》,對法國大革命進行反思。主要作品有《基督教真諦》,其中的中篇小說《阿達拉》、《勒內》曾風行一時。


第一部分希臘之旅/ 1 
第二部分基克拉迪群島、安納托利亞
及君士坦丁堡之旅/ 162 
第三部分羅陀斯島、雅法、伯利恆和死海之旅/ 198 
第四部分耶路撒冷之旅/ 268 
第五部分續耶路撒冷之旅/ 340 
第六部分埃及之旅/ 359 
第七部分突尼斯之旅及返回法蘭西/ 387 


Map from Paris, France to Jerusalem, Israel


《一代國士俞大維》《俞大維傳》俞大維故居

不是國民黨員,也不是黃埔軍校出身,俞大維卻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長達10年,是首位設有紀念館的國防部長。(中央社檔案照片)不是國民黨員,也不是黃埔軍校出身,俞大維卻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長達10年,是首位設有紀念館的國防部長。(中央社檔案照片)

傳奇國防部長俞大維 金門人難忘的158公分巨人

發稿時間:2017/10/21
俞大維舊居專題1(中央社記者黃慧敏金門縣21日電)不是國民黨員,也不是黃埔軍校出身,俞大維卻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長達10年,是首位設有紀念館的國防部長。他在台北市溫州街的舊居已被定為文化資產,這位158公分的巨人與金門關係深厚,至今仍讓許多金門人難忘。

回想民國77年八二三砲戰30週年紀念日俞大維重返金門的盛況,早年投身軍旅、現任烈嶼鄉文化館館長的林馬騰記憶猶新。他說,從司令官以下,整個小金門全體總動員,鋪紅地毯迎接他;男女老少都爭相再睹他的丰采,這個畫面令人難忘。
前國防部長俞大維(坐輪椅者)民國52年巡視小金門時,與一名出生的女娃洪國珍結緣;民國77年八二三砲戰30週年,他重返舊地,在女娃青歧老家受到熱烈歡迎。(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6年10月21日前國防部長俞大維(坐輪椅者)民國52年巡視小金門時,與一名出生的女娃洪國珍結緣;民國77年八二三砲戰30週年,他重返舊地,在女娃青歧老家受到熱烈歡迎。(翻攝照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傳真 106年10月21日
此行,俞大維特別到青岐和西宅探望當年他命名的嬰孩蔡國光和洪國珍的老家,兩家人像辦喜事般地隆重接待他。洪國珍說:「那時我家風光得不得了,我開心極了。」

俞大維民國51年為蔡國光命名的同時,也為軍方草棚電影院改建的戲院取名「國光」。蔡國光的父親蔡水杉感謝俞大維為兒子命名,還說,後來蔡國光到國光戲院看電影都是免費。蔡水杉6、70年代遷居台灣後,一年大概會到俞大維新生南路官邸拜會俞大維一兩次。

高齡96歲的烈嶼鄉老鄉長洪福田,談到俞大維,不禁豎起雙手大拇指推崇。他說,俞大維來過小金門好多次,還記得有一次俞大維在市場買了一個大冬瓜。
高齡96歲的烈嶼鄉老鄉長洪福田(圖)談到前國防部長俞大維,不禁豎起雙手大拇指推崇。中央社記者黃慧敏攝 106年10月21日
俞大維一生充滿傳奇,一介文人卻總綰國家兵符,以過人的學識才智與氣節贏得長官器重與屬下尊敬。金門俞大維紀念館展示的資料說,俞大維的名言是「我不相信情資,我只相信我雙眼所見的」他曾乘搭乘空中偵察機130多次,深入大陸內部。部屬認為部長不必御駕親征,但他卻說:「我不能去的地方,我也不會讓我的部屬去。」

也因為親自偵察兩岸情勢,他獨排眾議,堅持共軍一定會攻打金門,國軍也才能夠打贏八二三砲戰這一役,成功防禦台澎金馬,奠定了國家日後的繁榮基礎。

俞大維紀念館的導覽資料指出,俞大維從高中到大學只花了5年,到哈佛大學留學時也是跳級,3年就讀完碩博士。之後,他再赴柏林大學深造,修習數理邏輯、哲學之餘,兼修彈道學,為日後以非軍職出任國防部長奠下厚實軍事基礎。

他回國出任駐德採購,期間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政府給他12門大砲的經費,他卻帶回15門,笑說是廠商贈送的。真相是,他婉拒收取回扣,將回扣的錢再多買3枚大砲,清廉得連一毛錢也沒有放入自己口袋。

俞大維歷任兵工署長、交通部長,一路做到國防部長。在他晚年貼身訪問他的資深記者沈靜透露,他擔任交通部長時,還親自去送信,體驗郵差的辛苦。身先士卒的典範,令人感佩。

不像一般部會首長在辦公室裡辦公,俞大維在國防部長任內,有「前線部長」之稱,最常跑金門、馬祖和大陳。林馬騰形容俞大維是在飛機上辦公,3、5天就跑一趟金門。俞大維的乾孫女洪國珍也說,「公公沒有辦公室,他告訴我,他的辦公室就在金門。」
zoom in民國45年,時任國防部長的俞大維(前)視察金門前線時留影。(中央社檔案照片)民國45年,時任國防部長的俞大維(前)視察金門前線時留影。(中央社檔案照片)
雖然貴為國防部長、總統府資政,俞大維一生過著簡單、儉僕生活。晚年經常採訪他的中央社資深記者沈靜說,他到晚年還是睡著那一張單人床。82年7月,俞大維在證實罹患腎臟癌後2週過世,沈靜說,一般腎臟癌病患會非常疼痛,但俞大維很有福氣,不會感覺疼痛;而他過世時紅光滿面,也是沈靜從沒有見過的安詳。

俞大維的遺願是死後要把骨灰灑在金門海域,永遠陪伴八二三陣亡弟兄。洪國珍在淮陽艦上全程見證了這一幕。

俞大維紀念館裡有一個和本尊1:1比例的蠟像,他的身高不高,對國家的貢獻卻與身高成反比。他在民國43年到69年住了26年的台北市溫州街22巷4號,一度因都更面臨拆除命運。在建築師陳勤忠等人提報文資案後,台北市文資審議會通過提報為國定古蹟;後人將可在此緬懷這位前國防部長高風亮節的典範。1061021

延伸閱讀》俞大維舊居成古蹟 提案建築師陳勤忠憂喜參半
延伸閱讀》俞大維動員軍醫接生她 她送俞公公走完一生
延伸閱讀》搬離俞大維故居 許文富家屬樂見老屋保住了
延伸閱讀》俞大維晚年貼身採訪 沈靜引以為榮

俞大維故居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文字








一代國士 俞大維


作者: 李元平, 李吉安
編者:哈用.勒巴克
出版社:銘閎實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11/12
語言:繁體中文

  俞大維何許人也?對現代年輕一輩來說,恐怕鮮有印象!

