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宮崎市定《亞洲史論考》《雍正帝:中國的獨裁君主》;《藍敏先生訪問紀錄》、藍鼎元《鹿洲公案》




宮崎市定1901-95的【雍正帝:中國的獨裁君主】(原書50年代,中譯本2016),我認為不比史景遷的相關書差。0205 2018 一"

好文章是Ben Chen轉來:http://www.mh.sinica.edu.tw/…/Publicati…/Publication_370.pdf
然而,這本1995年的《藍敏先生訪問紀錄》的相關部分,有些問題。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藍鼎元
藍鼎元
《清代學者像傳》之《藍鼎元像》

大清署廣州府知府
籍貫福建漳浦縣
族裔畬族
字號字玉霖,別字任菴,號鹿洲
出生康熙十九年(1680年9月19日)
福建漳浦縣
逝世雍正十一年(1733年8月1日)
廣州
出身
  • 雍正元年拔貢
經歷
藍鼎元
漢字藍鼎元
白話字Nâ Téng-goân
臺羅拼音Nâ Tíng-guân
漢字鹿洲
白話字Lo̍k-chiu
臺羅拼音Lo̍k-tsiu
表字
漢字玉霖
白話字Gio̍k-lîm
臺羅拼音Gio̍k-lîm
別字
漢字任菴
白話字Jīm-am
臺羅拼音Jīm-am
藍鼎元(1680年9月19日-1733年8月1日),字玉霖,別字任菴,號鹿洲福建省漳州府漳浦縣人。生於康熙十九年,卒於雍正十一年。藍鼎元出身書香世家,其父祖皆是當地有名望的儒士。父親藍斌精通理學,但屢科不第;藍鼎元十歲喪父,家境艱苦,靠母以女紅度日。自幼聰穎好學,清康熙末年,藍鼎元隨堂兄南澳總兵藍廷珍入台平定朱一貴之亂,事後,百餘宗族、兵員未返,落腳阿里港(今屏東縣里港鄉)墾荒開發。雍正間特授廣東普寧知縣,再兼署潮陽知縣,寫下了斷案過程,即《鹿洲公案》(藍公案)。潮州府知府胡恂邀其編纂府志。後受兩廣總督鄂彌達懇邀入幕,並再受鄂的舉薦,特授為署廣州府知府。雍正十一年(1733年)夏到任月餘,即卒於官,年僅54歲。今日里港藍家為其後人。較著名的有藍世璁。

生平事蹟[編輯]

藍鼎元自幼聰穎,生性好學,勤苦自勵。年少名列童子試榜首,頗得當地督學賞識。十七歲時,泛舟遊歷閩浙廣東沿海,「自謂此行所得者多,人莫能喻也。」[1]從此眼界大開,識見愈增,然時運不濟,屢次赴試不第。[2]漳浦知縣陳四明邀集知名學者講學,指導制藝詩歌古文等科試之學,至康熙四十二年(1703)拔童子試第一,而為時人所重。先後受知於福建學政沈涵、福建巡撫張伯行,巡撫張伯行稱讚藍鼎元是「經世之良材」。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藍鼎元應張伯行之聘,到福州鰲峰書院,擔任講學及與同鄉蔡世遠共同纂訂先儒諸書。兩年後,辭聘歸家,在家鄉教書和著述,因「念祖父母春秋高,母亦漸衰,辭歸侍養」。自此,在家閉門苦讀十一年。

平台史記[編輯]

康熙五十七年間(1718年)。其族兄藍廷珍升任南澳總兵,便道返鄉,論及鎮守南澳事宜,藍鼎元乃上書數千言,直指「南澳一鎮,為天南第一重地,是閩、粵兩省門戶」,「鎮南之法,以搜捕賊艘為先」,如果「上偷安則下怠惰,營伍廢弛則士卒弱,將帥素屍則盜賊恣」,「願兄無以開府滿盈,……抖擻精神,勤勞哨緝,一洗向來鎮弁積玩逡巡畏縮之習」,又於書中條陳七大要務以供參酌。佐幕期間上言南、北路文武駐紮要害,官兵營汛添設更置,臺鎮不可移澎湖,哨船之舵繚斗椗各兵必不可換,羅漢門、郎嬌、檳榔林、阿猴林不可棄等,均受閩浙總督覺羅滿保的允行。巨細靡遺,「洞若觀火」,令廷珍「大奇之」。
康熙六十年(1721),朱一貴起事反清,藍廷珍奉令平台,藍鼎元受邀隨行,於是來台參與戎幕。時年四十一歲。留台年餘,藍廷珍倚為左右手,凡軍中往來文書手札,皆出其手;軍務備防諸事,無不參與;「出入風濤戎馬間,羽檄紛馳,下筆千萬言立就」。為治理台灣出謀劃策,撰《平台紀略》一卷,又遍歷台灣西部各地,熟悉全台地理情形,遂能協助藍廷珍調度指揮順暢,料敵如神,迅速平定全台。由於在台期間,於地方利病,無所不用其心,常與廷珍「兄弟相對,竟日念念地方,不知其苦也」,因此藍廷珍稱讚他:「昔范文正公秀才,以天下為己任,予弟玉霖,其庶幾乎!」。

