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Blick ins Chaos《黑塞畫傳》/Hermann Hesse 詩選/赫塞集; "The Glass Bead Game"



Blick ins Chaos

By Hermann Hesse

About Blick ins Chaos

Hermann Hesse in his book Blick ins Chaos (1920) collected a number of his essays. See more below.
This webpage directs you to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these essays.

About this webpage:

At this website:

This website has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three essays from Blick ins Chaos:

German title:
"Die Brüder Karamasow oder Der Untergang Europas"
English titles:
"The Brothers Karamasov or The Downfall of Europe."
"The Brothers Karamasoff or The Downfall of Europe."
Source:
The Dial magazine, New York, volume 72.6 (June 1922) pp. 607-18
Translator:
Stephen Hudson (a pseudonym of Sydney Schiff)
URL of translation:
http://world.std.com/~raparker/exploring/books/hesse_hudson_brothers.html

German title:
"Gedanken uber Dostojewskis Idiot"
English titles:
"Thoughts on Dostoevsky's The Idiot"
"Thoughts on The Idiot of Dostoevsky"
Source:
The Dial magazine, New York, volume 73.2 (August 1922) pp. 199-204.
Translator:
Stephen Hudson (a pseudonym of Sydney Schiff)
URL of translation:
http://world.std.com/~raparker/exploring/books/hesse_hudson_idiot.html

German title:
"Gespräch über die Neutöner"
English titles:
"On Recent German Poetry"
"Talk on New Sounds" (literal translation)
Source:
The Criterion, London, volume 1 (October 1922) pp. 89-93
Translator:
It likely was F.S. Flint (v. "Letter to F.S. Flint dated 13 July 1922," The Letters of T.S. Eliot, Vol. I, pp. 542-3)
URL of translation:
http://world.std.com/~raparker/exploring/books/hesse_criterion_poetry.html
The above essays (the German versions ) were collected into the book Blick ins Chaos:

German title:
Blick ins Chaos
English titles:
Gazing into Chaos
A Glimpse of Chaos
In Sight of Chaos
Description:
A book of collected essays.
URL:
http://world.std.com/~raparker/exploring/books/hesse_glimpse.html


Blick ins Chaos
(A Glimpse into Chaos)
by Hermann Hesse

Hesse's two Dostoevsky essays can be found in their original German in the following paperback book:
Hesse, Hermann. Eine Literaturgeschichte in Rezensionen und Aufsätzen. Suhrkamp, Frankfurt am Main. 1975 (Suhrkamp Taschenbuch 252)
This book may also be of interest. It contains another translation of "Die Brüder Karamasow oder Der Untergang Europas."
My Belief by Hermann Hesse.

Edited, and with an introduction, by Theodore Ziolkowski. Translated by Denver Lindley.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9 Union Square West
New York, NY 10003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 card number: 72-84782
ISBN 0-374-21666-5
Published simultaneously in Canada by Doubleday Canada Ltd., Toronto
Another English translation of "Gedanken über Dostojewskis Idiot" (in PDF format) might be found at this URL:
http://www.gss.ucsb.edu/projects/hesse/works/idiot.pdf
The poet T.S. Eliot read Hesse's Blick ins Chaos in German and admired it enough to give it a citation in his own The Waste Land. He was involved in getting it translated into English and republished, the Dostoyevsky essays in The Dial and "On Recent German Poetry" ("Gespräch über die Neutöner") in the first issue of his own magazine, The Criterion.
Information abo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Eliot and Hesse can be found at this URL:
http://world.std.com/~raparker/exploring/tseliot/people/hesse.html


*****
《漫遊者寄宿所: 黑塞詩選》上海人民,2013。 可能從英譯本重譯。
類似Hermann Hesse 詩選, 我有日譯本。

他的繪畫


2013.2 在陳忠信家的藏書中見到 《黑塞畫傳》.
 