  民國七十五年六月研究所畢業,分發到軍聞社服務。社長李元平是我新聞採訪寫作的啟蒙恩師,更是讓我有機會接觸、採訪這位一生不忮不求,清末名臣曾國藩的外曾孫,也是哈佛大學一九二一年班傑出校友,更是中華民國首位擁有雙博士學位、又是將軍、教授的前國防部長俞大維之推手。

  俞老部長不僅因「八二三」一戰成名,而且更因「八二三」讓外國戰略軍事家,認識中國兵學寶典《孫子兵法》的奧妙。至情至性的俞大維,始終以「參謀官沒有姓名」自居,認為「八二三」是由於蔣中正總統英明領導,以及那些蹲在戰壕隨時付出生命鮮血的官兵與美方協助所致,一片丹心可表。

  他總是喜歡贈書給有緣人,勸人多讀書。老人家常笑謂:「書中也許沒有黃金屋,但自有道理千萬般,至少不會讓人變成老骨董。」筆者在採訪俞部長的六年多時光裏,先後獲老先生《三字經》、《陳散原文集》、《曾文正公家書全集》、《馬歇爾第二次世界大戰報告書》、《國防論》、《十一家註孫子兵法》、《顧炎武日知錄》上下兩冊等寶貴贈書,分享知識的喜悅。

  但是每次拜訪時,記憶力奇佳的俞部長,總會語氣咄咄逼人,問你書看了沒有?或是峰迴路轉的巧妙談話,有無讀書立見真章。要是有涉獵,老先生總是開懷與人談個不停,並不時以有力的智慧之手,拍捶在人的肩膀上,雖然有時被他拍打會略感疼痛,但是能通過老先生的檢測,許多寶貴的人生哲理,源源的醍醐灌頂,讓人獲益無窮。如果,他洞悉獲書人或採訪者沒有充實準備,做足功課的話,不是耳朵聽不到,就是稱其身體不舒服,下次再約;或是顧左右而言其他,在不傷對方自尊使其知難而退。
  
  寬容幽默、瀟灑豁達,廣植福田正是俞老部長的本性,臨終前猶不忘叮囑家屬,勿為後事安排而擾人,遺體火化所燒出舍利子、舍利花,豈止是慈悲心懷的結晶。但,老先生最大的遺願,就是羽化後一定要由長子揚和駕機,將其骨灰灑在金門海上,行禮之前務必要先飛慈湖陵寢與泰山陵寢,向蔣中正總統與陳誠副總統致最後的敬禮。筆者有幸隨行採訪見證此一感人情景,迄今仍歷歷在目,永難忘懷。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徹悟生死大愛,與天地自然同在,永遠以身為蔣公手下一員打鐵匠為榮的「一代國士」俞大維,一生中不但沒有繳白卷,在人間更是瀟灑走一回。
  
  恩師李元平將老部長的傳奇一生,完成《俞大維傳》,於民國八十一年元月五日問世,立即成為坊間的暢銷書,隨即再版付梓,在短時間內寫下國內出版界發行十幾版的記錄,回響熱烈,由此可見一斑。
  
  就連對岸大陸「兩彈一星」科技之父錢學森、「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哲學研究所學者高山杉等名人,都對俞部長的貢獻與風範,讚譽不絕。
  
  近年來,臺灣雖然歷經兩次政黨輪替,寫下「世界民主燈塔」的成就,但不管是在李登輝,或是陳水扁、馬英九執政,實難看到有像俞大維這種「敢言、敢行、敢當」,且品德高尚廉潔,為國家利益與人民福祉全力以赴的風骨官員,未嘗不是臺灣今日未能向上提升的關鍵。
  
  由於《俞大維傳》已絕版,為勾起大家對這位傳奇人物的懷念,並作為人生觀建立與奮鬥的借鏡,奉恩師之命, 除對《俞大維傳》原文部分疏漏與錯誤之處, 加以補強校正外,並添增如今日沸沸揚揚、隨時有爆發南海衝突的問題,早在民國四十五年六月,俞部長就與美軍第二任協防司令殷格索研討,並獲美軍支持,簽請蔣中正總統同意派兵進駐南沙太平島,鞏固我南海主權等先知灼見,以及救劉安祺免軍法問罪、保住郝柏村官位、俞氏家族對兩岸的深遠影響與一些鮮為人知的史料故事,鮮活地讓俞大維部長走進讀者眼前,期能有所反思與啟發。
  
  本書《一代國士俞大維》,堪稱是《俞大維傳》的2.0版,感謝恩師李元平的信任、羅順德將軍與莊威先生的資料提供、還有哈用‧勒巴克先生支持出版的決心,才能使本書能夠如期如質問世,實現筆者懷念與感激俞老部長的教誨心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李元平 前國防部軍聞社社長

 
  殊榮:《建設的火花》一書榮獲國家建設新聞報導特優獎
  著作:《平凡平淡平實的蔣經國》、《南海血淚》、《建設的火花》、《俞大維傳》

☉李吉安  前青年日報副社長
 
  殊榮:華視獎、金鐘獎入圍、獲新聞局評選為海外宣傳片、國軍33屆文藝金像獎軍聞報導項金像獎、大眾傳播教育攝影獎、全國青年創作美展攝影類優選、中華民國97、98年版國防報告書總主筆。

  著作:《軍聞一甲子》、《國之干城》、《十年寸草心-誰說久病床前無孝子》
  《追憶金門砲戰五十周年》作者之一、《允文允武—榮民學人實錄》作者之一、《築夢家園—新北巿低碳家園巡禮》作者之一、《文才武略繞指柔情-杜金榮上將》作者之一、《福利事業管理處五十年處慶專輯》作者之一、

目錄

壹 前傳
  

第一章 滿門文武
第一節 家世―代代書香
第二節 家風—克勤克儉
第三節 「公羊」啟蒙—幸與不幸

第二章 治學心法
第一節 偷看閒書—崇拜天下第一好漢
第二節 求學—既吃虧又佔便宜的求學方法
第三節 哈佛的心法—簡單清楚取勝
第四節 兩次留德—由學文而學武
  
第三章 初試啼聲
第一節 徘徊人生十字路口
第二節 柏林「中國三劍客」、「結拜抗日六兄弟」
第三節 上「牯嶺」,初謁委員長
第四節 「中國的雷聲」—俞大維廉儉
第五節 父子英雄
第六節 神射手俞大維
第七節 長期抗戰確保彈藥無缺
第八節 我在兵工廠實行福利社會
  
