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7日 星期五

張文亮:當青蛙念到張文亮; 蝸牛大學/ 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從教室逃走/鵪鶉在鸚鵡頭上唱歌: 是傳記也是傳奇


 2014.2.7 與袁學長談到東海大學有些教師宿命"荒廢"問題 (個案很多種,今只談其一.....)。恰巧知道台大的張文亮教授夫婦有兩全其美的做法: 他們住進宿舍,而將校外的房子,以很便宜的方式租給學生,彼此還有家庭式關係。








當青蛙念到蝸牛大學--在大學點燃學習的動力/University 101: Get The Learning Motivation in University
作者: 張文亮   譯者:
出版社: 校園書房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0301
 176頁/17x23cm

當青蛙念到蝸牛大學,牠還能自在地蹦蹦跳、呱呱叫嗎?
台大教授張文亮,透過18堂新生專題與你分享,大學,是跨進團體生活的第一步,也是點燃個人學習動力、追求人生目標的起點。

有些學生以能進入某所大學或某個科系就讀,而沾沾自喜。自喜個一、兩天,就可以了。真正的大學與科系是抽象的,是個符號,當你真實地走過,這符號才會留在你的生命裡,成為印記。畢業後你遇到問題,就能發揮功用。
有些學生以進入某大學或某科系感到自卑。自卑個一、兩下,也就夠了。你的大學將給你一把待磨的劍,你的科系可能是你的磨鐵店,當你真實地磨過,你將擁有一把銳利的劍。進入職場,你將體會那種拔劍如電的快感,這是大劍客才有的感受。 ──張文亮

※目錄※
推薦序:把你心靈之窗打開,讓光照亮/009
PART 1 大學這回事
第1堂課    大學是和老師在樹下喝咖啡──課堂外的教室/015
第2堂課    夜夜偷吃餅乾的室友──學生宿舍的教育/023
第3堂課    當醬油瓶裡不只是醬油──學生的外食與健康/031
第4堂課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學生剛到都市的衝擊/039
第5堂課    求學路上的翅膀──學生社團的意義/045
第6堂課    誰使青蛙撞到奶──創意的學習/053
第7堂課    看見生命裡的大兔子──樂讀的祕訣/063
PART 2 大學,尋找永恆標竿的起點
第8堂課    大學裡的知識神偷──培養主動學習的讀書/073
第9堂課    尋找永恆的標竿──大學該教卻無法教的一門課/081
第10堂課    散步在校園的古建物旁──思索人生的智慧/089


Bernward of Hildesheim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en.wikipedia.org/wiki/Bernward_of_Hildesheim - CachedThe Bernward Doors at St. Mary's Cathedral, Hildesheim. One of the most famous examples of Bernward's work is a monumental set of cast bronze doors known ...

Life - World Heritage Sites - See also - References

Images for bernward hildesheim doors - Report images












The Bernward Doors at St. Mary's Cathedral, Hildesheim

Hildesheim Cathedral - Hildesheim, Germany
www.sacred-destinations.com/.../hildesheim-cathedral - CachedJul 30, 2010 – St. Bernward's Door Bernward's Door (1015) at the west end of Hildesheim Cathedral. Berward's Door Right panel detail of Bernward's Door.


第11堂課    知識養成的後花園──圖書館的意義/097
第12堂課    發現自己的極限──考試的意義/107
第13堂課    課堂是忍者的訓練場──上課打瞌睡的省思/115
第14堂課    教室裡的空位──蹺課的再思/123
第15堂課    當理髮店小姐拉上窗簾──尊重對方的選擇/131
第16堂課    有誰在乎白馬王子──愛是一生的學習/137
第17堂課    給燈柱的勸勉──大學生與政治/147
第18堂課    學習拼一張看不見的地圖──生命成長的目標/155

 -----
翻看一本文藝獎得主的怪書 我從中得知志文的老闆還是張清吉先生
書名, 鵪鶉在鸚鵡頭上唱歌: 是傳記也是傳奇/    李幼鸚鵡鵪鶉作. 臺北市: 志文, 2010.
書中還有一本皇冠出版社為張愛玲女士憶胡適之 的單印本 還有Joe用貓臉畫胡適之先生....
  ***

親子天下》台大教授張文亮:從教室逃走的天才

·         2012-05-25



·         中時樂活

·         作者:許芳菊

     小五就放火燒了全班考卷,中學因為太愛問問題,被校長痛打、被學校開除,大學重考才勉強考上。從小到大在教育體制裡跌跌撞撞、受傷不斷的張文亮,如今卻是台大最受學生肯定的教授之一。他不僅獲得台大優良導師獎,他所開的課程,常常塞滿三、四百名學生。

