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全晉文》王羲之

我讀周作人先生引《全晉文》王羲之的雜錄
吾頃無一日佳,衰老之弊日至,夏不得有所噉,而猶有勞務,甚劣劣。
上網卻找不到它們 原來在後頭

《全晉文》

正文·卷二十二

  ◎ 王羲之(一)

  羲之字逸少,曠子。初為秘書郎,庾亮請為征西參軍,累遷長史,拜寧遠將軍、江州刺史,徵為侍中吏部尚書,不就;授護國將軍,遷右軍將軍會稽內史。復與揚州刺史王述不協,稱病去。卒贈金紫光祿大夫。有集十卷。

    ◇ 用筆賦

  秦、漢、魏至今,隸書其惟鍾繇,草有黃綺、張芝。至於用筆神妙,不可得而詳悉也。夫賦以布諸懷抱,擬形於翰墨也。辭曰:

   何異人之挺發?精博善而含章。馳鳳門而獸據,浮碧水而龍驤。滴秋露而垂玉,搖春條而不長。飄飄遠逝,浴天池而頡頏。翱翔弄翮,凌輕霄而接行。詳其真體正 作,高強勁實。方員窮金石之麗,纖粗盡凝脂之密。藏骨抱筋,含文包質。沒沒汩汩,若汜之落銀鉤;耀耀,狀扶桑之掛朝日。或有飄遙騁巧,其若自然。包 羅羽客,總括神仙。李氏韜光,類隱龍而怡情;王喬脫屣,飛鳧而上征。或改變駐筆,破真成草,養德儼如,威而不猛;游絲斷而還續,龍鸞群而不諍,發指冠而 皆裂,據純鉤而耿耿。忽瓜割兮互裂,復交結而成族。若長天之陣云,如倒松之臥谷。時滔滔而東注,乍紐山兮暫塞。射雀目以施巧,拔長蛇兮盡力。草草眇眇,或 連或絕;如花亂飛,遙空舞雪。時行時止,或臥或蹶。透嵩華兮不高,逾懸壑兮非越。信能經天緯地,毗助王猷;耽之玩之,功積山丘。吁嗟秀逸,萬代嘉休。顯允 哲人,於今鮮儔。共六合而俱永,與兩曜而同流。郁高峰兮偃蓋,如萬歲兮千秋!(《墨池編》)

    ◇ 臨護軍教

  今所在要在於公役均平,其羌太史忠謹在公者,覆行諸營,家至人苦,暢吾乃心。其有老落篤癃,不堪從役,或有饑寒之色,不能自存者,區分處別,自當參詳其宜。(《御覽》二百四十)

    ◇ 與會稽王箋

   古人恥其君不為堯舜,北面之道,豈不愿尊其所事,比隆往代,況遇千載一時之運?顧智力屈於當年,何得不權輕重而處之也。今雖有可欣之會,內求諸己,而所 憂乃重於所欣。《傳》云:「自非圣人,外寧必有內憂。」今外不寧,內已以深。古之弘大業者,或不謀於眾,傾國以濟一時功者,亦往往而有之。誠獨運之明足以 邁眾,暫勞之弊終獲永逸者可也。求之於今,可得擬議乎!

  夫廟算決勝,必宜審量彼我,萬全而後動。功就之日,便當因其眾而即其實。今功 未可期,而遺黎殲盡,萬不馀一。旦千里饋糧,自古為難,況今轉運供繼,西輸許洛,北入黃河。雖秦政之弊,未至於此,而十室之憂,便以交至。今運無還期,徵 求日重,以區區吳越經緯天下十分之九,不亡何待!而不度德量力,不弊不已,此封內所痛心嘆悼,而莫敢吐誠。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 愿殿下更垂三思,解而更張,令殷浩、荀羨還據合肥、廣陵,許昌、譙郡、梁、彭城諸軍皆還保淮,為不可勝之基,須根立勢舉,謀之未晚,此實當今策之上者。若 不得此,社稷之憂可計日而待。安危之機,易於反掌,考之虛實,著於目前,愿運獨斷之明,定之於一朝也。

  地淺而言深,豈不知其未易。然古人處閭閻行陣之間,尚或干時謀國,評裁者不以為譏,況廁大臣末行,豈可默而不言哉!存亡所系,決在行之,不可復持疑後機,不定之於此,後欲悔之,亦無及也。

   殿下德冠宇內,以公室輔朝,最可直道行之,致隆當年,而未允物望,受殊遇者所以寤寐長嘆,實為殿下惜之。國家之慮深矣,深恐伍員之憂不獨在昔,麋鹿之游 將不止林藪而已。愿殿下暫廢虛遠之懷,以救倒懸之急,可謂以亡為存,轉禍為福,則宗廟之慶,四海有賴矣。(《晉書·王羲之傳》)

    ◇ 與桓溫箋

  謝萬才流經通,使之處廊廟,參諷議,故是後來之秀。而今屈其邁往之氣,以之俯順荒馀,近是違才易務矣。(《晉書·謝萬傳》,《通鑒》一百。)

    ◇ 報殷浩書

   吾素自無廊廟,直王丞相時果欲內吾,誓不許之,手跡猶存,由來尚矣,不於足下參政而方進退。自兒娶女嫁,便懷尚子平之志,數與親知言之,非一日也。若蒙 驅使,關隴、巴蜀皆所不辭。吾雖無專對之能,直謹守時命,宣國家威德,故當不同於凡使,必令遠近咸知朝廷留心於無外,此所益殊不同居護軍也。漢末使太傅馬 日慰撫關東,若不以吾輕微,無所為疑,宜及初冬以行,吾惟恭以待命。(《晉書·王羲之傳》)

    ◇ 又遺殷浩書

  知安西敗喪,公私惋怛,不能須臾去懷。以區區江左,所營綜如此,天下寒心,固以久矣,而加之敗喪,此可熟念。往事豈復可追,愿思弘將來,令天下寄命有所,自隆中興之業。政以道勝寬和為本,力爭武功,作非所當,因循所長,以固大業,想識其由來也。

   自寇亂以來,處內外之任者,未有深謀遠慮,括囊至計,而疲竭根本,各從所志,竟無一功可論,一事可記,忠言嘉謀棄而莫用,遂令天下將有土崩之勢,何能不 痛心悲慨也。任其事者,豈得辭四海之責!追咎往事,亦何所復及,宜更虛己求賢,當與有識共之,不可復令忠允之言常屈於當權。今軍破於外,資竭於內,保淮之 志非復所及,莫過還保長江,都督將各復舊鎮,自長江以外,羈縻而已。任國鈞者,引咎責躬,深自貶降以謝百姓,更與朝賢思布平政,除其煩苛,省其賦役,與百 姓更始,庶可以允塞群望,求倒懸之急。

  使君起於布衣,任天下之重,尚德之舉,未能事事允稱,當董統之任而喪敗至此,恐闔朝群賢未有與 人分其謗者。今亟修德補闕,廣延群賢,與之分任,尚未知獲濟所期。若猶以前事為未工,故復求之於分外,宇宙雖廣,自容何所!知言不必用,或取怨執政,然當 情慨所在,正自不能不盡懷極言。若必親征,未達此旨,果行者,愚智所不解也。愿復與眾共之。

  復被州符,增運千石,徵役兼至,皆以軍期,對之喪氣,罔知所厝。自頃年割剝遺黎,刑徒竟路,殆同秦政,惟未加參夷之刑耳,恐勝廣之憂,無復日矣。(《晉書·王羲之傳》)

    ◇ 與殷浩書

  下官乃勸令畫廉藺於屏風。(《北堂書鈔》一百三十二,《御覽》七百一。)

    ◇ 遺謝安書

  頃所陳論,每蒙允納,所以令下小得蘇息,各安其業。若不耳,此一郡久以蹈東海矣。

  今事之大者未布,漕運是也。吾意望朝廷可申下定期,委之所司,勿復催下,但當歲終考其殿最。長吏尤殿,命檻車送詣天臺。三縣不舉,二千石必免,或可左降,令在疆塞極難之地。

   又自吾到此,從事常有四五,兼以臺司及都水御史行臺文符如雨,倒錯違背,不復可知,吾又瞑目循常推前,取重者及綱紀,輕者在五曹。主者蒞事,未嘗得十 日,吏民趨走,功費萬計。卿方任其重,可徐尋所言。江左平日,揚州一良刺史便足統之,況以群才而更不理,正由為法不一,牽制者眾,思簡而易從,便足以保守 成業。

  倉督監耗盜官米,動以萬計,吾謂誅翦一人,其後便斷,而時意不同。近檢校諸縣,無不皆爾。馀姚近十萬斛,重斂以資奸吏,令國用空乏,良可嘆也。

   自軍興以來,征役及充運死亡叛散不反者眾,虛耗至此,而補代循常,所在凋困,莫知所出。上命所差,上道多叛,則吏及叛者席卷同去。又有常制,輒令其家及 同伍課捕。課捕不擒,家及同伍尋復亡叛。百姓流亡,戶口日減,其源在此。又有百工醫寺,死亡絕沒,家戶空盡,差代無所,上命不絕,事起或十年、十五年,彈 舉獲罪無懈息,而無益實事,何以堪之!謂自今諸死罪原輕者及五歲刑,可以充此,其減死者,可長充兵役,五歲者,可充雜工醫寺,皆令移其家以實都邑。都邑既 實,是政之本,又可絕其亡叛。不移其家,逃亡之患復如初耳。今除罪而充雜役,盡移其家,小人愚迷,或以為重於殺戮,可以絕奸。刑名雖輕,懲肅實重,豈非適 時之宜邪。(《晉書·王羲之傳》)

    ◇ 與謝安書

  復與君:斯真草所得,極為不少,而筆至惡,殊不稱意。(舊寫本《書鈔》一百四)

  知君嘗得小笙。笙是名器,往聞者若令諸君聞之,乃當可不言。而云見今笙者皆不以為佳,恐是不能好也。(舊寫本《書鈔》一百十引王興之與謝安書云云,張溥編入《羲之集》,或溥所見《書鈔》,興安作羲也。姑從之。)

  蜀中山水,如峨眉山,夏含霜雹,碑板之所聞,昆侖之伯仲也。(此見張溥本,未知所出,溥引「楊云云」,疑是楊升庵依托也。溥又引《輿地志·山水》作「山川」,「峨眉山」作「岷山」。今檢章宗源所輯《顧野王志》無此條,疑亦楊依托。姑錄之,俟考。)

    ◇ 與謝萬書

  古之辭世者或被發陽狂,或污身穢跡,可謂艱矣。今仆坐而獲逸,遂其宿心,其為慶幸,豈非天賜!違天不祥。

  頃東游還,修植桑果,今盛敷榮,率諸子,抱弱孫,游觀其間,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娛目前。雖植德無殊邈,猶欲教養子孫以敦厚退讓。或以輕薄,庶令舉策數馬,仿佛萬石之風。君謂此何如?

   比遇重熙,去當與安石東游山海,并行田視地利,頤養閑暇。衣食之馀,欲與親知時共歡宴,雖不能興言高詠,銜杯引滿,語田里所行,故以為撫掌之資,其為得 意,可勝言耶!常依陸賈、班嗣、楊王孫之處世,甚欲希風數子,老夫志愿盡於此也。(《晉書·王羲之傳》,張彥遠《法書要錄》十。)

    ◇ 又遺謝萬書

  以君邁往不屑之韻,而俯同群辟,誠難為意也。然所謂通識,正自當隨事行藏,乃為遠耳。愿君每與士之下者同,則盡善矣。食不二味,居不重席,此復何有,而古人以為美談。濟否所由,實在積小以致高大,君其存之。(《晉書·王羲之傳》,《通鑒》一百。)

    ◇ 與人書

  張芝臨池學書,池水盡黑。使人耽之若是,未必後之也。(《晉書·王羲之傳》,《藝文類聚》九。)

   吾書比之鍾、張當抗行,或謂過之。張草猶當雁行。張精熟過人,臨池學書,池水盡墨,若吾耽之若此,未必謝之。後達解者,知其評之不虛。吾盡心精作亦久, 尋諸舊書,惟鍾張故為絕倫,其馀為是小佳,不足在意。去此二賢,仆書次之,須得書意轉深,點畫之間,皆有意,自有言所不盡。得其妙者,事事皆然,平南李式 論君不謝。(唐張彥遠《法書要錄》一,其題作《自論書》,語意與前篇不同,故兩列之。)

    ◇ 與所知書

  子敬飛白大有直。(《圖書會粹》。案:張溥本作「有意」。)

    ◇ 雜帖

  十七日先書,郗司馬未去。即日得足下書,為慰。先書以具,示復數字。(《法書要錄》十,下皆同。)

  吾前東,粗足作佳觀。吾為逸民之懷久矣,足下何以方復及此,似夢中語耶?無緣言面為嘆,書何能悉!

  瞻近無緣,省告,但有悲嘆,足下小大悉平安也。云卿當來居此,喜遲不可言,想必果,言告有期耳。亦度卿當不居京。此既僻,又節氣佳,是以欣卿來也。此信旨還,具示問。

  龍保等平安也。謝之。甚遲見卿舅,可早至,為簡隔也。

  知足下行至吳,念違離不可居,叔當西耶?遲知問。

  計與足下別,廿六年於今,雖時書問,不解闊懷。省足下先後二書,但增嘆慨。頃積雪凝寒,五十年中所無,想頃如常,冀來夏秋間,或復得足下問耳。比者悠悠,如何可言!吾服食久,猶為劣劣,大都比之年時,為復可耳。足下保愛為上,臨書但有惆悵。

   省足下別疏,具彼土山川諸奇,揚雄《蜀都》,左太沖《三都》,殊為不備,悉彼故為多奇,益令其游目意足也,可得果。當告卿求迎,少人足耳。至時示意,遲 此期,真以日為歲。想足下鎮彼土,未有動理耳。要欲及卿在彼,登汶嶺、峨眉而旋,實不朽之盛事。但言此,心以馳於彼矣。

  諸從并數有問,粗平安,唯修載在遠,音問不數,懸情,司州疾篤不果西,公私可恨,足下所云,皆盡事勢,吾無間然。諸問,想足下別具,不復一一。

  得足下旃胡桃藥二種,知足下至,戎鹽乃要也。是服食所須。知足下謂須服食,方回近之,未許吾此志。知我者希,此有成言無緣見卿,以當一笑。

  云譙周有孫,高尚不出。今為所在其人有以副此志不,令人依依,足下具示,嚴君平、司馬相如、揚子云皆有後否?