第四章 風雲際會
第一節 風雲際會的年代
第二節 選派科學家,學造原子彈
第三節 運兵東北與戰後接收
第四節 參加「三人小組」始末
  
第五章 交通部長(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三十八年元月)
第一節 韓信登臺
第二節 金元券罪言
第三節 徐蚌戰場空中投糧
第四節 重病辭卸交通部長
  
第六章 顛沛流離(民國三十八年~四十年)
第一節 張治中最傷害蔣公
第二節 假如我是王耀武、鄭洞國……
第三節 劉斐不可能是匪諜
第四節 牆倒眾人推
第五節 骨肉離散
第六節 臺大校長宿舍的過客
第七節 解救陳儀
第八節 追訴毛邦初貪污案
  
第七章 臺海風雲(民國四十三年~五十四年)
第一節 聽到砲聲就趕回來
第二節 大陳轉進
第三節 建軍備戰
一、殺包啟黃
二、國民黨的漏網之魚
三、調查孫立人案敬陪末座
四、軍人待遇比照公教
五、外島「補給官」
六、親批的唯一公事
七、公館機場興建記
八、高登大維港
九、爭取美援、策訂三個作戰計畫
十、部長的辦公室在前線
十一、偵察飛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十二、敵前夜狩錄
第四節 作戰篇
一、戰爭前夕
二、出生入死
三、商洽緊急軍援—難纏的外交攻防戰
四、取得臺海空優
五、八吋巨砲~反砲擊~停火
六、火線零縑
  
第八章 兒女親家
第一節 兒女篇
第二節 親家情
  
第九章 書生本色
第一節 奉溪先生與我
第二節 蔣經國叫宋美齡一聲媽
第三節 遞辭呈;「我沒有繳白卷!」
第四節 鶼鰈情深
第五節 讀書人要收攤了!
第六節 最後征程

貳 增補  
第一章 威遠計劃
第二章 保住郝柏村、劉安祺
第三章 成績單
第四章 大師世紀對話錄
第五章 近代中國國防科技始祖園丁
第六章 知者不言
第七章 談募兵
第八章 俞氏家族
第九章 史政要「實」
第十章 行得通才是好政策
第十一章 龍嫂
第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
第十三章 俞大維與高登
第十四章 追隨二十四年

參 附錄
第一章 「八二三」美國援華兩大附件
第二章 遺囑
第三章 一片彈殼
第四章 瑰奇之士、勳榮永駐
第五章 俞大維家族表
第六章 年表大事記
第七章 《俞大維傳》作者的一封公開信


這本書

大陳島撤退時 俞大維部長多次去馬祖附近諸島空中巡視

包括近來新聞中的
平潭島 (台灣)
平潭
新竹

福州
平潭位置圖

平潭島又稱海壇島,位於福建東部福州市,屬於平潭縣,是福建省的最大島,中國大陸第五大島,面積370.9平方公里。海域面積6064平方公里,海岸線長408公里。人口近40萬。

海壇島是福建省的最大島,中國大陸第五大島,面積370.9平方公里。海域面積6064平方公里,海岸線長408公里。素有「千礁島縣」之稱。與福清市隔著海壇海峽。另外,平潭與臺灣新竹間為臺灣海峽最狹處(68),島上立有相關示意碑。







對所謂孫立人案也有其"控訴"

俞大維傳

封面
臺灣日報社, 1992 - 392 頁
李元平《俞大维传》,台北:台湾日报社,1992年1月5日初版,同年1月22日增订2版。据作者说,这部传记主要是根据他对俞大维所做数次访谈的记录,


我想 個人讀本書都會注意到自己想看的東西
我注意到的是
馬歇爾說四強中以蔣介石的周邊的人的品質最差
台灣228的接收失敗 一如在中國的幾個城市般 很不得民心
陳儀--
俞大維的 "恩人"的正反面.....
王雲五推行的金元券 讓中國的中產階級都破產 是失去中國的主因
可是王雲五至死都認為他是對的....
他在當交通部長的科學管理
我還注意到1987年邏輯學家訪問俞大維先生 安慰他是"學以致用"型
整篇認為蔣介石是恩人
(他晚年也是在安全系統監視下的一員)

他追訴對美採購大員的勝訴 連胡適等都要打電報慶賀


網路上有些摘述

俞大維傳-823砲戰節錄-戰爭前夕1

俞大維傳-晚年節錄-

這本傳記雖不全面 但可以參考的地方很多

余大維傳李元平/台灣日報社1992

譬如說 我今天 看一"演講" : 朝左的閱讀路線
想起維先生剛拿到哈佛博士學位 拿獎學金到歐洲去 在船上有有人勸他讀點左派的書 如此知識才完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俞大維

任期
1954年5月27日1965年1月13日
前任 郭寄嶠
繼任 蔣經國

任期
1948年5月31日1949年2月8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凌鴻勛(代理)
端木傑(正任)

第8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交通部部長
任期
1946年5月16日1948年5月31日
前任 俞飛鵬
繼任 行憲

性別
出生 1897年1月11日
大清浙江省山陰縣
逝世 1993年7月8日 (96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
籍貫 浙江紹興
國籍 中華民國
政黨 Independent candidate icon (TW).svg 無黨籍
父母 俞明頤(父)
曾廣珊(母)
配偶 妻 陳新午(1929年起)
同居者 (德國鋼琴教師)(1924年前後)
子女 俞揚和俞方濟俞小濟
軍事背景
效忠 中華民國
服務 Republic of China Army Flag.svg 中華民國陸軍
階級 中將
獲獎 青天白日勳章
俞大維(1897年1月11日-1993年7月8日),中華民國軍事、政治人物,浙江紹興人,美國哈佛大學哲學博士。曾任中華民國交通部部長、國防部部長等職,八二三砲戰即在其任國防部部長時發生。

目錄

[隐藏]