     在課堂上,他可以把冰冷的科學變成一堂堂精采的故事,用科學寫文學,從文學探索科學,牛頓、法拉第、金庸、《福爾摩斯》、《唐詩》、《宋詞》、《西遊記》在他的課堂裡都可以相遇、碰撞出火花。有人形容張文亮是最會說故事的科學家,他寫書超過二十本,主題從科普到文史、傳記、工程、漫畫,幾乎每本書都獲獎。

     張文亮如何從一個教室裡逃走的問題學生,變成一個激發人心、鼓舞學習的老師?他的故事,提供了教育現場什麼樣的啟示?

     我是公務人員的孩子,母親在銀行工作,父親在糖廠工作,弟妹成績都很好,但我的成績卻起伏很大。雖然我很喜歡念書,但考試往往無法呈現我努力的成果。

     從小我就是個問題學生,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曾經跑到教室裡,把全班的考卷給燒了,因為我討厭這種教育的方式。還有一次老師在監考的時候,我把鋼筆打開,從他後面這樣唰的??噴過去,把他的衣服全部噴髒了!我覺得這是上學真正有趣的地方。當然,我受到嚴重的懲罰。我爸也會打我,小五我曾被打到手心噴血,手上現在還有疤,臉上也被踢過,因為我爸媽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到了中學,我被老師修理得很厲害,後來還被開除過,因為我在教室裡喜歡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我問老師:「波義耳是誰?」又很想知道,安培和焦耳是誰,因為我相信他們一定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某些因素讓他們寫下這些公式。但老師要我不要再問這些問題了,因為聯考不會考,只要把公式背下來就好了。但我還是一直追問,就一直被處罰,有一次我反射性揮手擋了回去,就被當做毆打老師,後來就被學校開除了。

     一個被教育界放棄的孩子

     我在教室裡沒有辦法獲得滿足,我比較喜歡教室外面的鳥在叫、樹葉是那麼綠、雲是那麼藍,所以很容易分心。下課後我很喜歡到野外去,我的自我學習都來自野外,因為在野外,我看到不懂的事物或是我沒辦法再深入看第二次的,就會回來看書找答案。譬如「雲為什麼會是這個形狀?」「為什麼草的旁邊會有這種花朵?」「葉子跟花朵的顏色為什麼會差這麼多?」我就會去圖書館翻書。

     我不一定是回來讀教科書,因為教科書通常是不太會教書的老師去編的。教科書應該有非常好的文學、非常好的音樂。教科書應該是帶著色彩的,教科書不能取代我去接觸大自然的機會。但我覺得我們的教科書往往是攔阻我們接觸大自然的機會,所以我寧願接觸課外書。

     回顧我的學習歷程,我小學是一天到晚被學校毆打的,中學是被學校開除過的,高中是念夜間部的,大學是重考才勉強考上中原大學的。但是,我後來為什麼會變成台大的教授?

     這是因為我到後來,其實是一個已經被教育界放棄的孩子。我在教育體系裡、考試的方式下,找不到對知識的喜愛,到了大學以後,再也沒有人給我壓力了,那是我重新開始的時候。從此我海闊天空,我有一個自由的空間,我不需要再去跟別人競爭。

     那時候我才知道,用考試去分辨學生的程度是滿低層次的。高層次的教育,只要問幾個問題就知道學生的程度。所以我們的中小學,是在培養低層次的學生,不是在培養高層次的學生,因為我們整個教育是用低層次的方法評斷學生。

     我在大學的時候,也是個異類,但當時我遇到一個老師,他只收異類。這個老師是國科會科教組的組長毛松霖。他就只收幾個學生,每週一次,跟他問一些問題,無所不談。他的教材就是報紙,我們可以談政治、性行為、信仰、經濟、藝術等各種問題。我們談論的地方就是在冰果室或是校園的草地上,這個老師帶了我們四年,每個星期跟我們談一次。我覺得「冰果室裡的這一堂課」是我一生裡所受的教育,最精采的地方。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我不是沒有希望的。我第一次跟毛老師談話之後,他給我一個功課,要我下次講給他聽,我講給他聽之後,他就跟我說,我是個天才。我說:「我聯考都考不上,怎麼會是個天才?」

     他說:「天才有四種,第一種很會記憶,考試可以考得很好。第二種很會分析,考試也可以考得很好。第三種天才,很會整合,他就『完蛋』了。第四種,他有藝術跳躍的思維,直覺類型的天才,他也會『完蛋』了。」他所謂的「完蛋」,就是指會被聯考放棄的學生,在聯考教育體制下,後面這兩種天才就「完蛋」了。所以必須想辦法讓後兩種天才不要被教育體制犧牲。

     我聽完他的話,當下很感動,因為從來沒有人說我是天才,大家都說我是問題學生。我後來自己體會,我應該是屬於第三種類型的天才。

     我是異類的天才?

