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霍桑小說選 Nathaniel Hawthorne。 The Scarlet Letter . "A Wonder-Book for Girls and Boys" 〈親情〉。 "Feathertop"

The Scarlet Letter, Nathaniel Hawthorne’s story of adultery and betrayal in colonial America, was first published on this day in 1850.
"No man, for any considerable period, can wear one face to himself and another to the multitude, without finally getting bewildered as to which may be the true."
--from The Scarlet Letter
Nathaniel Hawthorne’s masterpiece, an iconic fable of guilt and redemption set in Puritan Massachusetts, has long been considered one of the greatest American novels. The story of Hester Prynne—found out in adultery, pilloried by her Puritan community, and abandoned, in different ways, by both her partner in sin and her vengeance-seeking husband—possesses a reality heightened by Hawthorne’s sympathy and his unmixed devotion to his supposedly fallen but fundamentally innocent heroine. The Scarlet Letter rightly deserves its stature as the first great novel written by an American, a work of moral force and narrative power that announced a literature equal to any in the world. READ an excerpt here:http://knopfdoubleday.com/book/77121/the-scarlet-letter/



Nathaniel Hawthorne’s novel ‘The Scarlet Letter’ was published‪#‎onthisday‬ in 1850.
Hawthorne created the character of Hester Prynne, a young woman trying to redeem herself in the face of a Puritanical society in 17th-century Boston. Hester is thought of by many as the first true heroine of American fiction.


----
“His stories are good to hear at night, because we can dream about them asleep; and good in the morning, too, because then we can dream about them awake."
―from "A Wonder-Book for Girls and Boys" by Nathaniel Hawthorne
Six legends of Greek mythology, retold for children by Nathaniel Hawthorne. Included are The Gorgon’s Head, The Golden Touch, The Paradise of Children, The Three Golden Apples, The Miraculous Pitcher, and The Chimaera. In 1838, Hawthorne suggested to 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that they collaborate on a story for children based on the legend of the Pandora’s Box, but this never materialized. He wrote A Wonder Book between April and July 1851, adapting six legends most freely from Charles Anton’s A Classical Dictionary (1842). He set out deliberately to “modernize” the stories, freeing them from what he called “cold moonshine” and using a romantic, readable style that was criticized by adults but proved universally popular with children. With full-color illustrations throughout by Arthur Rackham.



<霍桑小說選>今日世界出版-惟為譯 1954/1963 3rd ediFamous Tales of Nathaniel Hawthorne
【RENEWBOOKS綠鈕二手書店】<霍桑小說選(民國五十二年)>今日世界出版 ...
只40元 我買一畫字淹過水 80元
譯者惟為不知何方神聖 介紹文寫得不錯




Justing 傳" pumpkins 南瓜秀---非常特別的蔬果雕" 精采的 ""Feathertop" is a short story by Nathaniel Hawthorne, first published in 1852.