  天鼠膏治耳襲聾,有驗否?有驗者乃是要藥。

  朱處仁今何在,往得其書信,遂不取答,今因足下答其書,可令必達。

  省別具,足下小大問,為慰,多分張。念足下懸情武昌,諸子亦多遠宦足下兼懷,并數問不,老婦頃疾篤,救命恒憂慮,馀粗平安,知足下情至。

  旦夕都邑動靜清和,想足下使還一一時州將桓公告慰,情企足下數使命也。謝無奕外任,數書問無他,仁祖日往,言尋悲酸,如何可言!

  知有漢時講堂在,是漢和帝時立此,知畫三皇五帝以來備有,書又精妙,甚可觀也。彼有能畫者不?欲摹取,當可得不?須具告。

  往在都見諸葛<禺百>,曾具問蜀中事,云成都城池門屋樓觀,皆是秦時司馬錯所修,令人遠想慨然。為爾不信,一一示,為欲廣異聞。

  青李、來禽、櫻桃日給藤子,皆囊盛為佳,函封多不生,足下所疏云此果佳,可為致子,當種之,此種彼胡桃皆生也。吾篤喜種果,今在田里,惟以此為事,故遠及足下,致此子者大惠也。

  彼所須此藥草,可示當致。

  虞安吉者,昔與共事,當念之,今為殿中將軍前過,云與足下中表,不以年老,甚欲與足下為下寮,意其資可得小郡;足下可思致之邪?所念,故遠及。

  吾有七兒一女,皆同生,婚娶以畢,惟一小者尚未婚耳,過此一婚,便得至彼。今內、外孫有十六人,足慰目前。足下情致委曲故具示,玄度先乃可耳,嘗謂有理因祠祀絕多感,其夜便至此致之生而速之,每尋痛惋不能已已!省君書增酸,恐大分自不可移,時至不可以智力救如此。

  先生適書,亦小小不能佳,大都可耳。此書因謝常侍信還,令知問,可令謝長史且消息。

  數親問叔穆嘉賓,并有問為慰。

  知道長不孤,得散力疾重,而邇進退,甚令人憂念,遲信還知問。

  婦安和,婦故羸疾,憂之焦心,馀亦諸患。

  君昨示,欲見穆生敘贊,今欲默語興廢之格,粗當書爾不?玄度好佳,君謂何似?

  從事經過崔、阮諸人,昨旦與書疾,故示毒愁,當增其疾。吾如今尚劣劣,又晚熱未有定,發日有定,示足下興耳。近書或欲留,吾甚欲與俱,而吾疾患遲速無常,其竟云何?足下今知問。

  適太常、司州、領軍諸人廿五六書皆佳,司州以為平復,此慶之可言;馀親親皆佳,大奴以還吳也冀或見之。

  司州供給寥落,去無期也。不果者,公私之望,無理或復是福,得大等書慰心,今因書也。野數言疏平安定太宰中郎。

  適州將十五日告,徐一癰方尺許口四寸,云數如來小如差,然疾源如此,憂怛尚深,故遣信治徐舍人書以示徐,還示足下也。不堪縲疑,事列上臺。周青州視事今以當至下耶?甚是事宜,無方身也。而任事者疾患如此,使人短氣。

  六月十九日羲之白:使還,得八日書,知不佳,何爾耿耿!仆日弊而得此熱,忽忽解日爾,力遣不具。王羲之白。(案:此帖《法書要錄》後又重出。)

   一見尚書書,一二日遣信以具,必宜有行者,情事恐不可委行使耶?遲還具問,亦以與尚書諮懷,今復遣諮吳興也。(案,此帖《法書要錄》後又重出。又案:張 溥本割恐不以上為尚書貼而多二語,云「足下尚為遠慮,不可計目前」,乃別一帖誤入此也。「可委行」以下張溥本謂之《送袍帖》,其題與帖亦不合。)

  遠近清和,士人平安荀侯定住下邳,復遣軍下城此間民事,愚智長嘆,乃亦無所隱。如之何?又須求雨,以復為災,卿彼何似?

  江生佳,須大活,以始見之與人上蕭索,可嘆。

  汝宜速下,不可稽留,計日遲望。今日亦語劉長史令速。

  近困得里人書,想至知故面腫,今差不?吾比日食意如差,而中故不差,以此為至患,至不可勞力數字令弟知聞耳。

  市適復二告安和,郗故病篤無復他治,為消息耳,憂之深,今移至田舍,就道家也。事畢當吾遣信,視淑還,母子平安為慰。至恨不得暫見,故未得下船。道夷書云「已得一宅」,想今安穩耳,不政解此移趨,知部兒不快,何所在?今已佳也。耿耿信白。

  與殷侯彼此格卿取。

  卒喜慰氣滿,無他治,啖數合米,來三日。

  知足下哀感不佳,耿耿。吾下勢、腹痛小差,須用女蔞丸,得應甚速也。

  在我而已,誠無所多。云與謝豫州共入河,不乃煩劇。得安萬送書,云「六日可至」。諸賢云朝廷失之,轉覺闕然,與卿書同。不有君子,其能國乎?此言深也。但云卿當入,何以如夢?恐卿表將復經年,想仁祖差時還內,鎮慰人情耳,皆在卿懷耳。

  產婦兒,萬留之,月盡遣,甚慰心。

  得袁、二謝書,具為慰,袁生暫至都,已還未?此生至到之懷,吾所盡也。弟預須遇之,大事得其書無已已。二謝云秋末必來,計日遲望;萬羸,不知必俱不?知弟往別,停幾日?決其共為樂也。尋分旦與江姚女和別,殊當不可言也。

  知庾丹陽差數深深,致心致心。

  得孔彭祖十七日具問為慰。云襄經還蠡,是反善之誠也。於殷必得速還,無復道路之憂;比者尚懸悒,得其去月書,省之悲慨也。

  上流近問不竟,何日即路,知謝定出?居內所弘,故重是不情,廢情存大。

  明或就卿圍棋邑散,今雨寒,未可以治謝。

  江表付還。

  得書,知足下問,吾<骨亢>髂(上下黨反,下口亞反,腰骨。)拘痛,俯仰欲不得,此何理耶?愿輒與相見,無盡治,宜足下得益,使之不疑也。但月又未,陰沈沈恐不可針,不知何以教,目前甚憂<卒頁>。王羲之。

  比信尋知足下有書可道,知足下未能得果,望近為然。知得家問賢子動疾,念甚憂慮,懸得後問不?分張何可久!幼小故疾患無賴,野大皆當以至,不得還問,懸心,大得善悉也。野當不能遏,卿并轉茂清談。

  足下小大佳也。諸疾苦憂勞非一,如何?復得都下近問不?吾得敬和廿三日書,無他;重熙住定為善。(案:《淳化閣帖》連下「謝二侯」為一帖,與《法書要錄》不同,張溥本此帖失載。)

    ◇ 謝二侯

  山下多日,不得復意問;一昨晚還,未得遣書。得告,知中冷不解。更壯濕,甚耿耿!服何藥耶?仆此日差勝,尋知問。王羲之頓首。

  羲之頓首:向又慘慘自舉哀,乏氣勿勿,知便當西,且不相知來。想熊能更言問,力遣不次,王羲之頓首。

  七日告期,痛念玄度,未能(闕)汝。汝臨哭悲慟何可言?言及惋塞,夜(闕)市器俱不合用,令摧之也。吾平平,但昨來念玄度,體中便不堪之,耶告。

  汝當須過,殯還,恒有悲惻。

  王延期省。

  妹轉佳,慶不及啼不?憶念奴,殊不可言,涼當迎之。

  昨即得丹陽水上書,與足下書同,故不送,昨諸書付還。

  去冬遣使,想久至。乖離忽四年,言之嘆慨,豈言所喻?悠悠數十,卒當何期?汝等將慎為上,知復何云。

  念足下窮思兼至,不可居處,雨氣無已,卿復何似?耿耿善將息,吾故劣,力知問。王羲之。

    ◇ 吾何當還

  汝尚小,愁思兼至,不可居處;多疾,足下前許歲未,今暫還,想必可爾,故復白。

  十一月十三日告期等,得所高馀姚并吳興二十八日二疏,知并平安,慰。吾平平,比服寒食酒,如似為佳,力因王會稽,不一一,阿耶告知。

  想大小皆佳,丹陽頃極佳也。云自有書,不附此信耳,大小問多患,懸心;想二奴母子佳,遲卿問也。

  吾去日盡,欲留女過吾,去自當送之,想可垂許;一出未知還期,是以白意。夫人涉道康和,足下小大皆佳。度十五日必濟江,故二日知問,須信還知,定當近道迎足下也。可令時還,遲面以日為歲。

  去冬臨臨安,事近便欲決去,而何候不許。事聞,以有小寇,今未便得果,然故有移南意,尚未可倉卒復信,更具信汝也。

  六日,昨書信未得去,時尋復逼,或謂不可以不恭命,遂不獲巳。處世之道盡矣,何所復言!

  丹陽旦送,吾體氣極佳,其在卿故處,增思詠。

  若可得耳,要當須吾自南,但增感塞。

  十四日,諸問如昨,云西有伐蜀意,復是大事,速送袍來。

  遂當發詔催吾,帝王之命,是何等事,而辱在草澤,憂嘆之懷,當復何言?見足下一一。

  昨送諸書,令示卿,想見之。恐殷侯必行,義望雖宜爾。然今此集,信為未易,卿若便西者,良不可言。

   安復後問不?想必停君諸舍,疾苦差也。便疾綿篤,了不欲食,轉側須人,憂懷深;小妹亦故進退不孤,得散力,煩不得眠,食至少,疾患經月,兼ㄡ勞不可言。 迎集中表,親疏略盡,實望投老得盡田里骨肉之歡,此一條不謝二疏,而人理難知此,不知小卻得遂本心不?交衰朽羸劣,所憂營如此,君視是頤養之功,當有何 理?今都絕思此事也。冀疾患差,末秋初冬,必思與諸君一佳集,遣無益,快共為樂,欲省(一作「欲以少日」。)補頃者之慘蹙也。追尋前者意事,豈可復得?且 當卒目前,及當此急要,愿諸君各保愛,以俟此期。未近見君,有諸結,力聊以當面。

  各閑意必欲省安西,如今意無前卻也,想君必俱。賊勢可之者,必進許洛,無可不果。相遇於一世,豈可度之尋常?以此至終,故當極盡志氣之所托也。君此意弘足,然決在必行。(舊連屬上帖,今離為二。)

  未復知聞晴快,卿轉勝,向平復也。猶耿耿。想上下無恙,力知問不具,王羲之敬問。

  日月如馳,一更棄背再周。去月穆松大祥,奉瞻廓然,永惟悲摧,情如切割,汝亦增慕,省疏酸感。

  延期官奴小女,病疾不救,痛愍貫心。吾以西夕,情愿所鍾,唯在此等。豈圖十日之中,二孫夭命,惋傷之甚,未能喻心,可復如何!

  敬親今在剡,其後復亡,甚不可言。

  穰鐵不知已得。

  行近遣書,想即至此。雨,汝佳不?得懸心。吾乏劣,力數字。

  七月十三日告,鄱陽兄弟大降,制終去悔,悼甚永絕,悲傷痛懷,切割心情也。

  諸葛[B066]者,君識之不?才干好佳,往為錢塘著績,又入仆府,有以盡悉宰民之至也。甚欲自托於明德,云臨安春當闕爾者君能請不?仆必欲言得佳長史,亦當是君所須,既得里人,共事異常故乃爾,須還告之。

  人理不可得都絕,每至屬致,使人多嘆。

  十五日羲之報,近甚倉卒,得十三日音,知卿佳,慰之。力及陽主,書不一一,羲之報。

  會稽亦復與選論卿否?吾誠敕敕於論事,然於弟尚不惜小宜。謂選官前意已佳,可不復煩重。卿更思,必謂宜,論者必有違矣。

  上下安也。和緒過,見之欣然;敬豫乃成委頓,令人深憂,江生亦連病,今已差。(已上并《法書要錄》)

《全晉文》

正文·卷二十三

  ◎ 王羲之(二)

    ◇ 雜帖(一)

  知阮生轉佳,甚慰甚慰!會稽近患下,始差。諸謝粗安。(《法書要錄》十,下同。)

  足下差否?甚耿耿。喉中不復燥耳,故知問。具示,王羲之白。

  冷過,足下夜得眠不?祗差也,復何治?甚耿耿。長史復何似?故問具示,王羲之白。

  遂無兩候,使人嘆;得諸孫書,高田皆欲了。

  得書,知足下患癤,念卿無賴,思見足下,冀脫果,力不一一。王羲之白。

  此賢懷所禮也。面一一。

  五月十四日羲之近反至也。得七日書,知足下故爾,耿耿,善將息。吾腫得此霖雨轉劇,憂深,力不一一。羲之。

  適萬石去月五日書為慰,尋得彭祖送萬九日露版,再破賊,有所獲。想足摧寇越逸之勢,宜適許司農書為慰,無人未能得重,故向馀杭間。

  因緣示致問,非書能悉,想君行有旨信。

  伯熊上下安和為慰,可令知問。叔夷子前恨不見,可令熊知消息。羊參軍還朝,論長見敦恕,其為慶慰,無物以喻。今又告誠先靈,以文示足下,感懷慟心。

  又以表書示卿,政當亦不?

  痛念玄度,立如志而更速禍,可惋可痛者!省君書,亦增酸。

  服食故不可,乃將冷藥,仆即復是中之者。腸胃中一冷,不可。如何?是以要春秋輒大起多,腹中不調適,君宜深以為意。省君書,亦比得之物養之妙,豈復容言?直無其人耳。許君見驗,何煩多云矣。

  袁彭祖何日過江?想安穩耳。失此諸賢,至不可言。足下分離,如何可言?