     我知道自己是個異類的天才之後,就自己開始去做整合的工作。我曾經問過毛老師要怎麼整合?他說要整合對人類文化有影響的科目。我問他是哪些科目?他說,只有三科。第一科,歷史。第二科,經濟。第三科,音樂與美術。這三門課裡選一門,就可以影響人類的文化。

     因為我不太懂經濟、也不懂音樂,所以我選歷史。一個人如果懂歷史,他可以懂大學裡所有的學科。我就開始讀所有的歷史,像是講醫學的歷史、美術的歷史……只要有歷史這兩個字我統統挑出來讀,不是為了興趣,是為了使命。

     在大學那段時間,我就是用六○%的時間去讀我科系的東西,用四○%讀課外的書,然後整合在一起。

     大學我讀環境汙染,那是因為我考試分數很低,所以進到這個系。當我在讀環境汙染的時候,其實台灣沒什麼環境汙染,等到我大學畢業的時候,台灣的環境汙染變得很嚴重,我剛好「躬逢其盛」,接觸了很多環境汙染的議題,也排解了很多糾紛。在那段期間我幾乎走遍台灣所有的鄉村、所有的客家庄,所以後來我可以寫關於台灣的水、台灣的客家庄。


***** 2010

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

"這封信提醒了我
你一向對我的寫作鼓勵有加。

張文亮的新書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
剛 剛才出印刷廠
你在校園書房可以找得到

有為者亦若是那篇其實也是出自我的手

三 呆"
*****這篇報導淪為說教/目標管理等.很無趣. 據說現場/他的書等比較好玩點
張文亮:錯誤中,找正面能量
文/Cheers月刊第157期
November 16, 2013 06:00 AM | 3586 次 | 0 0 評論 | 6 6 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張文亮是台大備受學生推崇的教師之一,也是第一屆台大優良導師得主。(圖:Cheers月刊提供)
張文亮是台大備受學生推崇的教師之一,也是第一屆台大優良導師得主。(圖:Cheers月刊提供)
張文亮用心編寫教材,多數教材都因為內容生動且具教育意義,被出版社出版成書。(圖:Cheers月刊提供)
張文亮用心編寫教材,多數教材都因為內容生動且具教育意義,被出版社出版成書。(圖:Cheers月刊提供)
9月下旬,開學第二周的星期二中午,台灣大學博雅教學館可容納280人的階梯教室內座無虛席。上課鐘未響,學生都已就定位,等候老師到來。 教室後面,還有學生在詢問助教,如何才能加簽到這門課,助教無奈地搖頭表示,學生人數爆滿,已經擠不進來了。
什麼課這麼熱門?答案是通識課「生物工程導論」,開課老師是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張文亮。
張文亮是台大備受學生推崇的教師之一,也是第一屆台大優良導師得主。每學期,只要是張文亮開的課,幾乎場場滿座,甚至還會吸引家長、校外人士、出版社編輯等前來旁聽。
但讓人意外的是,這麼優秀的教師,卻曾被台灣的教育狠狠傷害、放棄過。張文亮的人生,是不斷用痛苦、淚水、包容與付出換取得來。
★小時候是問題學生
從小,張文亮就是個問題學生。
小學五年級時,他因為討厭學校教育的方式,跑到教室燒毀全班的考卷;也曾用鋼筆墨水噴髒監考老師的衣服。因為過於頑劣,他常被父親打罵,有一次甚至被打到手心噴血,傷疤至今還在。
上了初中,張文亮由於太喜歡問些奇怪的問題,像是「波義耳是誰?」「安培、焦耳又是誰?」被認為態度不佳而留校察看。期間,校長曾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毫不留情地打他,最後因他不肯悔改,將他退學了。
後來,張文亮離開彰化的家,到台北念建國中學夜間部,重考一年才進入中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
在求學的路上,張文亮始終非常弱勢。「別人看志願都是從上往下看,我是從下往上看,很快就可以找到我的名字。」張文亮苦笑地說:「我對自己的評價非常低。」