對台貢獻[編輯]

藍鼎元於經濟時務處處留心,不僅竭力主張在半線(今彰化市)以北設縣添兵,更主張在竹塹(今新竹市)地區增置兵防,設官治理,他以為「竹塹埔寬長百里,……闢田疇,可得良田數千頃,歲增民榖數十萬」;「恢恢郡邑之規模,當半線、淡水之中間,又為往來孔道衝要。即使半線設縣,距竹塹尚二百四十里,不二十年,此處又將作縣。流移開墾,日增日眾;再二十年,淡水八里坌又將作縣(置淡水廳)。氣運將開,非人力所能過抑,必當因其勢而利導之。」[3]所以「大聲疾呼,不啻舌敝穎禿」。藍鼎元精熟台灣歷史,入台後全面考察台灣社會、政治、經濟、軍事的現實和地理、風俗、信仰、教化等等方面的情況。他最早提出了對台灣進行綜合治理,促進台灣走向文治社會的具體措施,即十九事:「信賞罰,懲訟師,除草竊,治客民,禁惡欲,儆吏胥,革規例,崇節儉,正婚嫁,興學校,修武備,嚴守御,教樹畜,寬租賦,行墾日,復官莊」,其中「恤澎民,撫士番,招生番。」等尤為切中治台時務。
藍鼎元全面系統提出治理、經營台灣的理論體系,被當時和此後的治台者所借鑒採用。《平台紀略》是藍鼎元在台一年餘返鄉撰寫,直到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乾隆還下手諭:「朕披閱藍鼎元所著《東徵集》,其言大有可採,著常青、李侍堯購取詳閱,於辦理善後時,將該處情形細加察核。如其書內所討論各倏,有與見在《事宜》確中利弊者,不妨參酌採擇,俾經理海疆,事事悉歸盡善。」被乾隆譽為『籌臺宗匠』。
清政府曾對移民實行施琅提倡的渡臺禁令,禁止攜眷赴臺,該政策造成臺灣人口大亂,性別比失衡,男子多,女子極寡,青壯年拓荒者成家困難,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藍鼎元對此給予極大關注。在《東徵集》與《論臺灣事宜書》中,他列舉了移民「皆丁壯力農,無妻室,無老耆幼稚」,「一莊有家室者百不得一」等大量嚴酷事實,建議:「欲赴台耕種者必帶有眷口,方許給照載渡,編甲安插。台民有家屬在內地,願搬取渡台完聚者,許縣呈給照赴內地搬取,文武汛口不得留難。」雍正九年(1731年),清政府實行憑照攜眷入台政策,就是出自藍鼎元等官員的建議。

清初名吏[編輯]

雍正繼位後(1723),下詔選拔全國學行兼優之士入太學,藍鼎元以優貢生被選進京。清廷也在本年採納他的建議增設彰化縣於半線,同時設置淡水廳稽查大甲溪以北防務、兼管彰化捕務。使其主張終得實現。雍正三年,藍鼎元奉派校書內廷,分修《大清一統志》,其史才遂為朝廷「內臣」所重。
雍正五年(1727年),經大學士朱軾讚譽藍鼎元才能,薦引他朝見雍正皇帝引薦,獲雍正帝召見,藍鼎元條奏經理臺灣、河漕、兼資、海運、鳳陽民俗土田、黔蜀疆域六件時務,深得雍正賞識,授予廣東普寧知縣,再兼署潮陽知縣
藍鼎元到任後力精圖治,革除吏敝,興學校、正風俗、秉公辦案,深獲民間愛戴。平反冤獄,嚴懲歹徒,令行禁止,吏治嚴明。藍鼎元還致力於復興學校,親自課經書,取締邪教,在潮陽改邪教祠為棉陽書院,盡力改善民俗風尚,深受百姓稱頌。藍鼎元秉性亢直,剛正不阿。
雍正六年(1728年),卻因藍鼎元因「豁免漁船例金」,以仵上官「違忤監司」,被羅織罪名,革職入獄。幸得當地士民為其鳴冤,潮州知府和總督郝玉麟、巡撫鄂彌達等多方協助,保釋出獄。藍鼎元請求歸休,鄂彌達更為他上書申明受冤始末,遂於雍正十一年(1733)奉詔進京召見,命其署理廣州知府,並聘請他編纂《潮州府志》。

