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飄著細雪的下午》: quod erat faciendum (2007。2015)

2015.5.17
漢清兄,
知道你讀書廣,附上的pdf檔*,是一位元相當有成就的生物學家作的,人文氣息很濃的散文。找這樣的人給 talk ,比找我好。民德退休人士在湖邊,看雲起日落,聽風吹雨打。每日去只有我一人的泳池游泳偶然弄幾條湖魚做湯


2007.8.26
《飄著細雪的下午》(作者:趙民德,台北:九歌,2007)


我是在台北一個飄著細雨的下午巧遇《飄著細雪的下午》。另一個飄著細雨的下午,去師大路買書。因為去台大的路亮起紅燈,我就往師大方向走。

副標題採拉丁文quod erat faciendum,其技術意義,詳本文末的注解*。

書中文章「飄著細雪的下午」,乃是紀念作者父親的文章。我中學時代有幸知道那輩的反共文藝先鋒,所以真是幸會。這篇至文我讀來感動,而且覺得文如其人。「他的文章一篇一篇的登,他的反共歌曲一首一首的作。」

(約10年前,我在師大停車場將剛出版的《戴明博士四日談》送趙先生,那時候他就這樣說:「.....你他書一本一本的出......」)

以前以為" 一代" 或"一輩" 是二十五年;最近才知道古希伯來等 一輩是四十年。

這本趙先生的"青春戀曲",有許多"舊台灣或台北"的images。

譬如說,他們舞會或彌沙之後,送女朋友回家,搭的是"三輪車"。

那時候,台北最高的大樓,也只十來層的國賓飯店。


請看2006年作者的 江湖小隱

Tuesday, June 6th, 2006

遠來誰是客
未老莫還鄉
江湖小隱處
煙水兩茫茫

他現在或許在蘇州湖畔的十一樓上,看盡的是江南的煙雨、流水小橋。
仍然是遊人只合江南老。


他的主文"三部曲"之末曲寫於1999。
我倒是喜歡他晚年的文筆有情。


我今天接到趙先生發自蘇州的信,說我的信是亂碼,希望用檔案給他。

我用英文建議民德兄,希望他的部落(格)【趙民德老師趙家酒店 http://www.jds-online.com/blog/】,多登些本書類型的文章。


以下是我從出版社找的資料,供您參考:

自序:年輪趙民德
出這本小冊其實心想了很久,以前的理由是:現在我再也寫不出這樣的東西了;比較真實的理由是不忍棄之,雖然別人看起來也許覺得是雞肋;更進一步的理由則是︰其實自己還是滿喜歡這些文章的;至於問到為什麼真的有些喜歡,問題就比較認真了:這...(詳全文)

推薦序:世局方寸地 文章九曲腸──細品趙民德的《飄著細雪的下午》王鼎鈞
台灣外文系出了很多作家,傳為美談,理工科系也出了很多作家,稱為異數。理工科系出作家,應是大專招生聯考制度的額外收穫。那些年,理工科是青年的理想出路,吸引了天資優異的青年,其中頗有一些考生具有文藝創作的才華,也只能收拾起來,...(詳全文)
雖然學的是理工,但難掩創作才華,趙民德便是這樣的作家。名作家王鼎鈞讚譽:「詩的精緻,劇的張力,散文的鋪陳,奠定趙民德業餘小說家的地位。」並稱頌:「六十年代的鬱悶拘謹,內在燃燒,趙民德先生借著刻畫小說人物,留下許多珍貴的記述。他能用流麗的語風驅走沉... (詳全文)
*

quod erat faciendum(KWAWD eh-RAHT FAH-kee-END-um) That which was to have been shown. Abbreviated QEF, it was traditionally used to mark the end of a...
abbr.
1. =quod erat faciendum (=which was to be done)【拉】這就是所要做的

There is another Latin phrase, with a slightly different meaning, but a similar, if less common usage.Quoderatfaciendumis translated as "which was to be done." This is usually shortened toQ.E.F.. As with Q.E.D., Q.E.F. is a translation of the Greek geometers' closing(hoper edei poiēsai).Euclidused this phrase to close propositions which were not precisely "proofs", but rather examplar constructions.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Q.E.D. and Q.E.F. is roughly equivalent to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a proof and an illustration of the proof.


飄著細雪的下午
雖然學的是理工,但難掩創作才華,趙民德便是這樣的作家。名作家王鼎鈞讚譽:「詩的精緻,劇的張力,散文的鋪陳,奠定趙民德業餘小說家的地位。」並稱頌:「六十年代的鬱悶拘謹,內在燃燒,趙民德先生借著刻畫小說人物,留下許多珍貴的記述。他能用流麗的語風驅走沉... (詳全文)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