[编辑] 經歷

1918年10月,俞大維赴美入哈佛大學哲學系,畢業後至德國柏林大學深造,專攻數理邏輯與哲學。留德期間,聆聽過愛因斯坦教授的相對論課程,1925年,俞大維寫了一篇論文,題為《數學邏輯問題之探討》,刊登在愛因斯坦主編的德國數學雜誌《數學現況》上,成為在這本著名刊物上發表論文的第一個中國人。而在該期刊發表論文的第二個中國人是華羅庚,二人日後成為好友。因興趣逐漸轉向彈道研究,嗣成為彈道學專家,對兵學也由此奠定深厚基礎。
1928年,國民革命軍北伐成 功,全國統一,國民政府開始著手軍經建設,俞大維出任新設立「駐德使館商務調查部」主任。1929年6月返國,任軍政部參事。翌年5月,再度赴德,負責採 購軍備,並續習德國參謀教育。有一次政府命其採購大砲,按值計量,可買12門,但運回中國時,卻為15門,詢其緣故,僅輕描淡寫謂:「是送的」。實其將所 得傭金,另購砲3門,俞大維先生的熱血報國之心不言而喻。1932年派任參謀本部少將主任秘書,但俞大維婉拒而自願至中央訓練團任兵器總教官。次年1月,調軍政部兵工署長,並晉升陸軍中將,對當時的兵工現代化做出許多貢獻。
1937年抗戰爆發,俞大維指揮將沿海30餘座兵工廠、鋼鐵廠、材料廠、及兵工技術單位以有限之人力、物力與獸力搬運,陸續西遷內陸繼續生產,為抗戰中國國防工業生產貢獻卓越,1944年12月,調軍政部常務次長,並兼中美聯合參謀部中國代表,負責與美方代表魏德邁將軍協商,爭取美國軍援,當時「阿爾發部隊裝備方案」,使國軍36個師換裝美式裝備,即為此達成之建議。1946年4月,參加國府、中共、美國代表之3人小組會議,協商戰後還都事宜;5月,獲國民政府頒授青天白日勳章
1946年5月16日,繼俞飛鵬出任交通部部長,任內建立交通資料中心,全國鐵道狀況之自動化,以及郵政開辦24小時服務等事績尤為人稱道,1950年1月赴美養病。1954年出任國防部長,先後長達10年之久,任內積極整軍建設促使國軍成為一支現代化之部隊,1965年初,因病辭去部長一職由蔣經國接任,轉任總統府資政1993年病逝,享壽96高齡。

[编辑] 家庭

俞大維的家世十分顯赫,不但名人眾多,還跟許多知名的家族結為姻親。

 好學不倦

俞大維一生都非常喜歡讀書求知識。當他晚年,視力變差,已無法看書時,決定「讀了一輩子書,現在要收攤了!」收攤就是不再讀書了,但收攤可是有一套 嚇人的程序:他決定把以前唸過的書,溫習一遍,之後才不讀書。俞大維決定每個月溫習一學問,「邀請各類學問極有成就的老朋友,相互討論」,他計畫先溫習天主教神學,請羅光主教陪他溫課,接著還計畫請物理學家吳大猷溫課,之後還有音樂、美術、哲學、數學、美學……,他不溫習軍事,因為那不是高深學問。

 外部連結

[编辑] 參見


聶華苓與安格爾:《鹿園情事》《現在,他是一顆星》Paul Engle Day






《鹿園情事》
作者:聶華苓,安格爾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1996/5/30

鹿園情事
 前不久我還對安格爾說:「我們的婚姻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美滿的婚姻。」「華苓,有一天,你要記住我的話:你高興的時候,我覺得你很有趣。就是你對我生氣的時候,我也覺得你很有趣。還有,你也要記住。」安格爾調皮地望著我笑:「你的腦子很性感,你的身子很聰敏。」

 那時,正是清晨,我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著他用法國烘咖啡豆磨出的咖啡。長窗外,春雪飄飄,飄在柳條依的愛荷華河上。另一邊窗外,安格爾剛在園子裡撒了鹿食。鹿一隻一隻從清清爽爽無葉的林間走出來。

 「多好的生活。」安格爾說。
作者簡介
聶華苓

 湖北人。1925年出生,1948年在南京畢業於國立中央大學外文系。1949年至台灣,至1960年一直擔任《自由中國》編輯委員及文藝主編。1962年起任教於台灣大學與東海大學。1964年,受聘為愛荷華大學「作家工作坊」顧問。1967年,和安格爾「Paul Engle」創辦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1977年,與安格爾一同被推薦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在美並曾獲頒三個榮譽博士學位。1981年,與安格爾一起獲得美國五十州州長所頒文學藝術貢獻獎「Award for Distinguished Service to the Arts」,1981至82年,擔任美國紐斯塔國際文學獎Neustadt Internatio


目錄

鹿園情事-目錄導覽說明

.我的家在安格爾的家園
.鹿園
.情事
.風雪話相逢
.馬伕的兒子和壞女孩
.愛,是個美麗的苦惱
.安哥兒
.紐約在黑暗中,1965
.我的中國島
.共飲長江水,1978
.魂歸古城,1979
.夕陽無限好
.浮遊
.事事歡歡行行
.霧夜牛津
.浮遊水城
.箜—箜—,黑海邊,1987
.軼事
.我是賣報童
.該死的猶太人
.失去的聖誕
.決鬥,1959
.相逢——回想起







現在,他是一顆星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散文雜論

作者:高信疆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1992年04月15日

開本:25開/平裝/398頁


《三生三世 聶華苓》首映。陳明中攝

林懷民領軍文壇群雄 挺《三生三世》台北首映 2012年12月07日

楊景婷╱台北報導】陳安琪執導的文學紀錄片《三生三世 聶華苓》昨首映,林懷民、蔣勳和駱以軍等文壇巨擘都出席力挺。聶華苓1967年創辦「國際寫作計畫」,林懷民笑說:「我本來寫小說,從那個計劃走出來後,就變成了一個跳舞的人,所以今天會跳舞其實都是聶老師害的!」




聶華苓(前排中)和文學界友人聚餐,林懷民(後排左)也在場。


聶華苓文壇地位高

高 齡87歲的聶華苓被稱作「華人文壇永遠的母親」,是20世紀華人文學界最重要推手,包括白先勇、蔣勳、林懷民以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都曾是她家客廳的 座上賓。駱以軍昨首映會上打趣:「聶老師一直很照顧我,之前去愛荷華參加寫作計畫,看到很多老照片,包括17歲的林懷民美少年身影。」林懷民當場笑回: 「我覺得我看起來比你年輕!」

蔣勳趕在開演前到場,回憶聶華苓:「她的笑讓我覺得了不起,因為一生所經歷的遭遇,她可以用笑聲讓它淡掉。」

(來自美國的)


毫無疑問,安格爾是位偉人。他為其他文學藝術家所作的工作比我可想到的任何人還多。——Kurt Vonnegut,美國小說家
安格爾在作家工作坊對於美國文學的貢獻可和美國歷史上任何人相比。——Philip Roth,美國小說家