62期國外名家小說:霍桑〈親情〉 (好看,但有四千多字喔!)
這個故事是件平凡的家庭瑣事,時過境遷,也許有人會認為不足掛齒。但是在一百年前,在海灣省的一座主要海港,卻曾經引起不小轟動。
那是個煙雨迷濛的秋日。一座小屋二樓的客廳裏,擺設樸素,足見主人家境一般。不過屋裏也點綴著一些來自海外的罕見小玩意兒,還有幾件印第安人製作的精美工藝品。
兩位年輕漂亮的女人共坐爐旁,卻各自懷有相同的哀傷。她倆不久前才成為兩兄弟的新娘,哥哥是老水手,弟弟初次出海。可是接連兩天噩耗不斷,一個喪生於加拿大海戰,另一個葬身在大西洋的暴風雨。
喪親之痛引起普遍的同情,來向新寡的妯娌倆弔唁的客人絡繹不絕。其中包括牧師先生,還一直陪伴到天黑時分。隨後,一個接一個起身告辭,各自回去他們快樂的家。他們低聲說些告慰的話,惹得兩妯娌更加珠淚滾滾。這兩位未亡人雖然對朋友們的好意深為感激,卻還是巴不得他們離開,好讓她們兩人相廝守。兄弟在世時,妯娌為親情所繫,如今痛失親人,內心貼得更緊。兩人都覺得,不論多大的傷痛,只能在對方的心中找到慰藉。她們默默流淚,沉浸在悲痛之中。
但這樣過去一個鐘頭後,其中個性溫和但堅強的瑪琍,開始想到昔日受過的教誨,要順從天命,況且,她更早得知自己的不幸,也該首先恢復被打亂的生活秩序,盡些本份。於是她動手在爐前擺好餐桌,端來簡單的飯菜,旋即握住弟妹的手。
「來吧,親愛的妹妹,今天你一口東西都還沒吃呢。」她說,「站起來吧,求你了,我們一起來感謝主賜福給我們食物。」
她這位弟媳性格熱烈急躁,噩耗傳來,她又是尖叫又是號哭,悲痛欲絕。此刻,一聽瑪琍的話身子就往後縮,如同受傷者害怕別人重新觸痛傷口一樣。
「我再也沒這福分了,也不想再祈禱了!」瑪格麗特又一陣熱淚。「但願主命令我再也不要進食!」不過,剛吐出這些違逆常理的話,她就全身發抖了。
瑪琍耐心地一步一步讓妹妹的心情緩和下來。時間過得快,夜深了,到了該休息的時候。兩兄弟成親時,收入微薄,僅夠維持生計,所以只能住在一起,共用一個客廳,只有與客廳相連的兩間臥室為各自擁有。兩位未亡人,用柴灰蓋住爐中餘火,將一盞燈放在爐臺上,就各自回房。兩間臥室的門都沒關,所以能看見對方臥室的一部分,以及沒有拉上帳幔的床舖。
兩妯娌並沒有同時入夢。瑪琍默默忍受傷痛夠久,疲了,所以很快就墜入可以暫時遺忘一切的夢鄉。
然而夜越深,瑪格麗特越輾轉不寧,躺在床上聽見雨聲點點滴滴,千篇一律,不曾被風打斷片刻。神經質的衝動使她時時從枕上探頭,張望瑪琍的臥室與中間的客廳。冰冷的燈光把傢俱的影子投向牆壁,將它們印在那裏,絲毫不動,除非燈火偶而一晃,這才動了一下。兩把椅子,空空蕩蕩地在爐旁的老地方相對而望。兄弟還在世時做為兩家之主,就曾坐在上頭,都是青春勃發,常常笑顏逐開,一副神氣活現的容貌。旁邊還有兩個較小的座位,是這個小小王國裡真正的寶座,她自己和瑪琍坐在這裏,以滿懷愛意照拂這個家,也被所愛的人照拂著。興高采烈的爐火曾照耀過爐邊幸福的人,如今死氣沉沉的燈光,也許…更適合夫妻重聚。
瑪格麗特,低吟歎息,忽然聽見面向街道的門被人敲響。
「要是昨天聽到這敲門聲,我會多麼歡喜!」她心想,「現在我可不在乎一切了,讓他們走吧,我不想起來。」
然而,儘管孩子似地任性,她還是不由氣急地豎起耳朵想再聽到一記敲門聲。被視為是自己生命另一半的人,我們總是很難相信他的死去。
這時敲門聲再度響起,緩慢而有節奏,分明是用拳頭在敲著,還有說話聲,透過牆壁模糊傳來。瑪格麗特看看瑪琍的臥室,看見她仍沉睡不動,只得爬起來,把腳挪到地板上,稍稍整整自己,恐懼和急切使她瑟瑟發抖。
「老天保佑!」她歎了口氣,「實在沒什麼好怕的了,可我怎麼比從前還要膽小十倍。」抓起爐臺上的燈,她趕緊走到俯臨街門的窗前,這是扇安著絞鏈可以推開的格子窗。她推開窗戶,把頭稍稍探到外面潮濕的空氣中。但見門前有盞燈籠,紅彤彤地照著,燈光融入附近一灘灘水窪之中,而其餘一切都被沉沉黑夜所籠罩。窗戶在絞鏈上吱嘎一響,屋簷下就走出一個人來,頭戴寬邊帽,身穿毛氈外衣,抬頭往上看,想弄清敲門叫醒的是哪一位。瑪格麗特認出原來是城裡一位為人和善的客棧老闆。
「古德曼.派克先生,你有什麼事嗎?」瑪格麗特喊著。
「哎唷,是瑪格麗特太太吧?」老闆回答,「我還擔心是您嫂嫂瑪琍呐!即使說不出一句寬心話來,我也不願眼看著年輕女人受罪。」
「看在老天份上,你得快說到底有什麼事?」瑪格麗特尖聲叫道。
「噢,半點鐘以前,有個專差從城裏過,」古德曼.派克說,「帶著東部轄區總督和地方議會的信件。他在我的店裏歇了一會兒,喝口酒,吃點東西。我跟他打聽前線的消息,他說你知道的那場小仗我們打贏了,十三個本來傳說被打死的人都還好好地活著,你丈夫也在裡面,還說他受命押解抓到的法國佬和印第安人到省城監獄去。我估算著你不會怪罪我打擾你休息,就過來告訴你一聲。晚安!」
