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7日 星期二

《古事記》《平家物語》 ( 周作人譯)/ 《島國春秋─日本書紀》(王孝廉編譯)

最先出版的《平家物語》周作人 申非合譯 數十年之後 兩人分別出版他們的全譯本...

感謝 Ken Su告訴我盲僧亂唱平家曲 http://www.douban.com/note/199143515/
 
很早之先,我曾將周作人譯的《平家物語》與原文比較過,發現無論於文意上,
或句式結構上都絲絲入扣,沒有半點兒落下。申非後來再譯時,
把周作人平白又太具時代特色的文字,改得典雅流麗,興許也更地道,
本來和原文緊密的關係卻鬆弛了下來。




此兩書的許多故事 可以對照欣賞


王孝廉編譯《島國春秋─日本書紀》台北: 時報 1988初版


《日本書記》由神代上下兩卷開始,到以下二十八卷所記載的由神武天皇到持統天皇的記事,是極為詳密的日本 史,這部被稱為是「邦家之經緯,王化之鴻基」的日本史書,當時編纂的目的,是在強調日本天皇王權的絕對性,要將地方上各氏族的勢力,統合於以天皇為中心的 律令國家體制之下。

該書是由王孝廉編集和譯述一些日本學者對《日本書記》的研究成果,提供給國內的朋友們做為參考的資料,希望能拋磚引玉,期待年輕的朋友之中,能有真正的研究日本的學者出現。

作 者 簡 介

王孝廉
1942年生,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日本廣島大學大學院中國哲學博士課程畢業,廣島大學文學博士。現任日本西南大學國際文化部教授,著有《中國的神話世界》、《小說與神話》、《中國的神話傳說》、《花與花神》等書。



致讀者書--代序
導言
.書名
.成立
.資料
.版本
附錄 1:日本書紀集解序
附錄 2:日本書紀集解總論
.日本書紀的文學定位
附錄:皇極天皇四年「暗殺蘇我入鹿」原文
正文

第一章:日本書紀的研究沿革
.古代的訓詁研究
.中世神道家對書紀的利用
.近世學問上的研究(注釋的研究)
.近世學問上的研究(高等批評的研究)
.天皇主權體制的成立及記紀神話的政治作用
.明治以降戰敗以前的學問研究(高等批評研究的發達)
.明治以降戰敗以前的學問研究(從神話學、民俗學等角度的研究)
.明治以降戰敗以前的學問研究(本文研究及注釋)
.戰後記紀政治權威之消失及學問研究之進展

第二章 日本書紀與中國典籍
.日本書紀與中國史書
.日本書紀與文選
.日本書紀與佛典
.日本書紀與類書——附書紀與中國諸書的關係
原典精選:日本書紀卷第一神代上
原文及注釋:日本書紀卷第二神代下
書紀年表
推荐書目
編譯本書所根據的原書及資料



***

故事/古事 【古事記】

こじ 1 【故事/古事】

昔から伝わっているいわれや物語。
「―来歴」「―成語」「―を引き合いに出す」

こじき 【古事記】

歴史書。三巻。712年成立。序文によれば、天武天皇が稗田阿礼(ひえだのあれ)に誦習(しようしゆう)させていた帝紀・旧辞を、天武天皇の死後、元明天皇の命を受けて太安万侶(おおのやすまろ)が撰録したもの。
上巻は神代の物語、中巻は神武天皇から応神天皇までの記事、下巻は仁徳天皇から推古天皇までの記事が収められている。
現存する我が国最古の歴史書であり、天皇統治の由来と王権による国家発展の歴史を説く。







古事】書名。日本最古的史書。西元七一二年太安萬侶撰。錄稗田阿禮在天武天皇敕命下誦習的帝紀及先代的舊辭。三卷,上卷講神話,中卷述自開國到應神天皇,下卷自仁德天皇到推古天皇之帝室系譜與傳說,並有一百一十三首歌謠。有周作人翻譯本.....