安 格爾超過了他的時代。他的遠見是我們所沒有的。感謝他強烈而吸人的品格,他的理想得以實現。——James Michener,美國小說家,曾在安格爾生前(1990)捐獻五十萬美金給作家工作坊,指定用該款設立Paul Engle Writing Fellowship,資助有才華的年輕作家。
安格爾絕對是作家工作坊的先驅。他為工作坊定型並定位。……愛荷華作家工作坊是其他工作坊的規範。安格爾是其起源和根基。——Donald Justice,美國詩人,普立茲獎得主
我們許多作家都因為安格爾而開始創作生涯。沒有任何人和他一樣。他是那種人的最後一位了。——Mark Strand,美國桂冠詩人
安格爾夫婦是我所認識的人之中,僅有的兩位在創作和實際行動兩個層次上都作出貢獻的人。——哈里曼(W. Averell Harriman),曾任美國駐蘇大使和巡迴大使
安格爾不僅對文學與教育作出許多重要貢獻,並且發揮了國際大使的作用,促進國際了解與友善。——美國國會記錄,1977年5月24日


(來自世界各地的)

我在愛荷華沒有機關槍,只有一支筆。聯合國不能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拉在一起,但是,國際寫作計畫可以。——Sahar Khelifei,巴勒斯坦小說家,婦女運動領袖
國際寫作計畫和海明威所說的巴黎一樣:假若你有幸在這兒生活過,不論你這輩子到哪兒,它都伴隨著你,因為你隨時隨地可享受它的喜樂。——Anantha Murthy,印度小說家
在國際寫作計畫中,你重新發現了你自己。——Primoz Kozak,南斯拉夫劇作家
在愛荷華,世界失去了界限。——Peter Clark,南非黑人作家
作家需要相聚。互相安撫。互相傾聽。互相感受。互通訊息。一塊兒悲哀。一塊兒胡說八道。一塊兒沉默。一塊兒掙扎。一塊兒活著。華苓,保羅,你們不僅是小說家和詩人,你們是烏托邦的創造者。——Nicolai Breban,羅馬尼亞小說家
「看看愛荷華,再來生活。」我們所有的人都開始夢想這個小城,飛向愛荷華河。在那兒,年復一年,人類的統一不是口號,而是美妙的現實。——Patricio Esteve,阿根廷劇作家


內 容 簡 介

保羅.安格爾為美國著名詩人,一生獻身文學,熱愛中國,其夫人為中國著名小說家攝華苓。安格爾於美國愛荷華大學創辦「國際寫作計畫」,廣邀世界各國作家前往研習,對世界文壇貢獻至為深遠,對當代台灣文學的開展、對兩岸文學的溝通,影響亦遠。

保羅.安格爾於1991年3月22日辭世,本書為「愛荷華國際作家寫作坊台聯誼會」的會員們合力撰文為安格爾出的一本紀念文集。

目 錄
傷逝
.美國詩人保羅.安格爾辭世(中國時報)
.美國著名詩人保羅.安格爾逝世
.國內文壇研議出紀念文集(聯合報)
.保羅.安格爾介紹 彥火
家園
.又回台灣 保羅.安格爾作、聶華苓譯
.我的家在安格爾家園 聶華苓
.安格爾的家園 李歐梵
燈火
.現在,他是一顆星 尉天驄
.給保羅.安格爾最後的一封信 葉維廉
.一首叫愛的詩已經刻好 管管
.憶往 王文興
.敬悼安格爾教授 戴天
.詩國的損失 陳浩泉
.悼保羅 柏楊
.懷念和敬佩安格爾先生 七等生
.保羅二三事 張錯
.無限的追思 蕭素梅
.重讀保羅.安格爾詩集《中國印象》 蕭乾
.Paul: My dear Paul 白樺
.紀念保羅.安格爾 袁則難
.「我的藥呢﹖」 曉風
.馳行 葉維廉
.暖人的燈火 陳映真
.懷保羅.安格爾先生 向陽
.蒼鷺 商禽
.作家的保母 姚一葦
.安格爾的「中國家園」 古華
.甜玉米的滋味 陳若曦
.永遠記在心上的安哥兒 吳祖光
.幾首詩的感受 李歐梵
.「蓮花說,我在水上漂蕩」 黃永玉
.山那邊的小鹿 劉再復
.懷念篇 舒巷城
.愛荷華葬禮 鄭愁予
.衝擊 吳晟
.言笑彥彥如昨彥火
.庭鐘 楊牧
.安格爾的跛腳鹿 李怡
.艾城候鹿至藍菱
.大地上的安格爾 蔣勳
永遠
1、追思 林耕吉整理
.平生風義兼師友——1991年4月12日在台灣保羅.安格爾追思會側記
2、告別 鍾雪萍譯
.典範長存天地間--1991年4月14日在愛荷華保羅.安格爾追思會上的講話
.他就是愛荷華 K.馮內果
.感謝你,保羅 劉賓雁
.懷念 陳映真
.我的老爹 王曉藍
.我的爺爺 安霞
3、懷念 王志誠整理
.在永遠的時光中--1991年12月31日在台北懷念安格爾並陪聶華苓守歲 履痕
.訪安格爾談創作 瘂弦

詩選
.《美國的孩子》選譯 保羅.安格爾作、瘂弦試譯
.台北郊外 保羅.安格爾作、梁實秋譯

.《中國印象》選譯 保羅.安格爾作、荒蕪譯

.台中、台灣 保羅.安格爾作、鄭愁予譯

附錄:歷屆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畫」華文作家名錄

後記 高信疆





我是一棵樹,根在大陸,幹在台灣,枝葉在愛荷華。 ── 聶華苓

什麼樣的國際交流計劃,能讓原本一見面就拳腳相向的以色列人與埃及人,變成莫逆之交?什麼樣的大學教授,會親自為每位來訪作家採買食物、當成摯友款待?

