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7日 星期一

Albert Schweitzer史懷哲:《自傳》Out of My Life and Thought《原始森林的邊緣》《蘭巴倫的篝火》《敬畏生命》




史懷哲 (Albert Schweitzer)自敘: Out of My Life and Thought
《自傳》陳達遵譯,台北:協志工業,1958/1975十版
《史懷哲自傳──我的生活和思想》梁祥美譯,台北:志文出版社,1992/1995
   
《史懷哲自傳──我的生活和思想》 中一段:「歷史中的臺面人物之事功,比起默默眾生更可說微不足道,猶如海浪頭之一小泡沫……」
  《自傳》中一段:我感覺到無限感激的,就是德國的大學沒有迫使學生全神貫注於課業中,也沒有利用經常的考試,使學生刻刻緊張.......p.10


  2001年 忠樸作書摘。也許作此網頁可紀念 張忠樸 (1950-2002)

史懷哲簡介

亞伯特‧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1875年1月14日-1965年9月4日),德國神學家、哲學家、音樂家和醫學博士。曾放棄在歐洲的優厚待遇遠赴非洲傳教,並在非洲嵐巴瑞建立史懷哲醫院,救死扶傷。被稱為「非洲之父」,並獲得1952年諾貝爾和平獎。1906年出版著名的《歷史耶穌的探索》(The Quest of Historical Jesus) 一書,書中詳細地評論第一次探索第一期歷史耶穌研究(First Quest)中諸學者的研究。他批評眾多學者的研究將福音書中的耶穌弄得面目全非,「耶穌只淪為唯理主義下的人物、由自由主義賦予生命、再被穿上現代神學 的歷史服飾。」 史懷哲認為「我們與耶穌的關係是終極神秘的,人不能用歷史觀察或透過推論思想將耶穌過去的人格轉化為現今的活人。」他更認為整個學術式的耶穌探索是沒有意 思和不切實際的,最重要的是實踐耶穌基督的教訓。此外,史懷哲還是一位著名的管風琴師。他對巴赫的音樂深有研究,在哲學上倡導敬畏生命 (Ehrfurcht vor dem Leben)的世界觀。史懷哲於1965年逝世於非洲的嵐巴瑞

史懷哲是20世紀傳奇人物。他出生於德屬阿爾薩斯省凱薩斯堡,在昆市巴赫長大。18歲到36歲他在史特拉斯大學先後取得哲學、神學、音樂、醫學四 個博士。29歲秋天的一個清晨,他從一本巴黎傳到雜誌上看到非洲需要醫生,史氏決定回應上帝呼召,進入醫學院苦讀六年並成為一個叢林醫生。
1913年史氏與妻子啟程前往非洲蘭巴倫、經過半個世紀的苦心經營,蘭巴倫的醫院成唯有600個床位的教會大醫院,90歲高齡他安息於加彭共和國的蘭巴倫。1965年史氏去世醫院改為〈史懷哲紀念醫院〉。
史氏在四個不同的領域中都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史氏集共計20卷。他本身也是一留的管風琴演奏家,《巴哈論》的經典之作。他畢生宣揚「敬畏生命、世界和平」的理念。《文明的哲學》一書對西方文明有深刻的反省和針貶。



Wikipedia 的 Albert Schweitzer史懷哲
English

中文
史 懷哲博士是廿世紀人道主義精神的巨擘,在面臨精神價值破滅、人性尊嚴瓦解之際,想起世界上的無數陰暗角落中正有許多無助貧苦的大眾時,人們第一個浮現 在腦海中的恐怕就是那悲天憫人的史懷哲了,他幾乎已成人類愛的代表。史懷哲已是眾人仰望的人類希望之炬,這位大半生獻身非洲,替落後地區貧困黑人治病的哲 人,是如何重重艱難困苦之下,勇往直前,以勵行自己的信念;四十多年之中,他是如何在匱乏和困苦下,一面從事激烈的肉體勞動,一面為遏阻現代文明的沒落而 構思他尊重生命的文明哲學。本書揭示這個奧秘--他的偉大不在滔滔的語論,而在於身體力行。本書是史懷哲以大眾作家流暢的手法所寫的第一本作品,文體簡潔 精妙,史懷哲以生動的文筆,妮妮地道出他行醫非洲,救治無數土人之所見所聞所感,非常有趣的當地土人風俗。


台灣史懷哲之友1975年成立於台北。第一任會長陳五福博士生前是曾與史氏通信的忘年之交。

 *****

---



Schweitzer changed many lives and inspired countless others. Yet, in
his autobiography, he wrote these words about the role of great
individuals in shaping the world: "Of all the will toward the ideal in
mankind only a small part can manifest itself in public action. All
the rest of this force must be content with small and obscure deeds.
The sum of these, however, is a thousand times stronger than the acts
of those who receive wide public recognition. The latter, compared to
the former, are like the foam on the waves of a deep ocean." 2
2. Albert Schweitzer, Out of My Life and Thought (New York: New
American Library, 1963), 74.
史怀泽:《敬畏生命》,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1页。)在青春期,施韦泽表现出追求真理的狂热,多思好辩,富于叛逆品性。 ...