說完,好心人動身走了,燈籠一路閃著微光,照亮兩旁景物,也好像照亮了人世間的一些片斷,有些秩序,有些混亂,回憶漫遊,往昔若隱若現。然而瑪格麗特並未逗留太久在窗前觀看這如畫的場面,歡樂像閃電穿過心房,把她的心照亮。她氣喘吁吁飛一般奔向嫂嫂床邊,可才到臥房門口就煞住了腳步。她心中升起一絲痛苦。
「可憐的瑪琍!」她自忖著,「難道我能叫醒她來,以自己的歡樂加深她的痛苦麼?不,我要把這消息藏在心裏,等到明天再說。」
她走到床邊,瞧瞧瑪琍是否安睡。只見她的臉一半朝向裡側,留下曾躲在裡頭暗自流淚的痕跡。不過眼下臉上有種平靜的滿足,彷彿她的心就是深深的湖水,逝去的已沉入湖底,湖面變得風平浪靜。
瑪格麗特退了回去,沒有驚動嫂嫂,她感到好運似乎讓人身不由己,變得不真實起來。而且似乎只要說出真相,兩人之間的親情就會有所改變,有所減少。她驀地轉身離去。但是,歡樂不可能長久壓抑,她心花怒放,思緒如潮湧,直到睡神悄然降臨,將種種念頭化為夢境,變得更歡樂更狂放,猶如冬日裏的寒風,在窗戶上描繪出奇妙多姿的冰花。
夜更深時,瑪琍猛然驚醒,一場栩栩如生的夢把她帶入虛幻中。不過,她只記得最迷人時,夢卻醒了。睡意一如晨靄罩在她頭上,好一會兒都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迷迷糊糊聽到兩三陣急促而熱烈的敲門聲。起先她以為這聲音天經地義,好比自己的呼吸一樣。接著又覺得這聲音不關自己的事。最後才意識到必須理會這召喚的聲音。同時早先的悲痛又湧上心頭,睡意猛然從哀傷的氣息中逃之夭夭。
室內昏暗的光線,紛呈的物象,一度擋住了懸在心頭的思緒,剛一睜眼它們便重新浮現。又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擔心弟妹也被驚動,瑪琍披上一領帶帽斗篷,端起爐臺上的燈,急忙走到窗口。碰巧窗戶沒扣上,輕輕一碰就開了。
「是誰呀?」瑪琍顫抖著向外張望。
風雨已經過去,月亮高懸,照亮半空破碎的雲團,照亮黝黑潮濕的房屋。地上那一灘灘的雨水,微風吹來,便發出扭曲的銀光。一位水手打扮的青年,渾身濕淋淋,就像剛從海底鑽出來,正獨自站在窗下。瑪琍認出是那個靠海岸短途航行掙飯吃的人,也沒忘記自己出嫁前,這個人曾是她失敗的追求者之一。
「史帝芬,你來這兒想做什麼?」她問。
「打起精神來,瑪琍,我只想安慰安慰你。」遭遇過拒絕的追求者回答,「要知道十分鐘前我才回到家,我娘告訴我的頭一件事就是你丈夫的壞消息,所以來不及跟老人家多說一句,我就抓起帽子,一路跑了過來。瑪琍,看在以前的分上,不跟你說上幾句話,我就睡不著覺。」
「史帝芬,我本來對你的觀感還好得多呢!」瑪琍大聲說,淚水奪眶而出,打算關上窗戶,因為她壓根兒不想學查第格頭一位妻子的樣子。
「你等一下,聽我把話說完嘛。」年輕的水手喊道。「告訴你,昨天下午我們跟一艘從老英格蘭來的帆船打過招呼,你猜我看見誰站在甲板上呀?他平平安安,精精神神,就是比五個月前瘦了一點兒。」
瑪琍探出身去,迷惑並帶著排拒的臉色,無言以對。
「嗨,就是你丈夫本人啊!」寬宏大量的水手接著說,「祝福號翻船的時候,他跟另外三個人抓住了桅杆,保住了性命。只要風順,帆船天亮就能進港,明天你就能見到他啦。瑪琍,我跟你帶來的就是這個安慰。好啦,晚安!」
他匆匆地走了。瑪琍看著他的背影,不知自己是夢著還是醒著。這疑慮伴隨著水手,時而隱入房屋的暗影,時而出現在明亮的月光下,又忽強忽弱。然而,一股確信不疑的幸福洪流漸漸湧上她的心頭,假如這洪流再陡然增長,便足以將她完全淹沒。她頭一個衝動就是叫醒弟妹,與她分享這新生的歡喜。
打開弟妹臥室的門,這門大概是後來關上的,但沒上鎖。瑪琍推門走到床邊,正要把手放到熟睡弟妹的肩頭,卻冷地想到,瑪格麗特醒來時想到的無非是死亡與悲慟,而同自己的幸運相比,她的痛苦豈不是更增加萬分。瑪琍用燈照著喪親而此刻對變化毫無所知的身體,這弟妹睡得似乎並不安穩,周圍帳幔亂成一團。但年輕的臉蛋兒紅撲撲,櫻唇半開半閉,露出美麗的笑容。歡喜的神情被闔著的眼皮阻擋,好像努力要從整個臉孔散發出來。
「可憐的弟妹啊!你的好夢可別醒得太早。」瑪琍心想。
離開弟妹房間之前,她放下燈,理好弟妹的床被,不讓寒氣侵襲美麗的熟睡者。可手剛一挨近瑪格麗特的臉時就不禁發抖,一顆淚珠不自覺落到她的臉上,弟妹猛然甦醒…
(查第格Zadig,法國作家伏爾泰1674—1778著名中篇小說《查第格》的主人翁,其妻子被權貴所奪。)




