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初讀I. Calvino名文「為什麼讀經典?」/ 筆記馬拉美、于斯曼、Kristeva

初讀I. Calvino名文「為什麼讀經典?」

hc: 這篇「為什麼讀經典?」的義大利原文,網路上可找到。時報出版公司放在網路上的,只是大部分(至少注解須加強),還有三頁多未包括在內 -- 後者多我要談的。

在本篇第11節,Calvino 這樣比喻:
For sake of my argument here, what distinguish a classic is perhaps only a kind of resonance we perceive emanating either an ancient or a modern work, but one which has its own place in a cultural continuum.

中文翻譯還不錯,不過我想,將resonance 翻譯成「回響」而非我喜歡的「共鳴」,將continuum翻譯成「連續體」而非我喜歡的「傳承」,有點「遺憾」。

在本篇第12節,Calvino 繼續發揮這比喻:

Perhaps the ideal would be to hear the present as a noise outside our window, warning us of the traffic jams and weather changes outside, while we continue to follow the discourse of the classics which resounds clearly and articulately inside our room.But it already an acchievement for most people to hear the claasics as a distant echo, outside the room which is pervaded by the present as if it were a television set on at full volume.


譯者漏了articulately 【able to express thoughts and feelings easily and clearly, or showing this quality:】,或許它與clearly意思有點重疊,不過,經典是這樣的「一種共鳴」,其論説理路清楚而又整然。

本篇第14節的一些小問題:
The facts remains that reading the classics seems to be at odds with our pace of life, which does not tolerate long stretches of time, or space for humanist otium;…

李譯:「閱讀經典似乎與我們的生活步調格格不入,我們的生活步調無法容忍我們長時間持續進行一項活動,也無法容忍人本主義的優閒(otium)空間;…….」

hc案;「人本主義的優閒(otium)空間」有誤,應是「人本主義者的」,(otium)是西方古典的一關鍵拉丁文,在文學上常用peace翻譯,所以 我想這是陶淵明的「心遠地自偏」,我或許會將它翻譯成「從容自得的餘地」。我對於複數 long stretches of time 的翻譯也不滿意。

接下來的一段,有些不過忠實的毛病(hc求全)。本書原著人名的翻譯通常只翻譯姓氏,名字省略。這在義大利人的行文會出問題,因為我們習慣的許多義大利名 人,都是名,非姓。所以本段之Giacomo Leopardi(1778-1937),作者在後文以Giacomo 稱之,翻譯都只好沿用Leopardi。它有一義大利文「我的”paternal ostello”」未翻譯,其實這應交待一下,Giacomo Leopardi 說,到「我老子的旅舍(城堡)」 K書去也!

***

筆記馬拉美、于斯曼、Kristeva

這幾周關於馬拉美和于斯曼、Kristeva等一些,謝謝瑞麟兄rl幫忙。我們有些小筆記、我將它們稍整理列出存檔。

-----
hc:「「那首馬拉美的詩 (原法文連著寫,吳老師一時疏忽,斷句錯誤。他後來解釋其押韻…….)
大陸翻譯為(『馬拉美詩全集』):

為戴澤特所賦短章*

誇張啊! 你是否知道.
你曾在我的記憶裡昇騰奔逸.
今天. 在一部鐵的道德之書中.
變得難以裡喻:

【吳老師解釋某法國人說法:第一字hyperbole 意思為「超越」,我不太懂為什麼要如此解……此詩上周四要想同詩人楊澤談,他說這種詩無解……. rl指出:將vetu翻譯為「道德」是誤會。……】

*「戴澤特為" 于斯曼" 著之『傲世者』之主角(于斯曼. Huysmans, Joris-Karl. 法國作家,所寫主要小說 集中體現了法國19世紀末期美學、宗教和學術發展的幾個相聯的階段。這本名著英文多翻譯為Against Nature (牛津大學和企鵝都有版本)):他孤傲,喜歡用清秀之字抄寫馬拉美等人之詩。為此," 于斯曼"要求馬拉美專門為該小說寫首詩。所以此詩為馬拉美應" 于斯曼" 出版 『傲世者』所寫之詩,讓他以一首詩名震法國文壇。這似乎是文壇中很有名之軼事,我去年談日本人松岡先生討論日本之翻譯時,在稍後研究時聽 過......」」(hc根據『馬拉美詩全集』)之注改寫)我記得我約在1970在台灣的書刊中讀過馬拉美的詩Prose pour des Esseintes 散文詩(獻給德杰盛)之翻譯和解說。其實,台灣當時文風鼎盛.....
吳老師稍微解釋前四行之押韻
----
rl之貢獻(hc稍微整理過)
「re: 那首馬拉美的詩

