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印刻文學生活誌》2005.五月號/2012‧十一月號

 今晚在明目書社取《印刻文學生活誌》2012‧十一月號


我對主題沒興趣;第一篇讀的是李黎的湘行漫記140-150—我喜歡文章開頭和文末,因為附的沈從文先生的生平故事和照片,我都很熟悉,唯一例外是第一次看到沈先生的墓碑照片----1987年下見過沈先生一面,讀來感人。沈夫人整理沈的遺作感言也很動人。……
第二篇是新詩類──首獎:林芷嫻〈大說謊家的獨白〉及楊澤的評審意見”---我知道這本雜誌是楊先生留給我們這種有緣人。詩,一整頁,要自己去讀。比較有趣的是作者才是某教育大學的大三學生。

 *****

《印刻文學生活誌》2012‧十一月號:個人本質就是創造衝突的根源──強納森‧法蘭岑

定價 : $199



【編輯室報告】流亡中的寫者 /副總編輯蔡逸君

本期的好文章一連串,然而為什麼題「流亡中的寫者」?先擱著,先恭喜小說家莫言,繼高行健之後,以華文寫作榮獲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但凡文無第一,武無第 二,在文學世界裡,高下的判斷不依名次(各種各式各樣的名次)。忙著爭論這是第一位中國作家得獎?忙著說作家反不反抗?忙著說評審內幕黑白操縱?嘿,作家 才沒那麼小器,不然不會寫出好作品。這許許多多報導,惟一我有興味的新聞是開獎前瑞典賭盤最熱門奪標前兩名,莫言和村上春樹。這好玩,好不一樣兩個小說 家,要怎麼分呢?真的是對賭般,押大小,一翻兩瞪眼,誰輸了贏了已不重要,反倒圍聚觀局的人群吆喝,那氣氛比中日釣魚台紛爭還緊張刺激。

我喜歡莫言,不是因為他得了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我也喜歡村上,不會因為他沒得到這個獎。現在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他們的書打包裝箱,等到莫言熱停止,等到 村上熱停止,等到中日釣魚台的爭端解決,屆時若老花不繼續惡化,再把書拿出來讀一遍。很難了是吧?不是解決釣魚台紛爭難,我說的是老花;那比什麼都賊的 〈老,是賊〉其中之一面貌,簡媜銀閃閃髮飄飄現身,要告訴讀者:「呷老有三壞:哈嘻(打呵欠)流目屎,放尿加尿苔,放屁兼滲屎。呷老有三好:顧厝,帶囝 仔,死好。」這比什麼獎都要精采。 「幾個月前,我把電視機送走了。」這是【封面人物】美國小說家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在上世紀末的文章〈流亡中的讀者〉劈頭第一句,瞬間就準確地抓住我們這個影像與文字對決的時代精義;他寫「一個閱讀者過世,就有一個視聽 者誕生」,深切地體會當今作家所面對的難題,當然他也知道屬於文字的閱讀和書寫是永遠不死的。法蘭岑作品不多,去年國內出版《自由》一書,引起不小旋風, 這次小說代表作《修正》再度打開讀者視野,本期有他精采深入的訪談。

不言而明,此番編輯室報告題目即引借於他,但更多,本期的好文章不知為何一步步將我導向「流亡中的寫者」這般的思索。包括四位專欄作家好樣文章,包括唐諾 「盡頭」連載,包括桃園縣文藝創作獎得獎小說〈走太陽〉,包括火紅的〈江南Style〉,這麼多面貌風采,不就是勝景嗎?

最後引一段話,出自楊澤,他評本刊文學營創作獎新詩〈大說謊家的獨白〉有感而發:「……這其實也是世界性輕文學悄悄崛起壯大的年代。只是,二十一世紀目下的輕文學,可一點也不像卡爾維諾,稍早在他的備忘錄中所預言的那種輕;的確,十分輕巧的,『往事如煙』、『春夢了無痕』式的村上風高級輕文學,在我有限的觀察中,老早已襲至歐美。

或許,我潛意識的想法是,作家永遠是流亡的,而不是流行的。



「2012全國台灣文學營」創作獎得獎名單
 小說類──

 首獎:黃文俊〈倒數〉 佳作:聶宏光〈少女的復仇〉/徐瑞鴻〈海誓〉/洪桑柔〈融象〉
 散文類──
 首獎:鄭楣潔〈與雞糞味鏈結的記憶〉 佳作:莊硯涵〈有你的日子〉/徐瑞鴻〈喪亂〉/李玉華〈顧厝〉
 新詩類──
 首獎:林芷嫻〈大說謊家的獨白〉 佳作:許芷熒〈面對的方式〉/王倩華〈汴京殘夢〉/徐瑞鴻〈小孩不可見的城市〉


 *****
 2009.2.17
2009年回顧這專輯
可惜沒找到完整的目錄
因為名不見經傳的文章更有看頭

庚信 庾信 蘭成 〈哀江南賦〉


《印刻文學生活誌》2005.五月號:張愛玲與胡蘭成 《印刻文學生活誌》2005.五月號:張愛玲與胡蘭成 *張愛玲與胡蘭成
張愛玲:那天船將開時,你回岸上去了,我一人雨中撐傘在船舷邊,對著滔滔黃浪,佇立涕泣久之。
胡蘭成:我必定逃得過,惟頭兩年裡要改姓換名,將來與你雖隔了銀河亦必定我得見。
*今生春雨‧今世青芸
*紅燭愛玲及其他
*張愛玲的英文自白
*胡紀元回憶父親胡蘭成
*金文京談胡蘭成對台灣文學的影響
*胡蘭成最新出土佚文九篇
*從塞烏爾、漢城到首爾:百年前一個英國女子的韓國印象
*日本漫畫之父手塚治虫今與昔
*馬森最新情色小說〈河豚〉
*紀大偉從國家寓言悼索爾‧貝婁
*家在下營,利玉芳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