創立於一九六七年、至今仍持續不輟的愛荷華國際作家工作坊,可能是學術味道最淡的寫作計劃。四十多年來,位於美國中部的愛荷華大學,接待了來自超過一四○個國家的一千四百多位作家。

台灣讀者熟悉的作家,如楊逵、七等生、白先勇、蔣勳、王文興、鄭愁予、余光中、張大春、駱以軍等人,都曾受邀參加過工作坊。新科諾貝爾獎得主莫言,也曾是座上賓。

許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愛荷華寫作計劃的共同創辦人、被譽為「世界文學組織之母」的聶華苓,和台灣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

湖北出生的聶華苓,四九年帶著全家人到台灣,隨後擔任《自由中國》半月刊的編輯,在發行人雷震等人被捕後,六四年應在愛荷華大學任教的詩人安格爾(Paul Engle)之約,前往美國,兩人並在數年後結為連理。

「我和他們家的緣分從小就開始,」香港導演陳安琪,不僅是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的導演,更是聶家老友。








陳安琪是聶華苓女兒的初中同學,安格爾與聶華苓結婚時,就讀愛荷華大學一年級的她,還在婚禮上彈吉他。

在餐宴飲酒間暢談文學

「我發覺很多人不知道聶老師對世界文學的貢獻,」陳安琪說,華語世界讀者比較熟知的,可能是於梨華、張愛玲等多產作家,但聶華苓促進世界作家交流的成就,似乎很少人知道。

儘管小說《桑青與桃紅》被譽為現代華文小說代表作之一,聶華苓最大的成就並非個人的文學光環,而是透過主持國際寫作計劃,擴展了世界各國作家的視野。

「這部片不是關於她本人的文學成就,而是她把不同文化的作家聚在一起,我認為是很不朽的,是一種無畏、追求思想自由的精神,」陳安琪歸納。

聶華苓的命運,是二十世紀中國人命運的縮影。

戰亂、顛沛流離、從大陸到台灣再到美國,這樣的生命歷程,是那一代人刻骨銘心的生命記憶。

陳安琪在製作電影的三年間,走訪香港、美國、台灣等地,訪問許多曾參加工作坊的作家,談當時的體驗。每個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聶家永遠高朋滿座的客廳、夫婦倆熱情的款待,以及聶華苓幾乎能把屋頂掀開的爽朗笑聲。

「每個來訪的作家,聶老師都親自接機,」八一年參加工作坊四個月的蔣勳回憶。「一抵達宿舍,發現冰箱塞了滿滿的食物,都是她每週自己開車去超市採買的,」他回想當年,難掩感動。








蔣勳分析,這寫作計劃跟其他學術計劃最大的不同,在於完全沒限制參加的人要做什麼,每個人自由發揮。每個週末在聶華苓家的客廳都有聚會,所有作家有空就會到她家喝酒。

世仇也能變朋友

文學的交流,不是發生在大學講堂上,而是在餐宴和飲酒之間,有談笑風生、作品交流,當然也有機鋒的言詞辯論。

但讓蔣勳印象更深刻的是,在聶家客廳,世仇也可以變成朋友。

「當時有兩位來自以色列和埃及的作家,他們一見面就互看不順眼,往對方臉上扔杯子。但四個月後到了要離別時,卻在機場抱頭痛哭,」那一幕讓他無法忘懷。他們發現,不管仇敵再怎麼可恨,終究跟自己一樣是個人。

甚至有作家相識相戀,一年的交流計劃結束後,兩人各自回國,卻生下了孩子,還要聶華苓幫忙找人撫養。

「作家原本可能帶著自己狹窄的視野,到了這裡才發現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同的人,一年後回到自己原本的國家,世界觀都不一樣了,」陳安琪說。

因為熟知世界觀的重要,聶華苓與安格爾積極邀請在極權或鐵幕國家的作家,如捷克、波蘭、伊朗、匈牙利,給他們在美國一年的時間,自由旅行、創作。

邀請渴望自由書寫的靈魂

為了讓當時被列入黑名單的台灣作家陳映真造訪愛荷華,聶華苓足足努力了十五年,到一九八三年才成行。








也許是因為早年的顛沛流離,以及《自由中國》事件,讓聶華苓體認到自由民主的可貴,她對於不見容於當時政治氣氛的言論,特別願意擁抱、聆聽。

「在 政治打壓下,還渴望自由書寫的靈魂,是聶華苓最希望邀請的對象,」蔣勳認為,這些國家的資訊流通經常也受限,國際交流計劃讓作家有機會走出自己的框框, 「再有侷限的人,只要願意走出去和別人對話,都會發現自己的狹窄。」談到聶華苓對寫作計劃的付出,蔣勳有無限的欽佩,「我在愛荷華四個月,看到的世界比我 在巴黎四年還要開闊,」他下了如此的註腳。

現年八十七歲的聶華苓,在安格爾九一年過世之後,就獨自深居簡出在愛荷華的家中。如今國際寫作計劃早已換人主持,但她仍擔任工作坊的顧問。

近半世紀後,因為經費減少,愛荷華寫作計劃規模,從一年期逐漸縮短為目前的三個月。但許多國家體認到交流對文學的重要性,政府或企業紛紛挺身而出,例如,香港政府與台灣的文建會,就每年贊助作家至愛荷華進行短期交流。

聶華苓的自傳性文集《三生三世》一開頭就寫著:「我是一棵樹,根在大陸,幹在台灣,枝葉在愛荷華。」一個意象體現了她的漂泊命運,也彰顯愛荷華工作坊的時代意義。

時代變遷,旅行與國際交流也許已不再困難重重,但仍有許多誤解與無知等待突破。透過愛荷華作家的交流,離世界大同的理想,似乎又更靠近了一點。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44540&page=5










中情局資助愛荷華寫作計劃曝光



陳之嶽

2014年11月23日 第28卷 46期



美國學者班尼特發表長文,揭露中情局當年資助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作家聶華苓和安格爾經由寫作計劃,廣邀兩岸三地和全球作家交流寫作心得、民族感情與文化共識,意外地超越中情局的冷戰構想。





聶華玲(左)與安格爾夫婦




在冷戰時代,美國中央情報局在世界各地秘密進行「硬實力」與「軟實力」行動。「硬實力」行動包括在伊朗(一九五三年)、危地馬拉(一九五四)和越南(一九六三)製造兵變,以及發動古巴難民登陸豬灣(一九六一)。「軟實力」則是成立外圍組織,撥發經費,發行刊物或資助大學,宣揚美國文化,拉攏外國知識分子。新近披露的檔案顯示,聞名全球的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International Writ- ing Program)即是接受中情局所提供的經費而成立。


羅德島州普羅維登斯(Providence,又譯天命)學院英文系助理教授艾力克.班尼特(Eric Bennett)曾於一九九八至二零零零年到愛荷華大學參加「愛荷華作家寫作坊」(Iowa Writer's Workshop);零七年七月,班尼特回到愛荷華大學校園,以一個月時間研讀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創辦人之一保羅.安格爾(Paul Engle)的生平。


