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楊索〈物體系〉〈情感勞作〉〈人生味蕾〉;《美德》《媚行者》《與神對話》香港立法會示威區的示威者



從2008年至今,我在臉書也放送六年了,一個娃兒讀完小學的時間。
這幾個月音量特別大,有人聽了會覺煩躁。
臉書有放大、集中效果,惡意尤其會被強化。但我對一些事的批評並非惡意,方寸唯心知,我所說的話是和「公共性、是非」有關,事雖涉人,但我是對事不對人。當然我的言行也可接受批評。
我在臉書認識一些朋友,也因為臉書結束一些友誼。但我認知臉友要變成朋友必得經過真實世界的往來,磨合、建立互信、經過考驗,否則朋友數都是存查待考。
親愛的朋友們,這段日子以來,請原諒我因為忙碌又疲累,以致於沒有到您的臉書探看、沒有問候按讚,然而您寫過的好文章仍令我不時回味。過去長久相互勉勵筆耕的真情,我也牢記著。
張愛玲早預言:「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是的,台灣的苦日子才開頭,往後還有一場又一場的硬仗。
太陽花運動期間,看到許多年輕的香港朋友來聲援報導,他們充滿熱情、隨時發稿,發回香港還印成紙媒,感動一直存在心底。此時此刻,熱血的港人正在進行非暴力抗爭,他們的苦日子開始很久,如今瀕於沸騰的臨界點。台灣人說:「食人一嘴、還人一斗」,這份情,台灣人怎麼還呢!
香港現狀是台灣的鏡子,台灣人有思想準備嗎?
我暫拉簾幕,儲備體力,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朋友們若想繼續關注我的新作,可由我目前的三個專欄追蹤。感謝、祝福、再會。









〈等拉讀書組 向警員讀詩〉
編按:晚上警員包圍在立法會示威區的示威者,部份在外圍的聲援者向警員讀詩,看看示威者都讀什麼:
《美德》董啟章 著
「她沒有改變世界的欲望,她只希望世界別來改變她,任由她自己一個,自在自足,自生自滅。」(《字花》編輯洪曉嫻正向警員朗讀中)
《媚行者》黃碧雲 著
「自由是什麼意思?如果存在的話, 以怎樣的處境或語言存在?」(《字花》總編輯黃靜)
《與神對話》Neale Donald Walsch 著
「因而你問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為何要繼續下?甚至為什麼要開始走上這樣一條路? 開始這樣一個旅途又能獲得什麼?動機在哪裡?理由何在?理由是可笑的簡單沒有別的事可做。」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相片
8小時 ·


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

「我留下來等被警察帶走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我很努力考上港大政法
我很努力希望令世界變得更好 ⋯⋯更多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Yvonne Leung Lai Kwok


港大學生會會長梁麗幗:

「我留下來等被警察帶走的原因很簡單
因為我很努力考上港大政法
我很努力希望令世界變得更好
但我知道如今不論我多努力
代議政制不會為我帶來民主
法律不會為我帶來公義
四個月前我不想上莊 很不想做會長
如今我慶幸自己當日學會承擔
未必有人留在身邊了 但公義卻留在我心中
三百人在立法會示威區和平靜坐 卻要被人帶走
這還是香港嗎?」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