別 人看他到處「惹麻煩」,但事實上,張文亮喜歡讀書,喜歡知識,喜歡思考,只是不願意按體制照單全收,對人生又有太多疑惑。「我非常不甘心,為什麼這些東西 是衡量一個人的標準?標準是誰訂的?我一天到晚被打,但不懂的是我的大腦,打我的手有什麼用?」張文亮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上大學後才遇伯樂
這些遭遇,對很多孩子來說,早已構成放棄自己的強烈理由。不過,張文亮始終沒有向環境妥協。
「我也不知道這股驅力來自哪裡,我被打擊得一塌糊塗,但就是不停往前走。」張文亮比喻:「我像個鋤頭,永遠在跟土裡看不見的石塊作戰,不管怎樣,就是一直走,一直尋找答案。」
終於,他的人生出現了轉捩點。
上了大學,張文亮遇到了影響他一生的老師,當時的國科會科學教育發展處處長毛松霖。
毛松霖和張文亮之前遇過的老師完全不同。他要求學生盡量提出問題,每週和學生談論一次。他們從政治、物理、化學、生物、音樂到謀殺案,無所不談,而談論地點就在冰果室或校園草地上。
張文亮對知識、生命的熱情,獲得毛松霖高度的欣賞,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其實是有價值的,還是老師口中的「天才」。
於是,從找到生命價值的那一刻起,張文亮告訴自己,他終其一生,都要不斷幫助、欣賞別人,而當老師就是他畢生的志業。
★曾被放棄 特別照顧弱勢生
在大學校園裡,很多老師拼的是論文、升等,但張文亮卻是拚了命鼓勵、啟發學生。
從《聖經》〈約伯記〉中安然接受上帝安排的河馬故事獲得啟示,所以自稱是「河馬教授」的張文亮,每年要面對5、600位學生,他告訴自己:「一定要為他們做點事」。
除了課堂的教學外,他喜歡帶著學生去騎腳踏車,到野外觀察動、植物。張文亮尤其喜歡和學生對話,特別是身心受到困擾的孩子。
擔任張文亮六年助理的楊錦蓮指出,張文亮的辦公室裡,總是不斷有學生進來找老師聊天,張文亮只要有時間,幾乎來者不拒。在這些學生當中,他對於弱勢的孩子格外有耐心。
例如,有些患有亞斯伯格症的學生,行為舉止習慣以自我為中心;也有學生深受憂鬱症、躁鬱症所苦,「別人都不想和他們相處,但老師卻願意花很多時間和他們談話,」楊錦蓮觀察。
耐心,來自於高度的同理心。
張文亮曾是被放棄的孩子,他了解被放棄的痛苦與不甘。雖然每天面對台灣最頂尖的學生,但他最想幫助的,卻是處在邊緣角落的孩子。
「把95分變成97分,是很好的成就,但我更羨慕的是,他原本只有20分、30分,把他提高到80分所獲得的成就,」張文亮說。
為了履行承諾,張文亮這些年來,把絕大部分心力放在教學上。他用心編寫教材,而多數教材都因為內容生動且具教育意義,被出版社出版成書。
★帶4問題上路 人生不再猶豫
每一天,不擅打字的他,會利用早晨時光寫下一篇短文,然後交給楊錦蓮謄上電腦,發表在Facebook上。淺顯而動人的文字,總能引起許多人的共鳴。
這麼多年來,張文亮已成為許多年輕人的生命導師,但他坦言,他看到有高度自我期許的年輕人其實不多。多數人總是挑安全的路走,一路上卻又不斷放大問題,抱怨受到不合理的對待與遭遇。
對此,他有感而發地說:「真正的勇者,是成為一個能深度欣賞別人的人,而不是等著別人來欣賞你。當你深度去欣賞、幫助別人時,自己的問題反而就會不見了。」
他認為,年輕人無論走在什麼樣的路上,時刻都要問自己4個關鍵問題:
1.我的目標是什麼?我希望成為什麼樣子的人?
2.我如何到達那個目標?
3.這條路有沒有人走過?我能以誰作為標竿?
4.萬一我走不過去時,該找誰來陪我,並尋求什麼樣的幫助?
當然,全世界總有些路沒人走過。
「當你發現沒有前路可循時,就往下走,一直往前,走錯路也無所謂,至少你可以知道,以後不要這樣走。」張文亮鼓勵所有人:「永遠要在錯誤的事情上,學到正面的榜樣。」

★張文亮小檔案
1954 年生,中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現為土木工程學系)學士、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水土空氣資源系博士。現為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曾獲台大第一 屆優良導師,外號「河馬教授」,著有《深入非洲三萬里:李文斯頓傳》、《牽一隻蝸牛去散步》、《河馬教授說故事》等30餘本書。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