****
史懷哲著《原始森林的邊緣》On the Edge of the Primeval Forest ("Zwischen Wasser und Urwald"), Translated by C. T. Campion. A. &C. Black, London 1922.余阿勳(譯自日譯本),1977 初版 /1989年

    原始森林的邊緣


    福音書「登山寶訓」:「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這本書除原書的11章之外 (約1913-1920 生平), 還有"我的生平"和"童年的回憶"---其中Albert Schweitzer(史懷哲小時,深怕 '額頭長出角來"。 後來他父親安慰他: 只有摩西會之長角....)


    Statue by Michelangelo—giving off "hornlike rays"

    Michelangelo's statue

    Michelangelo's statue of Moses in the Church of San Pietro in Vincoli, Rome, is one of the most familiar masterpieces in the world. Horns the sculptor included on Moses' head are the result of a mistranslation of the Hebrew Bible into the Latin Vulgate Bible with which he was familiar. The Hebrew word taken from Exodus means either a "horn" or an "irradiation." Experts at the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 show that the term was used when Moses "returned to his people after seeing as much of the Glory of the Lord as human eye could stand," and his face "reflected radiance."[123] In early Jewish art, moreover, Moses is often "shown with rays coming out of his head."[124]
    Another author explains, "When Saint Jerome translated the Old Testament into Latin, he thought no one but Christ should glow with rays of light — so he advanced the secondary translation.[125][126] However, writer J. Stephen Lang points out that Jerome's version actually described Moses as "giving off hornlike rays," and he "rather clumsily translated it to mean 'having horns.'"[127] It has also been noted that he had Moses seated on a throne, yet Moses was neither a King nor ever sat on such thrones.[128]

    ----

    遺著《中國思想

    2010.9.22前一陣子與忠信兄談到這本書。我說書中將一些字眼搞錯了。
    忠信兄說, 中國有人將美國某圖書館的《論巴赫》送上網呢。

    神學家史懷哲遺著《中國思想史》大陸出版
    韓偉 / 基督日報記者
    2009年10月02日11時07分 (PST)




    《中國思想史》封面(圖:網絡圖片)
    新約學者、德國神學家艾伯特‧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最後遺著《中國思想史》近期在大陸出版,本書讓讀者一窺其對中國思想及其發展史的一種獨到解讀。

    本書收錄了阿爾波特‧史懷哲分別於1937年和1939年、1949年之際,在非洲的嵐巴瑞那樣一個遠離圖書館的地方寫下了中國思想史的兩個不同手稿。本書開始分析了印度和中國思想中神秘主義的產生,然後進入中國各大思想家的詳細探討,包括老子、孔子、墨子和孟子等思想以及歐洲思想對中國思想的影響,也有包括國家學說和個人倫理方面的見解。

    德國漢學家海因內‧洛茲肯定了本書的價值並在後記中評價本書:「史懷哲對於中國思想史的深入闡釋也同時為我們打開了通入他的神學與倫理思想的大門。」

    本 書出版者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這樣介紹本書內容:「史懷哲一生中有關哲學和倫理學的著作頗豐,特別是他提出的對生命的敬畏(Ehrfurcht vor dem Leben)的概念至今在哲學以及倫理學領域內仍然佔有重要的地位。本書將使人們對於史懷哲及其思想寶庫有更加全面的瞭解和認識,對於我們瞭解以及重構史 懷哲思想體系的大廈顯然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對於中國思想以及思想史的研究來看,史懷哲的這本《中國思想史》也是一家之言,是在特定時期,特定的動機下, 對於中國思想及其發展史的一種獨到解讀,它必然能夠豐富中國思想史的寶庫。」

    ---
    2006/11/15

    「昨夜無意中看了發黃舊報紙(1996年2月3日(週六)聯副),曹永洋先生的《夢訪蘭巴倫》,雖然通篇談「紀念醫院之旅」,但我印象最深的是日本醫生高橋功(今年90歲)醫師(50年代在蘭巴倫服務七年)。

    的墓碑也(同托爾斯泰)一樣簡單、樸素,它原為一木質十字架,上面鐫刻著的名字、生卒年,底下有一『古』樣記。『+』代表基督之愛,『○』代表四海一家…

    「八0年代重訪巴蘭倫的高橋功博士,來此向他的老院長(醫生祝敬瞻仰時,醫護人員指著角落的一塊空地說:『高橋先生我們為你預留了一塊地方喔!』高橋噙著淚光,欣然默領這份榮耀。…」」(WWW.DEMING.COM.TW 他們活過──入土為安(2000/01)),寫於1998年7月6日)