  此段不見足下,乃甚久。遲面,明行集,冀得見卿。

  得申近不?問。

    ◇ 謝侯

  四月五日羲之報:建安靈柩至,慈陰幽絕,垂卅年。永惟崩慕,痛徹五內;永酷奈何?無由言告。臨紙摧哽,羲之報。

  十一月十八日羲之頓首頓首:從弟子夭沒,孫女不育,哀痛兼傷,不自勝,奈何奈何!王羲之頓首。

  二蔡過葬來居此,親親集事,而君復出為因耳。

  九月十八日羲之頓首:茂善晚生兒,不育,痛之惻心,奈何奈何!轉寒,足下可不可不?不得問多日,懸情,吾故劣,力不具,王羲之頓首。

  十月十一日羲之敬問,得旦書,知佳,為慰。吾為轉差,力不一一,羲之敬問。

  二十七日告姜,汝母子佳不?力不一一,耶告。(案:此帖《法書要錄》后又重出。)

  羲之頓首:二孫女夭殤,悼痛切心!豈意一旬之中,二孫至此!傷惋之甚,不能已已,可復如何?羲之頓首。

  廿八日羲之白:得昨告,承飲動懸情,想小爾耳。還旨不具,王羲之再拜。

  庾新婦入門未幾,豈圖奄至此禍?情愿不遂,緬然永絕,痛之深至,情不能已!況汝豈可勝任?奈何奈何!無由敘哀,悲酸。

  君服前賢弟逝沒,一旦奄至,痛當奈何!當復奈何!臨紙咽塞。王羲之頓首頓首。

  雪候既不已,寒甚盛,冬平可苦患,足下亦當不堪之,轉復知問。王羲之。

  書未云得諸,為慰。知汝姨欲西,情事難處。然今時諸不易得,東安書甚不欲令汝姨出,懇至,想自思之。

  上下可耳,產行往當迎慶,思之不可言。

    ◇ 今付吳興酢二器

  一日不暫展,至恨叱而不已,便懷不果東至,可恨思敘想間暇必顧也。

  適都使還,諸書具一一,須面具懷。

  得征西近書,委悉為慰;不得安西許有問,不知何久?長風書平安,今知殷候不久留之,甚善甚善。

  舍內佳不?中書何似?家中疾篤,恒救旦夕,比知覺有省書,想至。

  義興何似?懸情。慕容遂來據鄴,可深憂。官復遣軍,可以示義興中書。

  昨得殷候答書,今寫示君,承無怒意,既而意謂速思順從,或有怨理,大小宜盤桓,或至嫌也。想復深思。

    ◇ 復征許也

  八月二十四日之頓首:(闕)竟增哀感,奈何奈何,兩足下可耳,不得問,(闕)日懸心。吾故劣劣。王羲之頓首。

  此雨足何耳?故當收佳。云彼甚快大事。吳義興吳(闕)是蕩然可嘆,知諸患,耿耿,今差也。華母子佳。

  時行皆遍,事輕耳,彼云何?

  道祖異下,乃危篤,憂怛憂怛。

  賊勢可見,此云方軌萬萬如志,但守之尚足令智者勞心,此回書恒懷湯火,處世不易,豈惟公道?

  諸人十二日書云,慕容乃抄梁下,得數(闕)目下疾疫非常,乃以至京,極有傷,此憂之下者,想君勤勤之。

  復委篤,恐無興理,諸人書亦云爾也。憂之怛怛,得停,乃公私大計也。(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君頃以何永日?憶去冬,不可得知,如何如何!

  桓公以江州還臺選,每事勝也。不可當在誰耳。

  源書以發,吾欲路次見之,亦不欲停甚。

  官舍佳也。得諸舍問不?不知遮何日西,言及辛酸,卿不可懷期等,故勿憂,勿憂深。

  近書及至也。瞻望不遠,而未期暫面,如之何?遲得問也。

    ◇ 謝侯數不在嘆

  前知足下欲居此,常喜,遲知定不果,悵恨!未知見卿期,當數音問也。

  得都近問,清和為慰,云劉生近欲舉君為山陰,以中當為最君期於未獲供養處,相為慨然,仕宦殆是想也。

  君學書有意,今相與草書一卷。

  小大佳不?可得司馬問,懸情。適安以中軍出鎮,有避賢意,乃云行得言面,不知公私此理卒當之耶?甚憂。真本無集之者,想今與君書一一。

  見此當何言?但恐今婦必門首有出,復有將來之弊耳,此愿盡珍御理。

  想彼人士平安,二郄(闕)數也。敬豫諸人近來停數日悉佳,安石已南遷,其諸兄弟此改殊命蕭索,聞君以復入相府,何時當應命?未得坐處,亦當愁罔,思得為鄰,豈常情?恐君方處務,此命難期,如之何?不一一,小佳,復意問也。

  源遂差不?云尚未恭命終之何?聞真長知吳興,想必如意。南道差不。

  君大小佳不,松廬善斫也。仆信還秦州,將去月十二日告,甚慰,如曹失護語此君甚康壯,常是肥渴耳,實尋還,遲之不可言。二妹差佳,慰問心期,中冷,頃時行,可畏愁人。

  不得司馬近問,懸情,近所送書,即至也。君信明早令得,後得鄙書未至,即想東不久耳。

  此鄙問無恙,諸從皆佳,比諸數耳。知劉阮數(闕)。

  溫公在此,前東北面還此復初(闕)散為慰,便乞良不可言,卿得知之,復共一快樂。

    ◇ 武妹小大佳也

  知郡荒,吾前東,周旋五千里,所在皆爾,可嘆。江東自有大頓勢,不知何方以救其弊?民事自欲嘆,復為意卿示聊及。(闕一字。)

  數得桓公問,疾轉佳也。每懸胡,云征事末有日佳也。以逼勢,不知卒云何爾!

  君大小佳不?至此乃知熙,往覺少不得同,萬恨萬恨!云出便當西,念遠別,何可言!遲見玄度,今或以在道。(案:此帖《法書要錄》後又重出。)

  賓如人往不堪致,心憶之,不忘懷之。

  妹不快,憂勞,馀平安。(案:此帖《法書要錄》後又重出。)

  未得安西問,玄度忽腫,至可憂慮。得其昨書,云小差,然疾候自恐難耶!

  與安石俱佳,還七日,增想投命。積日不復知問,弟佳寧善,然復憂之不去懷。吾遂沈滯兼下,如近數日,分無復理,昨來增服陟厘丸,得下不知遂斷不?了無所敢,而藥得停,不知當復見弟理不?獨下便長嘆,蘇息更知問。二奴庶諸人何以謝之?

  想清和士人皆佳,彭祖諸人得足下慰旦夕也。此諸賢平安,每面粗有嘆慨,追恨近日,不得本善,散無已已,度足下還期不久耳,此者數令知問。

  懷足下可謂禮之(闕)今以志心寄卿,想必至,到論之,救命不暇,此事於今為奢遠耳,要是事其本心。

    ◇ 所欲論事今付

  今與馮公論何產,足下可思助明清談,至是舉今又語真道,今宣旨矣。

  臣羲之言:寒嚴,不審圣體御膳何如,謹付承動靜,臣羲之言。(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臣羲之言:伏惟陛下天縱圣哲,德齊二儀。(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應期承運,踐登大祚,普天率土,莫不同慶。臣抱疾遐外,不獲隨例瞻望宸極,屏營一隅,臣羲之言。(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劉氏平安也。梅妹可得;袁妹腰痛,冀當小爾耳。汝母故若以不安食,疾久憂憒,當思平理也。神意不同前者也。

  今付北方脯二夾,吳興二器,蒜條四千二百。

  司馬雖篤疾久,頃轉平除,無他感動,奄忽長逝,痛毒之甚,驚惋摧慟,痛切五內,當奈何奈何!省書感哽。

  雨寒,卿各佳不,諸患無賴,力書不一一。羲之問。

  想官舍無恙,吾必果二十日後乃往,遲喜散恙,比爾自相聞也。

  九月三日羲之報:敬倫遮諸人去晦祥礻覃,情以酸割,念卿傷切諸人,豈可堪處?奈何奈何!及書不既,羲之批。

  九月二十五日羲之頓首:便陟冬日,時速感嘆,兼哀傷切,不能自勝,奈何!得七月末時書為慰,始欲寒,足下常疾,此何似?每耿耿。吾故不平,復憂悴,力困不一一。王羲之頓首。(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旦極寒,得示。承夫人復小咳,不善得眠助反側,想小爾,復進何藥?

  念足下猶悚息,卿可否,吾昨暮復大吐,小敢物便爾,旦來可耳,知足下念。王羲之頓首。

  延期官奴小女,并得暴疾,遂至不救,愍痛心,奈何!吾以西夕,至情所寄,唯在此等,以禁慰馀年,何意旬日之中,二孫夭命?日夕左右,事在心目,痛之纏心,無復一至於此,可復如何!臨紙咽塞。

  六月二十七日羲之報:周嫂棄背,再周忌日,大服終此晦,感摧傷悼,兼情切劇,不能自勝,奈何奈何!穆松垂祥除,不可居處。言曰酸切,及領軍信書不次。羲之報。

  頓首頓首:亡嫂居長,情所鍾奉,始獲奉集,冀遂至誠,展其情愿,何圖至此!未盈數旬,奄見背棄,情至乖喪,莫此之甚!追尋酷恨,悲惋深至,痛切心肝,當奈何奈何!兄子荼毒備嬰,不可忍見,發言痛心,奈何奈何!王羲之頓首頓首。

  君頃復以何散懷,鐵云秋當解褐,行復分張,想君比爾快為樂。彥仁書云,仁祖家欲至蕪湖,單弱伶俜何所成?君書得載停郡迎喪,甚事宜,但異域之乖素已不可言,何時可得發?

  六日告姜:復內始晴,快情,汝母子平安。

  二十七日告姜:汝母子侍不?力不一一,耶告。(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前使還,有書,哀猥不能敘懷,情痛兼哀若割,當奈何奈何!省弟累紙,哀毒之極,但報書難為心懷,況卿處之,何可具忍?有始有卒,自古而然,雖當時不能無情痛,理有大斷,豈可以之致弊,何由寫心!絕筆猥咽,不知何言也!

  十二月六日羲之報:一昨因暨主簿不悉,昨得去月十五日、二十三日二書,為慰。兩書夜無解,夜來復雪,弟各可也。此日中冷,患之始小佳,力及不一一。羲之報。

  羲之死罪:前得云子諸人書,并毀頓胡之,惟分推難為心,當有分西者否,羲之死罪。

  七月五日羲之頓首:昨便斷草,葬送期近,痛傷情深,奈何奈何!得去月二十八日告,具問慰懷,力還不次。王羲之頓首。(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七月十六日羲之報:兇禍累仍,周嫂棄背,大賢不救,哀痛兼傷,切割心情,奈何奈何!遣書感塞,羲之報。

  二十三日發至長安,云渭南患無他,然云符健眾尚七萬,茍及最近,雖眾由匹夫耳。即今克此一段,不知歲終云何守之?想勝才、弘之,自當有方耳。

  隔以久,諸懷既不可言,且今多慘戚,遲君果前,暫得一散懷。知以多疾不果,乃當秋事,省告,同此嘆恨,如何可言?葬事不可倉卒,當在九月初。過此故欲一與吳興集,冀無不克耳。然事來萬端,不知如人意不?非書能悉,君數告,以尉之耳。

  六月十六日羲之頓首:秋節垂至,痛悼傷惻,兼情切割,奈何奈何!此雨過,得十日告,知君如常,吳興轉勝,甚慰。想得此涼日佳,患散乃委頓,耿耿,且以佳興消息。仆故是常耳,劣劣解日,力不次。王羲之頓首。

  歌章輒付卿,或有寫書人者,可寫一道與吾也。

   羲之死罪:去冬在東質阝,因還使白箋,伏想至,自頃公私無信便,故不復承動靜,至於詠德之深,無日有隧,省告,可謂眷顧之至,尋玩三四,但有悲慨。民年 以西夕,而衰疾日甚,自恐無暫展語平生理也,以此忘情。將無其人,何以復言?惟愿珍重,為國為家。時垂告慰,絕筆情塞,羲之死罪。(案:此帖張溥本失 載。)

  六月十一日羲之報:道護不救疾,惻怛傷懷,念弟聞問,悲傷不可勝,奈何奈何!曹妹累喪兒女,不可為心,如何?得二十三日書為慰,及還不次。王羲之報。

  追尋傷悼,但有痛心,當奈何奈何!得吾慰之。吾昨頻哀感,便欲不自勝,舉旦復服散行之益,頓乏推理,皆如足下所誨,然吾老矣,馀愿未盡,唯在子輩耳,一旦哭之,垂盡之年,轉無復理,此當何益?冀小卻漸消散耳。省卿書,但有酸塞。足下念故言散,所豁多也。王羲之頓首。

  向遣書,想夜至。得書,知足下問,當遠行,諸懷何可言!一十必早發,想足下知向期也。阮侯止於界上耳,向書已具,不復一一。王羲之白。

  宿息,想足下安書,吾猶不勝能佳。一十早往遲。王羲之頓首。(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二十九日羲之報:月終哀摧傷切,奈何奈何!得昨示,知弟下不斷,昨紫石散未佳,卿先羸甚,羸甚好消息。吾比日極不快,不得眠食,殊頓,勿令合陽,冀當佳,力不一一。王羲之報。

  九月二十八日羲之頓首頓首:昨者書想至,參軍近有慰阮光祿信在耳,許中郎家欲因書比去報,知庾君遂不救疾,摧切心情,不得自甚,痛當奈何!深當寬勉,以不忘先心。臨紙但有酸,王羲之頓首。

  羲之白,不復面,有勞;得示,足下佳,為慰。吾卻遽,又睡甚勿勿,力不具。王羲之白。

  十一月五日羲之報:適為不吾悉不適,弟各佳不?吾至勿勿,力數(闕。)羲之報。

  兄弟上下遠至,此慰不可言。嫂不和,憂懷深,期等殊勿勿,ㄡ心。

  桓公不得敘情,不可居處。云子諸人何似?耿耿。能數省否?

  彥仁數問也。修載暫來,忻慰。

  六月十九日羲之白:使還,得八日書,知不佳;爾何(案:前帖作何爾。)耿耿。仆日弊而得此熱,勿勿解白耳,力遣不具。王羲之白。(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十二月一日羲之白:昨得還書,知極,不加疾,人甚憂,耿耿。消息比佳耳。吾至乏劣,為爾日日,力不一一。羲之報。

    ◇ 想明日可謝諸子

  十四日羲之白:近反不悉(闕)兩足下佳不?不得近問;問無殊不佳。頓劣困不一一。羲之白。

  羲之頓首:何貺?知意至,諸君皆困乏,常想無之。何緣作此煩損?今付還。王羲之。

  長高當暫還耶?