古事記

本書系日本奈良朝文學之一種,內容是記述某些古代傳說故事。文字及內容均受印度、中國之影響很深,若作為一部昌本古代傳說集看頗有趣。

本書是《苦士齋譯叢》之一,是周作人翻譯的在日本文學史上最有地位、極負盛名之作《古事記》。書中對一些難解的字詞及背景作了詳細的解釋,通俗易懂,是廣大中國文學愛好者研閱日本文學的最佳範本,同時本書具有一定的可讀性,相信您一定不會錯過的。

起先並沒有《苦雨齋譯叢》這回事,不過是想出版一本書 而已。我讀《知堂回想錄》,知道周作人的譯著尚有兩種未曾付 梓,其一是《希臘神話》,其一是一九五九年所譯《狂言選》增 訂本。一直等著它們面世,怎麼也見不到,就忍不住去問譯者 親屬,回答說《希臘神話》稿子還在家里。我听了一則以喜,一 則以懼。喜的是經歷過這麼多世事的變故,此稿居然尚存在于 天地之間;懼的是天地間只此一份手稿,可不要再遇著什麼變 故以致失傳了。于是一方面商之于譯者親屬,一方面商之于中 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把它給印行出來。此書五十年代曾送交 某出版社,擬出版而未果,編輯在原稿上用紅筆畫得亂七八糟,有賴譯者親屬恢復成原來樣子。這期間有兩位朋友先後向我談起周譯《希臘擬曲》和《伊索寓言》, 說是絕版已久,尋覓不易。這倒提醒了我,又去向前述兩方面建議,再加上一部阿里斯托 芬的《財神》,一並出版。這就是《苦雨齋譯叢》的由來。

現在又要印行第二輯了。收有周作人所譯六種日本古典作品,即八世紀初的神話及傳說《古事記》(安萬侶著),十、十一世紀交替之際的隨筆集《枕草 子》(清少納言著),十三世紀的戰記文學《平家物語》,十五世紀前後的笑劇《狂言選》,十九世紀初的“滑稽本”《浮世澡堂》和《浮世理發館》(式亭三馬著)。都是日本文學史上最有地位、極負盛名之作,周氏分別譯于五十到六十年代。可惜《狂言選》合計五十九篇的增訂本原稿迄今尚未找到,只有此前 的二十四篇譯本可用。又,《平家物語》原作共十三卷,周氏譯了一部分即因“文革”發生而中止,未及完成,是為其翻譯絕筆之作。譯者生前及身後,六種書曾陸 續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但出的都是別人不同程度上的修改或刪節本。改的是譯文本身,主要因為行文習慣不同;刪則針對譯者所加注釋,可能考慮篇幅有所限 制,結果不少地方已經面目全非。這回還循第一輯里《全譯伊索寓言集》的例,全都請譯者親屬根據原稿給恢復過來了。我們所做的只是給提到的書籍和文章加上書 名號,對個別明顯筆誤酌予訂正,以及將繁體字改為簡體字而已,至于可通假者仍在保留之列。

講到這里,策劃出版《苦雨齋譯叢》的意圖已經不言自明。除了《希臘神話》之外,全是重新出版的。一來都是世界名著,本身自有價值;二來如前所說,絕版已 久,讀者尋覓不易;三來從未匯總出版,湊齊也難;此外還有更具意義的一點︰我們實際上是在現有版本之外,另外提供了一套最忠實于譯者定稿的版本。幸好他解 放後譯作的原稿大部分都保存下來,使得我們有條件做成這樁事情。講到周作人翻譯方面的成就,其實未必在其創作之下;特別是對古日本和古希臘作品的翻譯,在 整個中國翻譯史上迄今也很少有人能夠相比。然而不客氣地說,真要談論周作人的譯文特色,大約只能是以這回的本子作為憑據。所以無論對讀者,還是對研究者, 這都可以說是一番貢獻了。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