一九九一年以八十二歲高齡在芝加哥機場猝逝的安格爾,於一九六七年和來自台灣的湖北籍作家聶華苓(一九二五年生,六四年赴美)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和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並不一樣,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創於上世紀三十年代,首任主任是韋伯.施拉姆(Wilbur Schramm),安格爾是第二任主任,從一九四一年做到六五年。聶華苓曾在台灣素負盛名的反對派雜誌《自由中國》做過文藝編輯,並在台灣大學外文系教過書,她於一九六四年到愛荷華大學,七一年和安格爾結婚,雙方都是第二次婚姻。六七年,安格爾與聶華苓另行創設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專門招收海外作家到愛大進修,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則專門吸收美國本地作家。


班尼特於二零零七年盛夏,每天朝九晚五翻閱安格爾捐贈給愛大的四十箱檔案與資料,他找到一份資料,指出安格爾於一九六零年曾向洛克菲勒基金會(Rockfeller Foundation,sic又譯羅氏基金會HC: Rockefeller  Foundation)提議,他所主持的愛荷華作家寫作坊向海外招收作家,特別是左翼作家,讓他們到新大陸來看看美國、認識美國,讓他們知道美國文化並不只是可口可樂、米老鼠。洛克菲勒基金會給他一萬美元旅費,到亞洲及歐洲吸收作家(以左派知青為主)到愛荷華作家寫作坊深造。安格爾於一九六七年不再主持愛荷華作家寫作坊,但他是個工作狂,又好客、愛交朋友,更很喜歡和外國作家來往。於是,他和聶華苓一起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


班尼特赫然發現,安格爾和聶華苓創辦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經費,竟然是來自中情局的外圍組織法菲德基金會(Farfield Foundation)。除了法菲德基金會,中情局的另一外圍組織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會和國務院亦都曾資助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台灣的一些民間機構亦曾向國際寫作計劃捐款。台灣的一些反共政客與右翼文化打手曾對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邀請自由派作家赴美,表示不滿。台灣著名異議作家柏楊在安格爾於一九九一年去世時,撰寫《懷念中國人的朋友﹕悼保羅.安格爾》,文章裏提到﹕「國大代表鍾鼎文先生在報上把愛荷華的經費來源的國務院,誣指為花花公子雜誌,指控保羅夫婦對中國文化包藏禍心。」


安格爾於一九零八年生於愛荷華州西達拉皮茲市(Cedar Rapids,又譯雪松急湍),曾就讀柯(Coc)學院、愛荷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因品學兼優獲羅氏學者(Rhodes Scholar,前美國總統克林頓亦為得主),負笈牛津大學。安氏以寫詩出名,班尼特說他像當時的許多理想型的知識分子,曾嚮往和相信共產主義,日後又拋棄共產主義。安氏做過奧亨利獎(O. Henry Prize)叢書主編。他主持愛荷華作家寫作坊的四分之一世紀裏,使寫作坊揚名天下,全球各地作家都想到被玉米田包圍的愛大進修,與世界各地作家促膝把晤、通宵暢飲,交換寫作心得。國際寫作計劃亦成為化敵為友的文化園地,最流行的傳奇是,一位以色列作家和一位巴勒斯坦作家初見面後,曾互擲酒杯對罵,幾個月後分手時,兩個人抱頭痛哭。


中情局希望國際寫作計劃通過海外作家向全球推廣反共宣傳,並介紹美國文化。但安格爾和聶華苓則經由國際寫作計劃,廣邀兩岸三地作家進行寫作心得、民族感情、文化共識的交流與提升,其正面作用遠超過中情局的冷戰構想與原始創意。海峽兩岸當局都曾因懷疑或不滿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而動用政治力量抵制或阻撓作家赴會,甚至不讓安格爾夫婦來訪。


班尼特今年二月曾在《高等教育紀事》(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發表長篇文章,敍述中情局與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關係,他亦準備出版《帝國的寫作坊》,以申論中情局如何介入包括寫作坊在內的各種文化機構。班尼特對中情局的做法持負面看法,深不以為然。但安格爾和聶華苓卻利用愛荷華國際計劃,為文學和文化打開一條新路與生路,使兩岸三地和其他各地的作家共聚一地暢述衷情,這也許是中情局特務沒有想到的。


愛大惠及眾多兩岸作家


從六十年代開始(包括愛荷華作家寫作坊),數不清的海外作家曾到愛荷華呼吸含有玉米味道的新鮮空氣與自由氣氛。從台灣的柏楊、陳映真、王禎和、林懷民、鄭愁予、殷允芃、瘂弦、高信疆到大陸的莫言、丁玲、徐遲、諶容等,多少文化人都在愛荷華找到了梁啟超所說的「煙士披里純」(inspiration,即靈感、鼓舞人心的事)和伙伴情誼(camaraderie)。


中情局在冷戰時曾設立不少基金會和文化組織以對抗國際共產主義,並向海外宣傳美國文化,其中最大的一個外圍組織是以歐洲為戰場的「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Congress for Cultural Freedom)。促進文化自由聯合會從一九五零年到六七年,在三十五個國家成立分會,出版二十種有水準的雜誌,並經常舉辦畫展、音樂會、文化交流和學術研討會,許多知名學者和作家都在不知聯合會底細的情況下,參與它的會議,如英國哲學家羅素。不少歐美主流媒體的著名記者亦曾自願被中情局外圍組織利用,如《紐約時報》外交專欄作家索茲伯格(A. L. Sulzberger)。


中情局在海外所推動的秘密戰爭包羅萬象,應有盡有,現在最拿手的是利用無人飛機炸射恐怖分子。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也許是惡名昭彰的中情局所作的最有價值的文化投資,安格爾長留去思。一個不會聽亦不會說中國話(只會﹕「吃飯吧!」)的外國人,向兩岸三地作家展示了無國界的愛心與熱忱。舞蹈家兼作家林懷民說﹕「在柏林圍牆倒塌前,那道牆已在聶華苓家被拆除了。」


安格爾夫婦獲提名諾獎


班尼特稱安格爾是「冷戰鬥士」,但他和聶華苓對愛荷華國際寫作計劃的不朽貢獻卻超越冷戰,而受到國際文化界所認同。一九七六年,他們夫婦二人曾被共同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
2017