  范公書如此,今示君,須庾見,故當勸果之告旨語君,遲而不可言。

  一日多恨,知足下散動,耿耿護護,吾至不往,劣劣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司馬疾篤不果西,憂之深,公私無所成。

  知比得丹陽書,甚慰,乖離之嘆,當復可言!尋答其書,足下反事復行,便為索然,良不可言,此亦分耳。遲面一一。

  比日尋省卿文集,雖不能悉,周遍尋玩,以為佳者,名固不虛。序述高士所傳,小有異同,見卿一一問。應止楊王孫,前以共及,意同,可誠述敘之耶?暇日無為,想不忘之。

  初月一日羲之白:忽然改年。新故之際,致嘆至深,君亦同懷。近過得告,故云腹痛,懸情災雨,比復何似?氣力能勝不?仆為耳。力不一一。王羲之。

  旦書至也。得示為慰。云小大多患,念勞心,遲見足下,未果為結。力不一一。王羲之白。

  三日先疏未得去,得四日疏為慰,兄書已具,不復一一。

  鎮軍昨至,尚未見也。尋見之,悲欣不可言。

  上下近問慰馳情,不知何似?絕不得松問。汝得旨問,馳白,宜豫知分春事也。吾日東,可語期,令知消息。

  復數橘子,即云乃好可敢;久得新栗,此院冬桃不能得多送。觸事何當不存?往恒語然獨折。

  知書有去縣奔去,誠意義官至也。有禮制,恐不必果耶?且君在彼縣,常以為得,宜思之耶?意至故示。

  兄子發尚未有定日,當送至瀾,遠乖,不可復言。

  適欲遺書,會得足下示。

  十九日羲之報,近書反至也。得八日書,知吳故羸,敬倫動氣發,耿耿。想得冷,此為佳也。敬文佳,不一一。羲之報。

  省足下前后書,未嘗不憂。欲與事地相與有深情者,何能不恨?然古人云「行其道,忘其為身」,真卿今日之謂,政自當豁其胸懷,然得公平正直耳。未能忘己,便自不得行。然此皆在足下懷。愿卿為復廣求於眾,所悟故多。山之高,言次何能不?

  十一月七日羲之報:近因子卿書,想行至,霜寒,弟可不?頃日了不得食,至為虛劣,力及數字。羲之報。

  二十三日羲之報:一日得書,皆在計書所不得有,反轉熱,卿各佳不,定何可得來?遲面不一一。羲之報。

  知須果,裁便可遣取,視君勢陳欲,欲無出理。

  近書至也。得十八日書,為慰。雨蒸比各可不?參軍轉差也。懸耿。吾胛痛劇,炙不得力,至患之,不得書,自力數字。(案,此帖《法書要錄》後又重出。)

   尊夫人向來復何如?為何所患?甚懸情。念卿累息具至。羲之敬問。想諸舍人小大皆佳,弟摧之可為心,且得集目下,此慰多矣。市累告安和,梅妹大都可行, 袁妹極得石散力,然故不善佳,疾久尚憂之。想野久恙,至善,分張諸懷可云「不知其期,何時可果。」永嘉競逐者有力,恐難冀得。大柿,當種之。

  篤不喜見客,篤不堪煩事,此自死不可化,而人理所重如此。都郡江東所聚,自非復弱干所堪,足下未知之耳。給領與卿同,殊為過差。交人士因開門以勉待之,無所復言。

  君遠在此,乃受恩來,今留之,明晚共親親集,想君未便至馀姚爾。

  云殷生得快罔大事,數謝生書,但有藥耳。云彥仁或宣城,甚佳,情事實宜。今有云想深復征許也。

  寂不得都問。知卿云曰問故,未知西審問,使人憂耿,得問,示。

  信使甚數,而無還者,似書疏不可得;得問,宜示告之,知長翔田舍。比卿還,當知何候?須得音副民望,甚善。

  羲之白,霧氣,足下各何如?長素轉佳,甚耿耿。

  冀行面,遣知問,王羲之白。

  昨道諸書,今示卿相見之,恐殷侯必行,義望雖宜爾,然今此集,信為未易,卿者便西者,良不可言也。睛快,足下各佳不?長素轉佳也。甚耿耿,故知問具示。王羲之白。(案:此帖首三十八字張溥本失載。)

  足下晚可耳,至劣劣,力不一一。王羲之白。(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十二月二十四日羲之報:歲盡感嘆,得十二日書,為慰;大寒,比可不?吾故羸乏,力不一一。王羲之報。

  藥湯諸人佳也。今知問,朱博士何當還?君可致意,令速還,想無稽留。

  吾至今,目欲不復見字。

  見君小大佳不?過此乃知熙佳,覺少不得同,萬恨萬恨!云出便當西,念遠別,何可云?遲見玄度,今或以在道。(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 賓諸人佳不?皆致心,憶之不忘懷

  妹不怏,憂勞,馀平安。(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初月十二日,羲之累書,至得去月二十六日書,為慰。比可不?仆下連連不斷,無所一欲,敢輒不化消,諸弊甚,不知何以救之,罔極然及不一一。羲之白。

  昨近有書至,此故不多也。遲書不悉耳。

  知尚書中郎差為慰,不得吳興問,懸心;數吳中聞耳。小奴在此忽患瘧,比數發,今日最為大;都輕瘧耳,尚小停,今在吾廄中。念猶懸心,小患耳,無所垂心,須佳乃去。

  此言不可乏,得知足下問,吾忽忽力數字。

  直遣軍使者,可各差十五人耶?合三十人,足周事,足下知。足下知消息,今故遣問,使至具示之,力書不一一。王羲之白。(已上并《法書要錄》)


《全晉文》

正文·卷二十四

  ◎ 王羲之(三)

    ◇ 雜帖(三)

  方回遂舉為侍中,都下書云「殷生議論,殊異處憂之道」。故思同歲寒,盡封此書還。(《法書要錄》十,下皆同。)

  論亦不能佳,體懷省無所乏,然卿供給人士,及使役吏人,論者亦謂大任,意在世中,政自不得不小俯仰同異,卿復為意。卿此懷亦當玄同,不能勉人耳。

  見尚書一日遣信以具,必宜有行者,情事恐不可委行使耶?遲還具問,亦以與尚書諮懷,今復遣諮吳興也。(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官舍佳也。節氣不適可憂,彼云何?昨得羲書比佳,甚慰甚慰,得官奴、晉寧書,賓平安,念懸心,此粗佳,一日書此一一。

  民以頃情事,不可不勤思自補,節勤以食敢為意,乃勝前者,而氣力所堪不如,自喪初不哭,不能不有時惻愴,然便非所堪。哀事損人故最深,益知不可不豁之。

  知足下數祖伯諸人問助慰,絕不得兄子問,懸念可言。此於南北旨使無理,比欲嘆久也。亦同失人,并欲勿勿。群從書皆佳,道沖書平安,汝當改葬,不可云勞。沖遇此事,或復連留。(案:張溥本無「旨使至勿勿」十七字,以「群從」以下別為一帖。)

  省告一一,足下此舉,由來吾所具。卿所云皆是情言,然權事慮之重,則當廢情以從宜,非書所悉,見卿一一。

   吾涉冬節,便覺風動,日日增甚,至去月十日,便至委篤,事事如去春,但為輕微耳。尋得小差,固爾不能轉勝。沈滯進退,體氣肌肉便大損,憂懷甚深。今尚得 坐起,神意為復可耳。直疾不除,晝夜無復聊賴,不知當得暫有間,還得(闕)其寫不?如今忽忽日前耳。手亦惡欲,不得書示,令足下知問。

  七月十五日羲之白:秋日感懷深,得五日告,甚慰,晚熱盛,君比可不?遲復後問,仆平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君患隱,何以及爾?是為疲之極也。一知此事,恐不可以不絕骨肉之愛,無論人事也,乃甚憂。君若自量過嘆患不以輕心者,一事不爾,當何理?

  鄙故勿勿。飲日三斗,小行四升,至可憂慮。如桓公書旨闕其不去,恐不能平。

  此信過不得熙書,想其書一一也。小大佳不?賓轉勝,皆謝之,賢妹大都勝前,至不欲食,篤羸,悔令人憂,馀粗佳。(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阿刁近來到,卞上下皆佳,姜夫數白。

  得書,知足下且欲顧,何以不進耶?向與謝生書,說欲往,知登停山。停山非所辯,故可共集謝生處,登山可他日耶?王羲之白。

  不得君家書,疏多往來皆平安耳。今年此夏節氣至惡,當令人危。幼小疾苦,故爾憂勞不可言。

  七月二十一日羲之白:昨十七日告,為慰,極有秋氣,君比可耳。力及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近復因還信,書至也。(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得九日問,亦云鄙平平,想得涼轉勝,以疾乃服,法必解此意。

  來月必欲就到家,而得其問,云尚多溪毒,當復小卻耳。仆故有至臨州意,尚未定,自更有;果南行者,還乃得至壽春耳。

  得都九日問,無他。

  得豫章書,為慰,想以具問。昨得都十七日書,賊徑還蠡臺,不攻譙,是其反善之誠也。想殷生得過此者,猶令人憂,期諸處分猶未定,羊參軍旦夕至也,遲一一。

  殷廢責事便行也。令人嘆悵無已。

  安石定目絕,令人悵然。一爾,恐未卒有散理,期諸處分猶未定,憂懸益深,念君馳情。又遣從事發遣,君無復坐理,交疾患,何以堪此!何以堪此!恐屬無所復厝懷,即乖大小不可言,且憂君以疾,他曳不易。

  得司州書轉佳,此慶慰可言。云與君數數或采藥山崖,可愿樂遙想而已。云必欲克馀杭之遲期,此不可言,要須君旨問。仆事中久,宜暫東復,令白便行,還便行。當至剡槌上,二十日後還以示,政當與君前期會耳。遲此情兼二三。

  昨暮得無奕、阿萬此月二日書,甚近清和耳。羌賊故在許下,自當了也。桓公未有行日,阿萬定吳興興。

  未復弘道近書,見與弘遠書。恐卿不得久坐,何如休?稚玄佳不?想數得足下旨,令知問。

  蒙風膠今年似晚,來年其主不起首者,想或可得借乎!

  得反,不獲示,知足下發動脅腫,卿此疾苦甚,似期一一想消,一當轉佳,為何治也。吾為亦劣,大都復是平平,隔耳許日,前後有其效,何喻?冀涼日晚散耳,尋復知問。王羲之。

  羲之頓首:賢女殯斂永畢,情以傷惋,不能已已!兄足下愍悴深至,何可為心?奈何奈何!不能無時之痛,憂卿便深,今何如?患深達既往,吾志勿勿,力知問。臨書惻惻,王羲之頓首。

  賢室何如?何可為心?唯絕難於人理耳。諸患猶爾,憂勞深似(闕)江侯(闕到行底。)足下遺臨忄次冷取書。

  得謝范六日書,為慰。桓公威勛,當求之古,令人嘆息;比當集姚襄也。

  斷酒事終不見許,然守之尚堅,弟亦當思同此懷。此郡斷酒一年,所省百馀萬斛米,乃過於租,此救民命,當可勝言?近復重論,相賞有理,卿可復論。

  知數致苦言於相,時弊亦何可不耳?頗得應對不?吾書未被答,得桓護軍書云「口米增運,皆當停」,為善。

  問董祥,吾亦問之,冀必來,兵時得之甚佳。頃日憒憒,不暇復此。省示及,乃復憶之耳。

  周公東征,四國是遑,誠心款著,謂之累積。頻頻書想至,陰寒想自勝常,皇矣漢祖纂堯。(案:張溥本節取「書想」至「勝常」九字,馀皆刪。)

   羲之死罪:荀、葛各一國佐命宗臣,觀其轍跡,實奇士也。然荀獲譏於憂卒,意長恨恨,謂其弘濟之心,宜被大道;諸葛經國達治無間然,處事而無玷累,獲全名 於數代。至於建鼎足之勢,未能忘已,所謂命世大才,以天下為心者,容得爾乎?前試論意,久欲呈,多疾憒憒,遂忘致,今送,愿因暇日,可垂試省,大期賢達興 廢之道,不審謂粗得阡陌不?

  信所懷愿告,其中并爾,郎子意同異復云何?邈然無諮敘之期。每賜翰墨,使如暫展,羲之死罪。

  足下行穰久,人還竟應怏不?大都當任,縣量宜其令,因便。因便任耳,立俟。王羲之白。

  足下各可不?都五日書今送,謝即至,想源得免豺狼耳。王羲之。

  羲之死罪:近因周參筆白牒,伏想必達,此春以過,時速與深,兼哀傷摧,切割心情,奈何奈何!須臾寒食節,不審尊體何如?不承問以□經月,馳企,民疾恨治滯,了無差候,轉久憂深。叔(闕)遣信,自力粗白,不宣備。羲之死罪。

  墳墓在臨川,行欲改就吳中,終是所歸。中軍往以還田一頃烏澤,田二頃吳興,想弟可還以與吾,故示。想弟居意,故如往言,忠終高也。是以思同之。

  此三頃田,樂吾舊耳。云卿軍府甚多田也。宜須一用心吏,可差次忠良。

  十九日羲之頓首:明二旬,增感切,奈何奈何!得十二日書,知佳為慰。仆左邊大劇,且食少,至虛乏,力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十二日告李氏甥,得六日書,為吾劣劣,力不一一。羲之白。

  羲之死罪:復蒙殊遇,求之本心,公私愧嘆,無言以喻。去月十一日發都,違遠朝廷,親舊乖離,情懸兼至,良不可言。且轉遠非徒無諮覲之由,音問轉復難通,情慨深矣。故旨遣承問,還愿具告,羲之死罪。

   群從雕落將盡,馀年幾何?而禍為至此!舉目摧喪,不能自喻,且和方左右時務,公私所賴,一旦長逝,相為痛惜!豈惟骨肉之情?言及摧惋,永往奈何!袁妹委 篤,示致問,荒憒不得此熱,不能不取給。腹中便復惡,無賴,羲之死罪。累白想至,雨快,想比安和,遲復承問,下官劣劣,日前可,力白不具。王羲之死罪。

  皆以具示復自耳,羊參軍尋至,具一一。子期諸人何似?耿耿。心制行終,不可居處。(此帖首七字未八字張溥本皆無。)

  馀皆平安也。(案,此帖張溥本無。)

  及以令弟食後來,想必如期果之,小晚恐不展也。故復旨示,羲之報。

   增運白米,來者云必行,此無所復云,吾於時地甚疏卑,致言誠不易,然太老子以在大臣之末,要為居時任,豈可坐視危難?今便極言於相,并與殷、謝書,皆封 示卿,勿廣宣之。諸人皆謂盡當今事宜,直恐不能行耳,足下亦不可思致若言耶?人之至誠,故當有所面,不爾,坐視死亡耳。當何?