霍桑簡介
(納撒尼爾.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1804-1864),19世紀美國小說家。
霍桑出生於美國麻薩諸塞州塞勒姆鎮。父親是個船長,在霍桑四歲的時候死於海上,霍桑在母親撫養下長大。1821年霍桑在親戚資助下進入緬因州的博多因學院,在學校中他與朗費羅、福蘭克林.皮爾斯成為好友。大學畢業後霍桑回到故鄉,開始寫作。他嘗試把自己在博多因學院的經驗寫成長篇小說《范肖》,於1828年不署名發表,但是沒有引起注意。霍桑將沒有賣出去的小說全部付之一炬。
1837年他出版了短篇小說集《重講一遍的故事》,開始正式署上自己的名字。
1842年結婚,婚姻非常美滿。夫妻兩人到麻州的康科德村老牧師住宅住了三年,期間霍桑完成短篇小說集《古宅青苔》。其中〈小伙子布朗〉、〈拉伯西尼醫生的女兒〉很受歡迎。
1846年霍桑與愛默生、梭羅等人為鄰。1848年寫出了他最重要的長篇小說《紅字》。當年霍桑在野餐中偶然遇到了居住在附近的梅爾維爾並成為好友。梅爾維爾對霍桑的《古宅青苔》很讚揚,並且在給霍桑的信裡提到了自己的小說《白鯨》的寫作。愛倫坡也對《重講一遍的故事》和《古宅青苔》非常感興趣,寫了很多評論。
《紅字》發表後獲得巨大成功,霍桑繼而創作了不少作品。其中《帶有七個尖角閣的房子》和《福谷傳奇》。
1853年皮爾斯就任美國總統後,霍桑被任命為駐英國利物浦的領事。1857年皮爾斯卸任,霍桑僑居義大利,創作了另一部討論善惡問題的長篇小說《玉石雕像》。1860年霍桑返回美國,在康科德定居,堅持寫作。
南北戰爭爆發後的1862年,霍桑為了獲得第一手情況,在出版家威廉•提克瑙的陪同下到華盛頓旅行,見到了林肯總統和很多高層人物,寫成了《關於戰爭問題》,其中的反戰態度遭到各界的批評。回到康科德之後,霍桑的身體每況愈下,但仍堅持和老友皮爾斯出外旅行。1864年5月19日霍桑與皮爾斯結伴旅遊途中,在美國新罕布夏州朴茨茅斯去世,葬於康科德的睡谷墓地。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