2012826日,將20098月底在臺灣大學圖書館抄錄的Hermann Hesse的一段話,全文重述一次,希望表達上稍有改善。(出自《黑塞畫傳》, ()Volker Michels編,李士勋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第1)
人的生命和詩人的作品,都是從成千上萬條的根所長出的。只要一息尚存,就能接受成千上萬條的新關係和連繫。假如把這一生都記錄下來,從始到終的全部盤根錯節都記下來,它也許會是一部史詩,猶如一整部世界史那樣豐富。......人在晚年,甚至到最後歲月,他的無窮無盡的關係網仍會一天天加大,進而變得更多彩多姿。儘管事物都會稍縱即逝,只要我們記憶清醒,所有的經歷就一點都不會消失無蹤。
(當時(2009)抄送在美國的王晃三老師......


赫塞
 1946諾貝爾文學獎全集二五 ,台北:環華百科 ,缺出版時間, 應是八零年代。
 評審過程
歡迎詞
受獎演說
浪漫的歌
車輪下
美麗的青春
流浪者之歌
秋之旅
憶童年
婚事
大旋風
得獎人與作品
 著作目錄

1999年8月19日 星期四


"The Glass Bead Game" to 戲說珠戲

1999 年,宜蘭的張純淑董事長委託杜文仁先生,導讀赫爾曼赫塞的《玻璃珠遊戲》(The Glass Bead Game  1943)。
它有多種譯本,按個人評價順序排。
《玻璃珠遊戲》張佩芬譯,上海譯文出版社(1998,有版權)
       徐進夫譯,臺志文出版社
       王家鴻譯,台灣商務印書館發行(1979

In 1931, Hesse began planning what would become his last major work, The Glass Bead Game. In 1932 as a preliminary study, he released the novella, Journey to the East. The Glass Bead Game was printed in 1943 in Switzerland. For this work, he was awarded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in 1946.
Wikipedia article "Hermann Hesse".鍾漢清於1999819日夜作 戲說珠戲 (網路 2000/04)
             
杜兄要朋友加入珠戲
顯神通 造訪宇宙 首部曲
 和合 戴明紅珠實驗一甲子
    皮亞傑瑞士兒童的道德緣起
 信任 同年的彈珠台
    念珠 一生一世
    色是空 空是色
    珠非珠 戲非戲
東方旅行去 西遊記
成毀由之 唐僧肉 七十二變
赫塞 魔術 色彩 音樂
喜歡 追求 夢想 經驗
深信 無疑 知識 愛情
經營 管理 行為 決策
理性 滿意 事實 價值
司馬賀 迷宮 八十載
玻璃珠 迴轉 苦 樂
苦集滅道 孫行者 胡適之
中日英美 台灣悲情
激情珠戲 管理
新趨勢  連扁宋敖許
此物最相思
戲珠說戲




2010.10.3
有時候, 我們溫故會知新,我們會想起過去之美。
今天, 我將2009/8/29 王晃三老師與我們通信的信找出來,因此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老了…….
*****
(HC 在2011.6.15去中原大學工業工程研究所辦研討會 ,補祝賀王老師70歲生日。)
Hermann Hesse: 〕人的生命和詩人的作品從成千上萬條根中生長出來,只要生命沒有終結,它就在接受成千上萬條新的關係和連繫。假如把人的一生從開始到終結,連同那全部錯節的盤根都記錄下來,也許會產生一部史詩,像整整一部世界史那樣豐富。......晚年和最後歲月那個無窮無盡的關係網仍在一天天變大,變得更加多彩多姿,只要記憶還清醒,那全部稍縱即逝的事物和所有的經歷都一點也不會消失。