  吾復五六日至東縣,還復至問。(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想官舍佳,見護軍近書,甚慰。仁祖轉嘉,然疾根不除,尚令人憂。復得問,未復反書,甚慰。入月共至窟山看甘橘,思君宜深,想鐵已還,旦夕展也。故復旨示,羲之報。

  小大佳也。不得尚書、中書問,耿耿。得業書,慰之。

  亦得業書,為慰。今付還,安方決去不言,言即卿書致。

  適阮兒書,其氣散暴處便危篤,憂之怛怛。

  貴奴差不?想不成太病。傷寒可畏,令人憂,當盡消息地。

  蚶二斛,厲二斛,前示敢蚶得味,今旨送此,想敢之故以為佳。比來食日幾許,得味不?具示。

    ◇ 所欲示之

   若治風教可弘,今忠著於上,義行於下,雖古之逸士,亦將眷然,況下此者,觀傾舉厝,君子之道盡矣。今得護軍還君,屈以申時,玄平頃命,朝有君子,曉然復 謂有容足地,常如前者,雖患九天不可階,九地無所逃,何論於世路,萬石?仆雖不敏,不能期之以道義,豈茍且,豈茍且,若復以此進退,直是利動之徒耳,所不 忍為,所不以為。上方寬博多通,資生有十倍之覺,是所委息,乃有南眷。情足謂何?以密示,一勿宣!此意為與卿共思之,省以付火。

  諸暨始寧屬事,自可得如教。丹陽意簡而理通,屬所無復逮錄之煩,為佳。想君不復須言謝,丹陽亦云此語君諸暨始寧。

  想大小皆佳,知賓猶伏爾,耿耿。想得夏節佳也。念君勞心,賢妹大都轉差,然以故有時嘔食不已,是老年衰疾,更亦非可倉卒。大都轉差為慰,以大近不復服散,當將陟厘也。此藥為益,如君告。

  大都夏冬自可可,春秋輒有患,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姜此羸少差。先生至其歡慰,且卿女一而已。

  大婚定芳勢道也。(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先生頃可耳,今日略至,遲委垂,知樂公可為之慰。桃膠易得,可以少耶?專一物不移,乃不忠也。充迎不致意,知陽意事迎,愿人之善。行政五十日,不復得問,懸情,皆佳也。(闕)何貽云,得潁陽書平安,慰意。不得吳諸人問,懸遲之。

  古之御世者,乃志小天下。今封域區區,一方任耳,而恒憂不治,為時恥之。但今卿重熙之徒,必得申其道,更自行有馀力相弘也。(案:此帖末九字張溥本但作「粗佳」二字。)

  甲夜羲之頓首:向遂大醉,乃不憶與足下別時,至家(此二字張溥本作「向至道家」四字。)乃解,尋憶乖離,其為嘆恨,言何能喻?聚散人理之常,亦復何云?唯愿足下保愛為上,以俟後期。故旨遣此信,期取足下過江問。臨紙情塞,王羲之頓首。

  足下識先日之言信信,具。

   前得君書,即有反,想至也。謂君前書是戲言耳,亦或謂君當是舉不失親,在安石耳。省君今示,頗知如何。老仆之懷,謂君體之,方復致斯言,愧誠心之不著, 若仆世懷不盡。前者自當端坐觀時,直方其道,或將為世大明耶?政有救其弊(闕)算之孰悉,不因放恕之會,得期於奉身而退,良有已,良有已。此共得之心,不 待多言。又馀年幾何,而逝者相尋!此最所懷之重者。頃勞服食之資,如有萬一,方欲思盡頤養。過此以往,未知敢聞,言此於今也。

  知諸賢往,數見范生,亦得其近書,為慰。又得孔生書,亦云不能數,何爾耶?江生可耳斷絕,冀涼集也。得司州十六日書,諸疾患至,憂之至深矣。有斷未?想桓公數便,亦知謝生大得情和,至慰安。以當至吳興,遲見之也。

  知須米,告求常如云,此便大乏,敕以米五十斛與卿,有無當共,何以論借?

  今有教敕付米,可送之。

  數上下問如常,何可得集耶?念馳情未異,果為結念致問。

  不得東陽問,想卿婦遂平復耳,聾佳不?謝之。幼小頃可行。華母子平安。知足下故望暫還,歲內何理?過歲必有理不?思存足下,復得一敘平生,當可言。得卿書,尋省反復,但有悲慨。比者且當數致年知(闕)。

  畢力果思,遲言面不可復得,此與范期後月五日,遂乃克耳,還遣旨進。

  頃猶小差,欲極游目之娛,而吏卒守之,可嘆耳。陽化果似小可,何日得卿諸人。

  鄙疾進退,憂之甚深。使自表求解職,時以許乃當,是公私大計。然此舉不深,又不宜是之於始,二三無所成,可以示從女,其劣欲知消息。

  足下所欲馀姚地,輒敕驗,所須輒告。

  此雨過,將為受,想彼不必同,苗稼好也。

  比見敬祖,小大可耳。念孫、阮諸人皆何似?耿耿。

  尚書中郎諸人皆佳,比面雖近隔,殊思卿,度還旦夕。

  吾頃胸中惡,不欲食,積日勿勿。五六日來小差,尚甚虛劣,且風大動,舉體急痛,何耶?賴力及,足下家信不能悉。王羲之。

   十一月四日右將軍會稽內史瑯琊王羲之敢致書司空高平郗公足下:上祖舒,散騎常侍、撫軍將軍、會稽內史、鎮軍儀同三司,夫人右將軍劉(闕)女,誕晏之、允 之,允之建威將軍、錢塘令、會稽都尉、義興太守、南中郎將江州刺史、衛將軍,夫人散騎常侍茍文女,誕希之、仲之。及尊叔е,平南將軍、荊州刺史、侍中驃騎 將軍武陵康侯,夫人雍州刺史濟陰郗說女,誕頤之、胡之、耆之、美之。內兄胡之,侍中、丹陽尹、西中郎將、司州刺史,妻常侍譙國夏侯女,誕茂之、承之。羲之 妻太宰高平郗鑒女,誕玄之、凝之、肅之、徽之、操之、獻之。肅之授中書郎驃騎諮議太子左率,不就;徽之黃門郎;獻之字子敬,少有清譽,善隸書,咄咄逼人。 仰與公宿舊通家,光陰相接,承公賢女淑質直亮,確懿純美,敢欲使子敬為門閭之賓,故具書祖宗職諱,可否之言,進退唯命,羲之再拜。

  良深路滯久矣,況今季末,無所多怪,足荒何恤於此?足下志嶠,外有由來,及然以勢觀之,卿入貴於不令耳,書政當爾。王羲之白。

  知以智之所無,奈何不復稍憂,此誠理也。然(闕)之懷,何能已已乎?末能得面,書何所悉!怛深,得近期暫還,故因教初日月。

  吾湖孰縣須水田,卿都可遣僦之,墓不知處。去年僦之者,似是俞進,可問之,卿不出停此。

  親往為慰,思後諸能數不?想昨甘兄以日,此粗佳。二謝叔喪,興公近便索然;玄度來數日,有疾患,便復來;阿萬小差,大事問有重慮;安佳,行來遇大蕩然;阮公政散耿;懷祖可呼賀祭酒俱。(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足下欲同至上虞一宿,還無所廢,吾初至,便與長史俱行,無不可不?

  吾為卿任此聲者,但此懷自不復得(闕)之於時。

  小大皆佳也。度有近問不,得上虞甚佳,足下當能相就不?思面卿,前云當來,何能果也?遲散無喻,吾後月當出,以省念示。

  下近欲麻紙,適成,今付三百,寫書竟訪得不?得其人示之。

   省書,知定疑來汝君長臘所養,雖小要為喪玉,劉夫人靈坐在堂,政爾遠來,於禮誠不可違,所以狼狽遠迎,汝情地信難忍,交恐有性念慮,得來想慰釋實引,是 以下復思此耳。若汝能割遣無益,得過喪制,遂來居此,乃事宜也。若自量不能違哀念,須吳等旦夕相喻者,當來。汝當自若,吳意盡此也。

  若來,小大祥當復出者,殊更良昌。若汝不出,農當單出,汝能遣農速行不?諸宜皆當自詳計,審日遲望,而更未定,殊更悵恨不可言。此乃為汝求宅,謂汝來居止理,軍千何可久處?而情事不得從意,可嘆可嘆!終果來居者,故當為汝求也。以書示農。

  初月二日羲之頓首:忽然此年,感遠兼傷,情痛切心,奈何奈何!念君哀窮,奄經新故,仰慕崩絕,豈可堪忍!比各何似?相憂不忘。當深消息,以全勉為大。仆衰老,殆是日不如日,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思率府朝,得書知問,足下差,但尚頓極之,不一一。

  初月一日羲之報:忽然改年,感思兼傷,不能自勝,奈何奈何!異更寒,諸疾此復何似?不得問多日,懸心不可言。吾猶小差,甚尚劣,力遣不知。羲之報。

  卿各何罪?似先羸而處至痛,憂涕深重。得之思寬遣,吾并乏劣,自力不報息。

  此上下可耳,出外解小分張也。須產往迎慶,思之不可言。知靜婢面猶爾,甚懸心。

  袁妹當來,悲慰不言,下家當慰意,令知之。

  期小女四歲,暴疾不救,哀愍痛心,奈何奈何!吾衰老,情之所寄,唯在此等。奄失此女,痛之纏心,不能已已!可復如何!臨紙情酸。

  知靜婢猶未佳,懸心。可小須留爾。

  十月十五日羲之頓首:月半哀傷切心,奈何奈何!不可居忍。得十三日書,知問,此何似?恒耿耿。吾至勿勿,小佳,更致問。王羲之頓首。

  謝范新婦得闕富春還,諸道路安穩,甚慰心。比日涼,即至平安也,上下集聚,欣慶也。華等佳不?自新婦母子去,寂寞難言,思子輩不可言。(案,絳帖亦以為羲之書,與《法書要錄》同。張溥編入《王獻之集》,而文小異。)

  羲之死罪:伏想朝廷清和,稚恭遂進鎮,東西齊舉,想克定有期也。羲之死罪死罪。

  羲之白:乖違積年。每惟乖苦,痛切心肝,惟同此情,當可居處。羲之腳不踐地,十五年無由奉展,比欲奉迎,不審能垂降不?豫唯哽(闕)故先承問。羲之再拜。

  再昔來熱,如小有覺,然晝故難堪,知足下患之,云故以圍棋,是不為患,吾其爾無佳。自得此熱,憔悴終日,未果如何。王羲之頓首。

   五月二十七日州民王羲之死罪死罪:此夏復便半(闕)惟違離,眾情兼至,時增傷悼,頃水雨未之有,不審尊體如何?得疾除也?不承近問,馳企。民自服橡屑, 下斷,體氣便自差強,此物益人斷下,去陟厘劫樊遠也。以為良方出何是?真此之謂,謹及。因青州白牒不備,羲之死罪死罪。

  寒,伏想安和,小大悉佳,奉展乃具。

  羲之死罪:見子卿,具一一。荒民惠懷,最要也。甚以欣慰,唯愿不倦為善。承留此生當廣陵任,佳,此生處事以驗。海陵江(闕)間,殊令人有懷也。羲之死罪死罪。

  想元道弘廣平安,道充當得還不?

  羲之頓首:涼,君可不?女差不?耿耿。想比能果力不?王羲之頓首頓首。

  阮信止於界上耳。向書已具,不復一一。王羲之頓首。

  昨得殷侯答書,今寫示君。承無怒詔,連思順從,或有怨望。其不宜盤桓,或順從至嫌也。想復深思。

    ◇ 驗同罪

  十二月十日羲之白:近復追付期,想先後皆至。昨得二十七日告,知君故乏劣腹痛,甚懸情。災雨比日復何似?善消息遲後問復,平平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尋遣家信,遲具問。

  向遣書,想夜至。得書知足下問,當遠行。諸懷何可言。十一必早發,想至足下如向期也。

  行當是民流逸,不以為利耶?此於郡為由上守郡更尋詳,若不由上命而斷中求絕者,此為以利,卿絕之是也。縱民所之,恐有如向者流散之患,可無善詳具聞。

  君欲船,輒敕給,所須告之。

  得君戲詠,承念,至此年,乃未見。(已上并《法書要錄》)

《全晉文》

正文·卷二十五

  ◎ 王羲之(四)

    ◇ 雜帖(四)

  太保思一散,知足下歸,乃至孔建安家。熱乃爾,往還以十,實非乏所堪;若之,不復更克近道,唯命是往矣。(《法書要錄》十,下皆同。)

   恐有簿書之煩,益屬所事,可立制。縣不給下貧,而給饒有之家;開令治國,別許為盛田不平者;嚴制如此,事省而虛實可知,其或非所樂,而絕付給者。今為不 賦,得里人遂安黃籍,前年皆斯人,非復一條,可嘆。今便獨坐,令白郗侯求官,邈等想必可得,君亦當得。見書若萬一不樂,想可其思,得州數十家,見經營。不 爾,無坐此理也。別當以具,慰深其思,不待煩言。

  十二月二十二日羲之白:節近,感嘆情深。得去月二十三日書,知君故苦日耿耿,善護之,往不?仆得大寒疾,不堪甚,力還不具。王羲之白。

  十四日疏,昨信未即取遣。適得孔彭祖書,得其弟都下七日書,說云子暴霍亂亡,人理乃當可耳,惋惋。桓公周生之痛,豈可為心!

  農敬親同日至,至數日耳,道路平安為慰,妹且停為大慶。(案:《法書要錄》旁注「懷允」二字,謂此帖有懷允鈐記耳。張溥本改作「懷元」,以為正文,謬甚。)

  知弟不果行。吾不佳,面近也。

  適書至也。知足下明還,行復克面。王羲之白。

  小大佳也。賢兄如猶當小佳,然下不斷,尚憂之。

  近所示,欲依上虞別上申一期尋案,臺報不聽上,當戮力於事,不可但復解散,君縣乃是今勝縣,而復以為難耶?

