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印尼-神話與現實》

《印尼-神話與現實》台北:遠景 1983

李炯才1924年-),生於馬來西亞北海,前新加坡埃及印尼巴基斯坦南斯拉夫日本韓國大使,曾担任記者、新加坡國會議員、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文化政務部長、外交部高級政務部長和總理公署高級政務部長等職。


[编辑] 生平

1924年李炯才生於馬來西亞北海,畢業於鍾靈中學。幼時由於父親早故而由母親扶養長大。少年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佔領新加坡ˋ馬來西亞等地,李炯才於是逃到山區依靠舅舅的幫助,由於李坰才精通日語又有日本朋友給予他的良民證,使李炯才逃過日本人的打壓。1945年第二次大戰結束ˋ日本投降,英國政府重新統治東南亞,並在新加坡審理日本戰犯,而李炯才當時擔任海峽時報記者,採訪審理過程。1959年開始從政,並加入李光耀人民行動黨1965年新加坡共和國成立,並在新加坡擔任重要職務,直到1988年退休。著作有《出使八國記》、《政治與生活》、《印尼-神話與現實》、《追尋自己的國家》等書,並有英,日,中文版本。

[编辑] 參考資料

李炯才:“微笑將軍”是真正的爪哇人,聯合早報網(簡體中文)


----

2011/01/20 07:54:39
我的印尼初體驗

張濤

前些日子,出於工作需要,去印尼首都雅加達待了一段時間。說實話,在去之前,我對這個世界第四人口大國所知寥寥,雖然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多少有些先入為主的印象,但一直都很想去親自感受一下。 不過,由於這次停留的時間很短,回來以後我還專門採訪了一位對印尼專門做過研究的朋友,希望能通過這篇短文聊聊我所看到的和聽到的印尼。

每 年的11月到第二年的4月是印尼的雨季,所以我剛下飛機就遇上了傾盆大雨。從疾馳而過的車裡看雨中的雅加達,除了來往的車輛很多以外,多少感覺和我曾經去 過的海口有些相似。司機很健談,英文還不錯,跟我講他一個月的收入大概有250美金,在雅加達稍偏遠的一個區租住著一套兩居室的房子,養活老婆孩子一家三 口人。小伙子人很樂觀,對目前的生活表示滿意,同時希望將來能夠掙更多的錢。後來幾天遇到的印尼男子,感覺上都和這位司機小伙兒有些像,很放鬆,享受生活 的樣子,和國內大城市熱衷和追求出人頭地的成功學族群相比儼然是兩個世界的人。

另外一個給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海外留學的印尼人選擇在當地 留下來的很少,所以國內流行的“海歸”和“海不歸”之類的討論乃至說法在印尼幾乎不存在。一位有澳洲留學背景的印尼朋友告訴我,大約有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印 尼留學生學成歸國,而且政府部門裡亦有不少在海外名校鍍過金的“海歸派”。這位朋友說具體什麼原因他也沒研究過,也許是能送子女出去留學的家庭條件都還不 錯的緣故。

就目前這個階段而言,印尼在整體發展上似乎和中國頗有一些相似之處,比如貧富分化、官場腐敗以及國企壟斷這些被國人詬病的問題 也都在這個國家存在。印尼的政府官員普遍薪水不高,但據說其中不少人卻能開好車,住好房,而且有錢送子女出國留學。也許更讓人擔憂的是,很多普通的老百姓 似乎已經對此見怪不怪,覺得是很自然的事情。從一個朋友的評論就可窺視出這樣的心態:“事情確實不該這樣,但事情就是這樣,我們又能奈何呢?”

不 過,此行我對印尼的媒體開放和自由印象頗深。在蘇哈托統治結束後,曾經擁有控制國內外媒體生殺大權的信息部也隨之成為歷史。盡管深入骨髓的政府腐敗一時半 會難以根除,但我相信媒體的透明無疑會起到很大的作用。我的一位塞爾維亞朋友叫Jovan Jovanovic,是研究東盟問題的專家,曾在印尼總統蘇西洛的外交顧問麾下服務,他告訴我說,印尼需要首當其沖做的就是結構化的改革,換言之就是需要 加強對政府的監理以及相關機構的建設。政府在反腐敗方面的支持率從2009年的84%大跌至今天的51%,也充分說明了這個問題的緊迫性。

可 能會有人說印尼不是民主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按照Jovan的看法,這其實恰恰是民主還不夠徹底的後果。他的意見是印尼目前的體制只是民 主化的半成品,而這種狀態隨時有可能會導致“民主的全面倒退”。在印尼從威權政治向多元政治的轉型過程中,社會分化、利益階層碎片化以及精英分裂等諸多伴 生問題都在所難免。有意思的是,印尼也有體制內外之說,只不過目前的多元政治態勢主要是由於體制內精英集團的分歧而形成的,而不像亞洲其他一些國家是體制 外的力量顛覆了體制內的權力階層。不難想象,這種體制內的“東風壓倒西風”的最大弊端就是為了利益的角逐而可能把民主當槍使。

印尼還是一 個在經濟上過於依賴自然資源的國家,這種模式無論在經濟發展和環保方面都不具有可持續性。Jovan認為,印尼在這個領域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發展知識和提 高效率,從而使自身擁有的豐富自然資源能夠最大限度地增值。而這又牽涉到他提到的結構化改革問題,對採礦業、林業、農業方面法律法規的制定和實施都會有很 高的要求。毋庸置疑,政治意願(political will)是實現這種願景的必要前提。

在我去雅加達之前,有幾個朋友就這個城市的交 通狀況對我發出了預警。我個人比較出乎意料的是,這個超過一千五百萬人口的都市居然至今還沒有地下鐵。來了以後,不知道是東道主的安排得體,還是在經歷過 北京的擁擠後我到了另外一個境界,我竟然沒有覺得雅加達的路況像當初想象的那麼糟糕。拿我參加的十幾個會來說,除了其中一個因為中午吃飯時間長了點而晚了 幾分鐘,其它的會都是踩著點到的。不過,從印尼整體的角度出發,Jovan說對於這樣一個位於火山爆發帶的“千島之國”,基礎設施的建設依然是刻不容緩的 大問題,諸如防災和水運輸技術的開發和應用更是重中之重。

當然,作為世界上擁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國家,印尼在其它方面也面臨嚴峻的挑戰,通脹、氣候變化、恐怖主義等問題始終困擾著總統蘇西洛及其團隊。由於篇幅有限,這次就先聊到這裡,希望通過下次的印尼之行能夠和讀者分享更多的感受。

(作者張濤畢業於哈佛大學和Wake Forest大學,曾先後做過駐外記者和跨國公司經理人,目前從事投資和政策咨詢工作。您可以通過新浪微博與作者交流。本欄目所述僅代表他的個人觀點。)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