一生清廉[編輯]

藍鼎元於雍正十一年(1733)五月間到任,僅月餘、便因病遽然亡故。年僅五十四歲,有子六人。藍鼎元一生清廉,過世時家中貧困,鄂彌達及上官、同僚等「憐其貧」,集資以助,才得歸葬家鄉。

台灣藍氏[編輯]

  • 藍鼎元、藍廷珍族兄弟二人雖以征台而來台,功在清廷而留惠台灣。藍氏源流之一出自於河南縣汝南郡,近年調查研究源流之二,藍廷珍、藍鼎元等藍氏一族,乃是清朝東南地區少數民族「畬族」的族裔。其族人隨藍廷珍來台後,留台灣墾殖者頗多。藍廷珍的裔孫定居台中一帶;藍鼎元亦有長子藍雲錦留台開墾定居屏東阿里港(現稱里港鄉)一帶,藍家古厝即為在台藍家一世祖藍雲錦所建。[4]

著作[編輯]

  • 《大清一統志》參與纂修
  • 著作:
    • 《藍鹿洲集》
    • 《修史試筆》
    • 《東征集》6卷(藍鼎元為藍廷珍擬寫的公檄、書稟、條陳、告諭的輯成)
    • 《平臺紀略》1卷(附奏疏)
    • 《鹿洲初集》20卷
    • 《女學》6卷
    • 《棉陽學準》5卷
    • 鹿洲公案》2卷
    • 《潮州府志》等書傳世。
  • 清史稿》中都有立傳,清《四庫全書》中收錄藍鼎元專著。

附註[編輯]

  1. 移至^ 同前註書,<卷四,藍鼎元>,212頁。
  2. 移至^ 據蔣炳釗《畬族史稿》,144頁;廈門大學出版社,1988。
  3. 移至^ 見《東徵集》,<卷六,紀竹塹埔>,87頁。
  4. 移至^ 據屏東縣里港鄉阿里港文化協會會刊《阿里港》創刊號,30頁,1966。




***
藍敏先生說徐永昌是位"人格者",這,我有興趣。
陸軍一級上將
徐永昌
將軍
Xu Yongchang.jpg
 中華民國第3任國防部部長
任期
1948年12月24日-1949年5月1日







*****宮崎市定的文章都很可讀,是了不起的學者。
宮崎市定亞洲史論考(簡體書)

本書收錄宮崎市定先生的小型單行本和論文共計46篇,分為上、中、下三卷,上卷定名為概論編,中卷為古代、中世編,下卷為近世編。書稿中收錄了相當篇幅的宮崎先生的學術著作,其中不乏其代表作,比如《東洋的近世》,曾廣為學界徵引。不僅如此,書稿中還有書評、雜文,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

上 卷

前 言
東洋的樸素主義民族與文明主義社會
中國古代史概論
六朝隋唐的社會
東洋的近世
菩薩蠻記
日出之國與日沒之處

中 卷

前 言
中國聚落形態的變遷——關於邑、國、鄉、亭、村的考察
中國上古的都市國家及其墓地——商邑何在
戰國時期的都市
中國村制的確立——古代帝國崩潰的一個側面
魏晉十六國北朝華北的都市
漢代的裏制與唐代的坊制
東洋的古代
唐代賦役制度新考
吐魯番出土田地文書的性質——讀《敦煌吐魯番社會經濟史料(上)》
從部曲到佃戶——唐宋間社會變革的一個側面
中國官制的發展——從上古到唐代
六朝時期江南的貴族
日本的《官位令》與唐《官品令》
三韓時代的位階制
中國古代的天、命與天命思想——孔子到孟子革命思想的發展
中國的歷史思想
肢體語言與文字——試論《史記》的成書
中國河川的歷史考察
《史記·貨殖列傳》所見物價考
頃畝、裏與丈尺
萬寶槌考

下 卷

前 言
宋代的煤和鐵
關於中國的鐵
十字軍對東方的影響
中國火葬考
二角五爪龍
元朝統治下蒙古官職所見蒙漢關係——再論元朝恢復科舉的意義
從洪武到永樂——明朝初期政權的性質
難道有兩個宋江嗎
雍正皇帝——中國的獨裁君主
《雍正朱批諭旨》解題
清代的胥吏與幕友——尤其以雍正朝為中心
雍正時期地方政治的——朱批諭旨與鹿州公案
論雍正時期俸工銀扣捐的廢止
關於太平天國的性質
馬可波羅的幽靈——CATAIO國的消亡
妙心寺麟祥院藏《混一歷代國都疆理地圖》
幕末的攘夷論與開國論——佐久間象山遭暗殺的背景
東洋史上的日本
雜纂
雜 錄
余白錄
書 評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