《字花》編輯黃怡受明報世紀版委約,遠赴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參加多項活動,訪問各國作家,作直擊且深入的報導,敬請期待﹗
黃怡在書寫
16小時
【在愛荷華】上星期是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五十週年,我特地前往愛荷華參加多項特別活動、訪問各國作家,期間有幸和創辦IWP的聶華苓老師見面,實在是非常難得的經驗。和聶老師及一眾華文作家(畢飛宇、董啟章、潘耀明、瘂弦、李笛安、劉偉成、顏忠賢)聚會的報導今天在《明報》世紀版刊出,同時收錄今年代表香港參加IWP的作家劉偉成的最新詩作;接下來其他作家的訪問稿也會陸續面世,大家不要錯過喔~
//我們把花插好在墓碑兩側的花瓶裡,從中挑了一些紅色的花朵,把它們和從聶家的園子裡帶來的、帶有紅色果實的枝葉一起排在墓碑前面。「很好。」聶老師著我們用相機把佈置好的畫面拍下來,再三叫我們要把照片傳給她。瘂弦對聶老師說,這裡除了你以外,就我最大,我來喊三鞠躬。我們就在他的口令下,給IWP的創辦人和聶老師的亡夫鞠了躬。聶老師的女兒藍姨給她遞上裝了威士忌的玻璃罐、牽著她的手繞到墓碑後面,讓她把他最愛的威士忌灑在草地上:「我以前都不讓他喝酒,後來證明我是對的。他是心臟病發走的。」她說。墓碑的後面刻著Paul Engle的一句話:「I can’t move mountains, but I can make light.」這是我在愛荷華訪問眾多作家、問及文學在這亂世裡的作用時,大家異口同聲回覆的主題。後來問到聶老師,她也說,文學的意義是要保護寫作的自由、保守自己的觀點:「我們以前的自由是受到限制的,以前有些作家都不能出來(出國參加IWP)、我們一請再請,這個時代誰都可以出來,這是很大的變化。」創作和行動的自由的確不應被視作理所當然。//
//Paul Engle的生日是10月12日,定為Paul Engle Day,我們聚會的當天晚上正好是Iowa City UNESCO city of Literature 的Paul Engle Award頒獎典禮。Paul Engle Award嘉許一位像Paul Engle般以寫作、編輯、出版或教育改善世界的文學先鋒,今年的得獎者是Writer’s Workshop舊生、小說家Alexander Chee。在頒獎典禮舉行時,Mrs. Engle正和我們一起在安寓裡分享潘耀明帶來的月餅和余市威士忌,劉偉成、李笛安和我在藍姨的指導下製作雞肉和吞拿魚沙律捲餅當大家的晚餐,畢飛宇打趣說,「這個點心可以得保羅.安格爾獎了」。客廳和飯廳裡共擺著五張沙發、八張餐椅、兩張搖椅和一張「大班椅」,儲備室裡還有十幾張隨時可用的摺椅,椅子的數量暗示了來這所房子裡的人數之多。我們的話題由當天早上美國打算退出UNESCO的突發新聞談到香港立法會的DQ風波,又從Paul Engle最喜歡坐的椅子一路談到各位作家以前的IWP經驗,回過神來已經到了深夜,一直都沒冷場。//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Pierre de Boisdeffre 今日法国作家;中文Antoine de Saint-Exupery 研究

兩位法語名家,讓我忙好幾小時。
Agnès Varda
YouTube看幾個訪問,很自然、樸實。
-----
今日法国作家. 布瓦代弗尔, Pierre De Boisdeffre. 商务印书馆, 1998 - 206 pages ... De Boisdeffre. Translated by, 鲍刚. Publisher, 商务印书馆, 1998. (此書除拉丁文外,無一字母,定價7.5 RMB,有法國外交部資助。)
Les Écrivains français d'aujourd'hui, P.U.F., 1963
(根據1985年第7版) 關於Antoine de Saint-Exupery 的說法,讓我花幾小時讀他的作品。
左邊的這本1992年研究專書,520頁,定價9.6人民幣。



今日法国作家. 布瓦代弗尔, Pierre De Boisdeffre商务印书馆, 1998 - 206 pages ... De Boisdeffre. Translated by, 鲍刚. Publisher, 商务印书馆, 1998. 
  • Les Écrivains français d'aujourd'hui, P.U.F., 1963
(根據1985年第7版)

沒讀過
1900年以来的法国小说. 作者:(法)皮埃尔·德·布瓦岱弗尔(Pierre de Boisdeffre)著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索书号:I565.074/24 出版时间:1998.




https://www.theguardian.com/news/2002/jun/15/guardianobituaries.booksobituaries

Pierre de Boisdeffre, who has died aged 75, epitomised the French tradition of combining diplomacy and authorship. A former top Paris civil servant and distinguished ambassador, he was most famous as a writer and literary critic, producing more than 30 books, including Métamphoses de la Littérature (1953), which won the Grand Prix de la critique, and Historie Vivante de la Littérature D'Aujourd Hui (1968).
He frequently lectured on literary subjects - comparing the output of the 1950s and 1960s to that of the masterpieces of Proust, Claudel and Gide around the beginning of the 20th century. He compared Bonjour Tristesse by Françoise Sagan - calling her "notre gloire nationale"- with the works of Colette.
Sometimes, de Boisdeffre had the advantage of personal links. His great-grandfather, Jean Naraud, taught botany to George Sand; indeed, his George Sand à Nohant (2000) benefitted from childhood trips to her house in Nohant.
The son of a finance inspector, de Boisdeffre attended the École Libre de Sciences Politiques, the Sorbonne law faculty and Harvard University. In 1946, he was one of the first students to attend the new 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after which he joined the French education ministry. From 1964 to 1968, he was in charge of French radio, before becoming cultural attaché in London.
De Boisdeffre was already well known in England, where his lectures were greatly appreciated; it was a matter of regret that he was moved to Brussels in 1971. From 1978 to 1981, he represented France at Unesco, and was ambassador to Uruguay (1981-1984), to Colombia (1984-1988) and then to the Council of Europe, retiring in 1991.



He liked to show how great men possessed contrasting characters. In his André Malraux: la mort et l'histoire (1996), he showed the French intellectual, whom he knew well, as a man with ideas of revolutionary action who accepted dull ministerial jobs, supervising the cleaning of buildings and the launch of cultural establishments.
Charles De Gaulle was, for Boisdeffre, a courageous adventurer, but also a calculator, sometimes preaching "attente" and "entente." In Le Lion et Le Renard, where he compared de Gaulle and François Mitterrand, he surprised everyone by concluding with a certain affection for Mitterrand.
De Boisdeffre never sought popularity. He made fun of the "new novel" with his parody, La Cafetière est sur le Table. Describing his reaction to liberal Catholicism, he said that he could not go into a church without covering his ears, for fear of hearing what the priest would say. He was a follower of the fundamentalism of Monseigneur Lefebvre.
In 1957, he married Beatrice Wiedemann-Gostan, with whom he had three sons.
· Pierre de Boisdeffre, diplomat and writer, born July 11 1926; died May 23 2002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