  知足下以界內有此事,便欲去縣,豈有此理!此縣弊久,因范公及阮公既并微旨,足下謂合損益之耳,不謝。(案:張溥本末三字作「宜不」二字。)

  羲之死罪:累白至也。辱十四日告,慰情,念轉塞,想善平和。下官至匆匆,自力白。羲之死罪。諸人何似?耿耿。(案:張溥本以末十字別為一帖。)

  遣令使白,恐不時至耳。

  奉黃柑二百,不能佳,想故得至耳,船信不可得知,前者至不?

  云停云子代萬。頃桓公至,今令荀臨淮權領其府,懷祖都共事,已行。

  月十三日羲之頓首:追傷切割心,不能自勝,奈何奈何!昨反想至。向來快雨,想君佳,方得此雨為佳,深為欣嘉。信既乏劣,又頭痛甚,無(闕)力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兄靈柩垂至,永惟崩慕,痛貫心膂,痛當奈何!計慈顏幽翳十三年,而吾勿勿不知堪臨,始終不發言,哽絕當復奈何!吾頃至劣劣,比加下,昨。

  羲之頓首:想創轉差。仆其爾未欲佳,憂憒,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三月十三日羲之頓首:近反亦至。念足下哀悼之至,不可勝;更寒外足下何如?吾劣劣,力遣知問。王羲之頓首。

  書雖備至聚,宜有以宣事情。今遣羊參軍西,諸懷所具,必欲今觀,想可思?今得時面,克令得還也。

  羲之白:一日殊不敘闊懷。得書,知足下咳劇,甚耿耿。護之,冀以散,力不一一。王羲之白。

  知德孝故平平,想當轉得散力,每耿耿不忘懷。足下小大佳不?

  忽然夏中感懷,冷冷不適,足下復何似?耿耿。吾故不佳,得遠近問不?虞生何當來?遲一集。昨見無奕十九日書,二十足下始有次弟耳,必無此理,便當息意。今敕諸處事及縣者省馳書於臺中,論必釋然,故遣旨信示意。

  羲之頓首白:雨無已,不兒猶小差,力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省告,攝功曹事,一一屬以所求。寬逋廢守命,必欲肅之,是以間意。其志既立,不得不必行。

  與殷侯物示當爾,不可不卿定之,勿疑。

  李母猶小小不和,馳情。伏想行平康,郗新婦大都小差,卿大小佳。近書至也。得十八日書,為慰。雨蒸各可不?參軍轉差也,懸耿。吾胛痛劇,炙不得力,至患之,不得書,自力數字。(案:前已有此帖重出。)

  足下當為遠慮,不可計日。(案:張溥本誤割《尚書帖》之後半以為《送袍帖》,而以此二語誤屬《尚書帖》,又改「計日」作「計目前」。)

  省示,知足下奉法轉到勝理極此,此故蕩滌塵垢,研遣滯慮,可謂盡矣,無以復加;漆園比之,殊誕謾如不言也。吾所奉設教意政同,但為形跡小異耳。方欲盡心此事,所以重增辭世之篤。今雖形系於俗,誠心終日,常在於此,足下試觀其終。

  適都十五日問,清和,傳賦問定寂寂,當是虛也。然始興郡奴屯結不肯出,恐成,令人邑邑。想官吏長制之耳。

  雨寒,卿各佳不?諸患無賴,力無不一一。羲之問。

  庾雖篤疾,謂必得治力,豈圖兇問奄至,痛惋情深。半年之中,禍毒至此,尋念相摧,不能已已!況弟情何可任!遮等荼毒備盡,當何可忍視!言之酸心,奈何奈何!可懷君懷。(案:張溥本無末四字。)

  此公立德由來,而嬰斯疾,每以惋慨。常冀積善之慶,當獲潛佑,契同昔人,尋憶(闕)事,緬然永絕,哀惋深至,未能喻心。省足下書,固不可言,已矣可復奈何!絕筆流涕。

  足下各可耳?復雨可厭,若吾所敢日去,不復辭此意。想足下明必顧之,遲散,羲之頓首。

  六日西也云,仁祖服石散一齊,不覺佳,酷羸至可憂,力知問。王羲之書白。

  書成,得十一日疏,甚慰。三舍動靜馳情,先書已具,不得一一。

  知汝表出便去,不得見汝,此何可言!想秋必還,恐此書不復及汝,不一一。

  九家真慰鸞開鶴瑞集客登秦望書一紙。案:此帖張溥本不載。

  孔侍郎著作朝,當時侍從。庾參軍兄弟三人,輒承命。參軍弟至都,孫道常約孔東遷駒,承命。長曹言切敕侍從承命。謝功曹長旭故夫,謝死罪死罪,奉命輒侍從。孔孝廉前吏孔琨死罪,命違輒侍從。王征東郎最言輒當侍從。孫參軍定伯承命。(案,此帖張溥本不載。)

  王逸少字頓首謝:七日登秦望,可俱行,當早也。

  諸患者復何如,懸心?比疏已具,不復一一。

    ◇ 桓安西觀自代蜀五。

  書勿勿,未得遣信,又不知足下問。吾既不怏,弱小疾苦甚無賴。損尚小停,有定去日,更與足下相聞,還不具。王羲之白。

  兒故未至,不知何父,知足下念。

  適書至也。此人須當令{尼土},想足下可為停之,故示。王羲之頓首。

  六月三日羲之白:徂暑,此歲已半,載慨深可。得二十七日書,知足下安,頃耿耿。愁增患耶?善消息,吾至勿勿,常恐一夏不可過,不一一。王羲之白。

  賊以還,不知遇官軍云何,可深憂之。欲依上虞,初到別上,今敕聽之。縣事不同,直不相連耳。

  旦奉祀,感思悲慟,得書知問,吾乏劣,力不一一。王羲之問。

  重熙去具,今子日與曹論謝嶧吾,又不下蔡書,一一。足下清談,想必有理耳,長任比得解未?吾與江生論書答如此。足下思所向示之,要至懷也。須卿示。(案:此帖張溥本不載。)

  王逸少頓首敬謝:各可不?欲小集,想集後能果。

  想曹參軍疾者已往,必能同來。

  得告,慰。為妹下斷,以為至慶。吾比日至未果,殊有邑想。王羲之頓首。

  見弘遠二書,皆以遠也。動散即佳為慰。

  足下晚各何似?恒灼灼。吾坦之欲不復堪事內然,力不一一。王羲之頓首。

  足下各復何似,恒灼灼,故問。王羲之白。

  足下似有董仲舒開閉陰陽法,可敕令料付;不雨,憂之深,珍重。

  曹庾王六君別。(案,此帖張溥本不載。)

  羲之頓首,君可不?語差也。耿耿。力乏問,王羲之頓首。(案:此帖張溥本不載。)

  上下無恙,從妹佳也。得敬和近問不?人有至憂其疾者,令人深憂,隔久,何日能來?

  曹參軍。

  累書想至,(案:此四字張溥本作「羲之頓首」。)君比各可不?仆近下數日,勿勿腫劇,數爾進退,憂之轉深,亦不知當復何治。下由食谷也。自食谷,小有肌肉,氣力不勝,更生馀患。去月盡來,停谷敢面,復平平耳。

  知玄度在彼,善悉也。無由見之,此何可言。

  今與王會稽丘山陰書借人,想故當有所得。又語丘令,臨葬必得耳。

  知劉公差,甚慰甚慰!知前乃爾委頓,追以坦然,今轉平復也。阮公近聞不?萬轉差也。(已上并《法書要錄》。)

   知汝殊愁,且得還為佳也。冠軍暫暢釋,(張玄之嘗為冠軍將軍。)當不得極蹤,可恨。吾病來不辦行動,潛不可耳,終年纏此,當復何理耶?且方有此分張,不 知比去復得一會不?講竟不竟,可恨,汝還當思更就理,一昨游悉誰同,故數往虎丘不?此甚蕭索,祖希時面。(張玄之字祖希。)因行藥欲數處看過,還復共集散 耳,不見奴。(奴,右軍子姓小名,姜堯章曰:如所謂官奴、興奴、小奴者。)粗悉,書云見左軍。(謝玄疾篤還京□,轉左將軍。)彌數聽論政也。(《淳化閣 帖》二,題為後漢張芝書,諸家考定,當屬羲之,今從之,下一帖同。)

  今欲歸,復何適,報之遣不知(姜作「具」。)總散討(姜作「佳」。)并侍郎(姜曰:郄也。或范武子。)耶?言別事有及,過謝憂勤,二月八日復得鄱陽等。(姜曰:王е也。)多時不耳,為慰如何!平安等人當與行不?足不?過彼與消息。(同上。)

   得長風書,靈柩幽隔卅年,心想平昔,痛慕崩絕,豈可居處,抽裂不能自勝!謝書已乞日安厝,即其情事長畢,奈何!松等隕慟,哀情頓泄,亦難可言!郗還未 卜,聊示友。中郎相憂不去心,感遠懷近,增傷惋。每見范母子哀號,使人情悲。(《淳化閣貼》二,舊以為鍾毓,非。華化字長風,華譚子,絳帖平云:松,即 《右軍帖》所稱穆松也。郗,王獻之婦也。中郎,郄曇也。字重熙,常為北中郎將。)

  適得書,知足下問,吾欲中治,甚憒憒。向宅上靜佳眠,都不知足下來,一甚無意,恨不暫面。王羲之。(《淳化閣帖》六,下皆同,凡《法書要錄》已載者,不復載。)

  知欲東,先期共至謝欲處,云何欲行,想忘耳,過此如命。

  差涼,君可不?今日實顧不?遲面,力知問。王羲之。

  比奉對兄,以釋豈一。

  奄至此禍,情愿不遂,緬然永絕,痛之深至,情不能已!況汝豈可勝任,奈何奈何!無由敘哀,悲酸。

  伏想更安和,自下悉佳,松上下至乖隔十八年,復得一集,且悲且慰,何物喻更?疾至篤,憂懷甚深,穆松難為情地。自慰猶小差,然故勿勿,冀得涼漸利耳。

  此諸賢粗可,時見省,甚為簡闊,遠須異多小患,而吾疾篤,不得數為嘆耳。

  宰相安和,殷生無恙。時面兄,當宣兄懷。

  敢豆鼠傷如佳,今送,能敢不?

  秋中感懷,雨冷,冀足下各可耳。胛風遂欲成患,甚憂之,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又不能不痛熙孝亡,政爾復何於求之?度政當求之內事,馀理不絕。求之一條,當有冀不?信罔然前涂,愿乙乙誨之,以悟其心。

  疾不退,潛損亦當日深,豈可以常理待之?此豈常憂?不審食復何如?云肌色可可,所堪轉勝,復以此為慰馳竦耳。(案:《閣帖》六以此為羲之,十以此為獻之。張溥編入《獻之集》。今按《法書要錄》,羲之有此「豈常憂」一句,定此為羲之。)

  夫人遂平康也。足下各可不?冀行復面。王羲之頓首。

  想大小悉佳。蔡家賓至,君情感益深,唯當撥遣之耳。

  知足下散勢小差,此慰無以為喻。云氣力故爾,復以胡怛,想散患得差,馀當以漸消息耳。

  吾頃無一日佳,衰老之弊日至,夏不得有所敢,而猶有勞務,甚劣劣。

  昨得熙廿六日書,云患氣,懸情。

  知足下連不快,何爾?耿耿。善將適。吾積羸困,而下積日不斷,情慮尚深,殊乏,自力不能悉。

  小佳,更致問一一。適修載書,平安。

  羲之白:奉告,慰反側,伏想比安和。伯熊過,見之悲酸,大都可耳,惟垂心。羲之平平。一日白比具。

  羲之白,送此鯉魚征與敬耶?不在,不乃邑邑不?

  今遣鄉里人往,口具也。

  四月廿三日羲之頓首,昨書不悉,君可不?腫劇憂之,力遣不具。

  羲之頓首:闊別稍久,眷與時長,寒嚴,足下何如?想清豫耳,披懷之暇,復何致樂?諸(一作「往」。)賢從就理當不疏。吾之朽疾,日就羸頓,加復風勞,諸無意賴。促膝未近,東望慨然。所冀日月易得,還期非遠耳,深敬宜音問在數。遇信匆遽,萬不一陳。

  卿與虞休意書,有所問足下旨,為致誠答,令旨意致來勿忘。此意自決,今以資嚴。知小大疾患,念勞心。

  吾昨得一日一起,腹中極調適,無所為憂,但顧情不可言耳。

  侍中書書,徐侯遂危篤,恐無復冀,深令人反側。

  不得臨川問,懸心不可言。子嵩之子來,數有使,冀因得問示之。

  疾患差也。念憂勞。王羲之頓首。(按:此帖張溥本失載。)

  想弟必有過理,得暫寫懷。若此不果役,期欲難冀。臨書多未果為結,力不具。王羲之。

  月半,念足下,窮思深至,不可居忍。雨濕,體氣各何如?參軍得針炙力不?甚懸情。當深寬割。晴通省苦,遣不具。王羲之白。

  長素差不?懸耿。小大佳也。得敬豫九日問,故進退憂之深。

  知念許君,與足下意政同,但今非致言地,甚敕。亦不知范生以居職未?以卿示輒便及之。吾尚不能惜小節目,但一開無解已,又亦終無能為益,適足為煩瀆,足下呼爾不?(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每念長風,不可居忍。昨得其書,既毀頓,又復壯溫,深可憂。

  謝生多在山,不復見,且得書疾,惡冷,耿耿。想數知問,雖得還,不能數,可嘆。

  初月二日羲之頓首:忽然今年,感兼傷痛切心,奈何奈何!念君哀窮不已。羲之皇恐。

  足下時事少,可數來至,人相尋下官吏不?東西未委,若為言敘乖,足下不返,重遣信往問,愿知心素。

  吾怪足下參朝少晚,不審有何事情致使如然也?王羲之再拜。

  前從洛至此,未及就彼參承,愿夫子勿悒悒矣。當日緣明府共飲,遂闕愿足下莫見責。羲之頓首。

  十一月廿七日羲之報:得十四十八日二書,知問為慰。寒切,比各佳不?念憂勞,久懸情。吾食至少,劣劣,力因謝司馬書不具。羲之報。

  十月七日羲之報:前過足下所,得其書,想殊有勞弊。然叔兄子孫有數人,足慰目前情至。取答委曲,故具示,可令必達,以副此志。且山川甚有形勢,遠想慨然。又出藥精要有驗,嘆吾不復堪事,比成此書,便大頓。

  廿日羲之頓首:節日感嘆,深念君,增傷。災雨,君可也?