    *****
    2006/11/15
    在日本玉川大學圖書館網頁看到遺物展:
    故高橋功御夫妻から寄贈を受けたものである。そのうちシュヴァイツァー遺愛の品や病院関係の資料、ガボン共和国民族資料などは本館で、シュヴァイツァーの著作・研究書、アフリカ関係文献は玉川大学図書館で所蔵している。 
    並讀到 {自傳 ──我的生活和思想 } 中一段:「歷中的臺面人物之事功,比起默默眾生更可說微不足道,猶如海浪頭之一小泡沫 ……
    Schweitzer changed many lives and inspired countless others. Yet, in his autobiography, he wrote these words about the role of great individuals in shaping the world: "Of all the will toward the ideal in mankind only a small part can manifest itself in public action. All the rest of this force must be content with small and obscure deeds. The sum of these, however, is a thousand times stronger than the acts of those who receive wide public recognition. The latter, compared to the former, are like the foam on the waves of a deep ocean." 2
    2. Albert Schweitzer, Out of My Life and Thought (New York: New American Library, 1963), 74.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資料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Albert Schweitzer 1875~1965)は当時ドイツのアルザスに生まれ、神学者、学者、音楽家、医者として活躍した。特にアフリカのガボン共和国ランバレネに病院を設立し、現地の人々の救済に後半生を捧げたことは有名である。1952年にその功績からノーベル平和賞を受賞した。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関係資料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関係資料
    本館が所蔵する資料はシュヴァイツァー病院で医者として勤務した故高橋功御夫妻から寄贈を受けたものである。そのうちシュヴァイツァー遺愛の品や病院関係の資料、ガボン共和国民族資料などは本館で、シュヴァイツァーの著作・研究書、アフリカ関係文献は玉川大学図書館で所蔵している。
    (エントランスホール)


    遺品
    拡大
    蝶ネクタイ、ハンカチーフ
    ベルト
    遺品
    拡大
    ペン、ボールペン
    ペン皿、 ペン拭き
    定規、ペーパーナイフ
    ◎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の遺品


    ◎
    手形
    拡大
    シュヴァイツァーの手形
    石膏、長さ23.0cm(左右とも)
    この手形はシュヴァイツァーの生前にロダンに師事した彫刻家フリッツ・ベーンが型取りしてつくったもので、オルガン演奏しているポーズをとっている。



    ***
    2004/10/15
    譯人故事(二十四):鍾肇政編譯《傳》及諾貝爾和平獎

    鍾肇政先生1925年出生於龍潭,著作等身,作品「不但紀錄了文學生命的軌跡,亦見證戰後台灣文壇的歷。」《台灣人三部曲》為台灣大河小說的先驅。

    鍾肇政編譯的《傳》1976年由新潮文庫出版(當時他已翻譯《文明的故事》等約40本書)。2004年大陸「完全照抄」出版已印28刷的《傳》。
    現在鍾肇政先生為「大老」、列入総統府資政・国策顧問名簿。《鍾肇政全集》全套35冊中卻無翻譯作品,或許因為版權的關係。

    約半年前,署名shihlun的人質疑安部公房小說《燃燒的地圖》翻譯本的結尾失蹤【「可能」漏譯了好幾段非常關鍵的話:桂冠版林水福導讀第「xiii」頁,對小說的結尾有段描述如下:「此際,他心想『當我被找出時,事情終究無法解決,唯今我所要者,是自我選擇自己的世界;這世界必須是依自己意志所選擇的;同時必須是屬於自己的世界。她不斷地追尋;我持續地隱藏』。】

    傳》也完全沒說明翻譯所根據的資料和版本。這說明當初不第一次做好,後來者更難做些基本資料的補正(《傳》翻譯應無大問題,然而同樣屬志文出版社整批賣大陸翻譯版的《約翰生傳》,由於「原本」就錯誤百出,現在大家更沒能力或心意法改正,所以可能變成劣幣逐良幣的問題。)

    先生影響台灣人。幾年前有位得「台灣獎」的朋友幫過戴明學院的忙。我趁機到諾貝爾和平獎讀一下他的演說:1952年獎,演說為1954年,不知原因。他說法語,用德語著作。


    Albert Schweitzer – Nobel Lecture
    Nobel Lecture, November 4, 1954
    The Problem of Peace
    http://nobelprize.org/peace/laureates/1952/schweitzer-lecture.html

    它提中國的一些人,又說到康德提「永久和平」的歷淵 源。(Immanuel Kant (1724-1804), Zum ewigen Frieden (1795). English translation entitled Perpetual Peac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32); the introduction is by Nicholas Murray Butler, Nobel Peace co-laureate for 1931. )最後引一節聖經。


    May the men who hold the destiny of peoples in their hands, studiously avoid anything that might cause the present situation to deteriorate and become even more dangerous. May they take to heart the words of the Apostle Paul: "If it be possible, as much as lieth in you, live peaceably with all men".13 These words are valid not only for individuals, but for nations as well. May these nations, in their efforts to maintain peace, do their utmost to give the spirit time to grow and to act.

    羅 馬 書 Romans 12:18 [hb5] 如若可能,應盡力與眾人和睦相處。
    [kjv] If it be possible, as much as lieth in you, live peaceably with all men.
    [bbe] As far as it is possible for you be at peace with all men.


    曹永洋 先生編的《台灣愛鄉土文  李遠哲》等著集 譬如說張清吉先生的用書愛台灣 說明志文出版社成立出叢書之經過

    蘭巴倫的篝火

    蘭巴倫的篝火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