Dear HC
我在密蘇里大學所在地Columbia寫這封信
自從八月上旬來到芝加哥又轉來這裡
發現自己在許多事情上有了不少的改變
不太讀書寫作
攝影變成乏味,上網也失去吸引力
連台灣的新聞也不太引起我的興趣
只有作畫和讀相關的書會吸住我的注意。
同時,我也在納悶你似乎從網路上消失了很長的時日了
如今又看到你的信件時才知道你並沒有忘情於戴明研討會
你今年所排的研討會(10/15,16)我人雖已回來台灣(預定10/2)
因為已有演講邀約,我將沒有辦法參加
至於你說2011/10 月為祝賀三呆的人生第二場起跑,
不免讓我失笑,我早已經起跑了
到時恐怕應該是祝賀人生的第三個半場才對吧。
我意思是好朋友們聚在一處聊聊可也
不要有什麼名堂比較好,免得落個沽名釣譽的笑柄。
隨著年紀的變化,每次遠行時時差的適應總是一個大問題
來到密蘇里州,時差既已經大體適應
我對這塊土地的興趣與日俱增
我上週四為了一睹密蘇里大河的風情,
走了一趟大約50公里的單車之旅,
一個人騎在幾乎沒有人跡的單車道上
看著大河的流水緩緩流向東方
只有兀鷹在天上盤旋,
地上有小鹿,烏龜,松鼠和野牛、青蛙和我相伴
腦中浮現的是馬克吐温寫的湯姆歷險記書中的那些情境
心中的激動不言可喻
擱置了一段時間的寫作情懷又開始浮動起來了
我盼望重新拿起筆來再寫點東西
這些年來我最感謝的是你對於我的寫作的不斷鼓勵
密蘇里沒有許多大都會 的常有東西
在這大學城竟連那個有點像誠品的Borders書店也沒有,
但是它擁有全美國最長360公里的單車道
雖然上次單車之旅碰上大雨淋成落湯鷄
又在天黑的雨中迷失了回家的路
折騰了半天才回到家
我可沒有嚇破膽,這幾天我還要繼續踏上征程
到時讓我再向大家報告吧!
再談
三呆

PS: 你轉錄的〔Hermann Hesse〕的詩作,我很有同感
我總納悶你怎會讀到這樣令人深思的文章呢!
2009.9.1 美國中部時間
--


難得王老師給我們好消息。 我報告一下信中一些"問題"近日無什麼"突破"---弟數月前異想天開:拿掉ADSL, 所以多利用台大NTU圖書館 (近日新流感風聲高,玉燕抱怨NTU人多風險更高......)
H. Hesse 的這則引言,就因為NTU的查資料的電腦當機2天, 所以改用書庫內的電腦。
還書架上有些還書, 我就取出(黑塞画传 (德)弗尔克.米歇尔斯(Volker Michels)编 李士勋译  上海人民 2008 第1版)翻翻, 再"犧牲"點時間,打出它,當筆記。
***
黑塞(Hermann Hesse)诗选


七月的孩子

我们,七月里出生的孩子,
喜爱白茉莉花的清香,
我们沿着繁茂的花园游逛,
静静地耽于沉重的梦里.

大红的罂粟花是我们的同胞,
它在麦田里,灼热的墙上,
闪烁着颤巍巍的红光,
然后,它的花瓣被风刮掉.

我们的生涯也要像七月之夜,
背著幻梦,把它的轮舞跳完
热中于梦想和热烈的收获节,
手拿着麦穗和红罂粟的花环.


钱春绮 译



白云


瞧,她们又在
蔚蓝的天空里飘荡,
仿佛是被遗忘了的
美妙的歌调一样!
只有在风尘之中
跋涉过长途的旅程,
懂得漂泊者的甘苦的人
才能了解她们。
我爱那白色的浮云,
我爱太阳、风和海,
因为她们是无家可归者的姊妹和使者。

钱春绮 译



美好的世界


无论年老或年轻时,我始终感觉到:
黑夜里,一座山,阳台上一个沉默的女性,
月光下略有起伏的一条白色的路,
从我怀着眷念的躯体里夺走了恐惧的心。

啊,火热的世界,啊,你这位阳台上白皙的女性,
山谷里吠叫的狗,滚滚远去的火车,
你们始终是我最甜蜜的幻想和梦境,
啊,尽管你们撒谎,尽管你们骗得我好不伤心。

我常常尝试踏上通往可怕的“现实”的道路,
那是官吏、法律、时髦和金钱行市主宰的地方,
但我始终孤独地逃跑,既死亡又感到获得了解放,
返回那幻梦与令人幸福的痴愚如清泉喷涌的地方。