  仆可耳,力數字。王羲之頓首。

  定聽他母子哀此遂不還,可令未也。

  適重熙書如此,果爾,乃堪可憂。張平不立勢向河南者,不知諸侯何以當之?熙表故未出,不說說荀侯疾患,想當轉佳耳。若熙自勉,此一役當可言。淺見實不見,今時兵任可處理。(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二謝在此,近終日不?同之此嘆,恨不得方回知。幸知幸後問,令人怛怛。

  近遣傳散有書,想旦夕還,近健步還。得廿八日書,吳興又送此月一日,不知何以情恕修齡?乃復以示法謝峰事。秋便冷,要且令必果。(案:此帖又見永樂中周藩《東書堂帖》,「又送」作「又道」,「修齡」作「修嘆」,蓋摹刻失之耳。)

   不知夜來下意竟乏,新故之際,致嘆良深。(《要錄》作「至」。)君亦同懷,近信過(《要錄》作「遇」。)得告,故云腹痛,懸情災雨,比復何似?氣力能勝 不?仆為爾耳,力不具一一。王羲之。(《要錄》作有「白」字,家藏梨木新本有此二帖,在二謝帖前附此。案:今本《要錄》無此帖,張溥編《羲之集》亦失 載。)

  七月一日羲之白:忽然秋月,但有感嘆。信反,得去月七日書,知足下故羸疾,問觸暑遠涉,憂卿不可言。吾故羸乏,力不具。王羲之白。(《淳化閣帖》七,下皆同。)

  得都下九日書,見桓公當陽去月九日書,久當至洛,但運遲可憂耳。蔡公遂委篤,又加異下,日數十行,深可憂慮。得仁祖廿六日問,疾更委篤,深可憂。當今人物眇然,而艱疾若此,令人短氣。

  謝光祿亦垂命,可憂念。二(一釋「二」作「憂念」。)朝奄忽傷人懷,今年雕落可哀嘆。

  徂暑,感懷深得書,知足下故頓乏食,差不?耿耿。吾故爾耳,信次可致當大惠也。從弟分別,吾深憂慮。卿女軻,想何可處?差充喜言不多耳,羲之。

  皇象草章旨信送之,勿三,當付良信。

  遠婦疾猶爾,其馀可耳,今取書付,想具。

  羲之白:君晚可不?想比果,力不具。王羲之。

  得遠嘉興書,計今日必度,喜遲可言足下,至慰。今有書,想足下有旨信,別告具之。

  云足下尚停數日,半百馀里,瞻望不得一見卿,此何可言!足下疾苦,睛便大熱,北恒(《山谷辨》作「小船」。)中至不易,可得過夏不?甚憂。卿還,具示問。

  得告,承長平未佳善,得適適君如常也。知有患者,耿耿。念勞心,食少,勞甚頓,還白不具。王羲之再拜。

  省飛白,乃致佳,造次尋之,乃欲窮本,無論小進也。稱此將青於藍。太常故患胛,炙俞,體中可可耳。仆射事已行,以表讓,未知恕不?未復司州旨告,懸竦。鄱陽歲使,應有書而未得。

  向亦得萬書,委曲備悉,使人慨然。見足下乃悉,知叔虎克昨發,月半略必至,未見勞參軍。

  熱,日更甚,得書,知足下不堪之,同此無賴,早且乘涼行,欲往遲散也。王羲之。

  知賢室委頓,何以使爾?甚助耿耿,念勞心。知得廿四問,亦得叔虎廿二日書,云新年乃得發。安石昨必欲克潘家,欲克廿五日也。足下以語張令未?前所經由,足下近如似欲見,今送。

  七月六日羲之白:多日不知問,邑邑。得二日書,知足下昨問,耿耿。今已佳也。

  期已至,遲還具足下問耳。當力東論道家,無緣省苦,但有悲慨,不得東此月問。

  信去,舍子別送,乃是北方物也。何以欲此?欲幾許。(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致此四紙飛白,以為何似?能學不?

  月未必往,遲見君,無以為喻。

  鄉里人擇藥,有發簡而得此藥者,足下豈識之不?乃云服之令人仙,不知誰能試者,形色故小異,莫與(一作「亦」。)嘗見者謝二侯。

  昨見君歡,後(姜作「復」。)無喻,然未善悉,想宿昔可耳。脅中云何,一善消息,值周轉勝也。耿耿。疾患小差,與弘遠俱詣,遲共寫懷。王羲之。

  知遠比當造次,遲見此子,真以日為歲。足下得審問,旨令吾。(案:此帖張溥本失載。)

  荀侯佳不?未果就卿,深企懷耳。安西音信那可遇?得歸洛也。計令解有懸,休尋。

  知君當有分住者,念處窮毒而復分乖,尚可居情,想反理斷當。

  旦反想至,所苦差不?耿耿,仆腳中不堪沈陰,重痛不可言,不知何以治之,憂深,力不具。王羲之頓首。

  深以自慰,理有大斷,其思豁之,令盡足下勿乃憂之。足下殊當憂吾,故具示問。

  晚復毒熱,想足下所苦并以佳,猶耿耿。吾至頓劣,冀涼意散,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足下家極知無可將接,為雨遂乃不復更。諸弟兄問疾,深護之,不具。王羲之白耳。

  仆近修小園子,殊佳,致果雜藥,深可致懷也。儻因行往,希見,比二處動靜,故故常患,馳情。散騎癰轉利,慶慰。姊故諸{西心}反側,永嘉至奉集,欣喜無喻,馀可耳。

  得華直疏,故爾諸惡不差,懸憂。順何似?未復慶等近消息,懸心。君并何為耶?此猶未得盡集,理行大克,遲此無喻。

  知彼清晏歲豐,又所使有無一鄉,故是名處。且山川形勢乃爾,何可以不游目?

  彼鹽井、火井皆有不?足下目見不?為欲廣異聞,具示。

  足下今年政七十耶?知體氣常佳,此大慶也。想復勤加頤養。吾年垂耳順,推之人理,得爾以為厚幸,但恐前路轉欲逼耳。以爾要欲一游目汶領,非復常言。足下但當保護,以俟此期,勿謂虛言。得果此緣,一段奇事也。(已上并《淳化閣帖》)

《全晉文》

正文·卷二十六

  ◎ 王羲之(五)

    ◇ 雜帖(五)

  羲之死罪,小大悉以來未,惶不可懷。未復諮誨問,懸情。計賓命行應至,遲卞頌遠具承問,妹極得散力,以為至慰。期等故爾耳,因緣不多白,羲之死罪。(《淳化閣帖》八,下并同。)

  不審定何日當北,遇信復白,遲承後問。

  伏想清和,士人皆佳適。桓公十月末書為慰,云所在荒甚可憂。殷生數問北事,勢復云何?想安西以至,能數面不?或云頓歷陽,爾耶?無緣同為嘆。遲知問。

  運民不可得而要當得,甚慮叛散。頓為此,足勞人意。

  八日羲之頓首,多日不知君問,得一昨書,知君安善,為慰。仆似小差而疲劇,昨若耶觀望,乃苦輿上隱痛,前后未有此也。然一日一發,勞復不極,以此為慰耳。力不。

  鄉里人樂著縣戶,今送其名,可為領受。

  君頃就轉佳不?仆自秋便不佳,今故不善差。

  頃還,少敢脯,又時敢面,亦不以為佳。亦自勞弊,散系轉久,此亦難以求泰。不去人間,而欲求分外,此或速弊,皆如君言。

  便大熱,足下晚可耳。甚患此熱,力不具。王羲之上。

  此書因周常侍,想必至。

  吾惟辨,辨便知,無復日也。諸懷不可言,知彼人已還。吾此猶有小小往來,不欲來者其野,近當往就之耳。不大思其方,不見可久理,而任之者悠然,此可嘆息。

  得西問,無他,想彼人甚平安。此粗佳,玄度來數日,為慰。

  中郎女頗有所向不?今時婚對,自不可復得仆德意。君頗泠不?大都此亦當在君耶?

  發瘧,比日疾患,欲無賴,未面邑邑。反不具,王羲之。

  得書知問,腫不差,乏氣勿勿,面近,羲之報。

  足下各如常。昨還殊頓,匈中淡悶,干嘔轉劇,食不可強,疾高難下治,乃甚憂之。力不具。王羲之。

  得書,知足下問。吾既不佳,賢內妹未差,延期。

  須狼毒,市求不可得,足下或有者,分三兩,停須故示。

  得書知問,吾夜來腹痛,不堪見卿,甚恨。想行復來,修齡來經日,今在上虔,月末當去。重熙旦便西,與刖不可言,不知安所在。未審時意云何,甚令人耿耿。

  闊轉久,勞想豈舍,知足下常得之,卒未近緣如何?足下數令知問。

  十一月四日羲之白。冬中感懷深,始欲寒,足下常疾何如?不得近問,邑邑。吾故苦心痛,不得食經日,甚為虛頓。力及不具,王羲之白。

  周益州送此邛竹杖,卿尊長或須,今送。

  不得執手,此恨何深。足下各自愛,數惠告,臨書悵然。

  阮公故爾,可憂,時放恕大事,今令速言,何方(一「作萬」。)守篤,大炙不得力,而從事以至,甚無計。自必出,唯須小佳。鐵石今出求救,足下可復助,且令得通。

  家月末當至上虞,妹亦俱去。

  此蒸濕難為人,得示,知足下故爾堪行,想不成病耳。吾至無賴,行克,王羲之頓首。

  不得西問,耿耿。

  丘令送此宅圖,云可得畝,爾者為佳。可與水丘共行視佳者,決便當取問其賈。

  謝生多在山下,不復見,且得書,疾,惡冷,耿耿。想數知問,雖得還,不能數,可嘆。

  不審比出日集聚不?一爾緬然,恐東旋未期,諸情罔。

  飛白不能乃佳,意乃篤好。此書至難,或作,復與卿。

  羲之白,昨故遣書,當不相遇。知君還,喜慰。足下時行,想今善除,猶耿耿。仆時行以十一日而不保,如比日便成委頓,今日猶當小勝。不知能轉佳不積不?卿至,劣劣。力還不具。王羲之白。

  不審復何似永日,多少看未,九日當采菊不?至日欲共行也。但不知當晴不耳。

  倫等還,殊慰,意增慨。知足下疾患小佳,當惠緣想哀能果。遲此善散,非直思想而已也。尋復有問,足下以數示,由為諸,力不具。

  月半哀感,奈何奈何,念邑邑。罔極之至,不可居處。比日何似,Φ差不?悒悒。力知問,王羲之頓首。

  知彼乃爾切切,汝乃獨坐,但有憂色,懸遠不能得遣人,且吾無復久意。果去,當南視汝等也。

  一昨得安西六日書,無他,無所大說,故不復付送。讓都督表亦復常言耳,如兄子書道嵩自必果,今復與書督之。足下敕令至,并與遠書也。(《淳化閣帖》八。此帖再見。)

  尊夫人不和,想小耳。今以佳,念累息。卿佳不?吾故劣劣,力知問。王羲之敬問。

  日五期結極以大,先師之言皆著。推此言之無驗,如此事君當欲知,故及。宜停宅。

  三月十六日羲之白,一昨省不悉,雨快,君可不?萬石轉差也。炙得力不?不得後問。懸悒不知(一作「去」。)懷,君云當有旨信,遲望其至。仆劣劣,故遣不具,還具示,王羲之。

  取卿女智為長史,休種知何似,耿耿。

  適欲遣書云得示,知足下得諒以為佳,甚慰。知多疾患,念勞心。吾故不欲食,比來以為事恐不久,邑邑思面,行故果之。王羲之。

  此郡之弊,不謂頓至於此。諸逋滯非復一條,獨坐不知,何以為治。自非常才所濟,吾無故舍逸而能勞,嘆恨無所復及耳。夏人事請托亦所未忽,小都冀得小差,須日當何理。(已上并《淳化閣帖》)

  想佳,卿以得速還,欲令今早去時反也。(《汝帖》,下皆同。)

  省書增感切,及反不具,羲之報。

  念足下,罔戀之至,不可居處。白此已具委也。

  前卻食小差,數數便得疾,政由不消化故。

  二月廿日羲之頓首,二旬期等小祥日近,傷悼深至,切割心情,奈何奈何!近得告為慰,力及數字,王羲之。

  羲之白,昨得期書,知君可耳。(已上并《汝帖》)

  百姓之命(闕)倒懸,吾夙夜憂此。時既不能開倉庾賑之,因斷酒以救民命,有何不可。而刑猶至此,使人嘆息。吾復何在,便可放之。其罰謫之制宜嚴重,可如治,日每知卿同在民之主。

  卿事時了甚快,群兇日夕云云,此使鄴下一日為戰場,極令人惆悵,豈復有慶年之樂耶?思卿一面,無緣,可嘆可嘆。

  今往絲布單衣,財一端,示致意。

  去夏得足下致邛竹杖,皆至此。土人多有尊老者,皆即分布,令知足下遠惠之至。

  胡母氏從妹平安,故在永興居,去此七十也。吾在官諸理極差,頃比復勿勿,來示云與其婢問來信,(闕)不得也。

  知虞帥云,桓公以至洛,即摧破羌賊,賊重命,想必禽之。王略始及舊都,使人悲慨深。此公威略實著,自當求之於古,真可以戰,使人嘆息。知仁祖小差,此慰可言,適范生書,如其語無異,故須後問為定。今以書示君。

  虞義興適送此,桓公摧寇,罔不如志,今以當平定。古人之美,不足比蹤,使人嘆慨,無以為喻。

  適知十五日問,清和為慰。復得南後問不?想二庾速王之始興奴長就,令人邑邑。想無所至耳,還具示問。

  方回遂舉為侍中,不知卒行不?云相意未詐,爾者為佳。比得其書,云山海間民逃亡,殊異永嘉,乃以五百戶去,深可憂,深可憂,此問不乃至此。足下郡內云何,糧遲日廣遠,恐此不弊不已。

  二謝致喪,興公近便索然。玄度來數日,有疾患,便復來。阿萬小差,阮公政耿耿,懷祖可呼賀祭酒俱。

  謝書云云,今送。

  二族舊對,故欲結援諸葛。若以家窮,自當供助昏事。

  欲速知決。

  阮生何如,此粗平安,數問為慰。

  大都夏冬自可足麥,秋輒有違,此亦人之常。期等平安,善在此羸小差。知諸賢佳,數見范生,亦得玄近書為慰。又得孔郗王書,亦云不能數,何爾須江生,可耳斷絕也。尚未見傅女,足下言極是。有懷甚佳。(案:《法書要錄》載此帖僅三十八字,無「知諸」已下。)

