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郁達夫Yu Ta-fu 1896-1945



張聲肇 -(Randall O. Chang) 在克那蒙大學(Claremont Graduate School)的博士論文為《中國現代文學中的隔離. 作家郁達夫》(Yu Ta-fu:The Alienated Artist in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一個與世疏離的天才---郁達夫》何欣等譯-成文出版-1978 現在這本書的引文應該還原

《郁達夫卷》王潤華編 台北:遠景 1984 此書偏重郁達夫在南洋 書中有王映霞的後半生 不過她與戴笠的事還沒見日


《郁達夫文集》12卷 廣州:花城/香港:三聯 1984
現在只末冊 第12卷現身: 譯文 其他(如遺囑)卷

郁達夫全集(全12冊)^  作者: 吳秀明  出版單位: 浙江大學  出版日期: 2007

到目前為止,本套《郁達夫全集》為最完備、最權威的。本套書籍共12卷,有小說、散文、遊記、自傳、書信、日記、詩詞、雜文、文論、譯文等,而且書中新增了鬱達夫生前未發表的許多作品,如小說卷的第一篇文章《兩夜巢》。
新增郁達夫生前未發表的許多作品,浙江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所、郁達夫家族共同組成《郁達夫全集》編纂委員會。

內容簡介:
《郁達夫全集》(共12卷)是“浙江文獻集成”工程中的一套叢書,為浙江文化研究工程的重點項目,由浙江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所與鬱達夫家族組成《鬱達夫全 集》編纂委員會,共同編纂。全集在以往鬱達夫文集的基礎上又增加了很多新的內容,鬱達夫後代提供了鬱達夫生前未發表的許多作品,如小說卷的第一篇文章《雨 夜巢》。該文章為鬱達夫早期試作,創作於1919年2月到4月間,原稿一直由鬱達夫原配孫荃夫人珍藏於富陽,現由鬱達夫長媳(鬱天民夫人)陸費澄女士謄清 提供。
鬱達夫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位為自己編撰全集的現代作家,生前曾自編有七卷本《達夫全集》(1927—1933年間陸續編定出版)和近十萬字的《達 夫自選集》 (1933年);1935年後,又分類編訂出版了《達夫日記集》、《達夫短篇小說集》、《達夫遊記》、《達夫散文集》等,在現代出版史上可謂獨樹一幟。
本套《郁達夫全集》包括小說、散文、文論、雜文各二卷,詩詞、譯文、書信、日記各一卷,是其時收錄鬱達夫作品最全、可信度最高的版本。

圖書目錄:第一卷 小說(上)
 兩夜巢(斷片)
 圓明園的一夜
 附:圓明園的一夜(譯文)
 銀灰色的死
 沉淪
 胃病
 南遷
 茫茫夜
 懷鄉病者
 空虛
 血淚
 孤獨(短劇)
 春潮
 採石磯
 蔦蘿行
 青煙
 春風沉醉的晚上
 秋河
 落日
 離散之前
 人妖
 薄奠
 秋柳
 十一月初三
 寒宵
 街燈
 煙影
第二卷 小說(下)
 過去
 清冷的午後
 微雪的早晨
 祈願
 迷羊
 二詩人
 逃走
 在寒風裡
 紙幣的跳躍
 沒落(斷片)
 楊梅燒酒
 十三夜
 蜃樓
 她是一個弱女子
 馬纓花開的時候
 東梓關
 遲桂花
 碧浪湖的秋夜
 瓢兒和尚
 遲暮
 唯命是從 
 出奔
第三卷 散文
第四卷 遊記 自傳
第五卷 日記
第六卷 書信
第七卷 詩詞
第八卷 雜文(上)
第九卷 雜文(下)
第十卷 文論(上)
第十一卷 文論(下)
第十二卷 譯文

*****

日期:1936/12/22
中國作家郁達夫抵台訪問

郁達夫訪台



郁達夫訪台是當年台灣文壇盛事;久慕其名,而無緣識荊的台灣新文學作家,知道「中國作家」郁達夫以福建省政府參議身份,接受日本外務省聘請,往日本訪問,也將來台做一個星期的逗留,高興不已。

尚未央於《台灣新文學》 第 2 卷第 2 號如此寫著:「會郁達夫這念頭,從幾個月前,島內新聞一齊把這極有魅力的消息報導出來以來,就已深深地印在一般素常關心文學的人們的腦上了。有時偶然在路 上相逢,書信的往來,或定期聚合,屢次都把他當為中心話題,提出來議論,這麼一來,更使這念頭越深刻,越熱烈地盼望其日來臨。

老實說這也 莫怪。一面因為關心新文學運動的我們,和『五四』以來中國新文壇之中堅作家郁達夫氏之間,雖然有高低之分別、主義主張的差異,而有心於建設殖民地文學之道 郤一致的,一面也因為台灣文壇受本國(按:指日本)文壇之影響,姑且不說,而受中國中堅作家郁氏以外如魯迅、郭沫若、張資平、茅盾等的影響也可以說不淺。 郁氏的作品之內容暫且不說,單以其措辭淺白、沒難澀之點,輕易閱讀,令人們有親近愛讀之處,也是值我們會郁氏之必要了。」
this is pic
1936 年今日,福建省主席陳儀所派的「經濟專家」郁達夫抵達台灣,給大家的感覺是:「曾在《創造月刊》和《讀書月刊》看過他的照像,覺得他是病弱而意氣消沈,又很孤獨的人,到這次會見,才發見(現)和從前已經兩樣,身體健康,舉止明朗又快活……。」

他的訪台行程,受當局的「案內」(安排)外,還有特務先生「保護」,但「台日社」和「新民報」都曾分別為他舉行講演會和座談會,而且台灣作家也都設法到郁氏下榻的旅館去拜訪他。
27 日,郁達夫抵達台南。29 日,尚未央、趙櫪馬及林占鰲到「鐵路飯店」向他做早訪,他懇切的向三位年輕台灣作家表示:

「寫作的人沒有用功,是不能寫出好的作品的。」郁氏還應三人之請,在簽字簿題了:「四海皆兄弟,中原要傑才。」、「同是天涯淪落人」等句,也算話中有話了。當晚,他們三人又會同吳新榮、郭水潭、徐清吉等人,向郁氏請教中國文藝運動的近況、作家的近況、中國話拉丁化問題……等等問題。

黃得時曾在《台灣新民報》寫「達夫片片」連載 20 回,介紹郁達夫生平,然而郁達夫的「蜻蜓點水」式台灣之旅,並沒有給「台灣新文學」運動帶來多大的波動。
◎歷史台灣內容節錄自莊永明先生著《台灣紀事(上)(下)》一書(時報出版社出版),著作權屬莊永明先生所有,非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