黑夜里树间闷热的风,黝黑的吉普塞女人,
充满愚蠢的眷念和诗人的芳香的世界,
你的闪电使我震颤,我听到你的声音在呼唤,
我永远沉醉在其中的美好世界。

钱春绮 译



弄瞎我的眼睛……

弄瞎我的眼睛:我还能看见你,
塞住我的耳朵:我还能听到你,
没有双足,我还能走到你那里,
没有嘴,我也还能对你宣誓。
打断我的臂膀,我还能用我的心,
象用我的手一样,把你抓劳,
揿住我的心,额上的脉管还会跳,
你如果放火烧毁我的额头,
我就用我的血液将年承受。

钱春绮 译



献身

哦,我的体内的全部血管是怎样
开放更香的花,自从我认识你;
瞧,我走得更加轻快,更加笔直,
而你却只是等待--:你到底是谁?

瞧,我感到,我怎样远离自己,
我怎样一叶一叶地把故我失掉。
只有你的微笑完全象明星,
在你的、又在我的上空照耀。

纵观我童年时代,还无以名之的
那些象水一样闪耀的一切,
我要以你命名,在祭台之旁,
祭台上面点的灯是你的头发,
装饰的轻松的花环是你的乳房。


钱春绮 译



消逝

我从生命之树
一片片地下坠
啊,令人眼花缭乱的世界!
你多么令人厌烦,
你多么令人厌烦,倦怠,
又多么令人沉醉!
今天闪闪发光的东西,
转眼即将湮没。
呼呼的风声,
不久将吹过我褐色的坟茔。
母亲弯下身来,
看着她的小孩。
我又将见到她的眼睛,
她的目光就是我的星辰。
别的都会过去,消逝,
别的都会死亡,甘心地死去,
只有孕育我们的
永恒的母亲,万古长存。
她那飘忽不定的手指,
在飞逝的空间,
写下了我们的名字。






Hermann Hesse :Leben und Werk in Bild edited by Volker Michels, 1973

黑塞画传


作者: (德)弗尔克·米歇尔斯(编)
译者: 李士勋
ISBN: 9787208079519
页数: 372
定价: 98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08-08

简介 · · · · · ·

   这是一部真诚的书。这里没有任何东西被美化或者被虔诚地改写。在毛尔布隆的神学课堂和神经病疗养院之间的黑塞;在纳粹统治和流亡报纸之间的黑塞;在民主 德国和联邦德国之间的黑塞;黑塞一生之久,始终在逃避任何意识形态——不论哪一种,也不论怎样逃避——同时又认真地努力,在各种意识形态之间架起一座座桥 梁。
  这部黑塞研究的最新专著《黑塞画传》,主要遵照传记编年史的顺序编纂,通过精心选择的543幅图片和引用自黑塞作品片断、书信和他人回 忆 的材料进行剪辑编排,可谓图文并茂,相得益彰。本书从黑塞诞生到他去世,连同他在世界上的影响,全面地介绍了黑塞的作品和人品。这是一部令人感到惊异的画 册,它远远地超出了有意为之,这些照片是这部书的插图,甚至也可以说是给一位长寿诗人的一生所作的插图。本书时间跨度长,涉及到黑塞的全部著作,除诗歌、 长篇短篇小说之外还包括评论、杂文和大量书信以及音乐、... (展开全部)

  

作者简介 · · · · · ·

米歇尔斯(Volker Michels),德国黑塞研究专家,编辑。编有《黑塞全集》等书。
李士勋,德国翻译家协会会员,译作有《毕希纳全集》、《第七个十字架》、《单行道》等的多部作品。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