花了半小時把日前那首馬拉美的詩初譯如下:
Prose pour des Esseintes 散文詩(獻給德杰盛)

Hyperbole! de ma memoire 太扯了!憑我的記憶
Triomphalement ne sais-tu 你今日不能單獨
Te lever, aujourd’hui grimoire 得意揚揚地捧起
Dans un livre de fer vetu 鐵皮書裡的天書:

譯注:
1.天書易懂(此懂非彼懂),反倒是不知道鐵皮書的意涵
2 re: 吳老師解釋某法國人說法:第一字hyperbole 意思為「超越」,我不太懂為什麼要如此解……

不記得是在上代數函數曲線,或解析幾何,或者微積分時,聽過「超越曲線」這個專有名詞,所講授的不外乎圓錐曲線,雙曲線,螺旋曲線等等這堆「超越」一般人 理解能力的數學問題。原來hyper-字首就是表「超越、超過」的意思,所以,hyperbole當然屬於「超越」族群。它在數學上稱「雙曲線」,在修辭 學上稱「誇張表達法」。
敬請批評指正」
---
hc按:hyperbole在修辭學上:A figure of speech in which exaggeration is used for emphasis or effect, as in I could sleep for a year or This book weighs a ton.
可參考 http://www.answers.com/hyperbole

日文: [名][U][C]《修辞学》誇張(法).
-----
rl:但是書裡(『思考之危境』)吳老師斷句如下:
Hyperbole de ma mémoire,
Triomphalement,
Ne sais-tu te lever aujourd"hui,
Grimoire dans un livre de fer vêtu:

請注意標點符號與分行之差異/我認為更動原著並非好習慣


2011: (Hyperbole ! de ma mémoire

- Hyperbole ! de ma mémoire. Triomphalement ne sais-tu. Te lever, aujourd'hui grimoire. Dans un livre de fer vêtu : ...)


-------
hc 留言:
關於吳老師的翻譯,讓我想起Deming博士的穩健做法:他們--包括Tukey等人--總會將作品在專家圈內流通數年,之後再出版『思考之危境』。如果我們的講談會先辦,再出版,這樣或許可以提昇翻譯品質3%-5%。

不過,這在實務上很難。吳老師或許也還未善用google等搜索工具、這真的需要最基本的入門.... 。(上周四知道他已查出全集等等)
*****

Kristeva在『思考之危境』中(背誦並)指出,這首 Prose pour des Esseintes( 散文詩) 很不容易懂…….。不過,她有一篇談其自傳名為:”My Memory’s Hyperbole “ 翻譯可以參考下書:
羅亭『克里斯特瓦的師學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
(hc評:這本書是博士論文【川大中文系】加工改寫的,可是並沒有什麼學術價值。或許可以為中國的博士之粗製感到悲哀……)

***** rl re: re: 譯馬拉美信
(hc按:這些是為了解I. Calvino用馬拉美之 total book之典所作的注)

我心中為〈每日一字〉之連結出現錯誤訊息而焦慮著。為今晨意外發現野百合幼苗(不計其數)已然竄出三、四公分而驚喜著。想到院子裡的野百合,想讚歎奇妙規律的大自然
因為上述心境,馬拉美的信簡片斷純屬第一印象之粗譯,茲將原文鈔錄如下:

Mon oeuvre est si bien préparé et hiérarchisé, représentant comme il le peut, l"Univers, que je n"aurais su, sans endommager quelqu"une de mes impressions étagées, rien en enlever.

Mallarmé: Ses purs ongles (Sonnet en yx)

- [ 翻譯此頁 ]Enfin, comme il se pourrait toutefois que, rythmé par le hamac [Hängematte; . ... mon œuvre est si bien préparé et hiérarchisé, représentant comme il peut ...

我的作品情節安排和層次條理都十分妥善,應有盡有,(像)宇宙(一樣),我所有既成的感受絲毫未減、未除,超出我不知道的。(Mon oeuvre est si bien prepare et hierarchisé, représentant comme il le peut, l’Univers, que je n’aurais su, sans endommager quelqu"une de mes impressions etagées, rien en enlever.)

le simple acte d’écrire installe l’hysterie dans ma tête
寫作的簡單行為令我歇斯底里(le simple acte d’ecrire installe l’hysterie dans ma tete)


tout, au monde, existe pour aboutir à un livre
世間所有都是為書而存在(tout, au monde, existe pour aboutir a un livre)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