  二月廿日羲之白,(闕)。不可言,得六日告,為慰。寒,想各安善,司馬與無還問,耿耿。仆可耳,力不具,王羲之白。

  廿二日羲之報,近得書,即日又得永興書,甚慰。想在道可耳,吾疾,故爾沈滯,憂悴解,日面近,不具,羲之報。

  近日東陽絕無常,憂心何可言,想足下當盡能致。

  敬和在彼,尚來議還,增耿耿。

  數有想常達,還此不快,鄙人得夏常爾公為爾差念足下小大佳,憂卿可耳,想同數得問,官奴婦產,復委篤,憂之深。馀粗可耳。知足下念,差免憂之。不具。羲之白。

  羲之頓首,昨得書問,所疾尚綴綴。既不能眠食,深憂慮,懸吾情,至不能不委。更故不差,豹奴晚不歸家,隨彼弟向州也。前書云,至三月間到之,何能盡情憂,足下所惠,極為慰也。不謂也。

  鶻等不佳,令人弊見此輩。吾衰老,不復堪此。

  服食而在人間,此速弊分明,且轉衰老,政可知。乃欲與彥仁集界上,甚佳。諸如此事,皆所欣也。平自可耳,何所諮人。外將何必拘小繩墨,且令吳興不出界,當可耳。便因馀杭而行耶?不自此會,再舉難也。君便可以仆書示之,但俗多怪,且在草澤者,為爾扇動縱任,恐惡之者眾。

  源日有書徑此界中,而值吾病,不得見之,萬恨萬恨。似從魚浦,不知何日當進,足下必得見之也。

  賢姊體中勝常,想不憂也。白屋之人,復得遷轉,極佳。未委幾人,吾齲痛,所作贊又恐不任,當示殷也。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頓首頓首,遘姨母哀,哀痛摧剝,情不自勝,奈何奈何!因反慘塞不次。王羲之頓首頓首。

  十二日告李氏甥,得六日書為□,吾劣劣,力不一一,羲之白。

  比奉對對兄以釋豈一。

  汝不可言,未知集聚日,但有慨嘆,各慎護。前與更試求屏風,遂不得答為也。

  十月五日,羲之忽有感,情兼深,足下得不可至。前得足下似行一書為慰,故不適足下昨還如常耳。雖不得旨問,遠得足下書,輒具問為慰。吾頃胸中惡,不欲食,積日勿勿,五日來小差,七日羲之白。

  三月十三日羲之頓首,近反亦至,念足下,哀悼之至,不可勝。更寒外,足下何如?吾劣劣,力遣知問。王羲之頓首。

  初月十三日山陰羲之報,近欲遣此書,停行無人不辨遣。信昨至此,且得去月十六日書,雖遠為慰。過屬,卿佳不?吾諸患殊劣劣,方涉道憂悴,力不具。羲之報。(《萬歲通天王方慶進帖》)

  隔日不面,懸遲何極。計足下須人,兼具此等事勢,速令垂報也。

  重告慰情,吾腹中小佳,體Φ乏氣便轉差,深以為慰,足下意也。王羲之頓首。

  羲之白,不審尊體比復何如,遲復奉告。羲之中冷無賴,尋復白,羲之白。

  羲之頓首,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王羲之頓首山陰張侯。

  舊志志道意甚勤至,不知為盡心朝夕而已。有所希耳,一自任之耳,當以君書示。

  九日以當力見。

  祠物當治護,信到便遣來,忽忽善錯也。

  思言敘卒何期,但有長嘆念告。(已上并《王方慶進帖》。)

  信云舍子別送,乃是北方物也。何以欲此,欲幾許。

  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

  白石枕珠佳物,深感卿至。

  裹味佳,令致君所須,可示勿難,當以語虞令。

  紙筆精要,深念兒,至一物而無所出,後信酬。

  數日雨冷,腎氣<疒圭>腰,復嗽。動靜遇風緊,陂湖汛漲,船不可渡,勿訝。謝光祿鵝在山下,懸情可愛。羲之遣。

  損惠野鴨一雙,秋來未得,始是嘗新,遠能分遣,但深佩耶。二謝。

  節日縈牽少睡,{艸鄲}茶微炙,善佳。令姊差耶,石首鲞食之,消瓜成水。此魚腦中有石如棋子,野鴨亦有,云此魚所化乾,蝸青黛,主風搐搦良。

  鸕鶿糞白,去<黑干>黯瘢,令人色態。此禽不卵生,口吐其雛,獨為異耳。

  鷹嘴爪炙入麝香煎酥酒一盞服之,治痔瘺有驗。十七日羲之頓首。

  又□焦小服,豉酒至佳,數用有驗。直以純酒漬豉,令汁濃便有,多少任意。

  石脾入水即乾,出水便濕,獨活有風不動,無風自搖。天下物理,豈可以意求,惟上圣乃能窮理。

   治頭□□悶,或患癰腫頭不即潰者,以此藥帖之,皆良,□麻巴豆薰陸石□芎窮松脂六物,□搗如米粒許,少加其分頭悶處。先其巴豆三分減一松脂,剃去發方 寸,以帛帖藥當病上。帖之周時,帖刮上爛皮,以生麻油和石□涂上,當有黃水出為佳,羲之上。(永樂中周藩《東書堂帖》。下皆同。)

  荷華想已殘,處此過四夏,到彼亦屢,而獨不見其盛時,是亦可訝,豈亦有緣耶?弊宇今歲植得千葉者數盆,亦便發花,相繼不絕,今已開二十馀枝矣,頗有可觀,恨不與長者同賞。相望雖不遠,披對邈未可期,伏□可勝帳惘耶。

  想清和,士人佳也。此平安,安不過停數日,日無為樂,益增想。想孔長史安善,足下令知問累有書也。足下入年哀得俱還不?思□以事為歲。

  州民王羲之死罪,賢弟逝沒,甚痛奈何。白箋不備,羲之頓首。

  太尉門左不可言,同此酸慨。

  小大何如,二妹佳為慰。諸舍可,何新婦委頓態人期弟各可不?想今日能□□□□書暮必來宿也。若宜日□思夏□,羲之報。

  諸賢子粗足自枝,注示吾弱息毀弊,大兒恒救命,足令人心ㄡ。先是之歡,於今皆為哀苦。自非復衰年所堪,豈復以既往累心,率事自難為懷,如之何。

  卿女母子粗平安,喪際賢女動氣疾,當時乃勿勿,今以除也。他等皆知孝思。先日之歡,於今皆為哀苦,觸事切人,處此而能令哀惻不經於心,殆空語耳,一至於此,何所復言。

  此粗平安,修載來十馀日,諸人近集,存想明日當復悉來,無由同增慨。

  東比何為慰郎,以也謝諸子,往矣如何。

  得書知足下問,何萬來?一昔不得眠,便大乏。足下念,王羲之。

  □□勞人意,以書示妹,汝母□不多書,尋□更有信也。

  致履足下各一量,□當嘗□長。

  久□此草書,嘗多勞□亦知足下書,字字新奇,點點圓轉,美不可再。書得足下閑下,比來遲遲,終不可也。之果云云。

  服足下五色石膏散,身輕,行動如飛也。足下更與下匕致之不?治多少,尋面言之。委曲之事,實亦□人,尋過江言散。

  舊京先墓毀動,奉諱號慟,五內若割,痛當奈何?王羲之頓首。

  頃日親親亻過諸婚。(《滋蕙堂帖》有「姻」字。)經恤體力不復堪之,故未復遣信耳。

  二月二日,汝婦母一□夜亡,親親傷怛,汝不可言。問足下旨,為致誠答。今旨意致來勿忘,此意自決,今以資嚴,知不大疾患,念勞心。(已上并《東書堂帖》偽雜。)

    ◇ 三月三日蘭亭詩序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 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游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 信可樂也。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流形骸之外。雖趨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怏然自足,曾不 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 不痛哉!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 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帖本,《藝文類聚》四,《法書要錄》十,《晉書·王羲之傳》。)

    ◇ 臨河敘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礻是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 曲水,列坐其次。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娛目騁懷,信可樂也。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矣。故列序時人,錄其所述。右將軍司馬太 原孫丞公等二十六人賦詩如左,前馀姚令會稽謝勝等十五人不能賦詩,罰酒各三斗。(《世說·企羨篇》注。案:此與帖本不同,又多篇末一段,蓋劉孝標從本集節 錄者,因《蘭亭序》世所習見,故別載此。)

    ◇ 游四郡記

  永寧縣界海中有松門,西岸及嶼上皆生松,故名松門。(《藝文類聚》八十八。又《御覽》九百五十三,小異。)

    ◇ 為會稽內史稱疾去郡於父墓前自誓文

   維永和十一年三月癸卯朔,九日辛亥,小子羲之敢告二尊之靈。羲之不天,夙遭閔兇,不蒙(《御覽》作「不遂」。)過庭之訓。母兄鞠育,得漸庶幾,遂因人 乏,蒙國寵榮。進無忠孝之節,退違推賢之義,每仰詠老氏、周任之誡,常恐死亡無日,憂及宗祀,豈在微身而已!是用寤寐永嘆,若墜深谷。止足之分,定之於 今。謹以今月吉辰肆筵設席,稽顙歸誠,告誓先靈。自今之後,敢渝此心,貪冒茍進,是有無尊之心而不子也。子而不子,天地所不覆載。名教所不得容。信誓之 誠,有如日。(《晉書·王羲之傳》,《藝文類聚》三十三《御覽》四百八十引《晉中興書》。)

    ◇ 書論

  夫三 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奧,莫若乎銀鉤。昔秦丞相李斯見周穆王書,七日興嘆,患其無骨;蔡尚書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達其源者少,暗其 理者多。近代以來,多不師古,緣情棄道,才記姓名。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力。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矣。今刪李斯筆妙,更加潤 色,總七條,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子孫,永為模范。庶將來君子,時復覽焉。

  要先取崇山絕仞中兔毛,八月九月收之。筆頭長一寸, 管長五寸,鋒齊要強者。硯取煎涸新石,潤澀相兼。又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鹿角膠!十年已上強如石者。紙取東陽魚卵虛柔滑凈者,然后靜神慮 思,揮襟作之。先學執筆,若真書,去頭二寸一分;若行草書,去頭三寸一分。執之下墨點畫芟波屈曲,真草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若初學,先大書不從小。善鑒 者不寫,善寫者不鑒。凡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勝,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若作橫畫,必須隱隱然可畏。若作蹙鋒,如長風忽起,蓬 勃一家。若飄散離合,如云中別鶴遙遙然。若作引戈,如百鈞弩發。若作抽針,如萬歲枯藤,若作屈曲,如武人勁弩<角力>節。若作波,如崩浪雷 奔。若作鉤,如山將岌岌然。

  夫執筆有七種:有心急而執筆緩者,有心緩而執筆急者,若執近而能豎者,心手不齊,意後筆前者敗。若執筆遠 而急,心前筆后者勝。又有十一種:結構員滿如篆法,飄灑落如章草,兇險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飛白,耿介峙立如鶴頭,郁跋縱橫如古隸,盡心存委曲,每為 字各一象其形,斯道妙矣!書道畢矣!永和四年,於上虞制記。(《墨池編》。按:《法書要錄》以此為衛夫人《筆陣圖》。)

    ◇ 題衛夫人《筆陣圖》后

   夫紙者陣也,筆者刀槊也。墨者鍪甲也,水硯者城池也,心意者將軍也,本領者副將也,結構者謀略也,筆者吉兇也,出入者號令也,屈折者殺戮也。夫欲書 者,先乾研墨,凝神靜思,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令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後作字。若平直相似,狀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後齊平,便不是書,但得其點 畫爾。昔宋翼常作此書,翼是鍾繇之弟子,繇乃咄之,翼三年不敢見繇。即潛心改跡,每作一波,常三過折筆;每作一點,常隱鋒而為之;每作一橫畫。如列陣之排 云;每作一戈,如百鈞之弩發;每作一點,如高鋒墜石,屈折如鋼鉤;每作一牽,如萬歲枯藤;每作一放縱,如足行之趣驟。翼先來書惡,晉太康中,有人於許下破 鍾繇墓,遂得《筆勢論》,翼乃讀之,依此法學,名遂大振。欲真書及行書,皆依此法。若欲學草書,又有別法,須緩前急後,字體形勢,狀等龍蛇,相鉤連不斷, 仍須棱側起復,用筆亦不得使齊平大小一等。每作一字,須有點處,且作馀字總竟,然後安點。須空中遙擲筆作之。其草書,亦復須篆勢、八分、古隸相雜,亦不得 急,令墨不入紙。若急作,意思淺薄,而筆即直過。惟有章草及章程行押等,不用此勢,但用擊石波而已。其擊石波者缺波也。又八分更有一波,謂之隼尾波,即鍾 公《泰山銘》,及魏文帝《受禪碑》中已有此體。夫書,先須引八分、章草入隸字中,發人意氣。若直取俗字,不能先發。羲之少學衛夫人書,將謂大能。及渡江北 游名山,比見李斯、曹喜等書,又之許下,見鍾繇、梁鵠書,又之洛下,見蔡邕《石經三體書》,又於從兄洽處見張昶《華岳碑》,始知學衛夫人書,徒費年月耳。 羲之遂改本師,仍於眾碑學習焉,遂成書爾。時年五十有三,或恐風燭奄及,聊遺教於子孫耳。可藏之千金勿傳。(《法書要錄》一,《御覽》七百四十八。)

    ◇ 月儀

  日往月來,元正首祚。太簇告辰,微陽始布。罄無不宜,和神養素。(《御覽》二十九)

    ◇ 筆經

  漢時諸郡獻兔毫,出鴻都,惟有趙國毫中用。時人咸言,兔毫無優劣,管手有巧拙。(《初學記》二十一)

  有人以綠沈漆竹管及鏤管見遺,錄之多年。斯亦可愛玩,詎必金寶雕琢,然後為寶也。(《初學記》二十一)

  昔人或以琉璃、象牙為筆管,麗飾則有之。然筆須輕便,重則躓矣。(《初學記》二十一)

  采毫竟,以麻紙裹柱根,次取上毫,薄薄布,令柱不見,然后安之。(《初學記》二十一)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